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吕四娘复仇弑雍正


康熙皇帝驾崩后,四皇子允帧入主大统,改元雍正。此时,满清皇朝的基业已十分 稳固,“反清复明”的浪潮在统治者的高压之下已转入低谷,狡黠多疑的雍正皇帝仍不 放心,一旦发现反对朝廷的蛛丝马迹,就大杀出手,毫不留情。 浙江嘉兴有个著名的儒士吕留良,他本是明末秀才,入清后不再致力于功名仕途, 一心闭门读书,修心养性,学问上堪称大家。他对清廷的专制暴虐心存不满,每能巧妙 地诉诸笔端。其著作广为流传,颇能倾动士林,却又让清廷抓不到辫子,清廷对他无可 奈何。吕留良有七个儿子,对儿子们的人生选择他只诱导而不干涉,长子名葆中,热衷 于读书取仕,曾以一甲三名探花考取进士,获得由紫禁城的午门进入正大光明殿晋见皇 帝的殊荣,吕葆中得意洋洋,众人也喷喷称赞,吕留良却淡淡他说:“没啥稀奇,以后 还不知下场如何!”果不其然,不久后吕葆中因“一念和尚案”受到“牵连,琅铛入狱, 终至忧郁而死。大哥不得善终,吕家其他儿子惶恐无措,吕留良谆谆告诫他们:“但能 读书识时务,不必仕进取青紫。”儿子们听从了父亲的话,只在家博览群书,不再涉足 考场。 吕葆中客死京城后,妻子林氏万念俱灰,带着刚出世不久的女儿吕四娘投靠到公公 吕留良门下。只过了三年安稳日子,吕留良又因病去世,林氏母女再度失去依靠,索性 遁入空门,辗转寄身于西湖山一座僻静的尼庵中。尼庵中的日子平静如水,晨昏诵经, 白天劳作,过得十分艰辛,林氏已没有其它念头,只盼着女儿四娘一日日成长起来。 转眼十年时间过去了,有一天,吕府的老仆人吕德忽然寻到了尼庵,他一身尘土, 满脸焦虑,必定是有什么要事,林氏忙把他请到房中。吕德也顾不得落座,勉强调匀了 呼吸,急不可待地向林氏禀报:“大少奶奶,事情不好了,吕府己被官府查抄,满门老 少都惨死屠刀之下,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特寻来通报您,赶快带着小姐逃命吧,怕官 府还会找来哩!” 林氏一听这消息,头“嗡”地一声,仿佛失去了知觉,身子摇摇晃晃眼看就要倒下, 吕德连忙上前扶住,使劲掐她的人中,才醒转过来,吕德无心仔细述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催林氏赶快收拾行李逃命,林氏也不敢迟疑,草草捡了些简单的衣物,捆成个小包袱, 然后牵着女儿去向庵主辞行,只道是家里出了事,得回去看看,就跟着吕德上了路。 其实吕德也不知道带着她们母女朝哪里跑为好,只捡一些偏僻少人的小路往前走, 心中全没有一点目标,他们一面不停地走着,一边听吕德断断续续述说全家遭难的始未: 湘中士子曾静游学来到嘉兴,在南湖雨楼中与当地人士谈诗论文,吕留良的门生严 鸿逵、沈在宽等人也在其中。他们与曾静相谈得甚为投缘,便把整理出来的先师语录拿 给他看。曾静原来也读过一些吕留良的传世之作,对他佩服不已,如今又见到这些秘本 珍言,不由得击节赞叹,心中隐藏已久的“反清复明”大志被激发得沸腾起来。可惜自 己是一介书生,手无寸铁,无以成事,想来想去,想到了手握重兵的川陕总督岳钟琪, 此人是岳飞的后代,倘若能晓以大义,料定必会恍然醒悟,举兵反戈,复明大业指日可 待。 曾静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劝导信,派弟子张熙送往西安,满心以为岳钟琪必为其所动, 却不料他根本不吃这一套,不但没有接受曾静的建议,反倒扣压了张熙,严刑拷问,逼 他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封加急文书从西安传到京都,雍正皇帝大力震怒,火速命 令湖南巡抚追捕曾静,并诏令浙江巡抚查抄嘉兴吕家。