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林普晴血书求援


林普晴是林则徐的女儿,沈葆帧的夫人、父亲、丈夫皆为清朝名臣,所以在她死后, 有一幅凭吊她的挽联写道: 为名臣女,为名臣妻,江右佐元戎,锦撒夫人分伟绩; 以中秋生,以中秋逝,天边图皓魄,云裳仙子证前身。 挽联中突出了林普晴生命中最为辉煌的一件事,就是她啮血作书求援解围,所谓的, “江右佐元戎”这豪壮的一举,堪与当年张鲁生藉洗夫人张锦缴骑马执剑驰骋疆场相媲 美,前后辉映,伟绩分标史册。林普晴生在名门,嫁与名臣,所作所为不愧为名门之女。 说起林普晴嫁给沈葆桢,还有一段饶有趣味的故事。那时沈葆帧还是个毫不起的小幕僚, 幸亏林普晴的父亲林则徐慧识俊才,选中了这个“卧龙”婿,而林则徐考察未来女婿的 办法,还是从他的老岳父那里学来的呢! 林则徐的岳父是福建巡抚张师诚,平生爱才若渴。阅读公文时偶然发现,长乐县呈 上的书牍字迹端严工整,从头到尾,一笔不苟不禁大为激赏;经询问,乃知长乐县衙内 有个叫林则徐的书生担任文书工作,这些书牍都出自他之手。 不久之后,长乐县衙收到一封从巡抚府传下的紧急公文,内容是速押林则徐往巡抚 府。长乐县令见公文后好生纳闷,他十分了解手下林则徐的为人,不至于牵涉到违法之 事,何以招至解押呢?县令是个厚道人,顾念上下之情,便悄悄找来林则徐,告诉了他 公文的内容,并拿出二十两纹银,劝他连夜运走高飞。林则徐却拒绝了县令的好意,他 毫无畏惧地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坐得正,行得端,有罪甘愿服刑,无罪 一定会弄清,不能含糊了事!”于是任凭衙役押解到省里。 “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见林则徐十分坦然的神态。巡抚张师诚心 中暗暗称赞。等问明长乐县的文牍果然出自其他手时,张师诚哈哈大笑道:“老夫早闻 林先生之贤,特设虚文,一试你的胆识,果然是有胆有识之人!”于是林则徐被留在巡 抚府委以重用,不久还成了张师诚象的东床快婿,在岳父的提挈下,林则徐连番科场告 捷,成为大有作为的一代名臣。 后来女儿到了待嫁的年龄,林则徐回想起岳父择婿之事,大受启发,也就因地制宜, 用了个离奇的方法,为女儿林普晴择婿。 那是道光年间,林则徐正担任江苏巡抚,手下有一大批各怀奇才大志的幕僚。一年 除夕之夜,街头锣鼓齐鸣,爆竹连天,幕僚都回家与家人团聚去了,而唯有年轻的秀才 沈葆帧仍留在署内奋笔疾书。林则徐巡视府署时见到了,上前问道:“今天除夕,幕宾 都回家了,你为伺还留在这里呢?” 见是巡抚大人幸临,沈葆桢站起身,毕恭毕敬地回答:“公务未毕,待写完再回家。” 林则徐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忽然说;“我有一折奏章,今天必须誊发,你留在这 里正好,帮我誊完再走吧。” 沈葆桢义不容辞地答应下来,林则徐回书房后不一会儿,就差人送来一份长达数千 言的奏章草稿。沈葆桢刚好做完了手头的工作,又打起精神,用黄绫折本认认真真地誊 写奏章。一直到三更时分,奏章才誊完,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两遍。认为没有讹漏,就 恭恭敬敬地送到林则徐的书房,井告辞归家。 不料林则徐接过誉好的奏章大致看了一遍,脸上露出了不满严肃地说道:“字迹草 率,必须重写!”把奏章丢在案几上,不再说话。 沈葆桢不敢有违,只好一声不吭地带着奏折退回去,重新磨墨,又将奏章一字一句 地重誊一遍,写得比上次更加认真。天晓时分,终于写完,持入呈阅,林则徐笑着说; “这次可以了。” 正说着时,巡抚府的属吏纷纷前来贺岁,林则徐兴致冲冲地对各位属下说:“今日 除贺岁外,诸位还应当贺我喜得佳婿!” “喜得佳婿?”众人从没听说过林大人已择下女婿,况且这本是家事,林大人为何 如此兴奋地当众宣布呢,大家不由得面面相觑。 