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外星少年罗曼


(澳)默文·德穆普西
夜里,一种柔和而又深沉的嗡嗡声把格雷戈和史蒂夫吵醒了。兄弟俩走到窗 户前,偷偷向后院望去。 一个银灰色的玩意儿,徐徐飘落在后院的草皮上。这是一艘飞船,中间大, 两头小,大约有10米长、5米宽。过了一会儿,在这艘奇怪的飞船的银色表面, 出现了一束黄色光线,并且越来越粗。接着,舷梯落了下来。透过光亮的门道, 走下来一个看起来非同寻常的小动物。 “我叫爸爸去!”格雷戈边叫边冲了出去。不一会儿,爸爸、妈妈和妹妹约 兰达蹑手蹑脚地走进他们的寝室,蹲在窗下。 飞船门口的小动物仍静静地站在那儿,它好像正在朝房子里张望。小动物戴 着一顶黑色的大钢盔,比宇航员戴的要大得多,奇特的是,钢盔上有一个小孔。 小动物的躯体很小,四肢又细又长,除了头之外,周身裹着一种闪光的橘色物质。 这个奇怪的小动物以惊人的速度爬下舷梯,越过草皮,朝房子走来。 “我去看看。”爸爸惊叫了一声,踉踉跄跄地向屋外走去。 大家站在后门附近的过道里,爸爸砰地一声打开后门。那个小动物正好站在 门口,一家人呆若木鸡,一个个都傻了眼。 两个男孩和妈妈急忙后退,约兰达吓得毛发耸立。 “你们好,我是来自D4星系第五行星的罗曼。” 一家人惊得呆在那里。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位不速之客及其飞船是从太空来的, 因此曾考虑过,可能会存在语言方面的障碍,然而,他们现在竟然和一个来自外 星球的生物用英语交谈,就像和自己人交谈一样。 首先恢复镇定的是妈妈,“可怜的小东西,快进屋来吧!” 大家穿过过道,拥进客厅,站在这位宇宙人周围。爸爸凝视着宇宙飞行帽, 然后将它向后拉了拉。此时,他那热情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可怕的面容。 “啊,别别看它的脸,孩子们。” 但是,他们都已撇了一眼,正吃惊地向后退去。头盔里似乎是空的。约兰达 吓得哭了起来。 “我非常抱歉,”空钢盔柔和地说,“我把你们吓了一跳。 我无意要这样做,可是,嗯我真的不知道,我该露出个什么样子才好。” “什么!你是说,你是看不见的,你从来没有看见过你自己?”格雷戈大着 胆子问。 “你们喜欢我变成某个特定的人吗?”是这个叫罗曼的外星人在问。 史蒂夫匆忙跑出房间,一会儿又返回来,手里拿着一幅很大的摩托车锦标赛 的彩色广告画。 “你能变成像他这个样子吗?”他问。广告画上的人大约20岁,棕色浓发, 蓝眼睛,咧嘴含笑。 10分钟后,罗曼从洗澡间回来,全家人无不惊讶异常,站在他们面前的竟 是一个微微含笑、相当时髦的小伙子。 大家跑过去围在罗曼身边,向他问好,同他握手。史蒂夫悄悄地把罗曼端详 了好一阵子,最后,他鼓足勇气问道:“罗曼,你怎么会讲英语呢?” “我不会!”他微笑着说,“可是,有了这个东西,我们就能交谈了。” 他拉下衬衫的领子,在颈前两侧,各有两颗银色的珠子。 这两对珠子很小,还没有火柴头大,用一根很细的、几乎看不见的线穿在一 起。 “这是信息转换器,同你们计算机的原理差不多。它把你们讲的话译成我们 的语言,又把我讲的话变成你们的语言。20年后,这种机器将在你们的星球上 广泛使用,不过,要比我的这一个笨重得多。” “罗曼,”这一次是格雷戈提问了,“你到底像个什么样子呢?” 罗曼想了想,说:“在第五行星上,我通常是作为一个思维单位而存在的, 这种思维单位跟通信网络和计算机存储单元连结在一起。我的工作是进行思维, 发现宇宙的新知识。为了完成这一任务,另有1000万个思维单位跟通信网络 相连系。