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红娘子侠骨柔情兴波澜


几辆破旧的马车,载着一支流浪艺人的队伍,缓缓行驶在由山西通往河南的官道上, 一路上飞扬的尘土,落满了车逢,这支十来个人的队伍,似乎个个都疲惫不堪。 这是明崇帧四年的春天,陕西、山西一带久旱不雨,饥荒严重,迫于生计,各地流 寇蜂起,烧杀抢掠,闹得鸡犬不宁。这些流浪艺人原本是在山西境内周游卖艺,如今当 地人肚子都填不饱,哪里有闲钱来打发他们,他们便只好收拾行头,转道尚且安宁的河 南,这支队伍的领头人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姑娘,因常穿一身红色表演装,人们都称她红 娘子。这帮艺人原是由她爹组织起来的,红娘子从小失去了亲娘,随着四处流浪卖艺的 爹长大,既然长在这种班了里,她自小就接受了严格的训练,七岁登台,九岁成名,十 五六岁时便成了班子里的台柱子,前年她爹累死在场子上,顺理成章,她又被大伙儿推 举为班头,领着十几号人走南闯北,挣一口血汗饭吃。这天,红娘子的班子来到河南祀 县,在县城闹市的一块空地里罢起场子,一阵激昂紧凑的锣鼓声后,场子周围便很快围 满了赶来看热闹的市民,个个举头拭目,等看好戏上场。因为是在本地的第一场演出, 必须来个开门红才能镇得住观众,红娘子略略化了妆,便第一个出场了,她的拿手绝活 是绳技,场上早已竖起了两支高杆,离地一丈高的杆头上牵了一根筷子粗细的钢丝绳, 在阳光照耀下闪发亮。只见红娘子穿一身鲜红的短靠,一根银色宽腰带紧束腰间,把她 细腰丰胸,窈窕健美的体态勾勒得鲜明动人,红衣衫的衬托下,一张俏脸愈发显得白哲 生动,明眸闪烁处,引得周围的观众耳热心跳,眼光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转。红娘子亮相 后,猛地一个燕子翻身,便轻轻巧巧地跃上了一丈多高的钢丝绳,单脚立在上面悠悠晃 晃;接着,只见她柳腰轻摆,在钢丝上走了儿个来回,双手则在空手优美地舞动着;稍 稍停了一会儿,突然向上一纵,翻了一个漂亮的空中筋斗,又稳稳地落在钢丝上;接下 来是一串仙鹤独立,乳燕展翅,蛟龙出水,彩凤朝阳的技巧动作,惹得下面的观众惊呼 声一阵高过一阵,这时,空地里刮起了一阵风,把高处的钢丝绳吹得摇摇荡荡,似乎要 把红娘子荡了下来,但她一连串的空翻,有时眼看就要失足落下,却又总是能恰到好处 地稳住,观众们不由得大声叫好。 又是一次惊险的动作,红娘子听到从观众的外圈发出一声惊恐的呼叫,与四周的喝 彩声格格不入;稍稍站走后,她低头向那呼声处看去,原来是一位年轻的公于,正睁大 了眼睛,惊恐地望着自己,看他站在离观众圈稍远的地方,手里牵着一匹白马,似乎是 刚刚来到。就在红娘子低头看去,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她不由自主地心中一悸,宛如 触电一般,表演经验丰富的她为什么会突然分神呢?只因那公子眼中流露出一种由衷关 切和担心的神态,是她极少见到的,何况这又是来自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公子,怎不让 她心神荡漾呢! 那位公子似乎也察觉到了红娘子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他先前是被她高超的技艺、矫 健的体态、秀媚的脸庞吸引住了,现在却更为那种勾魂摄魄的眼神而心荡神移。这位公 子叫李岩,乃是当朝户部尚书李精白的轩子,年方二十,已有举人身份,此时正在家 乡祀县埋头苦读,以待来年入京应礼部会试。