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恐怖灵异 >背后有人 >第41节 令人耻辱的事件
第41节 令人耻辱的事件
作者:
余以键
 
自那件令人耻辱的事件发生后,吴晓舟便常常在夜半时去后山转悠。他怀揣尖刀,专往后山上偏僻的地方钻。在他和卓然受辱的地方,他看见过一只丝袜,那是歹徒蒙脸的东西。后来,有好事者把这条丝袜挂在树枝上,引得上山者众说纷纭。可吴晓舟只感到心里在流血。

有时,他爬在树上守候,观察着黑暗中的动静。他相信那两个歹徒迟早还会在后山出现,这样,他会从树上跳下去,一刀一个结果那两个畜牲的狗命。

在这期间,他也看见了路波、谢晓婷、高瑜等人的荒唐游戏,看见了柳莎的装神弄鬼,只是他对这些事早已懒得过问了。他深知他之所以还活着只有一个理由,这就是复仇。

遗憾的是,一直到大学毕业,后山上再没出现过那两个歹徒的身影。吴晓舟也去学院周围的茶馆、酒吧侦察过,他认为那两个歹徒有可能在这些地方出现。然而,日复一日,仇敌在茫茫人海中蒸发了。毕业那天,他去看望了卓然的母亲,又到卓然的坟上去磕了一个头,当额头碰到土地的时候,他在心里默念着,卓然你安心睡吧,我要用我一生来寻找仇人!这之后,他分配到精神病院做了医生,并改名叫吴畏。

时间晃过去了十一年。也就是距今三年前的一天,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来看抑郁症,她的三十多岁的丈夫陪在旁边,那男人的宽额大脸和两道浓眉让吴医生极为震惊。但是,他不敢确定他就是早年的歹徒。于是,借了解这女人的病情,吴医生便将话题扯到她丈夫身上。当了解到这个叫严永桥的男人曾经毕业于建工学院时,吴医生的心头“格登”了一下,因为建工学院和医学院一墙之隔,而医学院的后山背面便是与建工学院分界的围墙。从严永桥的年龄推断,他刚好与吴医生同时在校读书。那时,医学院女生偏多,而隔壁的建工学院则多为雄性。平时,医学院的女生常在校门外受到邻校男生的注目。他们有时吹口哨,有时用语言骚扰,医学院校方曾向建工学院领导交涉过,让他们加强教育。吴医生记得,卓然死后,医学院门口的讣告吸引了建工学院的不少男生,他们盯着卓然的照片说实在可惜。

想到这些,吴医生便对严永桥发问道:“我们这里有个女医生叫卓然,不知你认不认识?”

严永桥摇头,一脸茫然。

吴医生说:“可她说认识你。她说以前在医学院读书时看见过你。你想想,医学院门口不是贴过一张讣告吗?当时听说这个女生死了,其实是个误会,她并没有死,现在就在这里当医生呢。”说着,吴医生站起来望望窗外,装出确有其事的样子,又说:“待一会儿我叫她来见见你,你可能忘记了吧?她看见你是在医学院的后山上,天很黑,可是她现在一定也能认出你来!”

严永桥听得双眼发直,怔了一会儿,拉起老婆汪英说:“走,我们不在这儿看病,这医生胡说八道。”

吴医生此刻已能完全确认这个男人了。他站起来拦住他们说:“怎么能走呢?病还没看呢,你等一会儿,我叫卓然马上来见你。”

严永桥的老婆汪英也不愿意走,这个患有轻微产后抑郁症的女人对丈夫说:“你莫名其妙。”

严永桥伸手打了汪英一巴掌,这表明他是一个有着暴力倾向的人。他再次拉起汪英想走,吴医生拦在门口厉声喝道:“坐下!”