我们与你们不同,没有躯体,而是一种泡状能。当我们星球上有建设或 修理任务时,有许许多多我们这样的单位,从泡状能变成适合工作要求的形体, 这种躯体能承受高炉中的高温或深海的强大压力。 “千百万年以前,我们的祖先也是有躯体的,然而,我们早已跨过了那个进 化阶段。当然,像你们这儿一样,我们的星球上也存在着低级形式的生命。我们 保留着它们,是为了查对我们对进化的认识。它们与大自然保持着天然的生态平 衡,无须消耗我们星球上的资源。 “我们自己需要的资源非常少。我们最大的需要是能量,几乎一切能量都是 从我们的太阳上得到的。如果缺少不断的能量供应,我们就会死亡。我们几乎不 需要食物,因为在我们那儿,有躯体的人为数极少。因而,我们的星球几乎是自 给自足的。我们只需从其他星球上得到一些矿物,那就足够我们的基本需要了。 我们之所以存在,仅仅是为了思考,也许还做一点儿梦,因为从梦中也可以得到 知识。” “那么,你到地球上来是为了获得矿物吗?”格雷戈惊奇地问。 “我只是在进行一次探险旅行。要知道,我们定期这样做,为的是寻找新的 、可以生活的住地,寻找矿物,寻找有像我们那样文明的星球。不管怎么说,我 是我们那里第一个访问地球的人。” “你们是不是已经发现了许多有生命的星球?”约兰达急忙插了一句。她一 直想问这个问题,急得要死,就是插不上嘴。 “对,已经发现了一些。”罗曼点了点头,“可是,真难找啊!发展到我们 那样水平的星球极少。我们是很不寻常的。” 罗曼看起来有点沾沾自喜。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 跟我去看看飞船。你们的星球也许要过几十年才能建造出这样的飞船呢!” “太好了!”罗曼的这个建议让三个孩子兴奋得跳了起来。 大家跟在罗曼后面登上舷梯,挤进了一间小房子。这间房子的长度约有2米, 宽1米,高2米多一点儿。 舷梯收了上去,门关上了。这个小房间是密封的。当另一端的门打开时,出 现了一条通向两个方向的狭窄过道。罗曼领着大家向左走,在一扇小门前停了下 来。 “这儿是我们的控制中心。这些机器控制着飞船上的所有机件,使这艘飞船 能够顺利地工作。” “喂,请大家看看这个房间。”他一边说,一边把大家领到隔壁的房间, “这儿是专门收集情报的部门,有了它,控制室里的机器才能够正常工作。” 大家一直在一个像蜗牛壳般的螺旋形过道里走着,沿着过道的是计算机室、 备件储藏室和宇宙服储藏室。这时,罗曼停了下来,说:“我们现在站立的这个 地方,几乎就在飞船的中心。看,绕过这个角落,就是飞船的尾部了。” 他们看到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直径约为3米的巨型圆柱,没有门。 “这里面是飞船的发动机——一个质与能的转换器。你们进去太危险,就不 让你们参观了。” “刚一进门,往另一个方向的那条过道通到什么地方呢?” 史蒂夫以他那追根究底的方式,提出了这个问题。 “那就让我们走回去看看吧!”罗曼回答说。 他们沿着黄光照亮的通道,鱼贯返回,向出口处走去。接着,他们又向右转 弯。过了第一个拐角,光线略呈绿色,他们走进了一排小房间,每一间都有一张 睡椅,似乎是用一整块透明的塑料做成的。 “那些东西是专供星际旅行用的。”罗曼介绍道。 穿过这排小房间,就到了过道尽头,这里有一扇狭窄的门。 “从这扇门进去,就是我们的起居室。”罗曼以主人的那种充满自豪的口吻 说。他按了一下墙上的按钮,门“哗”地一声开了,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 小型电梯。电梯徐徐下降,把他们带到飞船的下半部分。