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恐怖灵异 >背后有人 >第6节 银发夹
第6节 银发夹
作者:
余以键
 
如果这个世界,如柏拉图所说,既不会增加什么,也不会消失什么,包括时间,包括过去的事物,这些东西仅仅从我们的车窗口退到后面去了,那么,如果有什么途径能够回去,一切就还在那里。十四年前的医学院,女生寝室,散发着幽会和死亡气息的后山,手指肿胀的橡皮手套,神秘的银发夹……都还在那里。郭颖撒手将那发夹丢在地上的时候,听见清脆的叮当声。那一夜,郭颖蜷缩在被窝里,一直有点哆嗦。一周前,睡在上铺的卓然用一句梦话将她惊醒,接着是谢晓婷在半夜的后山上摸到了那只橡皮手套,到今夜,厄运轮到了自己:一张没有署名的约会纸条将她带到了深夜的后山,而去赴约之前竟鬼差神使地戴上了这个不明来路的银发夹。她在被窝里翻了一个身,感到头痛在加剧。难道真如卓然所说,这发夹与压在后山下的防空洞里的死者有关吗?天亮之前,郭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她看见自己坐在后山上的那个凉亭里,而谢晓婷和班上那个叫高瑜的男生就坐在她对面亲热着。她看见一只手在谢晓婷的脸上抚摸,但那手有些异样,她努力瞪大眼睛细看,那手变成了一只鼓胀的橡皮手套。这时她听见卓然的声音说,我们走!也不知卓然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她跟在卓然身后就往山下走。她看见卓然的背部袒露着,像是刚淋浴后的样子,她感到奇怪,卓然却回头凶狠地命令她,下去!她看见一道石门,里面是防空洞,一片漆黑,那黑色像水一样涌出来,突然,叮当一声,一枚银光闪闪的发夹掉在她的脚下。她想跑开,但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她又急又怕,蹬着被子醒来。

由于一夜未睡踏实,郭颖一大早起来跑步的时候,感到脑袋昏沉沉的。她没有开灯,借着从已经发白的窗户透进来的微光,摸索着穿上一条白色的运动短裤,上配一件短袖T恤,这样她充满运动感。尽管胸脯高耸,大腿也粗了些,但黎明时分的校园几乎没人,她也就不在乎了。上铺的卓然睡得正香,对面铺位上的谢晓婷也正发出匀称的呼吸声,透过蚊帐,能看见她的一条腿露在被子外面,很美。这丫头从不锻炼,却天生一副好身材,郭颖真是羡慕死了。

整栋女生宿舍寂静无声,她从三楼下来的时候,在楼梯上几次产生了有人在背后跟着她下楼的感觉。当然,回头张望却是连个影子也没有。就这样,一直走到楼外的操场上,在6月清晨的凉爽空气中,她才觉得彻底清醒过来。远处,有人在单杠上做着引体向上的动作,整个身体在手臂的拉动下一上一下的,像一根弹簧。她看清了这人是同班一个叫吴晓舟的男生。他个子不高,略显瘦弱,看来他是在为强壮而操练了。郭颖没从操场中心穿过,而是沿操场外边慢步跑开,她不愿让男生看见她这身打扮。她沿着人工湖转向后山脚下的小道慢跑,这是她晨跑的老路线了。晨光还未将周围完全打亮,树丛还显得暗影重重而富有层次感。当上山的石梯出现在跟前时,她仍按平常的习惯折身向上,开始了登山锻炼。她感到身体已开始出汗,据说这是耗掉脂肪的好方式,石梯出现了一个向上的弯道,她停下来,喘了几口气。此时此地,伸在头上的树桠使她想起了昨夜的发现,一条女人的长筒丝袜搭在这树桠上,她昨夜从凉亭下来时,曾伸手摸到了它。而现在,那条丝袜却无影无踪。她记得昨夜看见它时已是深夜了,难道,后半夜还有人在这里活动,并且取走了这丝袜?她感到不可思议。

从这里往上望,清冷的凉亭清晰可见。昨夜,一张向她示爱的匿名约会纸条让她在这凉亭里等到深夜,却一直没有人出现。她想起了老校工所说的,曾望见这凉亭里出现过一个浑身着白纱的女人,在老校工远远的一声咳嗽声中,那白影一下便消失了。据说那是文革中死在山下防空洞里的一个女生的亡魂。当然,对这些传闻郭颖从未认真相信过,但这次,在树桠上出现又消失的长丝袜,却是她的亲身经历了,她无法解释。

