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苏小妹以才择夫婿


蜀地多才女,到宋代又出了个苏小妹。可说宋代四川的灵秀之气尽革于苏氏一门, 苏小妹的父亲苏询,哥哥苏轼、苏辙个个才高八斗,所谓“一门父子三词客,千秋文章 八大家”。 苏小妹长得不胖不瘦,薄薄的丹唇、圆圆的脸蛋,乌溜溜的大眼睛,再配上高高的 额头,突出的双颚,一看就是一副慧黠的样子。她从小就爱与两个哥哥比才斗口,一派 天真,尤其是大哥苏轼满腮胡须,肚突身肥,穿着宽袍大袖的衣服,不修边幅,不拘小 节,更是她斗口的对象,于是整天在家口战不休。一天苏东坡拿妹妹的长相开玩笑,形 容妹妹的凸额凹眼是: 未出堂前三五步,额头先到画堂前; 几回拭泪深难到,留得汪汪两道泉。 苏小妹嘻嘻一笑,当即反唇相讥: 一丛哀草出唇间,须发连鬓耳杏然; 口角儿回无觅处,忽闻毛里有声传。 这诗讥笑的是苏轼那不加修理、乱蓬蓬的络腮胡须。女孩子最怕别人说出她长相的 弱点,苏小妹额头凸出一些,眼窝一些,就被苏轼抓出来调侃一顿,苏小妹说苏轼的胡 须似乎又还没有抓到痛处,觉得自己没有占到便宜,再一端详,发现哥哥额头扁平,了 无峥嵘之感,又一幅马脸,长达一尺,两只眼睛距离较远,整个就是五官搭配不合比例, 当即喜孜孜地再占一诗: 天平地阔路三千,遥望双眉云汉间; 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流不到腮边。 苏轼一听乐得拍着妹妹的头大笑不已。苏家兄妹戏谚起来,可说百无禁忌,常常是 语带双关,任你想像。 有年冬天,雪后初晴,苏轼披一件大裘袍坐在向阳的地方晒太阳,风吹过,裘毛拂 动,苏小妹在旁边走过,看到这一景象,当即说道:“风吹裘裘毛乱动。”说完笑眯眯 地看着苏轼傻笑,一副得意的神气。她所站墙角的墙壁上正好也结了些冰雪,此时在太 阳的照射下,融化的雪水,顺着墙壁直往下淌,苏轼想也不想,顺口就说:“阳照壁壁 水直流。”苏小妹虽还年小,但已初解人事,当即羞红了脸,狠狠地看了哥哥一眼,飞 快地跑开。还有一次,苏小妹正蹲在井边剖鱼,苏东坡从外回来,骑马经过,一见,立 即说道:“妹妹剖鱼,蹲下来一剖两半!”苏小妹犹豫了一下,但终究忍不住,将头微 微扬起,半羞半嗔对哥哥说:“哥哥骑马,跨上去又加一鞭。” 苏东坡有许多和尚朋友,宋代理学盛行,提倡明心见性之余,也使女性的地位大大 下降,女子的人格饱受压抑,除大力提倡女子裹脚之外更要求女子话不高声,笑莫露齿, 天天就躲在闺房中习那女红,出嫁的那天头上都还要顶一块红布不让别人看见。苏家是 读书人家,见识有别,另外与苏东坡交往的那些和尚是四大皆空,所以苏东坡与那些和 尚交谈玩笑的时候,并不干涉他那伶牙俐齿的妹妹在中间搅和,管她雅致也好,粗野也 好。 一天苏东坡跟一群和尚出外游玩,苏小妹亦步亦趋地跟着,突然看到一个和尚在江 中游泳,载沉载浮,碧波中就好象一个光溜溜的圆球滚动不已,苏小妹少见多怪,看得 兴致盎然,谩声说道:“清江水中洗和尚,浪滚葫芦。”跟在她后边的一位主持僧也是 个爱开玩笑的,当即对道:“碧纱帐内坐佳人,烟笼芍药。”这一下扯开话题就不止不 休,苏小妹不甘示弱,再出一联: “僧眠锦被,万花丛中一葫芦。” 主持立即对道: “女对青铜,半亩塘中两菡萏。” 苏小妹一时为之语拙,正无可奈何,抬头望见江心有个和尚在撑船,话题一转: “和尚撑船,篙打江心罗汉。” 这联有些难处,它是从“影子”落笔,必须要以“影子”对答才能贴切,主持不由 得仔细推敲,终于说道: “佳人汲水,绳牵井底观音。” 苏小妹不甘心,再次发难: “五百罗汉渡江,岸畔江心千佛手。” 这次苏小妹遇到了对手,主持僧迅速对道: “一个佳人望月,人间天上两蝉娟。” 在苏东坡众多的和尚朋友中,佛印是关系最密切的一位,他和苏小妹斗口也就百无 禁忌。一天佛印戏谑地对她说:“我有一联,敢请女施主对答”联语是: “一女孤眠,纵横三只毛眼。” 