他们一行步出电梯,走 进一间小小的起居室。他们在小寝室、洗澡间、厨房里游荡了一番;然后,顺从 地跟在罗曼后面,返回电梯,来到飞船的上半部。这儿的形状,很像一个乒乓球 的上半部分。房间中央,有一排安乐椅,摆成了半圆形。飞船前端的那一头,摆 着另一排椅子,以直线形排列在一套仪表盘前面,罗曼把他们领到屋子中间的椅 子跟前。 “诸位请坐,我要给大家看看飞船的一些工作情况。” 大家赶紧坐下,都不想耽误一分一秒的时间。 罗曼多少带点儿自负,他走到房间一端的控制台前,按了两个旋钮。 突然,整个屋子全黑了,只有罗曼身后的仪表盘微微发光。他们的眼睛渐渐 适应了在暗处观看东西。格雷戈吸了一口气,他抬起头,看见了迅速出现在夜空 中的繁星和月亮;稍一低头,看见了树木和屋顶阴影的轮廓。 “啊,这真像天文馆!”他不禁喊了起来,“罗曼,是屋顶打开了吗?” “不,”他说,“整个顶棚就像你们的电视机荧光屏一样,当然这要薄得多 ——大约有两张纸那么厚。好,看看这个吧。” 星星好像从前面向后移动。这时,格雷戈家的房子呈现在眼前,甚至可以看 见从打开的后门和窗户里射出的灯光。 “转一转这个小球,你们就能看清另一个方向。”罗曼指着控制台上一个光 亮的球形旋钮解释着。格雷戈第一个离开座位,走到控制台前想看个究竟。罗曼 对此毫不介意,于是,其他人也都上前去了。这个圆球上面有许多纵横交错的线 条,很像一个地球仪。北极和南极显示出从飞船前面和后面看到的景象。转动这 个小球,就可以向任何方向察看。这时,罗曼似乎已下了决心,准备干一件什么 事。 “喂,你们谁愿意作一次星际旅行?” “我很想在地球上多呆几天,可是我必须马上回去,不然,我的朋友们会为 我担心的。也许,在我走之前,”他转向格雷戈的爸爸,“我可以带你们到我所 在的行星作一次快速访问。 你们愿意去吗?” 爸爸慢慢地摇摇头,感到茫然。“我不会去,谢谢,罗曼。 亲爱的,你呢?”他转向妈妈。 “不,谢谢你,罗曼。星际旅行,我也吃不消。” 罗曼、爸爸和妈妈转向孩子们。三个孩子见受到邀请,高兴得跳了起来。他 们默默下定决心,要用意志力使爸爸妈妈允许他们前往。 “罗曼,安全吗?”妈妈充满疑虑地问。 他笑了笑说:“如果不安全,我会请他们去吗?” 爸爸心头的疑云依然未消:“罗曼,旅途需要多长时间?” “至少一天,两天更好。” 爸爸懂一点天文学知识。要在一两天的时间内,去星际旅行并返回地球的想 法,实在令人难以想象。但同时,他又已在不知不觉中对这位奇怪的客人产生了 一种信任感。他向妈妈点头表示同意。这时,一双双眼睛又向妈妈望去。她迟疑 了片刻,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接受罗曼的邀请。孩子们兴奋得叫了起来。 “什么时候?罗曼,什么时候?”史蒂夫在一起喧闹声中喊道。 “周末行吗?”他问道。 “行,周末可以,谢谢。这样,孩子们不会误课。好,这件事就谈这么多, 大家都去睡觉吧。”爸爸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星期五的晚上,不用做多少说服工作,三个孩子便早早地上床休息了。然而, 他们怎么也睡不着。格雷戈是一家人中睡得最少的一个。整个晚上,他不时地猛 然醒来,想看看时间到了没有。时钟的闹铃拨在5点,但他总担心闹铃到时不响。 正当他第一次进入梦乡的时候,闹铃响了。这铃声,闯入了全家人各式各样的美 梦。 吃早饭时,妈妈突然又担心起来,“离开这儿后,你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举 止,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妨碍罗曼的工作。