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恐怖灵异 >幽浮日记 >夜深别敲门
夜深别敲门
作者:玫瑰羞
  “小丁!”我还不知道他的全名,听大家这么叫他,我也就叫开了。
  他长着一对笑眼,给人温厚、踏实的感觉,我倒了杯茶给他。他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我坐在床上。他先询问了我的脚,然后告诉我他就住在离这儿不远的一个小区,我有不便之处可以打电话给他,他立刻抄了手机号码给我。
  接着冷场了两分钟,毕竟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有点尴尬。看得出来他是个本分的男人,喝了一杯茶后就急着要走。我找不出借口留他,眼看他的脚就要跨出门口,我突然喊了声:“等等!”
  他回过头来,带着问号,半点疑惑。我犹豫了片刻,下定决心,开口:“今晚留下来吧!”
  突如其来,他涨红了脸,可见毫无类似的经验,不知该进还是退,在门口尴尬着。
  如何留住男人,平时也没研究过,咬了咬牙,还是实话实说吧。
  “我这屋子里有鬼,我害怕。”说出口后又后悔了,万一他不信,以为是勾引他的伎俩。我还要不要做人?
  他说:“真的?”
  是啊!怎么样才能让他相信呢?证据?一支钢笔、一本日记,我突然想起刚才的那通电话。
  我立刻拿出手机,插上电板,回拨了过去,一接通立刻把手机递给他。我紧张地盯着他,他脸上任何一丝轻微的变化,像一根弦牵着我的心,一颤一颤的,相信我吧相信我吧!
  听罢,他沉思了片刻,问:“会不会有人捉弄你?”他得出的结论。
  当然不会,我自己就是证明。我去阴间的事,他会相信吗?恐怕说出来他会打120,以为我神经不正常。
  “不信就算了,你走吧!”
  他又是一愣,刚才要留他,现在又赶他走。女人,阴晴不定,像多变的云。
  他想了想,也许觉得没必要跟我纠缠,又和我不熟,还是走了。
  真的走了,说走就走,我这会子又慌了,想叫,觉得没脸,正左右为难,他又回来了。
  他说:“你信得过我吗?”
  “我相信你。”
  他说:“我回去拿几件衣服,你别担心,我马上就过来。”
  像吃了定心丸,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
  等待,突然发现无所事事的等待漫长得磨人。他不是就住在附近吗?为什么去了那么长时间?天逐渐暗了。
  楼里的居民哪儿去了?好像整幢楼只剩下我一个人,安静得像坟墓。他不会不来吧?还是路上出了事?或者他也害怕——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假设不断跳出来,越想越慌、越想越乱……
  铃——
  有人按门铃,总算来了,一块石头落地,我单脚跳着去开门。打开,门外空空,人呢?我探出头,楼道里漆黑一片,空无一人。
  谁的恶作剧?但愿不是,骤然想到,鬼!
  我砰地关上门,转身靠在门上,哆嗦着、哆嗦着,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前的恐怖。
  那把写字台前的转椅突然无端地转了起来,像是有人坐在上面左右摇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桌上的日记本一页一页地翻开。时间定格在2005年8月19日。靠床的那堵墙突然变成了透明的,透过那堵墙有一个女人正对着镜子梳妆。寂寞的少妇对镜描眉,口红,紫色的,充满挑逗,她伸出纤长的手指逗弄蹲在化妆台前半眯着眼的猫咪。
  猫咪呜一声像是被主人弄疼了爪子,跳到窗台上,睁着惶恐的眼,再也不敢靠近。
  突然,砰地一声,我一惊,声音从我所处的房间发出。惊人的一幕,那是什么?那个男人在做什么?他掐住一个女人的脖子,女人倒地,椅子也倒地。白色的连衣裙,呈O型的嘴,永远也无法合上的双眼,竟然是我在阴间遇到的白衣少女。
  我只活到二十岁。对,她是这么说的,但她没告诉我她是被杀的。凶手背对着我,他是谁,他是谁?
  

  

  • 上一章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