今天春游偶而路过此地,不料却被一位江 湖卖艺女弄得心旌摇曳,难以自持,他心想自己身为尚书公子,哪可如此轻薄,便强迫 自己离开了场子。 钢丝上的红娘子做完一个动作,再定睛朝下看时,已不见了那位公子,心中一动, 自知一时难以平静下来,于是连忙一翻身,蝴蝶一般地落在了地上。 红娘子的班子接连在杞县表演了五场,红娘子每次留意观察,却再也没见到过那位 公子,卖艺人四海谋生,几天后,红娘子虽然牵肠挂肚,却只能带着班子转场到其他城 镇去了。 三年后,李岩奉父母之命与大家闺秀汤柳容结为夫妻,汤氏秀美文静,知书识理, 婚后的生活还算美满和洽,然而昔日红娘子佻巧的模样,仍然不时地在李岩脑海中浮现 出来。 这时,各地的农民起义军已卓成气候,形成了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罗汝才几 股势力分庭抗争的局面,由于连年战乱,又逢上干旱之灾,杞县一带也闹起严重的饥荒, 哀鸿遍野,民不聊生。饥民们知道李公子心地善良又很有来头,便纷纷聚集到李家门前, 哀呼:“李公子救我!李公子救我!” 李岩心感神伤,当即打开了自家的粮仓救济饥民,可毕竟僧多粥少,仍然解决不了 大问题,于是就出面请求县令宋常咸,打开粮仓放粮济民。宋县令却是个胆小怕事之人, 只说开仓大事必须请求上级批准才行,可此时战乱阻隔道路,要想与省府取得联系再放 粮,势必来不及了。李岩果敢他说:“救人事大,应见机而行,倘若上级追究起来,我 甘愿承担全部责任!” 既然如此,宋县令无话可说,于是打开了粮仓,将存粮发放一空,帮杞县的百姓度 过了难关。事后,省府闻讯后果然派官吏来调查此事,宋县令唯恐自己牵涉进去掉了乌 纱帽,一口推说是李岩带领饥民强行开仓抢粮,自己毫无办法。如此一来,案情性质大 变,李岩成了哄抢粮仓的首犯,被关进大牢听候发落。 一听说李公子被捕入牢,全县的百姓为之愤愤不平,大家奔走相告,自发地组织起 来到县衙为李公子请愿,都置疑道:“李公子是救活了一县饥民的大好人,怎么可以治 罪呢?” 然而县衙里的宋县令哪里管这么多,他一心只想应付了上级,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就 行,哪里会管什么怨声载道。 恰好此时红娘子一行巡回演出又来到了杞县县城,耳边不时听人说起李公子的义举 和案情,虽然她并不知道李公子就是当年令她心悸的那个人,但她深深为这个李公子的 行为而感动,心中涌出助他一臂之力的想法。 一个月黑风高夜,红娘子换了一身黑色夜行装,悄悄摸到县衙大牢,施展出飞檐走 壁的功夫,轻轻松松地翻入了狱墙内,抓了一个狱卒,问明了关押李公子的地方,神不 知鬼不觉地潜了进去,把李公子救出,当夜带他逃到延陵山密林深处的山洞里。 来到山中停下,天色已经放亮,红娘子这才得空仔细打量被自己救出的李公子,这 一看竟大吃一惊,这个李公子居然就是自己当年在杞县卖艺时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那 位年轻公子。李岩似乎也认出了眼前这个黑装侠女,就是当年那个翻腾在钢丝绳上的红 衣姑娘,世间竟有这等巧事!两人一番相叙,顿时觉得彼此十分亲近,李岩对红娘子的 冒险相救感激不已,红娘子则为自己救出的是他而万分庆幸。 李岩对自己越狱逃匿行为惶恐担心,红娘子万般柔情地安慰着他,劝他待风头过去 再作打算,先在山中隐居些时日,有意无意中,红娘子流露出以身相许的意愿,李岩受 宠若惊,但一想到家中的娇妻,不免有些顾虑,欲爱又止,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天,红娘子下山去寻食物和日用品,让李岩在山中等她。