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恐怖灵异 >背后有人 >第20节 毫无睡意
第20节 毫无睡意
作者:
余以键
 
自从那个拎着黑雨伞的不速之客拜访我之后,我对十四年前发生在医学院的故事便很难从容写作下去。到后来,我被迫将记有那些故事的稿纸锁在家里,像一个侦探一样住进了精神病院。我借口体验生活,其实是想解开那个缠上我的影子之秘。

如果我不是莫名其妙地在夜半往无人的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我进入精神病院的第一个夜晚本来是很平静的。没想到,竟有人在我独居的家里接听电话,尽管他拿起话筒只“喂”了一声,而过后我数次拨过去也再无人接听,但那一声“喂”对我无异于一声惊雷。是谁进入了我的屋内?我联想到那个鬼魂似的人物,他能从什么地方飘进我的防盗铁门呢?糟糕的是,我打电话给张江让他代我去家里看看,这个高大的小伙子竟一夜未给我回话,仿佛答应了这事后便在夜幕中消失了。

夜半已过,我躺在这吴医生给我提供的小屋里,心里乱糟糟的,毫无睡意。刚才,在大楼外散步遇见护士小翟,本来有机会让她带我去二楼女病区看看那间黑屋子的,但小翟不知何故竟未答应我的要求,我不知道夜半时分不方便去是不是一个真的理由。我总想了解为什么在那个雷雨之夜,当护士董枫的白罩衫在风中飘荡,而那间无人居住的黑屋子病房里,竟出现了烛光和一个正在梳头的女人。这是董枫的奇遇,也是那个死而复生的不速之客撞进我家来讲述的事实。他是在我的上一本恐怖小说《死者的眼睛》里知道董枫的,现在已可以证实,他生前读过这本书,在精神病院住院期间,他清醒的时候就读这本书。

显然,吴医生同意我住到医院来,与他的这个病人死后又拎着黑雨伞来找我有关。对这个名叫严永桥的病人,吴医生有过三年接触,应该是太熟悉了。从理性上讲,他绝不相信这人是死而复生,或者是魂灵显形,不!绝不可能。但是,严永桥在他已死了一个月后的雷雨之夜来找我,又是清清楚楚的事实,这让我惊奇和恐惧。作为严永桥生前的医生,吴医生也同样充满震惊和困惑。所以,他同意我来医院呆一段时间,应该也有和我一起来解开这个谜局的意图。

已是凌晨3点过了,我仍然睡不着,便翻身下床抽烟。我想天亮后还得找那个叫龙大兴的病人聊一聊,几年来他就住在严永桥的隔壁病房,从他嘴里也许能掏出一些秘密来。

我掐灭烟头,再次关灯上床,小屋里的漆黑也许能带来睡意。我合上眼,在一片寂静中,外面走廊上又响起咚咚的脚步声。这楼里的地板下面仿佛很空,任何轻微的脚步都不能隐藏。“咚咚咚”,我知道这是值班的护士在走动。

我是在天亮前睡着的,由于疲倦一下子睡得很沉,以至于电话铃声响了多遍之后,我睁开眼竟一时辨不清声音的方向。

“喂!”我抓起话筒,头脑里还是迷迷糊糊的。

“我是张江。”对方说,“昨晚我去了你家,并且一直呆在你家里。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我现在就来见你,电话上一下子说不清楚。”

我心里一惊,睡意完全消失了。昨晚,张江去查看我家,怎么会进到我屋里去了呢?他发现那个在我家里接听电话的幽灵了吗?

