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王慧圆历尽磨难终团圆


王慧圆是元朝顺帝时真州人,真州就是今天江苏仪征县。王慧圆的名字,如果去掉 “王”字,剩下“慧圆”两字,就颇象一个小尼姑的名号,“所谓慧生于觉,觉生于自 在,生、生还是无生。”“生还是无生”讲的就是圆通。古吴越之地的小美人王慧圆确 实与佛门曾结下了一些缘份,并依托佛门,使自己的人生之路圆通。 这是一个秋天的晚上,大概快到中秋了吧,月亮渐渐地圆了起来,秋天空气淡薄, 月亮就特别地亮,映衬着初秋微寒的晚风和开始摇落的草木。 这天王慧圆和她的新婚丈夫崔英来到了姑苏。崔英也是真州人,为了应对朝廷的征 召,不得不带着娇妻上路。崔英颇有学识,而且绘画,书法都有大家风范;王慧圆也通 晓诗书。文人往往是多愁善感的,更何况是在初秋的日子,月圆之夜。离别了故乡的新 婚夫妇就更是思绪万千,剪不断;理还乱了。面对姑苏的水乡风光,柔媚的气韵,夫妻 俩于是将坐船停在圈山,备下丰盛的酒肴,遍邀船家在月下饮酒,所有的饮器都是金、 银、玉器,直看得船家眼花瞭乱,船家料想崔氏夫妇一定藏有更多奇珍异宝,于是顿生 非份之想,惜酒壮胆,将王慧圆的丈夫和蝉仆一个个杀死,只留下王慧圆一人。 闺帏弱质的王慧圆活下来了,是因为船家看中了她的美色,她的温婉柔顺,要留下 她做儿媳妇,遇到这种危困的局面,也真难为了王慧圆,居然能逆来顺受。她每天早起 晚睡,煮饭,洗衣,烹菜,烧水,要知道她这样服侍的人可是她亲眼看到杀害了她丈夫 及家仆的人啊。王慧圆事事打理得有条有理,船家暗地里乐得眉开眼笑,高兴得到了这 样一个能干媳妇,也就放松了对王慧圆的防范。 中秋佳节眨眼就到,船主到杭州办事未归,船上其他人员肆无忌惮地饮酒作乐,欢 呼豪饮,直到明月西斜。王慧圆感到有些孤独,面对着月亮的阴晴圆缺,想到了人生的 离合悲欢,一份悲凉袭上心头,想到自己落入虎口,前途渺茫,看到哪些杀人的强盗已 经一个个烂醉在船头,娇弱的女子溜下了船头,消失在芦苇菰蒲之中。 崎岖坎坷,步履艰难,没命地向前狂奔。几度陷入泥淖,又几度踉跄跌倒,更担心 后面有人追来,东方渐渐发白,晓色朦胧,王慧圆气喘吁吁,血汗交迸,终于她看到了 前面有一片屋宇,管不了那么多,闯进去才发现是一座尼姑庵。 一位老尼姑猛然发现了狼狈不堪的王慧圆,惊问:“怎么会是这样一副仓惶模样?” 王慧圆惊魂未定,那敢拒实相告,只好说道:“我是真州人,随丈夫宦游江浙,不 幸丈夫突然殂谢,只好改嫁永嘉崔姓人家为妾,崔家大老婆悍戾,鞭笞侮辱随时就到, 昨天坐船来到姑苏,中秋之夜赏月饮酒,叫我取金杯,我一不小心将金杯掉入江中,她 就趁机发作,必欲置我于死地,我迫不得已,逃生来到这里。” 老尼姑深表同情,说道:“娘子既不敢归舟,家乡又远在数百里外,孑然一身,将 何所托呢?”王慧圆凄然流泪,无语以答,出家人慈悲为怀,心中大为不忍,于是说道: “此间荒僻,人迹罕到,茭葑为邻,鸥鸳与友,若能悟身为幻,按缁削发,就此出家, 则禅榻佛灯,晨餐暮粥,聊随缘以度岁月,岂不胜于为人宠妾,受今世之苦恼,结来世 之冤仇?” 王慧圆别无选择,于是落发佛前,征得老尼姑的允准,仍以本名“慧圆”为法号, 每天礼佛诵经,心如止水,如此匆匆地过了一年。一年中,慧圆尼姑凭着她的聪慧资质, 已能尽究庵中经典,加上她为人宽和柔善,庵中的尼姑都爱重她。 