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恐怖灵异 >幽浮日记 >阴阳镜
阴阳镜
作者:玫瑰羞
  凶手呆望着地上的死尸,他俯下身在少女尚未冷却的额头上吻了吻,无限爱怜地抱起尸体,平放在床上。他的脸慢慢、慢慢地转过来,是他!
  不可能,不可能,我下意识地往后退,撞到了墙壁,撞醒了。冷艳的少妇,屈死的少女,凶手,都不见了。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过?咯吱咯吱,椅子还是在转动,一圈又一圈,在旋转中我似乎看到了一双男人的脚,黑色的皮鞋,椅子停了下来,这一次不是幻觉,椅子上的确坐了个男人。他的手搁在日记本上,手指很长,指甲也剪得很干净,这双手只适合用来弹琴或者写字,他的脸是一片模糊的空白,宛如水中的倒影,被扔了一粒小石子,起了皱褶,逐渐地平静,也现出了他的原形。
  我看到了一张俊逸得不太真实的脸,如果要形容,那就是完美无缺——古龙笔下的无缺公子。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优雅气质不像是现代人具备的,如那白衣少女,幽居在世外桃源,俩人倒像是天生一对!
  那无缺公子一步步向我靠近,他的手抬起我的下颌,直视我的眼睛,仿佛五百年前我们曾相识。
  “你是谁?”我脱口而出。
  他的眼中有一丝雾,与生俱来的忧伤。他站直了身体,像是在自言自语:“不怪你,不怪你!”什么意思!
  瞬间迷惑的气息消散,他还是坐回到转椅上,那副神情像在签合约,谈条件,一切公事化。
  他晃了晃手中的日记本,道:“我是日记的主人,半年前在这幢楼里跳楼自杀。”换言之我在跟一位鬼对话。
  大概是接触鬼多了,我对面前的鬼不太排斥。
  “你,为什么找我,又不是我害你跳楼的,你……你走吧!”
  他没有要走的意思,既然来了就没那么好打发。
  “有一件事只有你能做,为我洗刷冤屈。”他继续说。
  真是抬举我!
  他不需要我回答又接着说:“屈死的人必须到枉死地狱报到才能投胎,我不想去那里。”
  十八层地狱,好像有那么一层叫枉死地狱,想起那鬼地方我就不寒而栗,我算见识过了。同情他!但我能做什么,一个凡人!
  突然想起来,那张冥界通行证是他的吗?是他在害我,可恶!心里有火,脸上就露出来了。
  他懂读心术,未等我表态已说:“我还没领到冥界通行证呢!未过奈何桥就不算地狱公民,黑白无常早晚会找到我,我的时间不多了。”
  这么说来,害我的另有其鬼?
  自身难保,还怎么救他?
  我为什么要救他?是啊,非亲非故!
  转眼之间心里已打了几个转。
  无缺公子(暂时这么称呼)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道:“看看吧,你会改变主意的。”
  他放在桌上的东西是一面镜子,我拿起来照了照,没什么特别的呀!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无缺公子说:“反面照阴间,正面照阳间!”
  我将镜子翻转,一副美人的头像,美人的脸一直在变,年老色衰,瞬间变成了骷髅。我吓得别过脸去,缓了几秒钟继续看,画面中有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我都认识,一个是可可,另一个是白衣少女。
  总算她们俩人都没事,我如释重负,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缓下心来继续看。咦,才发现,气氛不太对劲,屋子也不太对劲,像一个刑室。两个女人面对面,一个冷笑,一个横眉,可可突然抽了白衣少女一巴掌,白衣少女扬起头,不屑、鄙视,气势不输给对方。可可立起眉毛、怒火中烧(我还没见过她这么泼),扬手欲再打,手抬到半空中,突然停住,嘴角露出一弯邪恶的笑。她向身后做了个手势,上来两名彪形大汉,大汉按住少女的肩,伸出毛茸茸的手,撕开少女胸前的衣襟……屈辱的泪水,少女咬着牙,一声不吭……
  啪,镜子掉在地上……我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怎么会,怎么会?
  “看清楚了吧,谁在害你谁在代你受过?”面前的男人说。
  我只是不住地摇头,我和可可从小一块儿长大,她为什么害我,为什么害我?
  “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抓住他的肩。
  “我不知道。”他摇头。
  “你,不知道?”我惊呼。
  他叹了口气:“不能说。”
  “到底不能说还是不知道?”我快急死了。
  “以前的事我不能告诉你,以后的事我不知道。”
  废话!我气得扔了杯子。砰地一声,玻璃杯被摔成五瓣。
  “你还是跟从前一样,香凝。”他说。
  香凝,我前世的名字吗?他叫得那么亲切,莫非我和他前世有什么瓜葛?
  铛——
  墙上的挂钟指向午夜十二点,他的神情异常,欲走,然而迟了,门口站着两个男人,一黑一白,黑的哭丧着脸,白的笑嘻嘻。黑白无常,阴间钩人魂魄的黑白无常?
  “走吧,找你很久了。”黑无常拿出手铐。
  “等等!”我拦住他们,求二位官差,“我只问他一句话。”
  白无常道:“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小姐,妨碍公事,小心阎王爷的生死簿上减你阳寿。”
  黑白无常不徇私,毫无商量的余地。眼睁睁瞅着他们一阵风似的走了。
  今生无缘,来生,切记过奈何桥时不要喝孟婆汤,等你——
  

  

  • 上一章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