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周胜仙多情闹樊楼


唐代长安城内的曲江池,北宋汴京城内的金明池,都象现在城市里的公园,是大家 娱乐休息的地方。宋徽宗年间,金明池边开了一座叫樊楼的酒店,店主是范大郎,他兄 弟叫范二郎,长得一表人才。这天范二郎到金明池畔游玩,在一处茶坊中见到一个漂亮 女子,生得: 色,色,易迷,难拆。隐深闺,藏柳陌。足步金莲,腰肢一捻,嫩脸映桃红,香肌 晕玉白。娇姿恨惹狂童,情态愁牵艳客。芙蓉帐里作鸾凤,云雨此时何处觅? 那女子也看到了范二郎,就觉这人是自己理想中的情人,于是四目相对,俱各有情。 那女子心中高兴,正想着如何才能跟他联系上?恰巧外面来了卖糖水的,那女子就叫一 碗,才喝一口,就把碗打在地上,骂卖糖水的道:“你准备暗算我吗?我可是曹门里周 大郎的女儿,叫做周胜仙,今年十八岁,还不曾被人暗算过,你糖水中放一根草,存心 不良,我可还是没有嫁人的。”这一番骂使卖糖水的如坠五里雾中,范二郎却心知肚明, 便依样画葫芦地自报家门,可怜那卖糖水的,挨了两个人的骂,当了一回红娘还不知道。 周胜仙回到家中,茶饭不思,觉得身体不快,害起病来,她父亲外出,只有母亲在 家,几乎请遍了汴京城中的名医也没有将女儿的病治好,左搞右搞才明白女儿害的是相 恩病,情郎就是樊楼开酒店的范二郎,母亲为了要女儿病好,只得当面答应女儿嫁给范 二郎,并央人到范家说媒,周胜仙好不喜欢,范家自然愿意,连定婚礼都送来了。这是 三月间的事,到十一月间,周胜仙的父亲回来,听到这件事情,当即反对,觉得范家只 是个开酒店的,周家财大势大,门不当,户不对,有失体面,并把周胜仙的娘臭骂一顿, 当即就要退还范家的定礼。周胜仙躲在屏风后面听父亲骂娘,不肯教她嫁给范二郎,一 口气塞上来,气倒在地。周胜仙从小娇生惯养,又有心脏病,倒下去就四肢冰凉,毫无 出气,竟然死了。做娘的痛哭流涕,做父亲的也觉得愧疚,舍去三五千贯房查,把女儿 房中的一切珠宝细软全部随葬,当时就有个抬棺材,筑坟墓的帮工起了歹心。 这个帮工叫做朱真,家境贫寒,回家就告诉她娘,有一笔财富等着他,他娘得知他 是准备去盗周胜仙的墓,连忙劝阻,告诉他盗墓的罪可不是轻罪,发现了是要砍头的, 还说你爷爷二十年前也是干盗墓的勾当,一次掘开一座坟园,刚把棺材盖打开,那尸体 就望着你爷爷笑,你爷爷吃了一惊,回来四五天就死去了。朱真不听,说道:“各人命 运不同,我今年几次算命,都说我会发财。”说着就从床底下拖出一包东西,有挑刀斧 头,装油灯的罐子,一件蓑衣。到夜晚二更时分,对他娘说:“我回来时,敲门响,你 便开门。”说着走了出去。 朱真摸黑来到周胜仙的墓地。原来下葬的时候,他就做了手脚,摸黑而来,当即用 刀拔开地上的杂物乱石,在白天做手脚的地方,用挑刀把石块挑开,用两根长针把砌好 的砖块慢慢移开,一下子挖到棺材。这时他把蓑衣将洞口盖住,黑夜里根本看不出坟墓 已被挖开,然后取出火种将油罐灯点起,再用刀挑开棺材上的命钉,把棺材盖丢在一边, 朝躺着的周胜仙作三个揖,说一声:“小娘子莫怪,我今天暂时借你些富贵,将来再给 你积功德。”便动手将周胜仙头上戴的金珠首饰一件件取下。将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收 入包裹中后,看着周胜仙的那一身衣服还值几个钱,就把自己的裤带解下;一头系住周 胜仙的脖子,一头系在自己的脖子上,将周胜仙尸体抬起,把她的衣服脱个精光,连内 裤也不剩。朱真还是个光棍,周胜仙虽然死了,脸色白,但到底是美人胚子,脸蛋娇美, 那一对奶子圆润挺拔,向上翅着,上面缀着两个红点,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间露出一丛 细细的黑毛,于是淫心顿起,色能壮胆,当即脱下裤头奸了周胜仙的尸体,鼓捣得几下, 想不到周胜仙那地方慢慢的湿润起来,接着周胜仙突然睁开双眼,双手把朱真抱住。原 来周胜仙一心牵挂范二郎,见父亲不准,生生气死,其实只是一种假死,现在得到阳和 之气,冲击了五脏六腑,刺激了中枢神经,当即醒转,却把朱真吓得半死。