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恐怖灵异 >幽浮日记 >疯子
疯子
作者:玫瑰羞
  小丁被医院的保安架走,医生给他注射了镇定剂,初步尸检,小丁的弟弟服用过量的安眠药导致死亡,警方确定为自杀。从小丁弟弟身上发现的安眠药瓶子,并不属于医院使用的安眠药类型,应该是入院之前就带进来的,在此期间也没有人探视过他,所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我看着被注射镇定剂昏睡的小丁,等他醒来后就会被要求在他弟弟的死亡证明上签字。狭小的休息室沉闷,空气污浊。我走到室外透气,对于小丁弟弟的死亡我始终有着怀疑,如果他要自杀,半年前就该自杀了,不会等到现在。这么明显的疑点为什么医生和警察都视而不见呢?
  线索突然中断,我无比沮丧,一团乱麻,又不知从何处着手!我低着头心不在焉地瞎逛,谁是楚妍——白衣少女,丁俊就是小丁的弟弟了,丁俊爱楚妍,如果地上的血字是小丁的弟弟写的,那就证明丁俊绝对不是杀害楚妍的凶手,不是丁俊的话,就是小丁了,不可能!我的脑袋很不适合用来推理,想着想着就全乱套了,在一心二用的情况下不小心撞到一个女人。
  我正要开口道歉,她却先向我赔礼,走得匆忙,神色也不对,她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压低声音,以非常恐怖的颤音透露给我一个震惊的秘密:“小姐,这里的医生会杀人。”
  她真的跑得很快,好像火烧着屁股,拐了个弯就看不见了,我被她三言两语搞得不知所措,跟着神经起来,思量着这家医院的确不太对劲。
  我想着回去看看小丁,那个女人又跑回来了,身后跟了不少人,医生、护士、保安,女人被按倒在地上,众人七手八脚用个麻袋把她套起来,只露出个头,女人大喊大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说,我不说……”她的嘴被贴上胶布,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只有鼻孔一张一合,扭着头,像一口待宰的牲口。我突然觉得医院很不厚道,虽然她是疯子,但也不能像头猪一样对待她呀。
  保安走到我面前,用非常严厉的口吻训诫我:“小姐,不要到处走动,很危险!”
  危险!让病人跑出来,是医院的失职吧!
  我非常冷漠地扫了他一眼,以示我的不满,寻路回到休息室,门虚掩着,床上空空的,小丁呢?我吃了一惊,随便抓住一个经过的护士,护士茫然地摇摇头。
  我六神无主,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和你一块儿来的那个人好像,好像往那边儿去了吧!”
  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过去,正是小丁弟弟出事的地方。我真怕小丁做出过激的行为,医院在某些方面处理得的确令人气愤,我对这家医院毫无好感。
  小丁弟弟的尸体已被搬走,甚至连地上的血字都被冲洗掉了,小丁会去哪儿呢?找他死去的弟弟,当然是去停尸间了。很恐怖的假设,而且非常可能,我的脚底犹如踩着棉花,软绵绵挪不动半步。我扶住铁窗上的栏杆,心跳得厉害,咚咚咚咚,像打鼓,突然手被一样冰冷的东西攫住,湿而粘,五根黑黢黢枯干的手指正沿着我的指尖爬到我的手背上,这只手上沾满了恶心的唾液。我连忙抽回我的手,一瞬间,我吃惊地发现铁窗内的病人正是我刚才碰到的疯女人。这疯女人正好被关在小丁弟弟的隔壁。
  疯女人嘘我,示意我靠上前,这一次她又要告诉我什么惊人的秘密?
  “他,隔壁的,”她指了指小丁弟弟的房间,用手搁在脖子上做了个“杀”的动作,“我看到了!”
  “是谁?”我追问她。
  “是——狐狸精!”
  一听这话我别提有多泄气了。
  里面的疯子还在胡说八道:“是九个尾巴的狐狸精——”她突然用手蒙住眼睛,大声叫嚷,“我什么都没看见,没看见!”像只鸵鸟一样钻到墙角,只露出个屁股留给敌人。
  我无奈地摇摇头,太荒唐了,转过身来,有一双眼镜蛇般的眼睛正盯着我。
  啊——
  

  

  • 上一章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