李岩一个人坐在山洞 里,左思右想,觉得自己主张开仓放粮的行为确属情势所迫,只要调查清楚,应该可以 获得谅解,如今擅自越狱,平白无故地加上个罪名,岂不是弄巧成拙?再说父亲身为朝 廷大臣,自己又是前途可待的举人,何必逃隐山中,作亡命之徒呢?如此想来,他渐渐 下定了决心,索性趁着红娘子不在身边的机会,径自循路下了山,到城中县衙去投案。 为李岩的不翼而飞,宋县令正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这时见李岩又自回罗网,连忙把他 钉上脚镣手铐,打入地牢,诬陷他是串通贼人的要犯,准备就地处死,以免得他再次逃 跑,自己受到牵累。 县城里的百姓听到李公子将被处死的消息后,悲痛万分,纷纷奔走街头,商议着搭 救公子的计策,商量来商量去,始终没想出个妥当的办法。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际,红 娘子手挥宝剑,骑着一匹白马飞驰入城,在闹市中振臂一呼,马上应者上千,大家一窝 蜂地跟着红娘子冲进县衙,赶跑衙役,杀了宋县令,打开地牢,救出了悲愤已极的李公 子。 事情不由自主地闹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和举旗造反没有什么两样了,既然如此,李 岩只好接受了红娘子的提议,打起义旗,聚众为军,与朝廷抗争!经过一番谋划,李岩 当众宣布:“劫狱杀官,罪已加身,事已至此,不如挺而走险,如今世道昏暗,我们何 不独树一帜,称雄一方,也好给百姓们谋些好日子过。大家可否愿意随我同起?”当地 的百姓早已痛恨致极,如今德高望重的李公子摇旗呐喊,怎不心情激荡,当即就有数千 人表示愿意舍命相随。 大家推举李岩为首领,占据了杞县县城,势力四处扩张,基本控制了整个杞县和附 近一些城镇。由于李岩施行的一系列减税免捐方案颇得民心,远近饥民纷纷闻讯投奔到 他的旗下,很快就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义军队伍。 这时李岩的夫人汤氏已去了京城公婆家,她是在李岩入狱后奔往京城,找公婆设法 搭救丈夫的。既然揭竿而起,夫人回来的希望十分渺茫,红娘子又是一往情深,李岩禁 不住敞开了心扉,接纳了红娘子,夫妻俩一唱一和,把义军整治得象模象样。 京城中李尚书夫妇及汤氏得到李岩落草为寇的消息大为震惊,连忙连连写信劝他改 邪归正,可李岩既已骑虎,势成难下,只好对父母妻子的劝告不闻不问,李尚书夫妇大 感家门不幸,羞愧难当,为了表示自己对朝廷的忠心,一家人一同自缢而绝,汤氏也在 其中。 后来,李岩的起义军与闯王李自成的部队结合在一起,李岩成为李自成麾下出谋划 策的重要人物。崇帧十六年春天,义军攻破京城,李自成自立为大顺皇帝。不久,吴三 桂引清兵入关,李自成的部队大败干一片石,此时李岩建议道:“事已至此,当以一致 抗拒清兵入关为要任,可与南京新立的福王密切联合,暂缓称帝,等把满清人驱逐出关 后,再议皇位之争。”李自成坐上了皇帝宝座,舍不得轻易放弃,不但不采纳李岩的忠 告,反而听信了小人的挑拨,唆使牛金星用毒酒杀了李岩,然后载着大批金银财宝,率 部向西安撒退。 此时红娘子正率领一支人马远在中原一带征战,侥幸逃过了李自成的迫害。李岩惨 死的消息传来,红娘子悲愤填膺,立刻打起广“为夫报仇”的旗号,开始与李自成为敌, 同时又反击满清。虽是两面受敌,但因红娘子调遣有方,她的部队还是接连取胜。 到后来,李自成失势,清兵攻下西安,直驱中原,大军压头,红娘子被迫撤向湖北 一带,将人马并入南明巡抚何腾蚊麾下;然而,不久之后,清兵南下,屠扬州、陷南京, 南明很快烟消云散,红娘子也在激战中失去了下落。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