·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狄公案
第二四回 假消息假言请客 为盗贼大意惊人

却说狄公见众人应允,命他们结具销案。华国祥自无话说,惟有李王氏,见那条毒 蛇,在狄公面前,不禁放声大哭。狄公又命人将蛇烧灰,以作治罪。就此一来,已是午 后,当即起身回衙,将胡作宾由学内提来申斥一番,令他下次务要诚实谨言,免召外祸。 此时胡作宾母子,自然感激万分,申冤活命,在堂上叩头不止。狄公发落已毕,退入后 堂。 且说洪亮昨日领了名片,赶到皇华镇与何恺说明缘故,次日一早,便来到汤家门首。 先命何恺进去,向里面问道:“汤先生在家么?”里面有人询问,出来一个老头子,答 道:“你是哪里来的,问我家先生何干?”何恺笑道:“原来是朱老爷。地方上的公食 人,皆不认得了?”那人将何恺一望,也就笑道:“你问他何事,现在还未起身呢。” 何恺听了这句话,转身就向洪亮去丢个眼色,两人信步到了里面。在书房门口站定,洪 亮向何恺道:“你办事何以这懈怠,既然汤先生在家,现在何处睡觉,好请他起来讲 话。”那老家人,见洪亮是公门中的打扮,赶着问道:“你这公差有何话说,可告知我, 进去通知他。”何恺答道:“他是县太爷差来的,现有名片在此。因地方上事,请你家 先生,进太爷衙门有事相商,不能稍缓。”那老人在洪亮手内,将名片接过,进了书房, 穿过了一小小天井,朝南正宅三间两厢。此时何恺也跟那人到了他里面,心下想到:知 他住在这上首房内,便是毕家那墙相连了。正想之间,忽见那人走到下首房门,何恺心 下好不自在,暗道:“这个想头,又完了,人尚不在房内居住,墙上还有何说? 一人暗暗的说话,忽然上首房内出来一人,年约二十五六岁,生得眉目清秀,仪表 非凡,好个极美的男子。见老家人一进来,赶着问道:“是谁来请先生?”老人道: “这事也奇怪,我们先生虽是个举子,平日除在家课读,外面的事,一概不管。不知县 里狄太爷,为着何事,命人前来请他?说地方上有公事,同他商酌,你看这不是奇怪么? 恐先生也未必肯前去。”那少年人听他说狄太爷,不禁面色一变,神情慌张,说道: “你何不回却他,说先生不与外事便了,为何将人领人里面来呢?”何恺听了这话,将 那人上下一看,却巧这人的房间,便在毕家的墙后,心下甚是疑惑,赶紧接话问道: “你公子尊姓,可是在这里寄馆的么?我们太爷,非为别事,因有一处善举,没有人办, 访闻汤先生是个用心公正的君子,政命差人持片来请。”说着,见老人已走到房内,高 声喊了两声。只听里头那人醒来,问道:“我昨日一夜,代众学生清理积课,直至天明 方睡,你难道未曾知道,何故此时便来叫喊?”只听老者回答道:“非是我等不知,因 知县太爷,差人来请,现有公差立等回话。”汤得忠道:“你为什么不代我回报他?此 时且去将我名片取来,向来人传说,拜上他贵上县太爷,说我是牖下书生,闭户授徒, 不理闲事。虽属善举,地方上绅士甚多,请他太爷另请别人办公罢。”老人听了这话, 只得出来对何恺回复了一遍。 当时洪亮在书房,早已听见了,见何恺出来说道,“汤先生不肯进城,在我看来, 惟有回去禀知大爷,请太爷自已前来吧。此事倒不可懈怠,莫要误事方好。你此时照原 话赶速进城去吧。”说着两人出了大门,那老人将门关上。彼此到了街上,何恺向洪亮 说道:“你可看见那人没有?”洪亮道:“这事也是徒然,汤得忠是在那边房间居住, 有什么看见?”何恺说道:“你还不知道呢,这头房内有人,同老者说话的,你未看见 么?是个少年男子,见我们说县里差来的,那他脸上神色就不如先前。我所以出来,叫 你赶速回去,这句话,乃是看他的动静的。他如惧怕,你我出门,他必到别处去了。你 此时便可赶速回城,禀明太爷,请太爷自己前来,姑作拜汤先生的话说到了里面,借话 问话,再为察看。我此时便在这左近等候,看他可出来否,顺便打听他姓甚名谁。”彼 此计议停当,已是辰牌时候。洪亮随即来至城中,将方才的话禀了。