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狄公案
第一八回 蒲萁寨半路获凶人 昌平县大堂审要犯

却说赵万全席散之后,约定后日一准动身。午后在寨内,各街游玩一会,到了上灯 时节,马荣已经回来。乔太心下疑惑,暗道:“他往来也有一百余里,何以如此快速, 莫非身有别故么?”奈邵礼怀同在一处,不便过问,因说道:“马大哥,可有什么朋友 可遇见?邵兄正在纪念呢,谓今日杯酒盘桓,少一尊驾。”马荣也就答话说道:“小弟 今日未能奉陪,抱罪之至。”邵礼怀也是谦恭了两句,彼此分手,来至寓中。万全见礼 怀已走,忙道:“马哥何以此刻即回,莫非未到衙门么?”马荣道:“应该这厮逃走不 了,在未多远,巧遇从前在昌平差快,现在这莱州当个门差。我将来意告知于他,他令 我们只管照办,临时他招呼各快头,在半途等候。此人与我办几件案子,凡事甚为可靠, 此去谅无虚言。好在只有明日一天,后日就要动身的,即使他误事,将他押至本地衙门, 也可逃走不去。”万全更是欢喜。 光阴易过,已至三天。这日五更时候,邵礼怀先命人送来一个包袱,另外一百两银, 随后本人到了店内,将房饭开发清楚,五人到缎庄内告辞。由此起身出了东寨,直向曲 阜大道而来。走至巳正光景,离寨已有二三十里路径。万全不走了,礼怀笑道:“老哥 虽生长是北方人氏,这行道儿的径儿,还比不得小弟呢。”万全也不开口,又走了一二 里路径,见来往的行人,比先前少了许多,站定身躯,向着邵礼怀说道:“愚兄有句话 动问贤弟。”邵礼怀道:“老哥何事?你快说来,你我二人计议。”万全方要向下说去, 马荣与乔太早已随过来,高声说道:“赵三哥,你既领我们到此,此事也不关你问了, 俟我们同他扳谈。请问你由湖州到此,有一贩丝姓徐的,可是与你同行的么?高家洼死 两人,夺了车辆,你可知与不知?常言道,杀人抵命,天理昭彰。你若明白一点,咱们 还有好交情,留点面情与姓邵的,你讲吧!” 邵礼怀见他三人说了这话,如同冷水浇人满身,不由的心中乱跳,面皮改色,知道 事觉,赶着退一步,到了大路道口,向着赵万全骂道:“狗头,咱只道你受人欺负,特 去为你报仇,谁知你用暗计伤人!小徐是俺杀的,你能令我怎样!”说着掀去长衫,露 出紧身短袄,排门密扣,紧封当中。万全冷笑道:“你这厮到了此时,还这样强横,可 知小徐阴灵不散!他与你今日无冤,往日无仇,背井离乡,不过为寻点买卖,你便图财 害命,丧尽良心。可知阴有阎罗,阳有官府,现在昌平县狄太爷,登场相验,缉获正凶。 你若是个好汉,与他们一同投案,在堂上辩个三长四短,放释回来,免得连累别人。苦 思在此逃走,你也休生妄想。”话未毕,只见马荣迈步进前,用了个独手擒王势,左手 直向喉下截来。邵礼怀知遇了对头,还敢怠慢?忙将身子一偏,伸手来分他那手,马荣 也就将手收转,用了个五鬼打门势,两腿分开,照定他色囊踢去。邵礼怀见他来得凶猛, 随即运气功,将两卵提上去,反将两腿支开,预备他膛下踢来,用道士封门法,将他夹 起,摔他个筋斗。乔太在旁看得清楚,深恐马荣敌他不过,忙由背后一拳打来,邵礼怀 晓得不好,只得将身子一窜,到了圈外,迈步想望东奔走。赵万全哈哈笑道:“俺知道, 就有这鬼计。为你逃走,也不来此一趟了。”说着动身如飞,扑到面前,当头将他挡住。 邵礼怀心下焦急,高声说道:“万全老哥,也不必追人追急了,此事虽小弟一时之错, 与老哥面上从无半点差池,何故今日苦苦相逼!你道我真逃走了么?”当时两手舞动猴 拳,上下翻腾,如雪舞梨花相似,紧对万全身上没命打来,把个马荣与乔太倒吓得不敢 上前,不知他有多大本领。赵三见了笑道:“你这伎俩,前来哄谁!你师父也比不得我, 况你这无能之辈。欲想在俺前逃走,岂非登天向日之难。”当时就将两袖高卷,前后高 下,打着一团。