当地官吏从吕家搜出大批书籍, 其中不乏逆上乱言,于是皇帝降下大罪,将吕府一门老小以及所有门生故旧,总计一百 余人,全部处死或充军,连已故多年的吕留良也不放过,掘墓开棺,鞭笞其尸骨以示严 惩。 吕德的叙述充满着凄惨悲凉,林氏听得心中滴血,已谙人事的吕四娘也泪流满面, 悄悄攥紧了小拳头。 漫无目的的颠波,一路饱尝风餐露宿,担惊受怕之苦,主仆三人走着走着,不知不 觉来到黄山脚下。老仆吕德忽然想起老主人的好友黄犊先生不是隐居在黄山的松云深处 吗?反正是走投无路,不方去碰碰运气,于是一路打听,翻山越岭总算找到了黄犊的 “野云草堂”。 黄犊本是浙江仙居人,与吕留良有过八拜之交,他曾在清初做过朝廷武将,立下不 少汗马功劳,雍正皇帝继位以后,疑心重重,大杀功臣,黄犊及时抽身,托病辞官,隐 居到云雾苍茫的黄山深处。见吕留良的后人不期而至,他大为惊讶,待听说了吕门的不 幸,他不禁老泪纵横,当然也热心地留下了吕家主仆三人,并表示会竭尽全力保护他们。 林氏母女总算是有了个栖身之处,在深山中过着“不知今夕何夕”的日子。吕四娘 己是豆寇少女,生得眉清目秀,明艳动人,只可惜深山寂寞,无处展示风采,每日闲着 便随母亲学习些诗书字画和针线女红,更多的时间则是一个人游荡在奇峻诱人的山野中, 与古松奇石为伴。 一天清晨,吕四娘早早起了床,在晓雾迷朦的山野中闲荡,无意中发现远处的石崖 上有个人影飞跃翻腾,身手敏捷,宛如飞鸟野猿。吕四娘大生好奇之心,悄悄过去一看, 那人竟是“野云草堂”年逾花甲的主人黄犊老先生,只见他先是打拳踢腿,接着又舞剑 弄枪,一招一式,虎虎生风,直看得吕四娘眼花撩乱,心中暗暗称奇,看着看着,吕四 娘暗生奇想,决定跟着黄老先生学好武艺,将来好为吕家报灭门之仇!自己是个女孩子 家,明的提出学武,恐怕黄老先生不会答应,既然已找到了他的练武之地,干脆偷偷地 跟着学吧! 主意打定,吕四娘便每天天不亮就起身,蹑手蹑脚地摸到石崖不远的一个隐敝处, 偷看黄老先生练武,一举一动:暗暗记在心中,然后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仿照黄老先生 的动作,比手划脚,先练了一段时间拳脚,后来又折一段松枝作剑,演习剑术,拿来碎 石当镖,练习暗器,时间一长,竟也练得有些模样了。 有一天黄老先生有事外出,吕四娘趁机溜到石崖上,从一个小草棚里搬出兵器,真 刀实剑地演练起来。她一点一劈,舞动得正酣时,不知黄老先生已来到近前,见她一招 一式,居然也有点象模象样了,黄老先生大为惊诧,便隐在一块大石块后面察看。练完 剑,吕四娘又随地拾起几枚石子,猛地向百步之外的一颗树掷出一颗,飓地一声,一只 松鼠应声落地,黄老先生不由得失声叫好。吕四娘这才察觉旁边有人,忙循声寻来,见 是黄老先生,脸“刷”地一下羞红了。追问之下,她原原本本道出了自己学武的目的和 经过,黄老先生不但没责怪她,还对她小小年纪有此志气大大称赞一番,并正式收下她 做徒弟。 吕四娘勤学苦练,又有极高的悟性,仅花了一年时间,就尽得黄老先生的真传。为 了进一步提高武艺,黄老先生又介绍她到台山寻访悟因法师拜师学艺。 十五岁的吕四娘在母亲担忧的泪水中,背上简单的行装,只身告别了“野云草堂”, 一路跋涉,向天台山进发。在天台山的慧日庵里,吕四娘找到了世外神尼悟因法师。这 悟因法师俗姓朱,本是明朝的宗室之女,满清人入主中原后,她的家族遭到毁灭,幼小 的她侥幸逃生,被一游方老尼收留,带到天台山削发为尼。在天台山上悟因练就了一身 绝世武功,本想为“反清复明”打下基础,可眼看着清皇朝已日益稳固,自己一直缺少 施展才华的时机,心意越来越冷。 