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申屠希光为夫报仇


这是个宁静的夜晚,风是静的,树是静的,只有月光如洗,只有楼头的少女听着激 扬的笛声,心神俱醉。 吹笛的是威武军侯官县(今福建省境内)的读书人,名叫董昌,他母亲早亡,十四 岁的时候,父亲又一病去世。他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的家业,薄薄的几亩田产,仅堪食 粥膏火,而他的后娘徐氏贪食性懒,不肯勤苦持家,董昌对她敬而远之,于是外出游学, 一味苦功读书。、 南宋时候,福建一带虽然还算宁静,但由于金人的不断南侵,整个国家却战事不断, 民不聊生,董昌也是个关心天下的读书人,这晚有感于国事如麻,把笛子吹奏得那样悲 凉慷慨,那样壮怀激烈。 听笛的女子叫申屠希光,威武军长乐县人,她的父亲申屠虔,以诗礼传家,渔耕为 业,不慕荣华富贵,但求苟全性命于乱世。申屠希光有一个哥哥申屠希侃,一家人父慈 子孝,兄友妹恭,和乐融融。申屠希光是远近知名的孝女,也是远近知名的美女,更是 远近知名的才女。这晚她闲来无事,独立楼头,想不到居然被一曲笛声深深地打动,她 感慨良多,欣然赋诗: 夜月沉沉月满庭,是谁吹彻绕云声; 呜呜只管翻新调,那顾愁人泪眼倾。 她也渴望见一见那吹笛人的模样,她把这一番心事在第二天悄悄地告诉了哥哥。她 哥哥多方打听,知道了那晚吹笛的是游学而来的侯官人董昌,哥哥知道妹妹的心思,便 通过别人索取到董昌的诗文,带回给申屠希光看,申屠希光十分欣赏,表示愿意嫁给此 人。于是他们的父亲申屠虔亲自找到董昌,说明来意,就这样成就了一段美满姻缘。 转眼又是盛夏来临,万物孳孕发育。在这种情况下,最飘忽轻渺的恋爱,也不能不 变成缠绵热烈的深情。本来就一个有心、一个有意,现在更叫周围的景物烘得如痴似醉 了,夫妻俩恩爱非凡。就是在这样的时候,董昌决定带申徒希光回自己的老家,临行前 申屠希光对从小和自己玩在一起,赶来送行的女伴说道,我还会回来的。 申屠希光随丈夫董昌到了侯官。新人进门,迎龙接宝,交拜天地祖宗,三党诸条, 一一见礼。只有董昌的继母徐氏,没有出来受礼,徐氏心性刻薄,她不出来,董昌夫妇 也要去三请,但董昌为人落拓,竟没有去理会,徐氏心中更加痛恨,从此,天天寻事聒 躁,捉鸡骂狗,一股怒气发在新娘子申屠希光的身上,申屠希光随她乱闹。只是和颜悦 色,好言劝解,不与她一般见识。 董昌娶了个如花似玉又贤淑刻苦的妻子,一般人都羡慕不已。但也有心怀不轨的人, 听到申屠希光的才情与美色,垂涎三尺。郡中的方六一,财雄势强,是个放荡轻浮的纨 绔子弟,一个不择手段、毫无心肝的调情者,她自见到申屠希光后,便天天在董昌家的 房前屋后乱转,有意无意地想和申屠希光接近,或许是痛苦得太久了。他压制不了自己 的饥渴,他愤愤地对别人说:“董昌何物小子,怎么能消受这样的绝代佳人!” 方六一为了获得申屠希光,在一个专爱播弄是非的,与董昌有仇的长舌妇姚二妈的 帮助下,逐步展开一场有计划的阴谋。 这天董昌刚要出门到学校中与人谈论文学,只见一人捧着拜匣走进来,取出两个柬 贴递上,董昌看时,却是一个拜帖,一个礼帖,那礼帖上写着许多贵重的礼品,一看送 礼人的姓名是方春,董昌一看不认得这个人,还以为是送错了,就在这时方六一踱将进 来,一阵恭维话,一阵推让,硬逼着董昌收下了礼品。没有办法,董昌到第二天也备了 几样礼物去答拜,秀才人情,尽管只是些书、文、扇之类,方六一炯收下。一来二往, 方六一便套上了交情,方六一这样的纨绔子弟本来是绝不和董昌这样的穷读书人交往的, 但这次方六一殷勤备致。自来读书人最爱奉承,董昌见方六一这样小心克已,便认定是 个好人,日亲日近,竟视为莫逆之交。 第二步棋走完,随后方六一买通一批强盗,叫他们诬告董昌策划谋反,又在自己所 在县的衙门买通一批衙役,要他们不断地向县老爷吹风,说董昌谋反,让县老爷先人为 主。再假捏地方邻里人的口气,做一个证据说董昌常和一些异言异服的外地人来往,行 踪诡秘,举动叵测。终于一举告倒董昌,那些当地衙役与方六一都是酒肉朋友,方六一 乘机叫他们连董昌家的妇女都带进官衙。 董昌被押到衙内,还莫名其妙,听了县衙的审讯连声反驳,触怒了县令,三十大毛 板打得他皮开肉绽。这时方六一又通过衙役放出风声,说是衙里还要捕捉董昌的余党, 哧得董昌亲族中个个潜踪匿影,就连仆人也走得一个不剩。于是方六一托着董昌的名头, 在申屠希光中间传言送语,假效殷勤,对申屠希光说:“董昌的事,已探访确实,是被 泉州一伙强盗,招扳在案,行文到本县缉获,就快要解到泉州审问,听说泉州太守极是 廉明,一定会把事情弄清镣,我亲自陪他同去,一切盘费使用都由我支付。” 