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胡郡奴终生留得清白身


明惠帝建文四年夏天,燕王朱棣举兵攻南京,夺得了侄儿惠帝的皇位,成为明成祖。 即位之初,成祖朱棣也曾想接受徐皇后的建议,休养生息,任人唯才,不问新旧;无奈 当初深受惠帝重用的一批文武要臣,视朱棣为乱臣贼子,决不肯为他效劳,忏逆斥责之 言层出不穷,使得朱棣大为恼怒,于是大开杀戒,企图以酷刑严治来压制住不顺的火苗。 于是,方孝孺、齐泰、黄子澄、铁铱、练子宁、景清、卓敬、陈迪、暴昭等忠贞不 二之臣,纷纷毙命于明成祖的酷刑之下,接下来又轮到大理寺少卿胡闰了。 胡闰是一位文臣,文采在朝廷中仅次于方孝孺。当明成祖令方孝孺起草即位诏书被 拒绝,一怒之下,斩了方孝孺而且株连九族之后,又让胡闰为他执笔,胡闰同样也是忠 耿之士,坚决不肯动手,还破口大骂:“朱棣窃国。”朱棣怒不可遏,命左右一颗一颗 地敲落胡闰的牙齿,然后又进行威逼。胡闰血流满襟,仍然发出模糊不清的怒骂声。朱 棣气愤至极,立即下令将他缢死,又让宦官们把他的尸体浸泡在灰綪水中剥下皮,将皮 风干后缝好,内里填上干草,作成一具人型标本,挂在城门口,以警示不服新皇帝的人。 只是杀了胡闰还不算,朱棣最喜欢弄株连九族之案,接着又杀掉胡家的亲戚故旧两 百多人,制造了又一起政治惨案。这种情况下,一般只对男性处斩刑,而女眷则留下来, 或收在宫中为婢,任意欺侮淫虐;或分给有功的将士为妾为婢;再不然就罚入教坊司为 娼妓,受尽凌辱。胡闰被杀后,家族中的男性一并被斩草除根,女眷则统统收入宫中等 候发配,胡闰的妻子也在其中。胡闰之妻性情高洁刚烈,为了让自己的清白之身不受污 辱,趁着混乱之机,一头撞在墙上,顿时脑浆迸溅而死去。就在她撞墙的那一瞬间,从 她怀中跌出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孩,那是她的小女儿,跌在地上,茫然无措地哇哇大哭。 旁边一个看管小校见这小姑娘眉清目秀、楚楚可怜,顿生一丝怜悯之心,就一把抓过来, 塞在一位胡家女佣手里。 后来,这个女佣秋娘被分配给朱棣手下的有功之臣马将校,胡家小女儿也被带进了 马府。秋娘已是四十多岁年纪,做事勤快麻利,被派在厨房中为奴婢。胡家小女儿紧紧 跟着她,在油烟弥漫的厨房中渐渐长大,慢慢也能相帮着做些烧火、劈柴的粗活儿。小 姑娘在家时的名字已不便再用,秋娘不想让大家知道她的身世,以免引起麻烦:因此大 家就顺口叫她“群奴”,意思是“一群奴婢的奴婢”,因为小姑娘是为厨房中一群奴婢 做下手的,谁都可以对她呼来唤去,无异于是奴婢的奴婢。秋娘觉得身份越低贱,便越 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就越安全,因而就任大家这样称呼她所带的小姑娘。只是 “群奴”叫来叫去,又被错传成“郡奴”,反正都是奴婢,谁也不会用心去考证。 这时外面的世界充满了风雨雷电,燕王朱棣破城进宫时,建文帝已不见了踪影,有 人说他是穿了明太祖朱元漳留下来的一套袈裟逃出去做云游和尚了;有人则说他从地道 遁出,逃到海上去了;还有说他跑到了西南边陲一带,纠集勤王势力,准备东山再起。 总而言之,建文帝的出逃,成了明成祖朱棣的一块心病,他觉得建文帝是一个时时准备 暴发的隐患,无形中威胁着自己的皇位;因此他不惜劳伤国力,多次派人马寻找追剿建 文帝,却一直没有结果。同时;朱棣还指派宦官成立了特务组织东厂,专门暗中搜罗一 些反叛线索,置不顺者于死地,弄得京城内外不断飘荡着腥风血雨。这种情形下,郡奴 所在的马府厨房反而显得十分宁静,谁也不曾理会藏在这里的罪臣之后,她平平安安地 长到了及笄之年。 郡奴与秋娘相依为命,郡奴视秋娘为母亲,秋娘也把郡奴当成是亲生女儿看待,有 好吃的总是偷偷给她留下,但是,秋娘却从不给郡奴梳妆打扮。郡奴的工作主要的在灶 下烧火,烟熏火燎,每日里总是弄得脏兮兮的,头发蓬乱如草,脸上黑一块灰一块,身 上则穿着不合身的旧衣裙,人们根本没见过这位青春少女的真实模样,谁也没在意她漂 亮不漂亮;而郡奴因自己就只生活在厨房和后院这个小天地里,满眼都是疲惫忙碌的奴 仆,很少看到衣着鲜艳的人,因此也不觉得要怎样收拾打扮,日子在麻麻木木中打发着。 永乐十二年腊月,新年将临,厨房中的奴仆忙了几天打扫卫生,准备过年了。坐在灶下 烧火的郡奴忙过一阵后,停下来望着窗外发呆。