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薛花娘良巧计保贞节


清代咸丰年间,扬州城内有位叫“半截美人”的女子薛花娘。地本是真州人氏,流 落到扬州,嫁给了一个姓黄的蟹,解决了温饱问题。可惜不久她的丈夫在与别人争斗 中,被人打死,留下她与婆婆,还有一个刚生下不久的儿子,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她 开了片花店,卖花为生,同时还到一个富裕的盐家庭去做奶妈。虽然生活是艰难的,但 掩不住她的风姿,她的美纯属一种天然,不施脂粉而脸若芙蓉,通体雪白细嫩似粉妆玉 琢,秀发蓬松,腰肢纤细,站在她开的花店中楚楚动人,于是人们都叫她花娘,当时为 了她的美,还闹过一个小小的纠纷,就是她当奶娘的那家盐商,主妇见她人既美丽,又 善伺主人的心意,曾大起妒意,大喝干醋,将她辞退,只是由于她身体健美,乳汁特多, 带出的婴儿又白又胖,将她辞退后,盐商家的儿子,不肯吃别人的奶汁,啼哭不止,不 得已才再把她找回去。在以“三围”为标准衡量一个女子美丽与否的今天,她完全可以 成为什么什么小姐的,可在当时她却有一个非常大的缺陷,那就是她的脚。 到了满清时期,似乎是为了和男人的蓄发留辫相呼应,对女子的缠足更加变本加厉。 本来满州旗人对女子的脚是不太讲究的,他们把女子未经缠裹的脚称为“天足”,认为 并无不可之处,只是在入关之后,好似入乡随俗一般,在一般汉族士大夫的鼓吹、提议 下对女子裹足才日益重视起来,凡是未裹脚的女子,被认为奇丑无比,说成是“大脚仙”、 “莲船”、“黄鱼”或“门槛里”,甚至认为不是正派人家出身,只有那“三寸金莲”, 半步难移的婀娜多姿才令人惊讶赞叹。薛花娘就因为一双大脚而落了个“半截美人”的 称号,谁料正是这双大脚使她获益非浅。 洪秀全的太平军攻占江宁,也就是今天的南京后,把它改名天京,作为都城,首富 之区的扬州自然是必须获得的地方。就在扬州城的富豪盐商与官府士绅议降议御的时候, 太平军包围了扬州,并三下五除二就占领了扬州。薛花娘刚刚把婆婆与幼小的儿子安排 逃生,就有一太平军将领来到她的家中。 这个太平军将领还很年轻,长得十分威猛,还没有体验过男女之间的云水之欢,他 突然见到这么一个美丽的人儿,止不住蠢蠢欲动,要知道战争可以改变一切,包括人的 理智,战争中那么多的事,也是无可奈何的。这太平军将领也不例外,再加上在男 女方面毫无经验,便急形于色,倒是薛花娘是一个少妇,丈夫死后在花店中卖花,轻薄 少年的各色表情也已见得多了,见了这青年将领一副急色猴儿的样子,便露出那淫荡的 样子,把媚眼抛着,嘴儿半张着,似笑不笑地望着那青年将领,将那青年将领的胃口吊 起来,却又说道:“大白天的,在堂屋中如果上演妖精打架的秘戏,声闻户外,不怕你 手下的将士取笑吗?”惹得那年轻将领不知怎么办才好。薛花娘又浪浪地一笑,说道: “我已经是个小寡妇了,正想找一个靠山,你如喜欢着我,就把我带回你的府中,明媒 正娶,那时夜阑更静,杯酒相乐,喝到半醉半醒的时候,园园好梦,那才是大大的乐事。” 那年轻将领高兴得哈哈大笑,声震屋瓦。那年轻将领是太平军中有名的猛将,年纪虽轻, 却已因军功封为“占天侯”当即就把薛花娘带回自己的府中。 事实上薛花娘正另有打算,中国几千年的封建教育历来把农民军当作“贼”,薛花 娘是一个妇道人家,自幼就受这种教育,已经根深蒂固。当她才听到太平军快打到扬州 的时候,道路就传言太平军是一群妖魔鬼怪的化身,不知道会把扬州变成个什么地方。 等到那年轻的占天侯走进她家门时,她着实害怕了一阵,等到她发现那传言中威名赫赫 的太平军将领,看来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还看上了她的美貌时,一个计划悄悄地 就在心中形成。 那晚月明星稀,占天候府灯光如画,占天候与薛花娘的婚礼正在进行。太平军提倡 男女平等,反对妇女缠足,薛花娘的大脚并不显眼,所以正在开筵张乐的时候,薛花娘 艳装而出,向占天侯和在座宾客盈盈一礼后,高歌一曲,立即引得一群农民出身的武将 拍案叫好,占天侯更是沾沾自喜。歌罢,席散,人走,占天侯携着薛花娘的手走向洞房, 但见两廊之间占天侯的府卫昂首站立,目不斜视,占天侯却忽然觉得他握着的薛花娘的 手颤栗不已,占天侯立即问她是不是病了,薛花娘答道:“我是小人家的女子,见到这 么多带武器的士兵,便害怕!”占天侯立即撤去了两廊的士兵,但自己卧室周围的贴身 卫士却仍保留着。这时薛花娘不胜娇羞地附在占天侯的身边说:“房子外面站这么多卫 士,一个个虎视眈眈,等一会我俩同赴阳台,云雨巫山的时候,这些人从窗隙门缝中作 壁上观,教我怎么能尽情发挥呢?”已等得心急如焚,强自压制的占天候立即叫这些卫 士赶快离开,没有听到传唤就不得前来。 