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狄公案
第一三回 双土寨狄公访案 老丝行赵客闻风

却说狄公听马荣说出双土寨来,心下触机,不禁喜道:“此案有几分可破了,你们 果曾访这人姓甚名谁,果否在寨内有几天耽搁?若是访实,本县倒有一计在此,无须帮 动手脚,即可缉获此人。”乔太见狄公喜形于色,忙道:“小人访是访实了,至于他姓 名,因匆匆寻他买货的根抵,一时疏忽,未曾问知。不知大人何以晓得此案可破?”狄 公就将宿庙得的梦,告诉于他,说卜圭的圭字,也是个双土,这贩丝的人,就在双土寨 内出货,而且又是个湖州人,岂非应了这梦?“你二人可换了服色,同本县一齐前去, 拣一个极大的客寓住下。访明那里,谁家丝行,你即住在他行中,只说我是北京出来的 庄客,本欲到湖州收买蚕茧,回京织卖京缎。只因半途得病,误了日期,恐来往已过了 蚕时,闻你家带客买卖,特来相投。若有客人贩丝,无论多少,皆可收买。他见我们如 此说法,自然将这人带出,那时本县自有道理。”马荣、乔太二人领命下来,专等狄公 起身。狄公知此处有几日耽搁,当时备了公出的文书申详上宪,然后将捕厅传来,说明 此意,着他暂管此印,一应公事,代拆代行,外面一概莫露风声,少则十天,多则半月, 即可回来。捕厅遵命而行,不在话下。 狄公此时见天色不早,即在书房安歇了一会,约至五更时分,即起身换了便服,带 了银两,复又备了邻县移文,藏于身边,以便临时投递。诸事已毕,与马荣、乔太二人, 暗暗出了衙署,真是人不知鬼不觉,直向双土寨而来。夜宿晓行,不到三四日光景,已 到了寨内。马荣知这西寨口,有个张六房是个极大的老客店,水陆的客人,皆住在他家, 当时将狄公所坐的车辆,在寨外歇下,自己同马荣进了寨里,来到客店门首,高声问道: “里面可有人?我们由北京到此,借你这地方住下一半天。咱家爷乃是办丝货的客商, 若有房屋可随咱来。”店内堂棺儿见有客人来住居,听说又是大买卖,赶着就应道: “里面上等的房屋,爷喜哪里住,听便便了。”当时出来两人问他行李车辆。马荣道: “那寨口一辆轻快的车辆,就是咱家爷的。你同我这伙伴前去,我到里面瞧一瞧。”说 着命乔太同堂倌前去,自己进内,早有掌柜的带他到里面,拣了一间洁净的单房,命人 打扫已毕,复行出店门。见狄公车辆已歇在门口,正在那里解卸行李,当时搬入房内, 开发了车价。早有小二送进茶水。 众人净面已毕,掌柜进来问道:“这位客人尊姓?由北京而来,到何处去做买卖? 小店信实通商,来往客人,皆蒙照顾,后面回下点心酒饭,各色齐备,客人招呼便了。” 狄公道:“咱们是京城缎行的庄客,前月由京动身,准备由此经过,一路赶到湖州收些 蚕茧,不料在路得病,误了日期,以至今日才至贵处。这里是南北通衢的,不知今年的 丝价,较往常如何?”掌柜道:“敝地离湖州尚远,彼处的行情,也听得人说。春间天 气晴和,蚕市大旺,每百两不过三十四五两的关叙。前日有几个贩丝的客人,投在南街 上薛广大家行内,请他代卖,闻开盘不过要三十八九两码子。比较起来,由此地到湖州 不下有月余的路程,途费算在里面,比在当地收买倒还廉许多。”狄公听了这话,故作 迟疑道:“不料今年丝价如此大减,只抵往常三分之二,看来虽然为病耽搁,尚未误正 事。你们这地方丝行,想必向来是做这项生意的了,行情还是听客人定价,抑是行家做 价,行用几分?可肯放期取银。”掌柜的说道:“我们虽住在飓尺,每年到了此时,但 听见他们议论,也有卖的,也有买的。老放庄客的人,由此经过,皆知道这里的规矩。 俗言道:‘隔行如隔山。’其中细情,因此未能晓得。客人想必初来此地,还不知尊姓 大名。”狄公见他动问,乃道:“在下姓梁名狄公,皆因时运不佳,向来在京皆做这本 行的买卖,从未到外路去过。今年咱们行内,老庄客故了,承东家的意思,叫咱们前来, 哪知在路就得了病症。现在你们这里行情既廉,少停请你带咱们前去一趟,打听打听是 哪路的卖客。如果此地可收,咱也不去别处了。”掌柜见他是个大本钱的客人,难得他 肯在此地,不但图下次主顾,即以现在而论,多住一日,即赚他许多房金,心下岂不愿 意?连忙满口应承,招呼堂倌,办点心,送酒饭,照应得十分周到。 