严永桥伸手来掐吴医生的脖子,嘴里还念念有词,说他老婆是七仙女,怎么能在这里看病。这一刻,吴医生判定他是个严重的精神病人,他反扭过严永桥的手,然后转过身子去窗边叫人,这时,严永桥挣脱了他的手,举起椅子对他砸过来,他一闪身,“哗啦”一声,一整扇窗玻璃被甩来的椅子砸得粉碎。

这一下来了不少医生护士。严永桥蛮劲真大,好几个医生把他压在地上才制服他。他被送进了病房。对这种躁狂型、妄想型且有着暴力倾向的病人,电休克治疗是必要的方式。看着严永桥全身在电压的击打下像濒死的兔子一样抽搐时,吴医生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
这之后,严永桥在病房里一天比一天老实。尽管吴医生已能确认这就是那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但他既然已经精神分裂,吴医生也就不再计较,尽管严永桥的病情越来越重且没有任何治愈的希望,但现在的医学只能做到这一步,吴医生认为自己的治疗方案无可挑剔。

并且,通过治疗,严永桥的躁狂症得到了良好的控制,他变得安安静静,有时可以呆望着天花板坐上一整天。但是,有一次吴医生发现他还能看书,而且是小说(这就是我的上一本书《死者的眼睛》,汪英来看他时留在病房的),吴医生认为他这种表面的清醒可能重新引发他的躁狂症,于是给他改变了处方,加大了药量,这之后,严永桥除了吃饭时间外几乎都在睡眠之中。“这对治疗有好处。”吴医生说。

严永桥在住院期间还出现过新的病症,这就是妄想倾向不断加重。他有时将老婆遗留在这里的衣服穿上,可能在想象自己是一个女人。另外,他有时还用他老婆的名字招呼漂亮的女护士,有一次他远远地对董枫叫道:“汪英,汪英!”吉医生建议对他再作两次电休克治疗,吴医生同意了。
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三年。这期间,吴医生认为自己并没有将严永桥当做仇人对待,而是尽心尽力地为他做各种治疗。有天夜里,吴医生为他做心理治疗时,他模模糊糊地谈出了他自己在医学院后山作恶的事。“另一个人是谁?”吴医生用轻柔的语气启发他。严永桥紧闭着眼,嘴唇不断地抖动:“我的同学,同学,夏宇。”“他现在在哪里?”吴医生的语气更柔和了。严永桥半晌说不出话。“别急,仔细想想,想想,夏宇在哪里?”吴医生表现出良好的耐心。“房、房地产公司……”严永桥艰难地吐出了这几个字。吴医生站起来,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像所有尽职的医生一样,拍了拍严永桥的脑袋说:“睡吧,睡吧。”

吴医生认为自己做精神病医生完全是老天的安排,他说他没有对病人复仇,他只是在全心全意地尽一个医生的职责而已。

这是一个沉重的早晨。在吴医生的家里,我听着他的讲述,同时不停地抽烟。已经戒烟的他也时不时抽上一支。

“夏宇患精神分裂,也是老天的安排。”吴医生喷出一口烟说,“老天的安排,没有办法。”

我说:“你别这样说了,夏宇收到的冥钱上写着卓然的名字,这还不清楚……”ァ安皇俏腋傻摹!蔽庖缴胸有成竹地说,“这件事是他家小保姆干的,因为他调戏小保姆时说过,你别不识抬举,我以前干过一个女大学生,叫卓然,比你漂亮多了。小保姆为了报复他,便搞了那个恶作剧。”

“哦。”我似信非信地望着他。

“所以,我给夏宇看病,完全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是他的老婆小娅主动来找我去出诊的。开始小娅不愿让他住院,我只好出诊了。他们有钱,出诊费给得高,换一个医生也会这样做。”

“听小娅讲,最早是你在一家超市门口主动向小娅问路的。”我说,“并且你向小娅表明你是精神病医生,正去一个地方出诊。这不是太凑巧了吗?因为当时夏宇正被冥钱事件搞得既失眠又脾气暴躁。”

“你不相信这世上有偶然吗?”吴医生说,“偶然就是命运,我们没有必要拿出证据来说某件事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

“那么,夏宇的病情为什么在诊治中越来越严重呢?以至于非住院治疗不可。”

“你这就是外行了。”吴医生说,“谁敢说对精神病人靠出诊开点药、做做心理治疗就能治好?严格说来这种病因在基因组合上,基因,你懂吗?如果有一天你能到宇宙中的每一颗星星都去看看,也许你才能摸到基因的门边。”