“你现在就赶过来吧!”我紧张地说,“我等你。”

晨光已经照到了窗上,明亮而强烈,充分显示着夏季旺盛的力量。我推开窗,凉爽的空气涌进来,夹杂着几声鸟语。从林阴道到草坪上,都有穿着条纹住院服的病人在散步,我知道这都是一些基本康复的病人,他们的思维已能传达到四肢,他们能看见天空是蓝的,草叶是绿的,而将智性陷入黑暗的人拉回到这正常的岸上,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工作呀。

门外有人叫我,是董枫上班来了。我回头看见她的时候,略略怔了一下。有人说过,工作中的女性最美,尤其是航空、通讯、银行、医院,包括法院、公安这些部门中的女职员,在工作中都有一种特殊的美。这种美肯定与她们各自的职业制服有关,但似乎又不完全是这样。

“听吴医生说,你住到这里来了,感觉怎样?”董枫笑吟吟地说。她一身洁白的护士衫使我在瞬间有点陌生感。

我说还好,医院里昨夜很平静,倒是我半夜往无人的家里打电话时,有人拿起话筒来“喂”了一声,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
“怎么可能呢?”董枫一脸惊讶。

我说我已让张江在昨夜替我回家察看了,他很快就来这里,到时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
“张江?”董枫喃喃地问。我想她一定是记起了这个学物理的大学生。我给她讲过,这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在望远镜里爱上了一个远处楼台上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董枫。当时,董枫听了我的讲述后只淡淡地说:“这个小弟弟,还真痴!”她说这话的语气,比她二十六岁的年龄大得多,仿佛是长辈在看少年的荒唐游戏似的。

正说着,张江已赶到医院来了。先是走廊的地板上响起咚咚的脚步声,接着便是他的大个子挤进了这间小屋。我正要招呼他,他却站在那里怔住了。

我知道,他认出了董枫。在这里遇见他在望远镜里迷上的女人可能太突然,张江竟一时愣在那里。清凉的晨风从窗外吹进来,将董枫的护士衫吹得贴在身上,凸现出她高挑丰满的身材。刚才谈到张江还故作成熟冷静的她,这一刻也突然手足无措了。

“我认识你。”张江望着董枫略显唐突地说。

“是吗?”董枫已镇定下来,装着并不知道以前发生的事,随意地说,“可我还不认识你。不过没关系,你既然是余老师的朋友,我们也就算是认识了。”

说完,董枫说该去值班室了,便告辞出了门。我把张江的头从朝向董枫背影的方向扭过来,说:“你这个灵魂出窍的小子,先告诉我,昨夜我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
昨夜,张江在我家发现的情况让我极为震惊。说实话,在严永桥的幽灵之谜未揭开前,我真是不敢回到我的住宅去了。

据张江讲,他昨夜接到我的电话时,开始还认为我有点精神过敏,他认为在我无人的家里有人接听电话这事,绝对不可能发生。他推测是我拨错了电话号码造成的。但是,为了消除我的疑虑,他还是答应替我去看一看。半夜时分,街头畅通无阻,他坐出租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我的楼下。

他径直上了楼。楼道上没有灯,他在暗黑中用手摸了摸我的房门,关得紧紧的,没有被打开过的感觉。他用耳朵凑在房门上往里听,没有任何动静。正在这时,他的腿在门边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伸手一模,是一把雨伞!他摸出打火机一照,一把漆黑的雨伞斜靠在我的家门边。这似乎表明,真有人进到我屋里去了,只是把雨伞或遗忘或故意地留在了门外。

发现这一情况后,张江敏捷地下了楼,顺着墙角转到了楼后。他抬头望我的后窗,看不见灯光或另外什么异常。他咬了咬牙,顺着雨水管攀上了三楼。拨开厨房的窗户后,他翻身跨进了我的屋内。

他首先找到一把菜刀握在手上,然后轻手轻脚地进入了我的客厅兼书房。他紧靠在墙角不动,让眼睛习惯了暗黑后,确认了屋子里没什么异常。然后,他摸到了墙上的电灯开关,“啪”的一声开了灯。

屋内没人,各种东西井然有序,没有被乱翻乱动过的迹象。他进了卧室,以最快的动作开了灯,室内仍然无人。他趴在地板上察看了床下,又打开我的衣柜门察看,确认室内无人进入过以后,他从屋内拧开了我的房门,想把门外的那把黑雨伞拿进来仔细看看。

然而,奇怪的事发生了,刚才还靠在我门外的那把雨伞不见了!他望了望楼道和上下的楼梯,难道,在他从后窗爬进来这短短的时间内,有人将这把伞取走了?