到了下昼时分,狄公饮食已毕,令乔太在店中看守门户,自己同马荣步出外面,向 着掌柜说道:“张老板,此刻有暇,你我同去走走。”掌柜见他邀约,赶紧答应,出了 柜台说道:“小人在前引道。离此过了大街三两个弯子,就是南寨口,那就到了。”说 着三人一同去。 果然一个好大的寨子,两边铺户十分整齐,走了一会,离前面不远,掌柜请狄公站 下,自己先抢一步,到那人家门首,向里问道:“吴二爷,你家管事的可在家?我家店 内有一缎行庄客,从北京到此,预备往南路收的,听说此地丝价倒廉,故此命我引荐来 投宝行。客人现在门首呢。”里面那人,听他如此说法,忙答道:“张六爷,且请客人 里面坐。我们管事的,到西寨会款子去了,顷刻就回来的。”狄公在外面见他们彼此答 话说管事的不在行内,心下正合其意,可以探得这小官的口气,忙向张六说道:“老板, 咱们回去也无别事,既然管事的不在这里,进去少待便了。”当时领马荣到了行内。见 朝南的三间屋,并无柜台等物,上首一间设的座起,下首一间堆了许多客货,门前白粉 墙上写了几排大字:“陆永顺老丝行,专办南北客商买卖。” 狄公看毕,在上首一间坐定。小官送上茶来,彼此通过名姓,叙了套话,然后狄公 问道:“方才张老板说,宝号开设有年,驰名远近,令东不知是哪里人氏,是何名号, 现在买卖可多?”吴小官道:“敝东是本地人氏,住在寨内,已有几代,名叫陆长波。 不知尊家在北京哪家宝号?”狄公见他问这话,心下笑道:“我本是访案而来,哪知道 京内的店号。曾记早年中进士时节,吏部带领引见,那时欲置办鞋帽,好像姚家胡同, 有一缎号,代卖各色京货,叫什么‘威仪’两字,我且取来搪塞搪塞。”乃道:“小号 是北京威仪。”那小官听他说了“威仪”二字,赶忙起着笑道:“原来是头等庄客,失 敬失敬!先前老敝东在时,与宝号也有往来。后因京中生意兴旺,单此一处,转运不来, 因此每年放庄到湖州收卖。今年尊驾何以不去?”狄公见他信以为真,心下好不欢喜, 就将方才对张掌柜的那派谎言,说了一遍。 正谈之间,门下走进一人,约在四五十岁的光景,见了张六在此,笑嘻嘻的问道: “张老板何以有暇光顾?”张六回头一看,也忙起身笑道:“执事回来了,我们这北京 客人,正盼望呢。”当时吴小官又将来意告诉了陆长波,狄公复又叙了寒喧,问现在客 货多寡,市价如何。陆长波道:“尊驾来得正巧,新近有一湖州客人。投在小行。此人 姓赵,也是多年的老客丝货,现在此处,尊驾先看一看。如若合意,那价银格外克己便 了。”说着起身邀狄公到下首一间,打开丝包看了一会。只见包上盖了戳记,乃是“刘 长发”三字,内有几包斑斑点点,现出那紫色的颜色,无奈为土泥护在上面,辨不清楚。 狄公看在眼内,已是明白,转身向马荣道:“李三,你往常随胡大爷办货,谅也有点颜 色。我看这一点丝货,不十分清爽,光彩混沌,怕的是做茧子时蚕子受伤了。你过来也 看一看。”马荣会意。到了里面,先将别的包皮打开,约略看了几包,然后指着有斑点 的说道:“丝货却是道地,恐这客人,一路上受了潮湿,因此光茫不好。若这一包,虽 被泥土护满,本来的颜色,还看得出,见了外面就知里面了。不知这客人可在此处?他 虽脱货求财,我们倒要斟酌斟酌。”狄公见马荣暗中有话,也就说道:“准是在下定价 买了,好在小号用得甚多,就有几包不去,也可勉强收用。但请将这赵客人请来,凭着 宝行讲明银价,立即可银货两交,免得彼此牵延在此。”陆长波见他如此说法,难得这 样买卖,随向吴小官道:“赵客人今日在店内打牌,你去请他即刻过来,有人要收全包 呢。”小官答应一声,匆匆而去。张掌柜也就起身向狄公说道:“此时天色已晚,过路 客人,正欲下店,小人不能奉陪了。”复又对陆长波说了两句客气话,一人先行。狄公 见小官走后,心下甚是踌躇,深恐此人前来,不是凶手,那就白用了这心计,又恐此人 本领高强,拿他不住,格外为难。只得向马荣递话道:“凡事不能粗鲁,若我因有了耽 搁,不肯在这寨内停留,岂不失了机会?所幸有赵客人在此卖货,真是天从人愿。临见 面时,让我同他开盘,你们不必多言。要紧要紧!”马荣知他用意,当时答应遵命,坐 在院落内,专候小官回来。不多时,果然前日半路上那个大汉一同进门。 不知此人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