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蔡瑞虹忍辱十年报家仇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蔡瑞虹一个文弱女子,为报杀家之仇,就忍辱 含垢等了整整十年,在历抉人欺凌、污辱、诱骗、拐卖等种种劫难之后,终于取得成 功,在这时,为明贞节,她又毅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一段令人悲叹赞赏的故事。 难怪连皇帝都下令为她修立了节孝牌坊。 蔡瑞虹是淮安卫所世袭指挥蔡武的女儿,因她出生时,天上正挂着一道藻烂似锦的 彩虹,瑞气宜人,所以父母为她取名瑞虹。明宣宗时,四海承平,国泰民安,作为备战 机构的卫所几乎无所事事,卫所指挥蔡武的日子自然也过得十分悠闲。闲适之中,蔡武 与妻子都喜欢上了杯中之物,渐至嗜酒如命,时常是夫妻对饮,不醉不休,在飘然欲仙 的醉态中过日子。他们生有两子一女,儿子年幼。女儿瑞虹为长,至及弃之年,人生得 如花似玉,秀丽动人,又通晓诗文,性情娴雅温雅,因父母常醉不醒,瑞虹便成了家中 的主心骨,既要料理父母,又要关照弟弟,所以年纪轻轻,便已卓有主张。 直德七年,兵部行文到了淮安卫所,调升蔡武为湖广荆襄游击将军。蔡家合家欢喜, 忙着收拾细软,蔡武带领全家大小及仆从,雇了一条大船,告别亲友故旧,奔赴任地。 船在扬州扯起篷帆,顺风溯流而上,不久来到黄州地界。一个十五月圆之夜,船停 泊在一个寂静的江湾中,虽然四周没有其它船只停靠,但因蔡家船上人多势众,倒也不 怕。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明月高悬,江风徐来:清爽怡人。蔡武与夫人自然不愿放过 这么一个举杯邀明月的好时机,当船停稳后,他们即命仆人把酒菜摆在船头,俩人互斟 互饮,不知不觉就醉意醺醺。蔡家的众仆从见主人已喝得差不多了,也就上行下效,一 伙人在船尾上悄悄喝起酒来,只剩下蔡瑞虹三姐弟和三两个女仆在船舱中。 再说这条船,船老大叫陈小四,手下有七个水手,分别是白满、李癫子、沈铁鼚、 秦小元、胡蛮二、余哈肥、凌歪喘,这八个人都是心贪手辣之徒,纠集在一条船上,专 门找一些携带财物较丰厚的客人乘船,然后找机会杀人越货,谋取不义之财。蔡武一家 这次算是上了贼船了,本来以他们主仆一行的身手并不是敌不住这伙歹徒,只可惜他们 都喝得东倒西歪,毫无抵抗之力了。 等到蔡家主仆都喝得大醉酩酊时,陈小四一伙便开始动手了,他们拿出刀斧,分奔 船头船尾对一群醉鬼一顿砍杀,轻而易举地将他们制服,然后把尸体纷纷抛入江水中。 对舱中的女子弱小,歹徒们也不放过,他们三下两下就杀死了蔡瑞虹两个年幼的弟弟和 几个女仆,却唯独把蔡瑞虹留了下来,只因为她长得俊俏,陈小四想留她作“压舱夫人” 呢! 得手后,其他歹徒都聚到船头上饮酒庆功,舱中只剩下陈小四,他想立即与美人儿 成就好事。被突如其来的惨祸吓昏了蔡瑞虹,这时已悠悠醒转过来,睁开眼,舱中满处 溅着亲人的血迹,而一个仇人正满眼淫欲地盯着自己,她只觉得天轰地转,差一点儿又 要昏厥过去。