本来,新近发生的一连串古怪事足以让一个大二女生从此不敢再上这后山的,但强烈的好奇心使郭颖忘掉了恐惧。在树桠下略为犹豫了一下后,她继续向凉亭走上去。那让人头痛的发夹就是卓然从凉亭边拾来的,她觉得这里幽深莫测。她在凉亭边转悠,一堆黑糊糊的纸灰突现在石阶下,她好奇地蹲下身去,看见了一些未燃尽的纸屑,那是纸钱!烧给亡灵的冥币。在大学校园的后山上,谁会干这种事呢?况且,这里绝无陵墓。郭颖作证,昨夜她呆在这里时,一个人影也没有啊,这些事应该都发生在她离开以后,那应是后半夜的事了,谁来过这里呢?她突然感到她收到的约会纸条有些可怕,应该说,猴急的男生如果约了她不会自己不来的,想到这点,她感到背上发冷,一直到跑下山来,身上才恢复了热气。上午是心理学课。何教授的声音在教室里缓缓流动。人由本我和自我组成。自我是浮在海上的冰山,本我是沉在水下的那一大部分。胃痛、呕吐、腹泻等躯体疾病,不少病例不关内科医生的事,而是该由精神科医生来诊治的。基因排列组合,一开始就将人钉在宿命的十字架上。被本我藏匿的记忆,只有通过梦或者催眠术,才能打开寻回的通道……ズ谓淌诘纳音逐渐激昂,郭颖望见他那清瘦的脸上有些泛红。这是一位真正具有学术热情的教授,在课堂上激动起来,与平常的冷静判若两人。同学们都喜欢听他的课。但郭颖却老是集中不起注意力。昨夜今晨的古怪经历让她有精疲力竭的感觉。

她的眼睛在东张西望中,看见卓然端坐在座位上,一副专心听讲的样子,但眼神并不集中,显然心在异处。谢晓婷的课本下压着一本画报,长发遮住了半个面孔,很有点“魅”的感觉。郭颖就这样心神不定地等着下课,这时,一个小纸团滚到她的脚下。

每晚,女生宿舍307室的灯光总是最后熄灭。在校园的大片暗黑中远远望去,那窗口时而会出现一个人影,对着远处眺望,而所谓远处也就是校园的后山。熄灯前,还会有人影在窗口晾衣服。有时晾出的是不便拧水的丝裙之类,便有小雨似的水滴落到楼下,打得下面的树叶簌簌作响。晾衣的是卓然,冲澡后顺便洗几件衣物是她的习惯。然后,她便从郭颖的床头爬上上铺睡觉。这时,郭颖已趿上拖鞋,准备到浴室去了。这晚,对面床铺是空着的,谢晓婷大概不会回来了。下午下课后便有小车在校门外接她。当时郭颖对她做了个鬼脸,谢晓婷一掠头发说,别坏,是朋友请吃晚饭。其实谢晓婷是很放心的,从大一开始,郭颖便是她无话不说的知己。由于去得太晚,浴室的水已经不太热了。幸好是夏天,倒没关系。郭颖在喷头下的水瀑中让身体尽量放松,浴室的灯光因水雾而显得朦朦胧胧。她突然想起了上课时滚到她脚边的纸团,那上面故意写得歪歪扭扭的一句话是:我想抚摸你的裸体,我会让你发狂的!这种纸条要是出现在刚进大学的新生中,一定会让女生愤怒告发的。但现在,大家已对此见惯不惊了。郭颖将此纸条撕碎并扔进垃圾箱时想道,又一个可怜虫!她认为这种张狂背后是一种很深的压抑。近来,在学校的厕所里也常出现这些文字,甚至在女厕所里也发现了。前几天,郭颖在如厕方便时,看到蹲位的门内面便写着一行字是:我的身材好极了,谁来×我呀!女生们对此悄悄议论说,一定是男生溜进来写的,女生不会写这种话。当然也有个别反对意见认为,不一定吧?也许女生里也有色情狂。不管怎样,女生们对此只有咋舌的份儿。在浴室的水雾中,郭颖一边冲洗一边想,和自然界有白天黑夜一样,人也有黑暗混沌的部分。混沌中的嚎叫!她很满意想到了这句形容词。她了解男人,那是三年前她读高中时,和她的姐夫发生的……这秘密她只能深藏到死。当时她读的是寄宿高中,自从和姐夫有了那事之后,她便不敢去学校的浴室冲澡,她担心女同学们会从她身体上看出什么,这习惯一直延续到大学。呆在寝室里,一直听到各寝室的女生都洗完睡下了,她才敢溜进浴室。尽管她已经懂得自己的担心没有道理,但还是对自己硕大的胸脯上有女生的眼光扫来扫去感到不自在。她很奇怪,女性的裸体面对同性时会比面对异性更羞怯。