苏小妹是个女子,佛印知道她从来争强好胜,与人对联从不服输,这次就选了这么 一副充满黄色情调的想逼苏小妹无法开口,谁料到苏小妹从来顽皮大胆,早和她哥哥对 过类似的联语,根本就不觉得怎样,虽然开始难免有些脸红,但一想到你出家人都敢说, 我又有什么不敢说的,便对道: “二憎同榻,颠倒四个光头。” 佛印连连摇头,自认失败,连赞苏小妹锦绣心机,才思敏捷。一次苏东坡和佛印和 尚在林中打坐,日移竹影,一片寂然,很久了,佛釉苏东坡说:“观君坐姿,酷似佛 祖。”苏东坡心中欢喜,看到佛印的褐色袈裟透迄在地,对佛印说:“上人坐姿,活像 一堆牛粪。”佛印和尚微笑而已。苏东坡心想这回让佛印和尚吃了一记闷亏,暗暗得意, 禁不住悄悄告诉苏小妹,想不到苏小妹却说:“哥你又输了,试想佛印以佛心看你似佛, 而你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看佛印呢?” 苏小妹渐渐长大了,仍是十分顽皮。她的婚姻问题日益成为苏氏父子考虑的问题, 苏小妹有才,人聪明,又不拘小节,顽皮甚至耍赖,长得又不是十分出众,要找到一个 十分称心如意的人来做丈夫比较难。 先是黄庭坚古道热肠把王安石的儿子王雱介绍给苏小妹,并乐颠颠地把王雱的得意 之作拿来给苏小妹品评,苏小妹左看右看,最后告诉黄庭坚王雱的作品是:“新奇藻丽 有余,含蓄雍容不足,难成大器。”黄庭坚还想争取,说是王雱绝顶颖慧,读书一遍就 能了然于胸。这时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苏询冷冷他说:“这有什么可稀奇的,谁的 儿子看书还要看两遍呢?”黄庭坚无话可说,实际上论家世,论相貌,论才气,王雱都 足以与苏小妹比,可苏小妹就偏偏瞧不起人家。 就在大家都为苏小妹的婚姻着急的时候,苏轼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秦观,秦少游。 秦少游是今天江苏高邮人,出生在一个家道已中落的地主家庭,田园收入不足以自 养。少年时期也曾在扬州、越州一带与一些歌妓,“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 青楼薄幸名存。”秦观在宋哲宗元丰五年和元丰八年两度入京应试失败,元祐五年他第 三次进京,这次多亏了苏轼,得以及第并留京五年提任大学博士,兼国史院编修,从此 他和苏东坡的关系介于师友之间,秦少游也就经常出入苏家,青春年少的秦少游慢慢地 引起了苏小妹的注意,那天她在哥哥那里看到了秦少游的诗文,发出由衷的赞叹,辽是 十分少见的事,苏家父兄便心里有数,于是积极设法来促成这段婚姻。 只要苏小妹这边没有意见,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自然是无话可说,于是苏门 四学士之中的另一位黄庭坚作了个现成的媒人。由于秦少游尚无一官半职,而三苏已是 声名赫赫,婚事自然在苏家主办。一般来说新婚之夜,新娘子都只会在羞涩、喜悦和焦 急的等待中,坐以待毙式地等着新郎官去征服,可机灵古怪的苏小妹却别出心裁,在占 尽了“地利”和“人和”的情况下,居然要新郎官解开她出的三个题目才准新郎官进洞 房。 第一道诗谜是: 铜铁投烘冶,缕蚁上粉墙; 阴阳无二义,天地我中央。 第一句“铜铁投入烘炉中冶炼,就是“化”的意思。第二句缕蚁爬上雪白的粉墙含 有“沿”的意思,“沿”与“缘”相通。第三句反过来看阴阳中只有一义,那就是“道”。 第四句天地宇宙中间的,就只有“人”了。四句合起来就是“化缘道人”。秦少游略有 思考便想通了此节,不禁哑然失声。原来当黄庭坚告诉秦少游,苏家准备把苏小妹嫁给 他为妻时,他虽然当即应允,但想到传说中的苏小妹突额凹睛,风流少年秦少游对自己 未来妻子的容貌着实放心不下,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苏小妹,由于理学盛行,强调男女授 受不亲,定婚之后更是不可能再见,又不好向别人打听,这一块心病着实越来越深,那 天终于得知苏小妹要入庙进香还愿,秦少游计上心来,把自己打扮成“化缘道人”,先 在庙门前等着,苏小妹的轿子一到,秦少游就上前去求道:“小姐有福有寿,愿发慈悲!” 