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御赐女秀才刘莫邪


明初京城女子刘莫邪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她一生有两奇,一奇是她那个御赐 的“女秀才”的名号,二奇则是她后半生暗中联络,拥戴故君的行动,最终,她也就是 死在这后一奇上。 刘莫邪出生于元末南京城中一个普通读书人家,父母早逝,年幼的刘莫邪被舅舅家 收养。她舅舅是个闲散之人,膝下无子,非常疼爱已是孤儿的外甥女,见她聪明伶俐, 所以常教她些名家诗词,小小年龄的刘莫邪竟能听三遍就记住,而且还能依自己的理解 评点一番。舅舅见小莫邪乖巧可爱,每次参加文友的诗会总爱带着她,这种时候,小莫 邪特别高兴,在诗会上,她闪着一双乌亮的大眼睛,专心致至地盯着品诗论文的大人们。 那些诗兴盎然的文人除了偶尔逗弄一下这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外,谁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一个丹桂飘香的日子,一帮文友又在一座花园中举办文会,小莫邪照例由舅舅带着 参加了。这次的诗题是“咏四季花”,由每人在素笺上写一首诗。小莫邪看到大人们或 低头沉吟,或挥笔走龙,很有兴致,于是也向舅舅讨来纸笔,悄悄写下了一首七言绝句: 三秋桂子美钱塘,疏影横斜点素妆; 十里芙蓉娇出水,春风桃李满庭芳。 这时莫邪的舅舅还未写完,小莫邪扯了扯舅舅的衣襟,把写好的诗笺递给了他。舅 舅接过诗笺一看,十分满意,于是对众人诵吟了一遍,顿时,文会上人人喷喷称奇。这 短短四句诗,恰到好处地概括了秋桂子、冬梅花、夏芙蓉、春桃李,四季代表性的花卉, 诗意虽谈不上新奇,但出自一个九岁小姑娘之手,诗句老练自然,怎不让众文人赞口不 绝呢!从此,小莫邪成了文会中的一位正式成员每次与大人平起平坐,作诗论文,她的 名声不胫而走,成了南京城中人人皆知的:“女神童。” 元末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南京也成了战火纷飞之地,在性命难保的动荡之中,谁 也顾不得什么诗文,刘莫邪这个“女神童”自然也就没人关心了。 朱元漳力挫群雄,破元立明成了明太祖,京都定在南京,南京城便又恢复了昔日的 升平繁华。这时,花信年华的刘莫邪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这时的刘莫邪已成了一 个圆熟干练的小妇人,凭着她的诗才和诗名,频频出现于公侯门的诗文酒会,成了高级 社交圈中的名流,尤其受到一些名媛贵妇的倾爱。她与明太祖的女儿大长公主关系十分 密切,是大长公主的座上常客,如此一来,她的盛名通过大长公主又传到明太祖耳中。 明太祖朱元漳虽出身贫贱,却也酷爱附庸风雅,听女儿说起京城里有一个女才子, 特意召到殿上面试。刘莫邪在皇帝面前毫不惊慌,应答自如,朱元漳一时高兴,当即赐 她为“女秀才”。 按科举考试的惯例,秀才是通过“县试”就可以取得的基本资格;根本无需皇帝钦 命,皇帝只主持“殿试”,从进士中点状元。如今由明大祖亲自赐给刘莫邪一个“女秀 才”称号,可以说是有点不伦不类,很是滑稽;但既然是皇帝开了金口,谁也不能说不 合适,从此,刘莫邪就有皇帝御赐的“女秀才”这一奇特名号。 