郭颖走出浴室的时候,深夜的走廊上安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昏黄的廊灯照在身上,白色的睡裙变成了土黄色。这时,一句模糊的说话声飘来,使她拿着浴巾和香皂盒的手抖了一下。她本能地回头望望,然后加快脚步走回寝室。寝室里真是太空荡了,除了卓然的上铺罩着严严实实的蚊帐外,其他铺位都空着。这时,郭颖又听见了一句模糊的说话声,是从卓然的蚊帐里面传出的。她释然地松了一口气,是卓然又说梦话了。她放下蚊帐,然后跪在床上环视了一遍,确定没有蚊子钻进来之后,便平展腿脚躺下。她与卓然上下铺为邻快两年了,而卓然睡觉从来都挺老实的,说梦话是最近才有的事,除了一次郭颖听清楚了她说的是“小心,背后有人”外,其余的都是模模糊糊,一些话在她的喉咙里打转,没法知道说的是什么。在班上的女生中,卓然比大家足足小一岁,刚满十九岁。据说是她读小学时成绩奇好,跳读了一级。因此她在大家眼中更像个小妹妹,加上人长得秀气水灵,走出医学院大门后,给人的印象更像一个高中女生。几个月前,有一次谢晓婷带回一个大四的男生到寝室过夜,吓得卓然在被窝里整夜不敢动弹。一直到天亮前,那男生趁着暗黑溜出谢晓婷的蚊帐走了,卓然才迫不及待地从上铺爬下来,小跑着去了厕所。郭颖对谢晓婷开玩笑说,要是卓然憋坏了,你可得负责医疗费哟。谢晓婷说,关我什么事?谁叫她憋着呢,上她的厕所,有什么关系?卓然从厕所回来时,听见这些话便红了脸,连谢晓婷的铺位都没敢望一眼,便一头钻进她上铺的蚊帐中去了,睡得一点儿声息也没有。

可是,她近来却怎么会梦话连连呢?郭颖在暗黑的蚊帐中翻了一个身,她想等着听上铺再说梦话时是什么内容。她对什么都好奇,简直要命。可是,上面安安静静的,再没有声音了,郭颖觉得眼皮发涩,很快也睡着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门响使郭颖醒来。透过蚊帐,她在暗黑中看见一个人影正闪出门去,门未关上,走廊的灯光照进来,在寝室的地面铺上了一道长条形的光带。

谁?郭颖坐了起来。是卓然去厕所吗?怎么不开灯?她钻出蚊帐,走到门口往走廊上一望,果然是卓然的背影,奇怪的是她光着脚,只穿着胸罩和内裤,正向走廊深处走去。“卓然!”郭颖对着背影叫了一声。没有反应,那光着身子的背影继续朝前走,一双赤脚在地砖上踩得叭叭直响。夜半的走廊是太安静了。

郭颖返身到床上抓起睡裙套上,再走到门口一望时,走廊上已无人影。她定了定神,沿走廊寻觅而去。女厕所的门虚掩着,她探头喊了几声:卓然,卓然。里面没有应答。她轻手轻脚走进去,只有一个蹲位的门是关闭着的,她拉开那门,没人。这时,一阵哗哗的响声,一张被扔在墙边的废报纸翻卷着滚到她的脚下,从窗外灌进的一股夜风使她打了个冷颤。

正在这时,郭颖听见外面的走廊上又有了脚步声。她一步跨出厕所门,看见卓然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正向她迎面走来。

卓然的短发紧贴着脸颊,鼻梁精致,双眼半睁半闭,像一尊未曾完工的雕像。她对郭颖的招呼充耳不闻,上身笔挺地从郭颖身边走过,将惊悚得木然的郭颖留在夜半的走廊上。

一直目送着卓然拐回了寝室,郭颖才清醒过来似的追了回去。上铺的蚊帐已经合拢,卓然正在里面发出沉睡的呼吸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