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恐怖灵异 >幽浮日记 >奇怪的日记
奇怪的日记
作者:玫瑰羞
  我想那一定是个梦,因为第二天我醒过来时,我还是安好无损地躺在我的床上。我回想起那个梦还觉得心有余悸,抄电表的师傅说得没错,这地方的风水果然不好。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我应聘的职位是财务助理,由于之前有过两年的工作经验,处理手头的一些事情不是很吃力。
  财务经理是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子,看来挺和善,我一来她就拿我当自己人,只要有人进来,她就问人家新来的妹妹漂不漂亮?好像我是坐台的,她是负责推销小姐的妈妈桑。
  下班后我约了房东见面,刚开始我还不太好意思提退钱的事情,拐弯抹角说得很含蓄,我还暗示她押金我可以不要,只要她把三个月的房租退给我。可老太愣是听不懂,也许她拒绝听懂。
  等明白我的意思后,老太的表现就像以前学过的一篇课文《变色龙》,其转变态度中间不带过渡的,也就是从晴天到阴天,中间连多云的过程都没有。
  老太说搬不搬随我,钱她一分钱都不会退。我顿时大怒,拍桌子与她争吵。老太太也不甘示弱,居然嗓门比我还大,最后我甘拜下风,不服不行啊,钱在人家手上,我再怎么拽也拽不起来啊。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我的鬼屋,现在我管那地方叫“鬼屋”。以前我有个同事,租了套房子,隔壁就是一家医院的太平间,与她比起来我还不算太遭,且先阿Q一下自我安慰吧。
  以我所受的教育应该不信鬼神之说,我也不信基督啊、佛教什么的,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这些年来除了考高等数学时作过一次弊外,就没干过太缺德的坏事。
  我提着在路边小饭馆里买的盒饭,随便搁在写字台上,房间里很闷,我打开写字台边的窗户。一阵风刮进来,窸窸窣窣翻书页的声音,我瞥见昨晚把我捉弄了一次的那本日记本,被风掀起的书页上面竟然出现了字迹。我昨天翻的时候分明是没有字的,我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眼花,果然第一页上出现了字迹。
  时间是2005年2月21日,记述的是第一天搬进这幢屋子的事情,其中提到了一只蓝眼睛的波斯猫,凭笔迹判断写日记的是个男人。
  而我搬入这幢屋子的时间正是2006年2月21日,一个星期之前。我简直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昨晚的那个梦难道真实存在过,我和他同处在一个屋子里,只不过处在两个时间空间。
  我往后翻后面还是一片空白,像日记本上写的只有滴上血迹才能看得到字迹吗?我决定再试一下,血迹滴在白色的纸页上染成了一朵艳丽的桃花,散发着奇异的光芒,我知道那不是真正的桃花,一定是我眼花了。我觉得昏昏欲睡。
  我听到一个声音呼唤着我,然后我站了起来,跟着那个声音,打开门,顺着楼梯往上走,一直走,走到没有路,我看到一扇门,我转动门把手,打开,里面漆黑,我犹豫是否要进去,突然背后被人推了一把,我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剧烈的疼痛使我清醒过来,我回过神来发现还是在我租的屋子里,只不过我从椅子上坐到了地上,头撞到写字台的一角。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看日记,我战战兢兢地掀开日记本,屏住呼吸,眨也不眨地翻到第二页。那朵艳丽的桃花不见了,出现了几行钢笔字。
  时间2005年2月28日,今天约了H谈上次那件事,他的回答不是很明确,我再给他两天时间考虑。
  
  没头没尾的几句话,使我如坠云雾,那个梦境想告诉我什么呢,和日记上出现的字又有什么联系呢?我想得头炸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也。突然我看到窗外有一双眼睛注视着我,我掀开窗帘,那样东西一晃不见了踪影,很像一只白色的猫。
  

  

  • 上一章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