张江在门口的暗黑中呆站了一会儿,觉得空气有点凉,便退回屋内,关上门,坐在沙发上不知该怎么办。

他决定在这屋内呆到天亮。那把黑雨伞的出现和消失,证明了有人在这周围活动,他决心与这个神秘人物较量较量。为了表明他已离开这房子,他还故意熄了灯,以便吸引那神秘人物再来打探。

他坐在屋角,右手握着菜刀,眼睛不停地在暗黑中扫动,一会儿看门的方向,一会儿又瞄瞄窗口。

遗憾的是,一直到窗上发白,也没出现什么情况。这中间有脚步声在外面的楼梯上响起过,但张江经过辨别,认为那是楼上晚归的邻居。

“在墙角坐了一晚上,腿都麻木了。”张江拍了拍穿着牛仔裤的长腿说。

我顾不得向他道谢。那把出现在我门外的黑雨伞让我惊骇。“那雨伞,是不是伞尖有一长截发亮的金属,很尖很锋利的样子?”我问。

张江点点头说:“我听你讲过严永桥来拜访你时就带着雨伞,我感觉就是昨晚的那一把,斜靠在门外,给人冷冰冰的感觉。”

这时,窗外传来一片喧闹声。我探头一看,一长队精神病人正在医生护士的带领下,从楼口走出来。早晨的阳光很明亮,从浓密的树叶中射下无数条金线。附近的草坪在阳光切割下变成了明暗分明的两个区域,一边是嫩绿,一边是暗绿,这有点像人的大脑中理性和混沌的对比。

张江凑过来问,你看什么呢?我给他努努嘴,让他看看这精神病人的晨练。说是晨练,也不过就是散散步而已。神智恢复得好的可以打打羽毛球之类,这种活动,据吴医生讲,对人的精神恢复有很大的好处。当然,病情严重者是暂时不能参加户外活动的,因为这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危险。

这是一队从男病区走出来活动的病人。因为我曾跟随吴医生去病区看过,所以对不少病人的模样都有印象。我看见27床那个叫龙大兴的胖子在队列中前后忙乎着,嘴里还不停地叫跟上跟上。他这种组织者或者头儿的自我感觉,我想可能来自文革时他当红卫兵头儿的潜意识。尽管那是三十多年前的经历了,但在一个精神分裂患者的意识中,一切完全可能近在眼前。我想起前不久我刚进医院时,在花坛边就遇见过正在散步的他,当时他嘴里还不停地说:“往前走吧,前面有红旗……”当然,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正常了许多,看来快康复了,我得在他出院之前,向他多了解点严永桥的情况。三年来,他一直住在严永桥的隔壁病房,一定知道很多情况的。

张江也凑在窗口,好奇地看着这队行进中的病人。他看了一会儿,转头问我说:“那个闯进你家的病人以前就在这里住院?这人死后还出现,我感觉像一个鬼故事。”

我说:“下一次你要再发现雨伞什么的,一定要立即拿到手,这个线索也许很重要。”

这时董枫进屋来了。她去值班室处理了一些事情后,又返回到这里。我看见她的白罩衫袖口被撕开了一条口子。

“哦,”她看着我疑惑的眼睛说,“刚才查房时,一个女病人突然冲过来抓扯我。没什么,干我们这工作,遇到这些是常事。你们刚才在说什么线索?”

我把张江昨夜在我家发现的情况告诉她。她听后十分紧张。也许,近来她已经强迫自己把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忘了。尤其是她和我一起去严永桥的家里,证实了这人确已死亡以后,她认为这桩悬案已经了结。至于那个拎着黑雨伞来拜访我的人,她认为绝不可能是严永桥死而复生,也许,只是那人的模样和严永桥相像而已。当然,就算是这样也无法解释,尤其是,他怎么知道董枫当天夜里在黑屋子看见了可怖的景象?

想不好,就忘掉这事吧。然而,黑雨伞昨夜又出现了。董枫恐惧地说:“从明天起我又要开始值夜班了,我怕。”

我望了一眼张江,说:“这样吧,明天我们和你一起值夜班,好好侦查侦查那间黑屋子,看看里面究竟会出现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