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谢叙手刃大盗报深仇


一个从不曾习武的弱女子,在一夜之间,手起刀落,斩杀了两个恶贯满盈的江湖大 盗,自己却丝毫未损。这事乍一听似乎不大可能,可文弱纤秀的谢叙却把它付诸了实 施,支撑她的则全在于那满腔的深仇。 谢叙是唐宪宗时期豫章富商谢全的独生女儿,豫章就是现在的南昌,当时又称洪 州,是一个人口比较集中的发达城市,谢全经常往来豫章与污阳之间贩卖货物。得阳也 就是今天的九江,与豫章中间隔着水域辽阔的鄱阳湖,江河湖汊纵横交锗,水上交通十 分方便。商人的货物都是从水路运送,因此江湖上舟揖如云,同时也有无数水盗出没其 问,过往商客一般都带着大批随从保镖,但仍有遭劫遇险的。 谢全为人忠厚,经营有术,买卖做得十分兴隆,成了豫章城内有名的富户。因每次 贩运货物数量都相当庞大,所以也是江湖大盗眼红的对象;幸亏谢全从事谨慎,每次行 船都带着很多随从,而且尽量在船多的港湾停泊,因此一直都没遇上大麻烦。 谢全妻子早丧,因夫妻情深难忘,所以不再续娶,身边只有女儿谢叙相伴。叙 人长得娇小纤弱,性情娴雅贞静,但因八岁失母,所以养成了一种独立果敢的性格,又 善操持家务,把父女俩的生活安排得非常妥贴,成了谢全的命根子,行船外出也常把她 带在身边。叙十四岁时,嫁给了当时侠士贾居贞为妻。贾居贞生性豪爽,尚武行侠, 是一个受人称道的好青年,家中父母双故,与叙成亲后,序妻就住在谢家,贾居贞 凭着一身好武艺,常帮着岳父押运物,一家人相敬相亲。 这一年春天,谢全一家带着十几名随从,从浔阳买了一船贵重的货物运往豫章,不 料半路上遇上大雨狂风,耽搁了半天行程,没能按预定的时间到达港湾停歇,夜幕降临, 月黑风高,船只只好泊在无人的江边。夜深人静时,一群骠悍的水盗涌上了商船,刀叉 飞舞,不用多久,奋起反抗的谢全与贾居贞都被强人所杀,十几个随从,死的死,落水 的落水,无一幸存,随船的谢叙听到厮杀声慌忙出舱,在一片混乱中,惊恐失措,失 脚坠入水中。 也许是命不该绝,落水的谢叙被江水冲到下流浅滩上,又被一渔船救上,在渔家 调养一段时间后,叙逐渐复原,她这时也不知父亲和丈夫的下落如何。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谢叙变卖了随身的首饰,辗转回到豫章家中,希望能在家中 见到亲人。不料推门一看,家中空无一人,里面所有的财物竟也被抢掠一空,谢叙猛 觉得身子往下一坠,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等谢叙悠悠醒转过来,只有自己孑然一身,徒对空空四壁,她猜到父亲与丈夫一 定已遭水盗毒手,这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孤苦零打的弱女子了Y时,她觉得生趣全无, 想索性投江追随亲人而去。可她转念一想,自己若一死,那些杀亲仇人便可逍遥人世, 无人追究;反正是一死,不如留待此身,先设法报仇雪恨。想到这里,她银牙一咬,擦 干了眼泪,用坚定的复仇信念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柔弱而坚强的谢叙从此踏上了艰辛而苍茫的复仇路。 要复仇,首先要知道仇人,可谢叙心中没有一点线索,她不知从哪里做起。