陈小四早已等不及了,象恶狼一般扑向毫无反抗之力的蔡瑞虹,疯狂地撕 扯着她的衣裙。蔡瑞虹瞑瞑之中感觉到歹人要强暴自己,她忍着悲痛,欲作勉力挣扎, 可她哪里是欲火中烧的陈小四的对手,身子只得以蠕动几下,便被陈小四给糟踏了。 暂泄了欲火的陈小四放开蔡瑞虹,准备穿衣出舱去,回头一看,昏昏沉沉的蔡瑞虹 正奋力向船舱的窗口爬去。这时她已没有别的念头,觉得自己心身尽已丧失殆尽,只想 从窗口跳入江中,追随亲人而去。陈小四察觉了她的心思,他不想让这朵到手的鲜花在 他还没有享受够之前凋落,因此又转身抱住了蔡瑞虹,在蔡瑞虹的挣扎中,他兽欲又起, 再一次强暴了这个心身交瘁的弱女子。 就在陈小四连番发泄兽欲时,舱外天色已慢慢透出鱼肚白,陈小四心满意足地踱出 船舱,想去与兄弟们商量瓜分赃物的事。他一出舱门,顿时傻了眼,船头船尾已不见一 丝人影,原放在后舱的蔡家的大小箱笼,已被拖到船尾,都敞开抛了满地,里面的金银 细软早已荡然无存,原来他那帮狼兄狗弟趁他纵欲之际,已分尽了蔡家的钱物,丢开他 悄悄跑掉了。 陈小四怒不可遏,一边破口大骂,一边乒乒乓乓把留在船板上的空箱笼踢下水去。 待发泄一通怒气之后,他冷静下来,决定去追赶那帮丢开他的人,要回自己应得的赃物。 这时,已不可能带着美人儿蔡瑞虹跑了,把她留在船上又是一个祸根,于是也顾不得那 一夜“夫妻”之情,顺手捡起一根绳子,打了个结,回舱一下子套住蔡瑞虹的脖子,还 没等正在发楞的蔡瑞虹反应过来。他用力一收绳结,她就手足抽搐了几下,直挺挺地倒 在了床上。陈小四拍了拍衣服,急忙上岸追赶其他歹徒去了。 蔡瑞虹并没有断气,过了好半天后,她竟又悠悠地从黄泉路上转了回来。待头脑清 醒后,想起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想起家人的惨死和自己的受辱,丝毫没有了活下去的勇 气。她试图站起来投入江流中,却无奈全身酸软,两眼冒花,动也动弹不了,只好就这 么一动不动地躺着。躺着躺着,她竟慢慢改变了主意,想到:“我的清白之身已被贼人 砧污,纵令马上就死,也算不得贞洁,倒不如活下来,寻机找到仇人,报了杀家之仇, 以慰家人在天之灵,然后再死不迟。反正她在行船过程中,已记住了八个歹徒的名字。” 如此一想,她产生了生存的强烈欲望,但却挪动不了身子,只好躺在舱中听天由命了。 还算老天有眼,黄昏将临时分,一条商船从江湾经过,船主见江边停着一只大船, 无人无息,船尾物一片狼藉,起了好奇之心。使命人上船察看。于是,奄奄一息的蔡瑞 虹被救上了商船。 在商船上经过一两天的调养,蔡瑞虹身体基本恢复。这条船的船主是一个名叫卞福 的江湖行商,等蔡瑞虹清醒后,她问明了她家遭难的前因后果。卞福是个爱占便宜的好 色之徒,他见蔡瑞虹孤身一人又貌美如仙,顿起占有之心,因此假意地对她说:“姑娘 无依无靠,不如与我作了夫妻,我一定帮你设法找到仇家,给你家人报仇。”事到如今, 蔡瑞虹除了报仇已无他愿,既然卞福答应替她家人报仇,她也就不惜自已的身子,委身 给了卞福,随他一同回到汉阳。 在汉阳城中,卞福早已有妻室,他的妻子洪氏是个能干泼辣的女人,卞福向来惧他 三分,这次当然不敢把半路私娶的美妾带回家,只在一僻巷中租下一座小院,安顿了蔡 瑞虹。