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恐怖灵异 >幽浮日记 >没有五官的男人
没有五官的男人
作者:玫瑰羞
  我从房东太太手里接过钥匙,房东太太慈眉善目,她一再表示她以低于市价的价格租房给我,是因为她觉得我是个好人,而且同情我一个独身女孩子在外漂泊的难处。我当初看到那则招租广告时以为是个骗局,它的价格实在太低,而且身份低微,就贴在路边的电线杆上。房东太太的解释,不想便宜了中介公司。
  有点疑惑,但找不出破绽来,而且致命的诱惑是价钱便宜,当时我正失业,银行存折上的数字在逐渐减少,先租了再说吧,她总不至于拐了我去卖吧。最糟糕的设想。
  房子我已经看过,基本上满意,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只有一个房间,没有厅,好在我一个人住,卧室也可以兼厅用。房间里有简单的家具,一张床,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和一个简易的衣橱。房东太太说,这些我都可以使用,不要钱的。
  我提了个简单的行李箱,搬入新家,我经常搬家,所以东西不太多。当天晚上,我睡不着,通常每搬到一个新地方,我第一晚都会失眠,我自己称之为“恋旧后遗症”。我是个恋旧的人,对于新环境往往要花上一个星期才能适应,算命的说我不太适合经常挪动,可我经常挪动,有些是个人因素,也有些由不得我决定,比如房东要涨价。
  那天晚上两只野猫(也许是三只)在楼下打架,声音很是吓人,在外面折腾了半夜。我好不容易有了困意,在半梦半醒中听到有哭泣的声音,确实是哭声,只不过我分不清是猫哭还是人哭还是我在做梦?
  我住了一个星期,发现本幢楼的住户很少,本来就只有四层,八个单元,还有两个单元空着没人住,除去我还有五户人家。我住在两楼,隔壁一个单元空着,听房东说隔壁本来住着一对小夫妻,出国去了。对面的大门上贴着大红的喜字证明新婚不久。
  可是不久我就听到一个传闻,隔壁的确住着一对小夫妻,人家没有出国,男的进了疯人院,女的意外死亡。这个消息是抄电表的师傅透露给我的。他还说我的房东是位极其吝啬的老太太,她肯低价租给我是因为这房子租不出去,他劝我等租期满了就赶紧退房,这幢楼的风水不好。
  我半信半疑,一墙之隔曾发生过命案,令我半夜想起来心里都发毛,还好那天收到一家公司打来的电话,让我星期一去上班。有了稳定的工作我就不用在这鬼地方撑多久了。
  我打定主意,安心睡觉,虽然想得挺好,心里终究不舒服,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我爬起来整理东西,在住下去恐怕会得神经衰弱,哪怕耍赖我也要把那几个月的房租要回来。
  突然,我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声音好像是从写字台里发出来的,“咚”地一声,接着又是“咚”地一声,我仗着担子走近写字台,用力拉开发出声音的抽屉,突然从里面蹿出个东西吓得我尖叫起来。那东西“吱”地跳将起来,蹦起来三尺多高,原来是只老鼠。该鼠飞檐走壁,最后钻到床底不出来了。可恨啊,我拿着扫把往床底一阵鼓捣,该鼠辈居然从床底跳到我的床上,钻进我热乎乎的被窝,占了我的地盘。
  后来,我只得开了门请这位鼠兄出去,它就大摇大摆地从大门口走出去了。我咒骂那两只叫春的猫,平时没事就跑来瞎叫唤,该用兵之时又不见了踪影。
  折腾了半天原先害怕的心情反而不见了,我倒了杯茶扶着写字台歇息。无聊一瞥竟发现被我拉开的抽屉里有一本巴掌大小的小册子,该小册子样貌凄惨,有被老鼠啃过的痕迹,我拿起来端详只见上面写了“日记”两个字,也许是前任房客留下来的吧。想必走得匆忙,连日记本都忘记带了。
  我拿着小册子坐到床上准备一窥他人隐私,谁知连翻了几页都是空白的,翻到最后一页只见上面写了一行字:用鲜血滴在纸上就能看到里面的内容。换了平时我一定认为那是个无聊的玩笑,也许是好奇、也许是无聊、也许是鬼使神差,我进厨房拿了把刀,割破手指,很奇怪我竟然没有疼痛的感觉,看着鲜血滴在纸面上竟像不是从我身体里流出来的。
  我瞪大了眼睛,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嘘了口气,笑自己幼稚,将日记本随手一扔,钻进被窝里睡觉。
  夜深人静,轻微的一丝响动都能触动我的听觉神经,屋内只有我的呼吸声有节奏地随着心跳声一起一伏,我甚至能听到血液在体内流动的声音,整个人变得很敏感很敏感。这时,有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在门口停住了,我听到钥匙插进钥匙孔里的声音,转动把手,“啪”门打开了。
  我紧张地几乎透不过气来,用被子蒙住头,只露出一双眼睛,门慢慢地开了一条线,有一团白乎乎的东西跳进来,随后是一双男人的脚,我确定他是男人,因为他的个子很高。我尖叫了起来,大声喊着“救命”。可是,奇怪的是面前的男人毫无反应,他反而打开了灯,脱了外套随手扔在床上。使我更惊奇的是外套穿过我的身体落在了枕头上,我一下子呆住了,难道我成了隐形人,他看不见我吗?
  刚才那团白乎乎的东西原来是只猫,它好像察觉了什么,跳到床上东嗅嗅西闻闻,那张猫脸凑到我脸上,我能看清猫眼睛里的眼屎。猫爪在我脸上扒了扒,当然它抓不到我。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起来转了个圈,用手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肩,可是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仿佛触到的是空气,这时他转过脸来,我呆住了,我看到了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我晕了过去。
  

  

  • 上一章 没有了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