周胜仙醒转, 便问:“哥哥,你到底是哪个?”朱真听她开口说话,就知她不是鬼,急中生智,连忙 说:“姐姐,我是来救你的。”周胜仙本就聪明,看了眼前的一切,就知是怎么一回事, 但只是说:“哥哥,你救我去见樊楼酒店范二郎,我一定重重谢你。”朱真本想把周胜 仙一刀杀了灭口,转意一想,别人都是花钱讨老婆,现在这里现成一个漂亮娘们,我为 什么不把她骗到手呢?”于是对周胜仙说:“你不要慌,我带你回家,帮你与你的范二 郎相会。”于是把工具,东西收拾,扶着周胜仙走出坟墓,将坟墓复原,回到自己家门 俞,在门上敲了三下,他娘把门打开,看到周胜仙吓了一跳,说:“你怎么把尸体都驮 了回来了。”朱真三言两语解释完毕,就把周胜仙带到自己的卧房里面,用一把明晃晃 的刀子逼着周胜仙说:“你依得我两件事,我便带你去见范二郎。第一,你在房里不准 做声,第二不准出房门。”周胜仙连说依得。朱真出来又对他娘交待一番,就这样连哄 带骗,朱真这个泼皮霸占了周胜仙,晚晚要和她睡在一起,周胜仙问起范二郎的消息, 他总是告诉她,范二郎病了,病好了就会来接她。周胜仙知道朱真是在骗她,整天想着 脱身的计划,终于找到一个机会,逃了出来。 周胜仙逃出朱家,就寻樊楼酒家,有热心人一直把她带进樊楼酒家,范二郎正在酒 店柜台上算帐,突然听到有人叫:“二郎万福!”赶忙抬起头来,一看是周胜仙,便以 为是她鬼魂现身来缠自己,吓得大喊捉鬼,慌乱中抓起店中的一只汤桶对着周胜仙当头 砸下,正好打在太阳穴上,周胜仙倒在地上鲜血直流,这回是真的死了。就有爱看热闹 的人报到官府,官差不由分说,先把范二郎捆住带到牢中。 范大郎听说打死了人,赶快赶来,一见被打死的是周胜仙,也觉得十分稀奇,立马 赶到周家,跟周胜仙的父亲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一遍,请他去看看是不是周胜仙,如果是 就请他出个证明,证明周胜仙早已死去,保兄弟范二郎一条命,说完千恩万谢。周胜仙 父亲来到樊楼酒店,一见果然是自己女儿,便赶到府衙出具证明,府衙当即决定开棺验 尸,果然坟墓已经被盗,只留下一具空棺材,当即立案侦查。 范二郎被关在牢狱之中,渐渐冷静,反复考虑,心想自己如果真正打死了周胜仙的 话,一定会后悔终身,恍惚之间入了梦乡,梦见周胜仙浓妆而来。范二郎惊问:“你怎 么没有死呢?”周胜仙答道;“你不是打得太正,我虽然闷倒,还不致于就要了我的性 命,我两次死去都是为了你,今天知道你在这里,特地赶来与你了却心愿,你不要推辞, 这也是命中注定的。”范二郎忘乎所以,就和她云雨起来,枕席之间,欢情无限。完事 后,珍重道别,醒来后,越发增添了许多悔恨。第二夜仍然如此,第三夜又来,比前两 次更加眷恋。临去时周胜仙对范二郎说:“我阳寿未尽,现被五道将军收用,我一心只 记挂着你,对五道将军诉说我的感情,五道将军可怜我,给我三天假,与你相会,现在 期限己满,我从此与你永别,你的事,我已经拜托了五道将军,一定会帮忙的。”范二 郎自觉伤感,哭了起来,醒来后,记起梦中的语言,似信不信。 狱吏在加紧勘问,有一个拿着杂货到处叫卖的蟹董贵,一天从一个贫穷的老婆子 手中收买到一朵珍珠结成的相子花。周胜仙的案子己闹得满城风雨,他见这珠花与老婆 子的身份不符,就拿来到府衙报案,府衙立即把周胜仙的父母叫来辨认,果然是周胜仙 的随葬物品。原来朱真那晚把盗来的东西带回家中,把这朵珠花遗落在地上,他母亲捡 起自己藏起来,竟拿出来卖掉,终于成了破案的线索。府衙判定,朱真处斩,范二郎免 死,刺配牢域营,想不到当晚,太守就梦见一神如五道将军,责问他范二郎有什么罪过, 应该无罪释放。太守大惊,第二天上堂把对范二郎的判词改为,范二郎打鬼,与人命案 不同,事属怪异,拟无罪释放。 范二郎终身未娶,每到清明节,他就来到周胜仙的坟前,烧一堆纸钱,他总是清早 就来,直到黄昏才离去,离去的时候屡屡回头。望着那飞扬的纸灰。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