卞福根本无心替蔡瑞虹寻仇伸冤,只是找些机会溜到他住的小院中寻欢作乐。就 在蔡瑞虹尚未来得及央求卞福的时候,卞福的妻子察觉了丈夫金屋藏娇之事,大打出手, 逼着卞福赶走蔡瑞虹。卞福也不想为蔡瑞虹得罪洪氏,索性想了个阴毒的主意,把蔡瑞 虹不声不响地卖给了人贩子,倒得了一笔不义之财。 人贩子一转手,把蔡瑞虹又卖给了武昌的一家妓院。蔡瑞虹见自己屡遭欺弄,竟沦 落到青楼卖身的地步,简直是失望到了极点,不明白老天为何要这般虐待自己,妓院老 鸨见蔡瑞虹艳丽动人,还满以为自己买到了一棵摇钱树,便急不可耐地逼她接客。不料 蔡瑞虹已打定了不惜以死相抗的决心,寻死觅活,坚决不肯接客。老鸨见她心意已坚, 生怕扭她不过,人财两空,干脆把她转卖给绍兴人胡悦为妾。 胡悦是武昌大守的亲戚,从绍兴赶到武昌是想投个靠山,捞上一官半职。逛妓院时, 他看中了以泪洗面,反抗老鸨的蔡瑞虹,正好老鸨摆弄不了这个倔强的姑娘,就顺水推 舟,低价卖给了他。胡悦很快就摸透了蔡瑞虹的心思,就假惺惺地对她说:“太守老爷 是我的亲戚,你只要听我的,我一定想办法托他为你料理一切,你不必担心!” 蔡瑞虹信以为真,跪倒在地,感激涕零他说:“若得官人如此用心,替我报了家仇, 我生生世世做牛做马来报答官人大恩!”胡悦连忙貌似爱怜地将她扶起,安慰道:“既 为夫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真心待我已足,何须其他报答。”蔡瑞虹以为自己遇到 了救星,也就决心跟定了胡悦。 其实胡悦也是在口头上敷衍她,根本没付诸行动;而且还骗蔡瑞虹,说是已经拜托 了太守,太守正发缉文四处搜捕歹徒呢!蔡瑞虹满以为是真的,天天烧香祈祷,希望歹 徒早日落网。 通过亲戚的介绍,胡悦找到了进京城捐官的门道,于是带着蔡瑞虹由运河乘船来到 京城。打点买通的大批金银已托入送出去,胡悦在客栈中喜滋滋地等着乌纱帽落到自己 头上。不料天不遂人愿,胡悦捐官的事还没有眉目,经手为他办理的官员却暴病身亡, 胡悦不但没得到官职,反而白丢了大批金银。 胡悦在京城失去了依靠,身边带的钱渐已花完,无奈之际,他便开始在蔡瑞虹身上 打主意。蔡瑞虹此时正是十八九岁年纪,犹如怒放的鲜花,散发着诱人的芳香。胡悦便 决定以她为诱饵,只说她是自己的妹子,因家穷想要与人为妾,得些银两后,再让蔡瑞 虹找机会跑出来,然后又骗第二下,这也就是玩所谓的“仙人跳”的骗局。蔡瑞虹出身 大户人家,当然容不了这种昧着良心的勾当,但又架不出胡悦的硬逼软磨,也就糊里糊 涂地进入了角色。 第一个欺骗对象是温州来的举人朱源,他进京参加会试不第,无脸返回故乡见乡亲 父老,就留在京城读书温课,准备下科再考。朱源已年过四十,家中娶有一妻。但却一 直没有生育,妻子曾劝他纳妾以续香火,只因功名未成而一直拖着没办。这时,心计多 端的胡悦为他带来了蔡瑞虹,只说两人是兄妹关系,本是书香门第,但因家道败落而生 计无着,想把妹妹寄托一人以求生存。朱源见蔡瑞虹长得端庄秀丽,举止间也显得颇有 教养;自己孤身一人在京,又正需有人陪伴照应,因此就答应娶她为妾,并送给了胡悦 不薄的礼金。 蔡瑞虹进了朱源的门,起初是羞愧难当,伤心不已,自己一官宦闺媛,竟落到以身 骗人钱财的地步,真是无脸自容啊!