并且”她停住了,把话咽了下去。 她想说的是“并且必须平平安安地回来”。 罗曼走过来,拉住妈妈的手。他很文雅地说:“不要担心,他们将会比过马 路、骑自行车还要安全。我保证把他们平平安安地带回来。” “罗曼,我知道你会这样做的。”妈妈说道。她知道,罗曼是个心地善良的 人,他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人。他只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对他自己的民族所取得的 成就有点骄傲。 出发的时间到了。格雷戈胸部感到有点儿闷,憋得透不过起来。史蒂夫一句 话也不说,轻轻地吻了一下妈妈。约兰达亲了亲妈妈,又拥抱了一下爸爸,然后 十分信任地拉住罗曼的手。不知怎么地,她同罗曼已建立起了一种特殊的友谊。 为了缩短这种令人感到别扭的离别场面,他们一行很快就登上舷梯,走进飞 船。在飞船门口,他们每个人都稍微停了一下,向站在下面的爸爸、妈妈挥手告 别。罗曼指挥孩子们到了控制室,坐在圆屋顶房间的中间。荧光屏忽地闪了一下, 出现了图象。罗曼扭动着控制柄,让星空滑了过去,直到可以看见爸爸、妈妈在 下面挥手为止。飞船开始上升,爸爸、妈妈变得越来越小,不一会儿,什么也看 不见了。罗曼扭了扭控制柄,大家又看到了星空。 “喂,伙伴们,”罗曼开始说,“我不打算在太阳系的这些行星上浪费时间, 而是要直奔我们的星系。为了尽快到达我们的星系,我们不得不用一种特殊的方 式旅行。飞船正在加速,快,我们要做好准备。” 他把孩子们领到外面走廊的一排睡椅前,立刻教给他们如何进出装有睡椅的 船舱。格雷戈第一个钻了进去,放下盖子,他感到非常舒适。所有的人,包括罗 曼都很快地躺在各自的睡椅上。罗曼讲话了,他们通过某种内部联络系统,听得 很清楚,可是,谁也看不见这种装置在什么地方。 “我们正迅速地接近光速。我们的身躯已蜷缩成一团,整个飞船已经变得跟 篮球一样大校然而,你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很快就要变成豆粒那么大。 待到超光障的那个时刻,我们将变成另一种形态,到那时,我们谁也看不见谁。 我将同你们在精神上保持联系,因为你们听不见我的声音。从现在开始,无 论你们做什么事,都绝对不能把舱门打开。等我说安全了,才能打开。” 罗曼好一阵子没有讲话。格雷戈、史蒂夫和约兰达都注意到天空似乎突然变 得明亮起来。格雷戈扭了一下头,想看看史蒂夫是不是也意识到这一点。可是, 无论向什么方向望去,他能看见的,只是一片浩瀚的紫黑色天空,繁星密布,闪 闪发光。当罗曼再次讲话时,他突然感到极度的寂寞,惊惧涌上了心头。 “大家镇静点,不要动。我们所处的这种形态不会维持很久,我们很快就要 减速,恢复正常的速度。我们已经越过了光障,但仍相互看不见。现在,我们正 在贮存时间。只要我们继续以直线向我们的星系飞行,并沿原路返回,除了加速 和减速消耗时间以外,我们在旅途中不会损耗时间。你们一定会说,我们的旅行 根本没有花费时间。”罗曼笑了一下。 格雷戈意识到一切都正如罗曼所说的那样,他不是通过耳朵,而是通过思维, 听见罗曼在讲话,就像人们在梦中相互交谈那样。 罗曼继续说:“如果你们向右看,很快就会看见一种非常有趣的景象。快要 到参宿5星座了,这是你们正南天空中最大的一个星球。” 他的乘客们还没来得及细看,飞船就已越过了那个庞然大物。这种景象真使 人望而生畏,毛骨悚然。 “参宿5星座使你们的太阳显得很校它的半径,大约相当于太阳到被你们称 为金星的那颗行星的距离。