狄太爷心下甚是欢 喜,当时传齐差役,带同马荣,乔太,陶干三人,乘轿而来,一路之上,不敢怠慢。到 了上灯时分,方至镇上,先命马荣仍在从前那个客寓内住下,所有衙役,皆不许出,夜 晚露风声,说本县到此客寓;主人也是如此吩咐。众人自领命而行,当时将行李卸下, 净面用茶。 饮食已毕,狄公向马荣道:“你们四人,今夜分班前去,洪亮同汝在毕家屋上等候, 若有动静,便可即喊拿贼,看他下面如何;乔太同陶干在汤家门前守候,若有人夜半出 来,便将他拿获住。本县此时不去,正恐走去办事不成,令凶人走去。”四人领命下来, 各自前去不提。 且说马荣同洪亮两人,出了店门,洪亮道:“我近来为这事吃了许多辛苦,方有这 点眉目,今夜若再不破案,随后更难办了。我想你这身本事,何事不可行?现有一计在 此,不知你肯行不肯行?”马荣道:“你我皆是为主人办事,只要能做,何处不可去? 你且说与我听。”洪亮道:“汤家那个后生,实是令人可疑,为恐识破机关于他,一连 数日安分守己,不与那周氏往来,我们虽在屋上,再听数日,也不能下去。莫妙你扮作 窃贼,由房上蹿入他里面,在他房中偷看动静,是不比外面,较有把握。恐你早经洗手, 不于此事,现在请你做这买卖,怕你见怪,故尔不便说出。你意下究竟如何?”马荣笑 说道:“我道何事,不过由来是我旧业,此计甚是高明,今夜便去如何?”说着二人到 了何恺家内,坐谈了一会。 约有二鼓之后,街上行人已静,马荣命洪亮竟在毕家巷口等候,自己一人先到了汤 家门口,脱去外衣,蹿身上屋,顺着那屋脊,过了书房将身倒挂在檐口,身向里面观望。 见书房内灯光明亮,当中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先生,两旁约有五六个门徒,在那里讲说。 马荣暗道:“这样人家岂是个提案的地方?我且到后边住宅内再瞧一瞧。”照样运动蛇 行法,转过小院落,挨着墙头,到了朝南的屋上。举头见毕家那里,也伏着一人,猛然 吃了一惊,再定神一看,却是洪亮,两人打了一个暗哨,马荣依旧伏在檐口。见上首房 内,也有一盏灯,里面果然有个二十余岁的后生,面貌与洪亮所说一点不错,但见那人 不言不语,一人坐在那椅上,若有所思的神情。停了一会,起身向书房望了一望,然后 又望望墙屋,好像一人自言自语的神情。马荣正在偷看,忽听前面格扇一响,出来一人, 向房内喊道:“徐师兄,先生有话问你。”马荣在上面听见一个徐字,心下好不欢喜, 赶即将身躯收转,只在檐瓦上面伏定。但见那少年也就应了一声,低低说道:“你怎么 今夜偏偏乱喊乱叫的!”说着出了房门,到书屋而去。马荣见他已去。知这房内无人, 赶着用了个蝴蝶穿花形势,由檐口飞身下来,到了院落,由院落直蹿到正宅中间,四下 一望,见有一个老者,伏在桌上,打盹睡的模样。马荣趁此时候,到了房内,先将那张 灯吹熄,然后顺着墙壁,细听了一回,直是没有响动,心下委决不下,复用指头敲了一 阵,声音也是着实的样子。 马荣着急起来,将身子一横,走到那张客床前面,将帐幔掀起,攒身到了床下,两 脚在地下蹬了两脚,却是个空洞的声音。马荣道:“分明是这地下的尴尬了。”当时将 几块方砖,全行试过,只有当中的两块与众不同,因在黑暗之中,瞧不清楚,只得将两 手在地下摸了一摸,却是一踏平阳,绝无一点高下。心下想道:“就要将这方砖取起, 下面的门路,方可知道。它这样牢固,教我如何想法?”正在为难之际,两手一摸,忽 然一条绳子,系于床柱上。马荣以为它扣着什么铁器,以便撬那方砖,当时以为得计, 顺手将绳一拖,只听“豁啦”一声,早将床帐拖倒了下来。当时马荣这一惊不小,正想 逃走,书房里头,早来数人,高喊有贼。走到院落,忽见灯光已灭,人恐有暗算,不敢 进去,惟有叫喊,绝无一人上前捉拿。马荣此时跳在房上,见已脱身,索性也不回去, 伏在屋瓦脊上,细听下面动静,如何举止。 不知那少年公子,若何进房,所作所为,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