开头, 她漫无目标地一路乞讨漫游,不知不觉地来到上元县妙果寺,寺内净悟尼师对这个灵慧 的女乞儿十分怜悯,把她收入寺中。谢叙暂时有了一个栖身之地,在寺中,她天天烧 香拜佛,虔诚地祈求神灵,指示仇人姓名。一天黄昏,她跪在佛前,沉入半梦半醒的状 态,朦胧间听得有一细微却又清晰的声音传到耳中:“杀你父者,车中猴,门东草也; 杀你夫者,禾中走,一日夫也。”谢叙猛然惊醒,牢牢记住了这两句话。 “车中猴,门东草,禾中走,一日夫。”叙反复念叨着这两句话,却百恩不得其 解,但她坚信着神灵的指点。于是把这十二个字写在一个纸牌上,离开妙果寺,四处云 游,只想遇上高人为她解开谜底。她沿江东下,一路乞讨,历剧霜坎坷,一直走到建 业,也就是现在的南京,仍然没得到确切的答案。 元和八年春天,江西从事李公佐因公事来到建业,顺道到瓦官寺拜访僧友,闲聊时, 憎友告诉他:“前日有个江西来的乞女,手持十二字之谜到寺中求解,我等斟酌再三不 得其要,倒真是个难题!”李公佐听了大感兴趣,他本是个热心又多智的官人,听到有 此奇谜,当即向憎友问刚了那十二个字,就在僧房里低头思索起来。他心想指画,沉吟 半晌,猛然茅塞大开,悟出了其中含义。 于是,李公佐让憎友派寺中小厮到市中找来正在执字牌求解的谢叙,对她说: “我已得出你的谜底,但你要说明原由,我才能告诉你。”谢叙听说有人已解出谜底, 心中激动不已,立刻含泪诉说了自家的经历和十二字的来由,说罢叩头如捣蒜,泣不成 声地肯求官人赐给谜底。李公佐对眼前的小女子深表同情,当下仔细给叙解释了这十 二个字的含义:“杀你父亲的人名叫‘申兰’杀你丈夫的则叫‘申春’因为‘卓(车) 中猴’,车字去掉上下各一横,就成了‘申’字,而十二生肖中猴为申,所以这三个字 就是‘申’字;‘门东草’草下有门,门中有东,乃是‘兰’字‘禾中走’意为穿田而 过,仍是‘申’字;至于‘一日夫’,‘夫’字上加一横,下面再添‘日’字,不就成 了‘春’字?这样,‘申兰’与‘申春’的谜底就昭然若揭了!” 李公佐分析得人情入理,娥跪地再拜称谢,然后含泪离去。于是,谢叙又开始返 回江西寻找仇人申兰与申春的下落。为了行动方便,她索性女扮男装,打扮成一个为人 帮工的小伙计,混在江湖中谋事的人群中,一来便于打探消息,二来可以糊口谋生。 浔阳是当时长江中游的重要通商口岸,它南连庐山,北接长江,占据江湖之口,为 东来西往的客商云集之地。谢叙心想:“我应先在河阳谋一落脚之地,以便从四通八 达的商贩口中,探听一些仇家的线索。” 主意打定,谢叙便在浔阳停留下来,天天在市面游荡,希望能受雇于某家客栈或 商号,以便安宁下来再进行下一步计划。 这天路过桥头,叙看到树杆上帖有一红纸招贴,走近一看,是一家商号招帮佣的 启示,再看署名,竟是叙心中念过一万遍的两个字一申兰,叙只觉心中怒火顿起, 于是循着招贴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商号。主人申兰是个貌似慈蔼、身体微胖的中年人, 但仔细察看,便可觉出他眼光机警而暗藏凶光。叙心中已认定眼前的就是杀父仇人, 然而报仇时机未到,她必须先沉住气,谢叙装作十分恭顺的模样上去求职,很快就被 录用了。 进了申家商号,叙工作十分卖力,紧紧追随着老板申兰,逐渐得到申兰的信任。 因谢叙知书识礼,做事又细心周到,申兰便让她担任司帐,整个商号的金银钱财,全 由她经手。当然,申兰一直不知道谢叙实为女儿身。 