或者,如果你们愿意这样想象的话,它的直径约为2 2500万公里。它的确是你们宇宙空间的一颗巨星。它虽然很大,但我们离它 很远,它的射线不会伤害我们。” 格雷戈把这颗星跟地球夜空中的月亮作了比较以后,感到非常惊愕。这颗星 距自己非常遥远,但看起来居然有足球场那么大,长长的红色火舌,在这颗看起 来皱折不不的星球表面上跳跃、翻腾。这使他回想起了他看见过的一个大脑的彩 色图片。但是,这折痕皱纹似的表面在不停地改变形状。罗曼的话打断了他的沉 思:“现在,你们可以看到你们的星系——银河系的美妙景象。你们离它挺近的, 可以仔细看看。” 银河系犹如一个巨大的轮子,在他们下面展开,它的中央,嵌着一颗沉重的 圆球。 “下面的那些星球,足够你们地球上每一个人占据一个。 整个星系约有10万光年长,1万光年厚。所有的星系都在不断运动,现在, 银河系同其他星系相比较,显得相当有条理。 看看你们左边远处的那一个吧!那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星系,看起来有些混乱。” 他指的那个星系跟银河系一般大,可这个星系没有旋转轴,它只是一个特大 的星团,同仙女座和银河系不一样,没有一定的形状和次序。这时,前面有一个 很特殊的星系,正变得越来越大,它像银河系一样,显得很有规律。飞船愈来愈 近,这个星系外缘的星球一下子就滑了过去。 “我们现在已来到D4星系,我们要减速了。” 格雷戈注意到,天空又在一点点地变化着。他向周围看了看,使他宽慰的是, 他又一次看见他的同伴们躺在附近的舱里。墙壁和地板重新出现了。在荧光屏上, 一颗特殊的星球正在逐渐变大,最后变得和太阳差不多一般大校罗曼揭开他自己 舱上的盖子,喊道:“现在你们可以出来了。” 他们来到罗曼跟前,一个个感到两腿有点僵直,好像很长时间没有活动似的。 格雷戈看了看手表,知道他们离开地球已有5个小时了。这期间发生了多么大的 变化啊!而他们感到旅行似乎只持续了几分钟。罗曼领着他的朋友们乘上电梯, 又回到了控制室。已成为他们新太阳的那颗星,现在正好位于飞船的左边。在半 球形的荧光屏上,他们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正迅速地接近一颗行星。 在拱形屏幕上,一个仍很渺小的行星,正迅速地变化着,越来越清晰。 “那就是我的家。”罗曼亲切地说。 这个行星比地球略小一点,罗曼使飞船在一大气陆地的上空停祝一个个环状 的小片,整齐地点缀在下面的陆地上,呈现出与周围乡村全然不同的景色。罗曼 加大了屏幕上的放大倍数,好让他的同伴们看得清楚一些。他们发现那些环状物, 原来是被灌木丛围起来的小块土地。在每一块土地的中心,都有一座小小的圆形 建筑物。 “我们农业的全部耕作过程,都是自动化的,机器放置在土地中间的那个建 筑物里,并在那里控制操作。”罗曼介绍道,“每块土地周围的天然灌木丛,又 是害虫的天敌——鸟、昆虫和平他动物的栖息之地。我们用不着使用有毒的化学 药剂,也不使用化肥。那些土地已使用了2000多年,然而,仍与其周围的生 物界保持着平衡。” “好了,让我们继续前行,看看我们的城市。” 当地球上的来访者第一眼瞧见罗曼指给他们的那座城市时,个个大失所望。 这座城市同地球上的城市相比较,简直太小了,可能容纳不了2000个人。没 有道路,所有的房子都是单层的,并且紧紧地挤在一起。 “在这儿,没有必要像你们地球上一样,要那么多房子。” 罗曼说道,“这儿没有学校,没有警察局,没有监狱,没有医院。我们不需 要,也不想要你们地球上的那种高楼大厦。在我们这里,有些东西是每天都送的, 就像地球上每天送面包、牛奶、报纸一样。送来的食品都是现成的,只管吃好了。” “哎呀,那就没什么家务活了。”