众人在旁看得如两个蜻蜓一样,你去我来,不知是谁胜谁负。约有一时 之久,忽然赵万全两手一分,说声:“去罢!”邵礼怀早已一个筋斗,跌出圈外。马荣 眼明手快,跳上前去,将他按住,乔太身边取出个竹管吹叫,两下远远来了许多差快, 木拐铁尺蜂拥而来——乃是马荣昨日遇见那个门总,约在此地埋伏,此时走到前来,见 凶犯已获,赶着代礼怀将刑具套上。一干人众,推推拥拥,直向莱州城而来。 到了州街,天已将黑,随即请本官过堂,也不审问口供,饬令借监收禁。哪知就此 一来,赵万全虽是负义出头,代死者伸冤,找到这蒲萁寨内,谁知倒令莱州府的差快, 骚扰了许多钱财。俟他们去后,请官出了拘票,说立大缎庄,与邵礼怀同谋害,是他的 窝家。这日差役下去,把个执事人吓得魂飞天外,叫屈连天,花了许多使用,复又命合 寨公保,方才把这事了结。此是闲话,暂且不提。 且说马荣在莱州府照墙后,寻了客店,住宿一宵,次日清早,由官府出了文书,加 差押送。当时在监内提出凶犯,上路而行,过府穿州,不到十日光景,已到昌平界内。 马荣先命应奇前去禀到,报知狄公。到了下昼之时,抵了衙署。狄公见天色已晚,传命 姑且收禁,当时将马荣等人传了进去,问了擒获的原因,又将赵万全称赞一番,令他各 自安歇。一宿无话,次日早晨,狄公升堂,将邵礼怀提出,此时早惊动左近的百姓,说 高家洼命案已破,无不拥至衙前,群来听审。只见邵礼怀当堂跪下,狄公命人开了刑具, 向下问道:“你这人姓甚名谁,何方人氏,向来作何生理?”但听下面答道:“小人姓 邵名礼怀,浙江湖州人氏,自幼贩湖丝为业。近日因山东行家缺货,特由本籍贩运前来, 借叨利益。不知何故公差前去,将小人捉拿来署?受此窘辱,心实不甘,求大人理楚。” 狄公冷笑道:“你这厮无须巧饰了,可知本县不受你欺骗的。你为生意中人,岂不知道 个守望相助,为何高家洼地方,将徐姓伙伴杀死,复又夺取车辆,杀死路人?此案情由, 还不快快供来!”邵礼怀听了这话,虽是自己所干,无奈痴心妄想,欲求活命,不得不 矢口抵赖,说:“大人的恩典!此皆赵万全与小人有仇,无辜牵涉。小人数千里外贸易 为生,正思想多一乡亲,便多一照应,岂有无辜杀人之理。这是小人冤枉,求大人开 恩。”狄公道:“你这人还在此搪塞,既有赵万全在此,你从何处抵赖!”随即传命万 全对供。万全答应,在案前侍立。狄公道:“你这狗头,在公堂上面,还不招认!你且 将他托售丝货的原由,在本县前诉说一遍。”万全就将当时,原原本本驳诘了一番,说 他托售之时,言下姓徐暴病身死,此时何以改了言语。邵礼怀哪肯把供,直是呼冤不止。 狄公将惊堂一拍,喝道:“大胆的狗头,有人证在此,还是一派胡言。不用大刑, 谅汝不肯招认。”两旁一声吆喝,早将夹棍摔下堂来,上来数人,将邵礼怀按住行刑。 差役早将他拖出左腿,撕去鞋袜,套上绒绳,只听狄公在上喝收绳,众差威武一声,将 绳一紧,只见邵礼怀脸色一苦,“呀吓”一响,鲜血交流,半天未曾开口。狄公见他如 此熬刑,不禁赫然大怒,复又命人取过小小锤头对定棒头,猛力敲打,邵礼怀虽学过数 年棍棒,有点运功,究竟禁不住如此非刑,登时大叫一声,昏晕过去。执行差役赶上来, 即回禀,取了一碗阴阳冷水,打开命门对面喷去,不到半刻光景,礼怀方渐渐醒来。狄 公喝道:“汝这狗头是招与不招?可知你为了几百银子。杀死两人,累得两家老小。以 一人去抵两命,已是死有余辜,在此任意熬刑,岂非是自寻苦恼。”邵礼怀仍然不肯招 认。 狄公道:“本来不与你个对证,你皆是一派游供。赵万全始作罢,孔客店你曾住过。 明日令孔万德前来对质,看你尚有何辨!”当时拂袖退堂,仍将邵礼怀收监,补提孔万 德到堂对质。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