这时窗外后院中响起一阵嘻笑声,随即 走出三个二十来岁的女郎来,她们个个锦衣绣裙,描眉点唇,明艳得象画上的人,郡奴 不由得眼睛一亮。原来这三位贵族女人是来马将校家作客的亲戚,游玩时走错了路,误 入了后院,待问明后,她们很快又折了回去。她们这一来一去不打紧,却给郡奴平静的 心湖中投下了一枚石子,激起了层层涟漪。郡奴仍然呆望着窗外想,女人原来可以是这 般美丽,过去自己只是从贴在屋中的旧年历上看到,不曾以为还真有这样可爱的人,自 己是不是也能打扮成这样呢? 腊月二十七,过年的食品基本准备就绪后,厨房里忙了一年的奴仆们也开始偷空烧 水沐浴,换上新衣,准备着过年了,郡奴自从那天见位锦衣女眷后,心里一直有些不安 份,这天随了大伙儿也十分用心地洗澡洗头洗脸,然后悄悄换上一件经过自己改制了的 旧衣服,衣服虽旧却合身熨贴,把她青春发育的身体包裹得婷婷玉立,最后又偷偷用了 点秋娘梳头用的刨花水仔细梳了头,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待她收拾好走出小屋,仿 佛是已脱胎换骨,长身玉立,粉颊秀眸,剪白嫩细腻,发髻乌黑油亮,把个灰不溜秋 的后院照亮了许多,令众奴仆惊叹不已,谁也没料到这个天天偎在灶下烧火的灰丫头, 竟然还是个模样如此明艳的姑娘呢! 秋娘见了郡奴这副模样儿却忧心忡忡,她认定显眼就是不祥之兆。于是,这天半夜 里,秋娘把已睡着的郡奴摇醒,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她胡家的身份和遭遇一五一十地 告诉了她。郡奴听了,简直痛不欲生,哭得险些昏过去。待她情绪稍微平定一点后,秋 娘又郑重其事地告诫说:“你身为罪臣之女,危机时时隐伏在身边,在官家为奴,一切 都捏在主人的手里,必须处处小心,忍辱偷生,尽量隐晦自己。否则,一旦你的美色被 主人家哪位好色之徒发现,必定毫不费力地将你糟蹋,就你的身份,他不可能收你为妾, 那便只有不清不白地了此一身,郡奴你要好自为之!” 郡奴默默听着秋娘的话,心里却象沸水一样不停地翻滚,自己空为名门之后,如今 不但没有了地位,甚至连收拾打扮的天性也不能流露,她不愿失去清白之身,于是含泪 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郡奴又换上了一套污浊肥大的衣服,并用烧红的火钳把头发烫得象是 一堆枯草,任它乱七八糟地蓬在头上,脸上也沾上了灶灰,又恢复了她灰姑娘的模样。 从此,再也没有人注意到她,马府中的男人自然不肯多看她一眼。 永乐二十二年,明成祖朱棣崩逝于榆木川军中,太子朱高炽即位,是为仁宗;不到 一年,仁宗病逝,传位给太子朱瞻基,即为宣宗。宣宗是一位仁德之帝,十分留意民间 疾苦,上一代的仇恨,到这里也已被时间冲淡;当初反对朱棣的叛臣,毕竟也是效忠于 大明皇朝,于是宣帝为他们平反昭雪,下令赦免了大批为奴的罪臣女眷,并尽量地发还 她们的家产。 泽被四海,郡奴随之也摆脱了二十多年的奴婢生涯,带着秋娘回到江西部阳故乡, 这时她已年近三十了。故乡的人们对胡闰的忠贞义行记忆犹新,因而纷纷把善意的关注 投向了这个历劫归来的忠臣之女,地方官把胡家祖屋及祖产发还给了郡奴。郡奴历尽了 坎坷,对人生已看得十分平淡,她不想改变自己用惯了的名字,只是在前加上了胡姓, 成为胡郡奴。胡郡奴已蓄好了满头秀发,在脑后挽成髫,穿着已更新,但仍然是淡雅朴 素,虽不施脂粉,但天生丽质,足以明艳照人,一派端庄典雅的大家风范。于是许多热 心的乡亲邻居开始为她提亲,无奈她对婚姻早已无心无意,坚决表明了自己此生不事婚 嫁,陪伴养母秋娘终老一生。 虽为著名文臣之女,却因落地为奴,竟然不能识文断字,胡郡奴感到十分羞愧;于 是她在宅中的前厅办了一所私塾,请来当地名师教学,免费供给附近的贫困儿童读书, 自己也跟着一道努力学习。在老师的悉心教导下,胡郡奴进步神速,待到精通翰墨诗文 后,便亲自担当私塾的教学工作,一心一意地教书育人,成为当时少有的女先生。直到 她五十六岁时去世,她把所有的家产都尽花在教学上,换取了桃李满天下。 她死后,当地人为了纪念她的贞节和贤德,集资修建了“贞姑祠”,把她供奉为 “忠胤贞姑”,后来传化为护佑一方的神灵,因而“贞姑祠”中香火历代不断。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