忽然,一天有位来庵中参禅的客人在留斋离去之后,除留下银钱之外,还留下了一 幅芙蓉画轴,老尼姑将这幅画悬挂在堂中,慧圆尼姑一见,立刻就认出这是自己丈夫崔 英的作品,禁不住热泪双流,立即探询所以,老尼姑只能告诉她:“这是一位檀越最近 布施给庵里的。”在慧圆尼姑的追问下,老尼姑才又说道:“这位檀越是顾阿秀兄弟, 姑苏人,操舟为业,经常以船为家飘荡不定,很多人都讲他在江河湖泊间劫掠,不知道 是不是真的!” 慧圆尼姑基本上知道了这个顾阿秀就是劫掠自己的船家,她一天到晚跪在佛像前祈 求,祈求菩萨显灵,将歹毒的船家捉拿归案,得到报应。并感慨万端地在芙蓉屏上题了 一阕“临江仙” 少日风流张敞笔,写生不数黄筌,芙蓉画出最鲜妍; 岂知娇艳色,反抱生死冤。 粉绘凄凉疑幻质,只今流落谁怜,素屏寂寞伴枯禅; 今生缘已断,愿结再生缘。 不久,当地名士郭庆春到庵中参拜,见到壁上芙蓉画轴生动逼真,而题词更清丽有 致,于是从老尼姑的手里把这幅画买走。 当时姑苏住着一位颇具清誉的御史大夫高纳麟,到任后就以读书赏画为乐,郭庆春 将芙蓉画轴送给了他,高纳麟将它悬挂在内馆。 高纳麟这样的大人物爱好书画,便经常有入奉赠,更有人登门求售。一天午后,有 人带着四幅草书来到高公馆,这人如玉树临风,说到这四幅草书都是自己的手笔,高纳 麟看到这四幅字,笔走龙蛇,气带云烟,清劲不俗,果然是字如其人,便问起他的乡里 姓名。这人就是王慧圆的丈夫,他在据实介绍了自己的身世之后更说道他如何到永嘉赴 任;如何被贼人所图,如何因自己识水性而得以不死;如何告到平江,结果听候一年, 毫无音讯。最后说道自己现在是以卖字度日,不敢离开此地,并自谦自己的字写得并不 好。 高御史深为同情。对崔英的才华也颇为赏识,建议崔英就留在高家暂时教授高家诸 孙读书识字,崔英就这样在高家生活下来,逐渐地能够出入内堂与高御史同饮款谈。 一次,崔英偶然间见到了自己的芙蓉图轴,更惊奇地是居然上面还留下了妻子的手 笔,他明白妻子一定还活着,他又悲又喜,不自禁流下了眼泪,把自己所见所想的一切 告诉高御史,高御史大为惊奇。 高御史可是长期在京担任监察工作的,他立即邀郭庆春来,询问芙蓉图轴的来由。 立即,他就又以自己妻子的名义召慧圆尼姑到府诵经,让自己的妻子问清慧圆尼姑的身 世。得知慧圆尼姑就是崔英的妻子王慧圆之后,他就让王慧圆蓄发还俗,然而高御史也 给崔英开了个玩笑。 在惩处了顾阿秀之后,崔英又得到了机会,准备上任,与高御史道别,高御史调侃 道:“只身前往,如何使得,等老夫为足下作媒,娶了妻子之后去,也还不算晚啊!” 崔英答道:“糟糠之妻,同贫贱已经很久了,现在她虽不幸流落,生死未卜,万一 天地垂怜,多么希望重见,另外再娶一个妻子的话,您就别讲了吧,我是不愿意的。” 表现出一份痴情。 高御史也为他的一片纯情打动,肃容说:“足下高谊如此,天公一定会保佑你的, 怎么敢用强要你再娶一个呢!等我为你饯行,你便启程吧!” 第二天,高御史开筵,遍请姑苏名流,地方官员,高朋满座,正在高潮时,王慧圆 从内堂悄悄地走出来,静静地站在那里,崔英先是惊愕,接着就不顾一切地将王慧圆抱 了起来,真是天地间距韵事,坐客们一个个上前祝贺,这又是个月圆之夜,但愿人长 久,千里共婵娟。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