就在这时,胸怀深仇大恨的吕四娘投到门下,悟因法师顿觉眼前闪出一道希望之光, 她很爽快地收下了这个灵秀的小姑娘,决心把自己武艺和志向全部注入到她的身上。悟 因法师先在庵内辟一静室,让吕四娘在里面日夜打坐,摒除一切杂念,直练到心如止水 物我两忘,体内真气与天地之气合而为一,源源不断。接着,又将毕生揣摩出的绝技 “摄神运气法”,尽数传授给她。“摄神运气法”乃是以自己的意念为武器,随意运气, 心至气至,使出看似轻柔的一招威力却是无比,十丈以外的树叶都能被功力震得纷纷坠 落。 两年时间在苦练之中过去了,吕四娘已长成婷婷玉立的妙龄姑娘,一身绝技更是了 得,不但能飞行树梢绝壁,而且能心到功至,转瞬间闪出令人防不胜防的数十劲招。悟 因法师认为她的功夫己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以下山完成夙愿了,于是将一把珍藏多 年的宝剑交给她,并叮嘱说:“绝技在身,除报仇雪恨外,也要扶弱济贫,锄除不平!” 说到复仇之事,悟因法师还说了句八字偈语:“瓜熟蒂落,中秋之候。”吕四娘牢记在 心,拜别师傅,下山去了。 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妙龄女侠,戡邪扶正,声威四震,这就是吕四娘。她为了磨练自 己,持剑闯荡南北,参加了焦山英雄大会,破除了乌江驿江湖妖术娘,扫荡了泰山罗汉 殿大小淫僧。忽闻在黄山的母亲病逝,她赶回去料理了后事,含泪叩谢了黄老先生,毅 然束装北上京都。 来到北京转了一大圈,皇宫禁卫森严,一时无从下手,吕四娘在城外的妙音庵住下, 等待着行刺的机会。 这则已是雍正十三年,经过一番血风腥雨的镇压,雍正皇帝满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 却又从南方传来贵州苗民作乱的奏报,乱军已接连攻下几座城池,当地官吏飞传奏折到 朝廷请援,这天早朝,雍正与群臣商议对策,说来议去,居然满朝文武都拿不出个象样 的办法来,皇帝心中不免忧烦不已,退朝后驾幸圆明园,想到清静的环境中散散心。 这天是八月十四,正是秋风气爽的季节,园内百草枯萎,黄叶翻飞,见此秋景,年 己五十八岁的雍正皇帝不由地产生一种迟暮凋年之感。在长春馆用过午膳,坐上由四个 小太监抬的软轿,在园中溜弯消遣,经过古香斋时,忽然听一阵柔和哀怨的笛声,声声 沁入人心。“皇家园林,锦衣玉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为何还有人如此幽怨?”雍正自 言自语道,不由得产生了一探究竟的念头。 遁声寻去,绕过楼馆,遥见池塘对面的假山旁,一个年轻宫女正持笛吹得入神。雍 正摒退抬轿的太监,悄悄走过去,在吹笛宫女背后停住,轻轻咳了一声。宫女回头一看, 竟是皇上驾到,一时心中无备,吓得竹笛脱手,连忙跪下见驾。雍正帝看着小宫女没出 声,那宫女还以为皇上动了怒,直吓得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滚落在粉妆玉琢的面颊上。 雍正见状不禁大动怜香惜玉之心,柔声命她不必惊慌,并问她的姓名籍隶。小宫女半天 才回过神来,莺声怯怯地回答皇上,原来她是新近入宫的秀女,名叫惠仙,被派在古香 斋执役,雍正安慰她一番后就走了。 这天夜里,雍正留宿在园中的春仙馆内,皓月当空,夜风清爽,他却在锦榻上辗转 反侧,难以成眠。忽然间,想起了日间见过的那个吹笛秀女,怯生生,娇滴滴,别有一 番韵味,她不是叫惠仙吗?召来做春仙馆中的女主人不正合适吗!于是,雍正起身写下 手诏一纸,命小太监前往古香斋宣召。再说那边等着机会报仇的吕四娘,她白天呆在妙 音庵中休养调气,夜阑人静后潜入城内,到皇宫周围打探情况。