我感到有点头晕,便靠在沙发靠背上不再说什么。此刻,我的眼前像过电影一样闪过严永桥的脸,夏宇的脸,还有吴医生伏在后山地上的脸,以及卓然在哀鸣中瞪大的一双绝望的眼睛。我不愿再问吴医生为什么要在夜半对夏宇做种种精神折磨,那些暗示和诱导让人毛骨悚然。并且,严永桥第一次出现在吴医生诊断室时,究竟是谁用椅子砸碎了窗户玻璃,这也已经很难求证了。因为在场的严永桥和他老婆汪英如果被认定是精神病人的话,那么惟一可以让人相信的只能是吴医生的叙述了。我想在玻璃“哗啦”一声碎裂后,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吴医生可能干这种事,这种事只能证明在场的精神病人病情有多么严重,并且具备必须立即被束缚起来的条件。这是一种怎样的轮回啊!我不知道上帝是不是愿意看见人间有这种戏剧上演。现在,夏宇已经结束了他真实的生活而在一个混沌的世界里苟延残喘,但同时,已在混沌中死去的严永桥却又拎着黑雨伞穿梭于明暗之间,他甚至对靠近这个圈子的人露出锋芒。

“在黑屋子里刺伤张江的人,真是严永桥吗?”我有些疲惫地问道。

吴医生肯定地点头。

“我想,严永桥并没有死。”我对吴医生说,“而是你将他放出医院去了,让他以错乱的神经在与这个世界的碰撞中自生自灭。”

“你怎么这样想呢?”吴医生有些激动地说,“如果我放了他,我就不会这样夜夜守候他了,我还让你来协助找他,不将他抓回来,我决不罢休!”

“不是说他死于车祸了吗?而且,他的坟我们也都先后去看过了,难道他真会从埋在地下的骨灰盒中爬出来?”

“那倒不会。”吴医生点燃了一支烟,咬了咬牙说,“我怀疑他并没有死于车祸。那天后半夜,下着大雨,护士在查房时发现严永桥跑了。正当医院里议论纷纷并打着手电在院内各处寻找时,交警来电话说,就在医院外面的高速公路上,一个从我们这里跑出去的病人被汽车压死了。之所以认定是我们的病人,因为死者穿着印有我们医院标志的条纹住院服。这能是谁呢?只能是今夜跑了的严永桥了。我们去看了事故现场,这个穿着住院服的男子已被碾得血肉模糊,头部也压碎了,脑浆淌在黑色的路面上。我们只得通知殡仪馆来运走尸体,然后通知了他的家属。”

吴医生吸了口烟,又缓缓地说道:“但是,听说严永桥在死后登门拜访你的事,我震惊了。这怎么可能呢?我反复回忆那天后半夜的事故现场,突然想到,如果严永桥当夜跑出医院后,就脱掉住院服扔在路边,而这衣服恰恰被一个流浪汉捡来穿上了,那么,谁能证明这个死者是谁呢?血肉模糊的尸体叫人无法辨认,而那身住院服让我们相信了严永桥的死亡。这种推测让我恍然大悟,我想我们一起来抓住他,不能让他在外面游荡,那太便宜他了。”

吴医生的咬牙切齿让我打了一个寒颤。我说:“从严永桥来找我时的状况看,仿佛还不能立即辨认出他是个精神病人的。”

“妄想狂!”吴医生说,“妄想狂、色情狂在他身上是存在的。当然,他的神经在某些方面还是清醒的,就像有的精神病人竟可以算出复杂的高等数学题一样,你如果仅仅接触到他的这一点,还以为他是正常人呢。”

“那么,他老往女病区的黑屋子里窜是为什么呢?”我仍然感到困惑。

“谁知道呢。”吴医生摊了摊手说,“也许是躲雨,也许是喜欢上了那副女人的假发,董枫不是在黑屋子看见过梳头的女人吗?我想这正是他干的事,因为以前我见他穿过他老婆的衣服。至于他还有什么想法我们就不清楚了。妄想狂的病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
“那么,严永桥这段时间究竟躲在哪里呢?”

“我想应该在这医院附近。”吴医生站起来握住我的手说,“你能认出他来,拜托你了,我们一起来抓住他!”

我摇了摇头。事到如今,我只想回到我的家中去继续写作,如果有人敲门,我将再也不会惊诧。

我走出吴医生的家门,太阳已经升起,精神病院的林木中飘荡着白色的雾气,住院楼的一角在林中显露出来,一切宁静而安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