约兰达说。 “这里没有父亲、母亲,没有丈夫、妻子,没有小孩。他们都是工人,干一 会儿活,就要回到思维中心去。他们需要的东西非常少。至于交通工具,他们使 用一种反重力腰带,可以去各地漫游。这种腰带,能使每个工人每小时旅游50 多公里,并保持距地面3米的高度。” “真带劲儿!我要是能有这样一条腰带就好了!”格雷戈笑着说。 “我想,我并不喜欢生活在下面的那座城市里。”史蒂夫语气坚定地说, “我认为应该有男人、女人,应该有小孩。那座城市似乎更像一座群居的蚂蚁穴, 而不是生活的乐土。” 罗曼笑了起来:“那儿确实像一座兵营,而不像城市。工人们在那儿的时间 非常短暂。他们在那儿一干完活,就返回思维中心。事实上,他们都喜欢这种变 换。以躯体的形态出现,劳动一会儿,这是一种令人愉快的形体变换,他们可以 暂时停止思维和梦幻,愉快地度过这一段时间。” 格雷戈突然问道:“罗曼,那边是什么?”他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建筑物。 它处在远处微微起伏的小山岭的褶皱之中,就好像许多六角形挤在一起,形 成了有几层楼房那么高的一块巨大的水晶体。建筑物呈现出不寻常的淡紫色,表 面看起来毛茸茸的。 “那是一所思维中心。”罗曼说,“在我们不需要躯体时,我们就住在这种 建筑物里。这样的思维中心,共有1000个,每一个能容纳100万个智力单 位。” 飞船已经接近这座思维中心。罗曼指着一些似乎是从这个中心辐射出来的、 像车轮辐条状的线说:“每一条线就是一根电缆,同其他工作系统相连接,同你 们的电话电缆差不多。 电缆把所有的思维中心串连起来,并同能源和计算中心相连接。” 他把飞船稍向前移动了一下,另一座建筑物便进入了视线。这座建筑物呈圆 柱形,直径约1公里,大概有20层楼房那么高。 “那是计算中心。在这颗行星上存在过的一切信息都储存在计算中心里。每 一个思维单位可以用无线电同任何一个计算中心取得联系,并且可以获得他所需 要的一切情报。我们大部分时间花费在尽力得到更多的知识上面。有时,我们需 要躯体来使用像放大镜之类的工具,并进行探矿之类的旅行。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有时要有躯体的另一原因。” 飞船继续悄悄地飞越行星表面。从地球上来的旅游者看到了许多奇妙的景象。 他们看到一个巨大的宇宙飞船停机场;看到许多美丽的建筑;在公园里,也看到 了不少珍奇的动物。 这些动物都用壕沟或篱笆保护着,免得受到天敌的侵害。飞船一直没有着陆, 罗曼看起来连一会儿都不愿意多停,这一点使孩子们迷惑不解。最后,他作了解 释:“我身负重任外出,现在已经返回。送我走的朋友会认为我目前的作法是在 浪费时间。所以,我得尽快送你们返回地球。如果我们现在出发,就能在夜间着 陆。好,大家快一点! 都到小舱里去。” 大家争着抢先进入小舱,可是,约兰达却跟在罗曼身后徘徊,眼睛里闪烁着 晶莹的泪水。 “你很快就会回到这里,可我们却再也见不到你了。”她低声说着。 罗曼沉思了好久,然后轻声对她说:“我真正的生活,同我们的行星有密切 的关系,正如你们的生活同你们的行星、你们的家庭、你们的朋友休戚相关一样。 不过,我们是朋友,并且将永远是朋友,我们能越过星系而保持联系。” “可是,怎么联系呢?”约兰达小声问道,她的眼睛满怀希望地盯着罗曼的 眼睛。 “你听说过精神传感术吗?” 她摇了摇头。 “在我们的世界里,我们没有躯体,因而不能谈话,我们需要的是精神上的 交流。过一会儿,我要让你看看只要集中精力,就能同我谈话。我们可以非常容 易地用精神传感术谈话。看,我的嘴唇现在不动,你听不见我的声音。