虽然皇宫戒备蔓严,可 她总能找到空隙,先后几次飞越宫墙,潜入禁宫内侦察;可是雍正皇帝寝宫附近夜夜有 高手执勤,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她不敢冒然行事,以免打草惊蛇。 八月十四这天夜里,月色皎洁如银,一般的武林人士夜出行动邹讲究一个“晦出月 不出”,月黑风高便于隐匿行迹,而月明之夜就没有那么方便。但是吕四娘仗着艺高胆 大,月圆之夜照常外出,一是因为她心急难耐,二也是因为临行前悟因法师曾嘱以“中 秋之候”的话,中秋节在即,也许时机已经到了。 月升中天时,吕四娘神不知小不觉地跃入禁宫,趴在正大光明殴上的瓦楞间朝下察 看,但见殿内灯火昏暗,巡逻值夜的人也不象往常一样众多,似乎十分松懈。她心知情 况有异,竖起耳朵细听,从太监无意交谈中得知,今夜皇帝宿在圆明园了。 吕四娘心想这倒恰是个好机会,圆明园中戒备一定不象宫内这般严密,她连忙出了 皇宫,施展绝尘飞行之技,一袋烟工夫就赶到了圆明园。纵上园墙朝内望去,只见园内 树木森森,池塘泛着冷冷的波光,远处的一所楼馆内灯火辉煌,人影来往如穿梭,不用 说皇帝是住在那里了。她悄悄接近那所楼馆,外面有大内高手密密地围守了几圈,根本 难以溜进去。正当她躲在树影中暗自焦急时,忽然看见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地走了出来, 她灵机一动,冥冥之中觉得这一定是好线索,便不动声色地一路跟踪着他。 小太监七弯八拐来到古香斋,高声传道:“圣旨到,惠仙秀女接旨!”蕙仙这时已 经睡下,听说来了圣旨,连忙翻身爬起来接旨。得知是皇帝召自己前往春仙馆侍寝,惠 仙惊喜交集,连忙重新梳洗,然后赤身裹上小太监带来的一袭红斗篷,由小太监扛着向 春仙馆跑去。光着身子入寝宫,这是清廷宫女为皇帝伴寝的规矩。 吕四娘躲在一丛桂花树中,待小太监急步跑近,她斜刺里伸出一脚,把小太监猛地 绊倒,斗篷里的惠仙也被摔在一旁,还没等小太监明白是怎么回事,吕四娘借着树影的 遮掩,飞手出招,点住了惠仙的穴道,使她出不得声也动弹不得,又飞快地扯下斗篷往 自己身上一裹,装着哼哼卿卿地站起身来。小太监这才爬了起来,嘴里嘟囔着,又把披 斗篷的人往肩上一扛,他万万没料到,这一瞬间,斗篷里已演了一出调包计,还一面走 一面央求背上的“惠仙秀女”千万不可在万岁爷面前提起被摔一事哩! 小大监径直将“惠仙”送到了雍正皇帝的罗帐中就转身出去了。这时雍正早已等得 心焦,在枕上呢呼:“爱卿,快来吧!”吕四娘把斗篷一掀,霍地站起身来,一脚踏在 雍正皇帝的胸膛上,同时从腰间拔出宝剑抵住了他的咽喉,低声喝道:“我乃吕留良之 孙吕四娘,今夜特来取你人头,以祭我全家老小在天之灵!” 雍正皇帝可真是所料不及。眼下受制于人,本有的一身武功也无法施展,吓得身于 象筛糠一样抖个不停。不待他出声,吕四娘已高举起宝剑,带着满腔仇恨,一剑砍下了 雍正皇帝的头颅,一切只在瞬息之间就完成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值班的太监发现皇上的脑袋已不翼而飞,圆明园中顿时乱成一团, 可这时吕四娘早已回到了妙音庵中。 悟因法师和吕德已不期赶到妙音庵,与吕四娘一道摆下香案灵牌,用雍正皇帝血淋 淋的人头,祭奠了吕氏一门冤魂。悟因法师指着雍正的首级哈哈大笑道:“想不到你也 有今日,快哉!决哉!” 吕四娘出手弑君,当然不便久留京师,祭奠完毕,由吕德提了人头,三个人飘然远 去,这时曙光正照亮了东方的天际。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