刘莫邪不但名号奇特,身世也令人猜摸不透。战乱之后,刘莫邪是以一个独身妇人 的形象出现的,她时而作贵夫人打扮,妆扮得浑身溢光流彩;时而又布衣淡妆,俨然一 副村姑民妇模样,谁也弄不清她的身份。有人说她嫁过人,丈夫是个富商,在战乱中丧 生,却给她留下了大批钱财,使她成了个富孀;也有说她在战乱中遇到世外高人,传授 给她了幻术蛊法,能替人医治疑难杂病,也能迷人心神;还有人说她曾经出家为尼,在 青灯古刹中潜心修炼,因而练得一手好书法和一身诗才。因为她从不对别人谈起自己的 经历,所以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现在,刘莫邪顶着“女秀才”的头衔,似乎有了个身份。虽说一般的秀才并没有多 少地位,俯首便可抓出一把来;可刘莫邪这个秀才与别人不同,因为她是皇帝御赐的特 殊秀才,全国独此一个,不知不觉地有了“见官大三级”的殊荣,再加上她与大长公主 的密友关系,人人便对她敬畏三分。她广交达官贵人、文士名流,因为她的聪明才干和 豁达爽朗的性格,成了京城里的一个十分吃得开、兜得转的“名女人”,办起事来总能 左右逢源。 后来,明太祖朱元璋驾崩,这时太子已先他而逝,于是由皇太孙允敉继位,作了明 惠帝。惠帝害怕明太祖所分封的藩王势力膨胀影响自己的政权,就听从了侍臣齐泰、黄 子澄的计谋,采取了削藩政策。分封在燕地的燕王朱核对此十分不满,他凭着手中的兵 权,打出“清君侧”的旗号,由燕京起兵南下,实际上是要争夺惠帝的皇位。 惠帝急忙派大军进行镇压,无奈燕王的军队训练有素,骁勇善战,双方血战了四个 年头。大长公主的丈夫、驸马都尉梅殷,奉命率领重兵屯扎在淮南,以作为保护南京的 屏障,几经交锋后,朱棣的部队逐渐攻下一些北方的城市,许多北方守将在大军压顶的 形势之下,纷纷降归了燕王。燕王大军直逼到淮南,局势紧迫,南京城中风传驸马都尉 梅殷也有投降意图,一时间,全城官民惶恐不安。副都御史茅大方想写信探明梅殷的态 度,可是兵荒马乱之中,竟找不到人去冒险送信。就在这时,刘莫邪自告奋勇地站了出 来,因为她长期周旋于官贵门户,所以对政局十分清楚,危乱之时,她有意地运用自己 特殊的能力,助朝廷一臂之力。因为刘莫邪是梅殷妻子的密友,她去传信自然合适不过, 茅大方当即写下一诗帖笺,并密嘱有关事项,刘莫邪便携带诗笺离开了南京。 穿过硝烟弥漫的路程,刘莫邪风尘仆仆地来到淮安防地,拜见了梅殷。梅殷一见是 妻子大长公主的闺中密友来到,惊讶之余当然是殷勤招待。到了帅府,刘莫邪取出茅大 方的诗笺对着梅殷大声朗诵道: 幽燕消息近如何?闻道将军志不磨: 纵有火龙翻地轴,莫教铁骑过天河。 关中事业萧丞相,塞上功勋马伏波; 老成不才无补报,西风一度一悲歌! 因是探试梅殷的态度,所以这首诗写得含义曲折委婉,使梅殷一时间不甚明白刘莫 邪百里送诗的意图,于是问:“此诗何意?”刘莫邪觉得梅殷似无二心,就索性点明了 说:“茅大人对西风兴悲,是担心树叶将辞旧枝呀!”梅殷番然领悟,忙表白道:“食 君之禄,忠君之国,理所当然。梅某率兵拒敌,决不会作辞枝的落叶,随风飘舞!”刘 莫邪证实了自己的感觉,连夜返回南京,把消息传给了茅大方。 此后,燕王大举南下,探知了梅殷坚决抗拒的决心,只好绕过了他的防地,由扬州 渡江直取京师。谷王朱穗归降,薛岩打开金川门迎接燕军,南京很快就被攻陷,宫中燃 起了大火,朱棣进宫时,惠帝已不知去向。 燕王朱棣自立为皇帝,称为明成祖,改元永乐,重制朝纲。 成祖朱棣命皇妹大长公主写信召梅殷还朝,以便劝他归顺到自己手下。