占天侯越急,薛花娘就越不急,居然又摆出酒具,要和占天侯对酌几杯。抵不住美 人的胜情,占天侯终于醉倒。占天侯胡乱地脱掉衣服,大马金刀地赤裸裸躺在床上,连 声催促薛花娘赶快就寝。薛花娘一面慢慢地脱着内衣,一面把温水倒入浴盆,慢慢地回 答占天侯:“我就会来,我就会来。”薛花娘一丝不挂地洗涤下身,把水擦得渍渍有声, 占天侯的鼾声时起时落。薛花娘又故意用亵语问占天侯,床上鼾声如故,于是薛花娘柳 眉倒竖,把白天就藏好的一把剪刀抽了出来,看准了占天侯的咽喉奋力一剪。立时占天 侯的喉间鲜血狂喷,占天侯想喊又喊不出声来,几度奋身欲起,又訇然倒下,终于呜咽 两声,僵仆而死。一个少年有为的青年将领,因贪恋美色就此死在一个无知的女子手中, 薛花娘用被子把占天侯盖起来,然后把手洗干净,把灯熄灭,把衣服穿好,偷偷从占天 侯府中逃出,随着难民逃出城去,太平军绘图大索,终于找她不到。 薛花娘逃出城来,心中充满了激动,想着那样一个神奇的人物就被自己的一剪刀收 拾了,只怕今后讲给熟识的人听,他们还不相信,怀揣着杀死占天侯的剪刀,仗着一双 大脚,出得城来寻访婆婆和幼子的下落。 一天,薛花娘她沿着一条小路到一个江边的小村,探望一门远房亲戚,看看能不能 得到一些婆婆与幼子的消息,正一个人在江边急急地走着,忽然听到身后有急促的马蹄 声传来,急忙转身,只见一个化痞,不知从什么地方捡了一匹马来,穿一套捡来的军装, 正斜着眼睛望着她,薛花娘一看就知没有好事,立即摆出镇定自若的神态,了无惊惧, 回眸浅笑,就象多年的旧识。那地痞看着这么一个雪白粉嫩的小娘们,周围又没有一个 人,更何况正是兵荒马乱的时候,地方治安是根本无人管的,忍不住浮想联翩,想着想 着,喉头发干,心头发慌,不管三七二十一,饿虎扑羊一样地从马上跃下,把薛花娘压 在身下,但觉得热乎乎,软绵绵。薛花娘抛着媚眼,哼着浪声,退后两步,挣脱他的怀 抱,撇嘴而笑,万般委屈地说道:“怎么这么着急呢?慢慢来嘛!”那地痞见她毫不反 抗,喜上眉梢,忙问“应当怎么办呢?” 薛花娘翻了那地痞一眼,说:“也该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以免遇上路过的人来打扰。 再说象你获得这样一匹骏马也不容易,倘若你正跟我那个时,那马儿脱缰而逃,怎么办 呢?” 那地痞正认为薛花娘多情,难得的是她还替自己设身处地的想,自己正愁不好把马 儿挂在什么地方,亏她也在帮自己想这个问题,于是急急忙忙找到了一处芦草丛生的地 方,但就近却没有拴马的地方,那地痞不免急得跺脚咒骂,薛花娘她轻轻地说道:“我 有一个办法,就不知你愿不愿采纳。”地痞自然求她赶快说出来,薛花娘笑道“你为什 么不把马缰绳系在你的脚踝上呢?” 那地痞抚掌连声说好,弯腰把着绳牢牢绑在脚踝上。薛花娘趁他绑绳的时候不注意, 从怀中迅速把剪刀掏出,狠狠地朝马屁股插下去,那马受伤,就象脱了弓的箭一样飞奔 出去,咆哮着向前狂奔,地痞被倒拖着,顿时血肉模糊,薛花娘重重地叹口气,迈开大 脚急急赶路。 薛花娘在亲戚家终于打听到了婆婆和儿子的消息,说是藏身在春杨镇的姨妈家中。 经过两次惊吓,虽然自己应付得宜,有惊无险但毕竟余悸还在,一直听说太平军已经撤 走,扬州城乡已基本恢复了秩序,才放胆前往春扬镇,看看来到一条河边,渡船已不知 到什么地方去了,由于过不了河,就暂时坐在柳树底下休息一下,就这时,一个清兵提 枪佩刀,腰缠累累,哼着“十八摸”的黄色小调施施然走来,看来也是准备渡河的,见 没有渡船,正准备在河边坐一坐,看见了薛花娘,便走来有一句,没一句地挑逗薛花娘。 对薛花娘来讲,不管你是什么人,想占老娘的便宜那是没门的,在她的潜意识中,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已是深入骨髓,这时她看到是一个清兵,或者还是个小小的官吏, 传统的观念告诉她,这是自己的领导者,不能得罪,因此正襟危坐,默不作声,一脸的 严肃。想不到那个清兵见她不作声,以为她胆怯,便愈发亢奋,挨近身来,放下自己的 刀枪,解下腰间的袋囊,就动手去脱薛花娘的衣。薛花娘心中愤怒,但仍不作声,转眼 间被那清兵脱得一丝不挂,赤裸裸地仰卧在河畔的柳荫下,芳草如茵,玉体如花,那清 兵一阵狞笑,笨拙地把裤子褪掉,作势就向薛花娘扑来,薛花娘缩成一团,那清兵抱她 辗转不得要领,就那么滚来滚去,薛花娘带着那清兵顺势滚入河中。薛花娘生在南方水 乡,熟谙水性,原意她是想借水逃走的,不料那清兵来自北方,无意间作了枉死鬼。薛 花娘乘机把他遗留下来的打劫得来的财物一把包了,去接婆婆和儿子。 随着太平军在长江下游一带势力的深入,广大百姓也逐渐从清朝的欺骗宣传中清醒 过来,薛花娘后来曾大力支持太平天国的事业。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