然而,你 却知道我的脑子正在和你的脑子说话。” 约兰达认真地思考了一番,然后告诉罗曼,她懂了。 罗曼笑了:“好孩子,飞船要加速了,我们需要小舱保护,安全地越过光障。” 他俩同其他人一起钻进小舱。飞船在宇宙中疾驰,每秒钟都在加速。速度越 来越快,飞船也变得越来越校当速度接近每秒3万公里的时候,漆黑的太空里突 然出现了一道闪光。这时的飞船,比一个原子还要小,但运行的速度极快,可以 毫不减速地直穿星际。 有小舱的保护,孩子们根本感觉不到这些,他们好像在做梦一样。空中的星 球好像汽车上的前灯一样,急促地从他们的身旁驶过,看起来,与高峰时公路上 的夜景毫无二致。孩子们提心吊胆地穿越星空时,只听到罗曼安慰他们的声音。 他们看见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星球一晃而过,可是,他们谁也看不见谁,甚至 连自己也看不见。随后,一切开始变化,他们能感到飞船在减速。突然,轰的一 声,他们又能相互看见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我们走得晚了点,”罗曼从小舱里爬出来对大家说,“我们没时间访问其 他行星了。可是,我们可以到控制室去,看一下你们的地球。” 这些旅行者又聚拢在控制室里。大家高度紧张,都想捕捉到首先映入眼帘的 地球上的景象。 史蒂夫目光敏锐,他第一个发现在天空中迅速出现的斑点——地球。他们聚 拢在一起,以钦佩、兴奋的心情,凝视着这一瑰丽的景象。地球,活像一个闪烁 着光辉的圆球,他们透过一层层浮云,能够看到一块块明亮的、蓝色的东西。经 过了令人头晕目眩的几分钟后,飞船在孩子们家的后院着陆了。 孩子们仍然坐在那里,好半天没人讲话。约兰达望着罗曼,眼泪滚落双颊。 “好啦,我们又回到家了。”终于,格雷戈首先开了口。可是,还没讲完他 想说的话,声音却渐渐消失了。他不知道怎么去说“感谢您使我度过了一生中最 奇妙的时刻”。 外面传来一个非常微弱的声音。“喂,你们在里面吗?快出来吧!” 这是妈妈的声音。爸爸站在妈妈旁边,粗壮的手臂搂着妈妈的腰。 孩子们潮水般地涌出飞船。顿时,大家一起打开了话匣子。妈妈不止一次地 喊:“好啦!等一等,一个个讲。” 过了一会儿,谈话渐渐停了下来。罗曼轻轻地走了一圈,同大家一一握手告 别。最后,他慢慢地走向飞船。 “罗曼,别走啦!”史蒂夫喊了一声。他哭了,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流泪。 “你不能多呆几天吗?”妈妈问。她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罗曼摇了摇头,默不作声。他登上舷梯,走向飞船舱门,转身挥手告别。 “或许某一天我会回来的。”他喊了一声,接着就进入船舱,不见了。他们 紧紧地站在一起,看着他远去。除了约兰达以外,他们都觉得永远失去了一位伟 大的朋友。 约兰达望着她的两个哥哥,暗自发笑。对他们来说,罗曼很快会变成一种回 忆,变成一个偶尔出现在记忆中的美梦。 可是对她来说,罗曼仍然是真实的,仍然是熟识的朋友和同伴。在未来的岁 月里,她将同他同甘共苦。许多人将会对这位漂亮得出奇的姑娘感到惊奇——她 似乎超越了许多时代;她能突然解出复杂的数学难题,或者提出建筑学和工程学 方面的超乎寻常的见解。偶尔,她会提到一个名叫罗曼的朋友。 可是,没有一个人意识到:在将来的某一天,还一定会见到他。然而,这却 是另一个故事了。  
回 PC时代 文学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