事实上是方六一怕事情久了露出破绽,再花一大笔钱,买通各路关节,将董昌火速 送到泉州,又在泉州,花钱买通各路关节,终于把董昌送到黄泉路上,可怜董昌临死之 前,还把家里的事托方六一好好照顾。 董昌死后,方六一又假惺惺地装出一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样子,极力为董昌鸣冤, 那些受他贿赂,与他勾结的人自然心领神会,解除了董昌亲族的连坐罪,把董昌的家人, 包括申屠希光释放回家。董家的亲族故旧,对于方六一的鼎立相助自然是感恩不已,这 时的申屠希光,她的生命线分明是两股:一股是绝对的痛苦,对丈夫的含冤而死,悲痛 莫名,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替丈夫昭雪,替丈夫报仇。一股是些许的欣慰,觉得在最困 难的时候,还有方六一这个人来帮忙,直到一件偶然的事情才使她改变了看法。 申屠希光的哥哥听到妹妹家遇到大祸,特地赶来探望妹妹,路上就听到有人正在议 论这件案子,其中就有人提到董昌是屈死的,是当地的纨绔子弟方六一垂涎申屠希光的 美貌设下的陷阶,不仅使董昌屈死,还使董昌全家对他感恩不尽,特别是董昌的妻子申 屠希光现在已被他蒙蔽,听说还要嫁给方六一。申屠希光的哥哥急急地赶到妹妹家,把 听到的消息告诉妹妹,申屠希光本早就知道方六一的为人,起先也是当局者迷、现在经 哥哥一点醒,恍然大悟、邻里之间也有了些风言风语,更使申屠希光看清了事情的本来 面目。 申屠希光有了自己的计划,方六一千方百计地讨好她,她表面上丝毫不露痕迹,与 他虚以委蛇。方六一遣人说媒,申屠希光说:“果然我家道穷乏,难过日子,便重新嫁 人,也说不得了,但要依我三件事情。第一,要与我原夫董昌筑砌坟圹,等安葬后,方 才过门;第二,洞房要铺设整齐洁净,只用两个使女守管房门;第三,方家的老锌户, 各要远隔,不许逼近上房。”那媒人把这些话告诉方六一,方六一欢天喜地答应下来。 由于方六一生性贪淫,不论宗族亲眷妇女,只要略有几分颜色,便要图谋好宿,因 此人人切齿,他结婚那天,来贺的客人并不多,尤其是女客人,更只有一个和他狼狈为 好的姚二妈来贺,堂中只有一班狐朋狗党,叫喜道贺,恰好这群狐朋狗党中更有几人是 申屠希光认识的,是参予她丈夫案子的人,更使她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愈发坚定了她报 仇的决心。 到三更的时候,堂中的客人散尽,方六一打发了各色人物,入得房来,叫两个丫环 睡了,走到床前,揭开红绫帐子,低低调戏两声,将手一摸,见申屠希光衣裳未脱,笑 道:“不是头缸汤,只要添把火,等我热烘烘地慢慢来。”申屠希光道:“便是二缸汤, 难道你不脱衣服,也能热烘烘地慢慢来吗?”方六一连忙脱衣服,就在这时,申屠希光 右手拔出早已备好的利剑,一剑刺入他的小腹,方六一只闷叫了一声,申屠希光便随势 用力,向上一透,直到心窝。此时为丈夫报仇的怒火在申屠希光的心中燃烧,她觉得单 杀一个方六一还不解恨。她面露杀机,接着把方六一的两个保镖兼帮凶一一诱杀,然后 又杀死参与害死丈夫的姚二妈,再杀死方六一的儿子。她本想杀窘家所有的人,但一 连杀了五个人后,气力用尽,便把方六一的头割下来,装在事先准备好的皮袋中,提着 它,出了新房门,出了方家的门,出了城门,来到董昌的坟前,把方六一的头摆上去, 拜了几拜,放声大哭。 天色已经大明,县衙接到方家的报案循着血迹寻到坟上,这时申屠希光已经睡着了。 捕役们围成一个圈慢慢地逼上来,太阳光强烈起来,光线照着睡在地上的申屠希光,在 捕役们沙沙脚步声中,她醒过来,她站起来,把身上抖了一抖,没有惊慌和恐惧,跟着 捕役们安安静静地走了。 夏天的清晨,到处布满了温暖和光明。在优美的侯官县山坡上,站着一大一小两个 人,他们手拉着手,一言不发,注视着城中楼阁群中的一个八角高阁。这楼阁背着亮光, 只能看到它的阴面。城里的钟声打了八下,钟声过后不久,八角高阁上的一恨高杆上, 慢慢地升起一面黑旗,这是执行死刑的标志,也就是说,申屠希光此刻正在被执行死刑。 于是这对手拉手,无言注视的人,好像祈祷似的,立亥把身子低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地 停了许久,然后他们站起来后,手拉手往前走去,这两个人一个是申屠希光的哥哥。一 个是中屠希光与董昌所生的儿子。 后来好心的人把申屠希光和董昌埋在一起。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