梅殷见到妻 子的书信后,深感大势已去,准备以死全节,所以也就无所畏惧地回到南京。 刘莫邪闻言驸马都尉回京,深恐他出什么差错,急忙赶到驸马府,密告梅殷道: “惠帝在城破之日从水道逃出了京城,目前正在川黔滇一带结合勤王势力,以求东山再 起。梅大人且不可有轻生之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梅殷被刘莫邪的一席话鼓 舞起来,他不再准备以死示忠,而是暂且安顿下来,悄悄发展拥戴惠帝的势力,等待有 朝一日,里应外合,重振惠帝的天下。 其实,惠帝允敉到底逃往何处,谁也说不清楚。有人传说他逃亡海外,明成祖先后 七次派宦官郑和率兵乘船搜寻,找遍南洋各地,终不见惠帝的踪影。 既使这样,梅殷等惠帝的忠贞之臣仍不放弃拥护故君复位的愿望。驸马都尉梅殷虽 早已被解除了兵权,但碍于大长公主的面子,朱棣也不便对他施行镇压。梅殷便利用自 己的影响力,在南京秘密策划着复拥惠帝的行动。南京城中许多旧臣故老,表面上归附 了明成祖,可暗地里仍然怀念故君,盼望着惠帝起兵复位,梅殷就把这些人发展成自己 的同盟。而刘莫邪则在其中进行秘密联络,因为她有着“交际花”的特殊身份,能自由 出入任何豪门官府,由她做联络工作是再合适不过了。为什么她一个不属政界的女子会 积极参与这种政治活动呢?一方面是因为她与大长公主一家有密切的关系;更主要的还 在于她的“忠君不二”思想,她不但只是一个“交际花”,而且还是一个颇有政治主张 的女性。 初取皇位的明成祖,对京城旧臣的活动自然十分关注,他手下的特务组织,东厂的 宦官们时时都在暗查不安分的因素。虽然梅殷等人的拥护故君行动相当隐秘,却仍未逃 脱东厂宦官的鹰眼,终于被他们探出些蛛丝马迹。他们报告明成祖:“驸马梅殷有不轨 迹象,女秀才刘莫邪出入联络,且有江湖巫祝参与。” 于是,明成祖开始先发制人了。屈于梅殷势力和影响甚大,明成祖不想公开惩治他, 以引起诸多麻烦,就交待东厂设计秘密将其处决,不久之后,梅殷在过桥时,不幸被人 挤下水去淹死了,实在是死得不明不白。 梅殷一死,女秀才刘莫邪立刻被捕了。当时许多公侯的家眷和文人名士,出于仰慕 女秀才的才华和能耐,纷纷出面为她向朝廷求情。人们普遍认为,她不过是个女流之辈, 没有丈夫子女,也没有官职,怎么可能去参加那些皇位之争的政治活动,想必是冤枉了 她。等到后来,许多证据陆续查清后,人们不再敢为她说情求保了,只是惊叹这女子为 何有这般出人意料的举措。 刘莫邪此时已经年逾半白,历颈华之后,自己选择了一条充满艰险的政治道路, 事到如今,似乎也在意料之中,所以对生死已能安然处之。在狱中她十分但然地嬉笑怒 骂,把一些见风使舵的软骨头旧臣,一个个指名讥笑嘲弄,纵情表明自己坚贞的信念。 有一天,大理寺少卿薛岩前去查狱,前呼后拥,不可一世。他本是惠帝旧臣,因打 开金川门降迎朱棣进京而有功,所以又成了明成祖朱棣的宠臣。刘莫邪见他那无耻的得 意之状,朝他吐了一口口水,并哈哈大笑地朗吟道: 三朝元老两朝臣,尺蠖龙蛇看屈伸; 缩头胁肩公相贵,金川门外迎新君。 这首诗正好揭了薛岩的伤疤,他不由恼羞成怒,临走时命狱卒在当天夜里将刘莫邪 缢杀了。就这样女秀才结束了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给人们留下无数惊叹和不解。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