苏小妹在轿子里立即拒绝:“道人何德何能,敢求布施。”秦少游要的就是苏小妹的搭 腔,立即说道:“愿小姐身如药树,百病不生!”苏小妹就是好斗,不甘示弱,跟着说: “随道人口吐莲花,分文无舍。”边答边想,听这道人的口音甚是悦耳动听,年龄一定 不大,就不知长得如何,从他化缘的语言看也颇多才思,苏小妹好奇心一起就忍不住掀 开轿帘要看个究竟,秦少游要的就是苏小妹露出脸孔,如何肯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时机, 赶紧走上一步,苏小妹豁然觉得这人就是秦少游,香也不愿进了,示意丫环转身就走, 秦少游追着说:“小娘子一天欢喜,为何撤手宝山?”苏小妹心中烦恼,愤愤地答道: “疯道人恁地贪痴,那得随身金穴。”边说边一阵风似的起轿回府,秦少游终于见到苏 小妹,觉得她还不算丑,特别是气质高华,清奇逼人,好不高兴,苏小妹回到家中却是 越想越气,于是就有了洞房之夜的第一道难题,考一考秦少游,报一箭之仇。秦少游少 年时期是在扬州等地歌妓场中混过的,在风月场中脸皮早已修炼得比牛皮还厚,想通了 那一“诗谜”,提笔就回了一首: 化工何意把春催,缘到名园花自开; 道是东风原有主,人人不敢上花台。 诗中每句句首的字合起来就是“化缘道人”,全诗也隐含着道歉的口气,苏小妹看 了芳心窃喜,一喜丈夫才恩敏捷,二喜他终于向我认错。 当即又传出一首诗谜,并声明全诗打四位历史人物,必须一一注明谜底。诗谜是: 强爷胜祖有施为,凿壁偷光夜读书; 丝缕缝线常忆母,老翁终日倚门闾。 秦少游学富五车,想都未想就猜出:第一句强爷胜祖是孙权,第二句凿壁偷光的是 孔明,第三句由丝缕缝线想到“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自然就是“子思”,第四句老翁整天倚依门闾,自然是望,那就是大公望。秦少游顺利 过关,这一场考试,对秦少游来讲就好象是行军打仗,每解一题就前进一步,这时已走 到苏小妹的闺阁外面,苏家父子和众多的宾客都凝神静气等着那最后一道难题。 闺房的窗户慢慢打开一道缝,露出苏小妹的纤纤素手,递出一张纸来,仆人马上接 过递到秦少游手上,只见上面写道: “双手推开窗前月,月明星稀,今夜断然不雨;” 苏轼在旁看了,暗暗发笑,伸出一个指头,指着“雨”字,秦少游心领神会,立马 答出: “一石击破水中天,天高气爽,明朝一定成霜。” “今夜断然不雨”表面是接月明星哮来,但实际隐含了“云雨交欢的意思,还有 “雨”与“语”谐音,也就有今夜不和你说话的意思。秦少游以“明朝一定成霜”作答, “霜”与“双”谐音,既然成双就一定云雨。 纸条一递进去,房门打开,苏小妹含笑和羞站在门边,秦少游欣然入内,自然是巫 山梦里,云雨交欢。 据传新婚之后不久,苏小妹再到庙里进香还愿,寺僧与苏家兄妹原就极熟,寺僧这 时故意问苏小妹:“新婚滋味如何?”苏小妹笑而不答,但索纸笔挥洒数字,然后将纸 条亲自粘贴在大钟里面,对寺僧说,欲知究竟,一看便晓。那和尚只好把光头伸进钟内, 只见纸上写着:“如此这般。”乐得陪同来的秦少游哈哈大笑。 秦少游曾在歌妓堆中“漫赢得青楼薄幸名存”,自有各种调动女人积极性的手段。 秦少游会作词,他的词善于通过凄迷的景色,宛转的语调表达感伤的情绪,词如其人, 秦少游的这种气质也深受苏小妹的喜爱,可惜天妒其缘,婚后只有几年,苏小妹就撒手 尘寰。当时秦少游在外做官,政治上失意,被贬在外,听到这一消息,悲痛地写下一首 千秋岁∶ “水边沙外,城廓春寒退,花影乱,鸳声碎。飘零疏酒盔,离别宽衣带。人不见, 碧云暮合空相对。忆昔西池会,鸥鸳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 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后来秦少游又以一个叫徐文英的女子为妻,这是后语。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