不久,她逐渐觉得眼前这一个读书人,不但仪表斯 文,心地也忠厚善良,不如将计就计跟了他,将来他有出头之日,自己或许就有报仇雪 恨之机。于是,她没按胡悦定的计划逃回他身边,胡悦几次暗中来诱劝她,她都不作理 睬;胡悦只好一个人灰溜溜地用朱源送的那些礼金作盘缠,返回老家去了。 蔡瑞虹死心塌地跟了朱源过日子,彼此相亲相爱,第二年便为朱家生下一子,取名 林。转眼又是会试之期,朱源厚积雹,考中了进士,不久被朝廷派为武昌知县,朱源 携家小到临清张家湾雇船南下赴任。 在船上,蔡瑞虹无意间发现了当年的船老大陈小四,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见陈小 四并没有认出自己,蔡瑞虹便暂时沉住气,不动声色地向丈夫朱源说明了一切。朱源听 了爱妾的讲述,深为她命运的苦难而动情,他让蔡瑞虹先平静下来,在船上不要惊动贼 人,等待机会再设法报仇。 船到扬州后,停岸等候顺风。这时陈小四与人发生了纠纷,对手是当年的歹徒沈铁 瓮与秦小元。朱源趁机上前劝他们到太守府去评理,自己也随他们而去。到了扬州太守 府,不待陈小四等人陈说是非,朱源与蔡瑞虹就上前历控了他们当年杀人越货的罪行, 审讯取证后,三个歹徒被收入死牢。 到武昌上任后,朱源马上着手查找其他歹徒的下落,很快就找到并缉捕了胡蛮二和 凌歪嘴。三年之后,又终于查出了在汉阳开店的白满和李癫子,逮捕后,与胡蛮二、凌 歪嘴一并押往扬州结了案,八名歹徒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时朱源也已升任御史,代天子巡狩到扬州。当歹徒被斩杀后,他命人将歹徒的头 颅用漆盘盛了,摆在为蔡武夫妇及儿子等人的灵位下,以祭他们的在天之灵。 蔡瑞虹大愿已了,当天夜里沐浴更衣,然后悄悄以利剪刺喉而死。临死前写下了一 纸遗书,留给丈夫朱源: 贱妾瑞虹百拜相公台下:虹出身武家,心娴闺训,男德在义,女德在节,女而不节, 禽兽何别?虹父韬铃不戒,曲药迷神,海盗亡身,祸及母弟,一时并命。妥心胆俱裂, 浴泪弥年,然而隐忍不死者,以为一人之廉耻小,阖门之仇怨大。不幸历遭强暴,衷怀 未伸,幸遇相公,拔我子风波之中,谐我以琴瑟之好。识荆之日,便许复仇,皇天见怜, 宦游早遂,诸好贯满,相次就缚,而且明正典刑,沥血设飨,妾之仇已雪,而志已遂矣! 失节贪生,贻砧阀阅,妾且就死,以谢蔡氏之宗于地下。儿子年已六岁,嫡母怜爱,必 能成立,妾虽死之日,犹生之年,姻缘有限,不获面别,聊留一笺,以表衷曲。 朱源骤失爱妾,心碎欲绝。读毕蔡瑞虹的遗书,又深为她的贞节操德而感慨唏嘘, 为报家仇,她忍辱历难整整十年,了却大愿后,她义无反顾地遂贞节而去,只把儿子留 给了她深为感激的夫君。 蔡瑞虹的儿子朱林在父亲和嫡母的培养下,很快长大成人,少年得志,中进士及第。 朱林为纪念死去的母亲,特上表陈述蔡瑞虹一生的苦节,乞赐旌表;明英宗见表后赞叹 不已,下令在温州府为蔡瑞虹建造了一座节孝牌坊,以表彰她的纯孝与节烈。从此,蔡 瑞虹忍辱复仇的故事也在民间流传开来。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