见众人莫名其妙,林则徐拍着身旁沈葆帧的肩膀,颇为得意地告诉众人:“这就是 我的东床快婿!”这消息不但让众人吃惊,连沈葆帧自己也惊得手足无措。原来昨夜林 则徐急催着沈葆帧誊写奏章,非为公务,目的在于考察,这个年轻人,沈葆桢稳重认真, 令他大为满意,所以自作主张地为爱女定下了终身大事,风格源于他的缶父大人。 不久后,沈葆桢与林普晴拜堂成亲。林普晴自幼受到了纯正的家庭教育,是个贤淑 端庄,知书达礼,颇有见识的女子,婚后,用心辅佐丈夫读书理事,大妻俩相敬如宾。 道光二十七年,沈葆帧考取进士,授编修之职,后迁为御史,曾数度上书论兵事,颇重 咸丰皇帝注目。这时正值太平天国起义暴发,福建、江西一带战火纷飞,鉴于沈葆桢通 晓兵道,于是派为江西广信知府。 沈葆桢带着夫人往战火连天的广信地区上任,广信府位于江西省的东北部,辖有上 饶、玉山、弋阳、贵溪、铅山、广丰、兴安七县府治在上饶。当时太平军己攻下金陵, 正乘势向四方出击,广信府是他们的攻击目标之一。当地兵力有限,为了防止太平军的 大举进攻,沈葆桢一到任就着手扩大兵力。 正当沈葆帧到各属县募兵筹饷,只留下夫人林普晴坐镇上饶时大批的太平军蜂涌而 至,试图拿下上饶城。城中无主帅,大军医头无人敢于出面指挥军队护城,许多官员竟 收拾了细软,携家眷仓惶出逃。有人劝沈夫人林普晴也赶快出城避难,然后再设法与丈 夫会合;林普睛却不为所动,既然丈夫托她守城她自当誓死完成使命。左右的人好心地 劝道:“夫人毕竟是女流之辈,如何指挥得了部队,何况城中兵力有限,太平军很快就 会破城而入的。” 林普晴坚定地摇摇头,沉静地说:“你们可以逃命,我不能去,我决意与上饶城同 在!”为了表示心意之坚,她指着院中的水井道:“倘若城破,这里就是我的安身之处。” 幸亏平时里受父亲和丈夫的熏陶。林普晴对用兵之道也略知一二,她的性格也受父 亲的影响,颇能临危不惧从容行事。她找到城中守军的头领,商议好守城之策,井毫不 犹豫地打开府库,拿出所有的存粮犒军。守军在城墙上浴血奋战,林普晴则亲自率领城 中妇女做饭送上城墙,军中将士深为沈夫人的义举所感动,都誓死并守城池。 然而毕竟寡不敌众,城中的形势日渐危急。林普晴想到距上饶不远的玉山镇总兵饶 廷选,他原是林则徐的旧部现,现在只有请他出兵相援,才可能解上饶之急,可是玉山 镇那边同样是战事紧张,饶总兵肯冒险相救吗?为了能感动饶廷选,林普晴啮破中指, 以鲜血书下一封求援信; 贼众己陷贵溪,上饶危在旦夕,贼首纠众七万,百道进攻,氏夫葆桢,出城募兵, 更赴河口筹饷,全城男妇数十万生命,存亡呼吸系于一线之间。将军营以三千众而解嘉 兴之围,奇勇奇功,朝野倾服,今闻驻军玉山,近在咫尺氏噬血求援,长跽待命,生死 人而肉白骨,是所望子将军者。 求援的血书派人送出,可援军即使闻讯赶来,前后也需两天时间,对危兵来说。士 气是最重要的,林普晴走上城墙,大声地鼓励守城的将士:“诸位勇士,我们的援军很 快就要到了,只要我们再坚持一两天,敌军一定会被我们打垮的!” 考虑到太平军惯用滚地龙(即挖掘地道)的战术攻城,常会令人防不胜防,林曾晴 冥冥苦想,决心找出一个对付的办法。古人针对这种战术多用埋瓮听声的办法预测情况, 可一时之间,上饶城中很难找出这么多合用的大瓮,如何是好?灵机一动,林曾暗终于 想出一条妙策,立即下令守城将士沿城墙内侧抢挖一道濠沟,深须八尺,宽五尺,这样 敌军一旦从地下攻城,势必进入濠沟,行迹暴露无余。 再说玉山镇总兵饶廷选收到林普晴的求援血书,大为她的一片贤心所感动,当即抽 出数千兵马,连夜驰向上饶增援。与此同时,在外募兵筹饷的沈葆桢也得到了上饶城受 困的消息,率兵马日夜不停地赶往上饶。如此以来,三支人马里应外合,血战了七天七 夜,终于解救了上饶之围。 事后朝廷论功行赏,沈葆帧被提升为江西巡抚。虽说夫人林普晴并没得到朝廷的嘉 奖,可当地军民都深深地记住了她的功劳,直到她死后,人们都称她是个智勇双全的女 英雄,真不愧为名门之女。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