谢叙忍着心中的痛楚和仇恨,为申兰殷勤地经管账目,对申兰也特别恭顺,使得 申兰对她越来越着重,甚至视为心腹。而每当叙独处时,总是忍不住咬牙切齿,狠狠 念着申兰的名字,恨不得马上就把他剁为八块。然而,凭着一个柔弱的女子,想要消灭 仇人,必须寻找一个适当的机会,一举成功;否则不但仇报不了,自己也会赔上性命。 叙天天瞪大着眼睛寻找机会,同时也暗中留意打听那个杀害丈夫的申春,她要双仇同 报。 因申兰认为谢叙稳重可靠,又管理有方,所以不但让她管财,后来连装珍宝财物 的秘库也交给她清点保管。在秘库琳琅满目的宝藏中,谢叙惊讶地发现许多的珠宝锦 绣,原是她家旧物,见物伤情,她不由得悲泪暗洒;但她仍然强抑住感情,不动声色, 以免申兰起疑,误了报仇大计。 渐渐她发现申兰经商的规律,往往是月初外出,月底归来,并不需带本钱和货物出 去,归来时却带回大批金银财物交由谢叙入账保管,叙料想他的经营之道就是抢劫。 后来,她在无意中探知申兰有一堂弟名叫申春,住在江北独树浦,两家合伙经商,关系 十分密切,常常同来同往,谢叙估计就是他们两家合力抢劫了自家的商船,并杀害了 父亲和丈夫。不过,叙却始终不见申春的踪迹。 这一月月底,到了更深夜静的时分,申兰才率领手下一帮人从外地回到府宅。一进 门,申兰就命厨师备好酒菜,似乎要进行一番庆祝。与申兰携手同入的一个人,五短身 材,样子长得与申兰十分相似,言谈中,叙听出了这人就是申春。仇人相见,叙恨 不得一口把他们吞下,可理智又使她强带笑容不露声色。 酒菜端上后,众贼人开怀畅饮,一派乌烟瘴气。直到四更之后,一个个喝得酪酊大 醉,横七竖八地倒卧在大厅内外。谢叙佯装帮着收拾残局,在大厅内外侦探了一圈, 认定这是一个天赐良机。打发侍候酒宴的下人都去歇息后,谢叙怀藏早已备好的烽利 匕首,悄悄走入一片鼾声的大厅,直取申兰。这时申兰已是烂醉如泥,酒气冲天,歪躺 在长椅上酣睡。平日连鸡都不曾杀过的谢叙,怒从心起,手起刀落,只一刀就戳进了 仇人颈中,再一用力,把申兰的头就割落在地,连叫都没有叫一声。叙此时并不手软, 她又找到睡得象死猪一样的申春,沾满血的匕首“哧”地插入他的胸膛,申春只哼了一 声就见阎王去了,这时满大厅的醉鬼还无一人醒来。 谢叙沉着地退出大厅,打开院门,站在街巷上大声呼喊,邻居们被她的喊声惊醒, 不知出了什么事情,都披衣出来想看个究竟。只见谢叙满身血迹,赤足披发,看到众 人围过来,她便大声数落了申氏兄弟的罪状,并声泪俱下地表明了自己为父为夫报恨的 经过,引得邻人啼嘘感叹不已,既痛斥申家兄弟的恶行,又同情谢叙悲惨的遭遇。 其中有热心人火速报告了官府,浔阳太守张谦率捕快急驰而至,贼众数十人全在醉 意朦胧中被捕,接着清抄申府赃物,黄金千两,白银万锭,至于珠宝、古玩、锦绣,更 是不计其数。随后又到江北独树浦查申春的家产,财帛也与申兰家相近。 那一帮盗贼因积恶深重全部被处死,赃银脏物有案可查的都陆续发还原主。谢叙 志行可嘉,且破案有功,不计其杀人之过,而且也归还了她家的财产,朝廷还特赐旌旗 表彰她的贞烈行为。这是元和十二年夏天的事,距谢全和贾居贞被害已有五个寒暑了, 也就是说,复仇的火种在谢叙胸中埋藏了五年之久,至此总算得以爆发。 谢叙为父为夫报仇雪恨的贞烈壮举很快传遍了远近,谢叙返回豫章家园后,前 来道贺的人不计其数。叙恢复了昔日的女儿妆,虽然经历了五年的颠沛坎坷,可这不 满二十岁的小女子,依然是秀丽明艳,一派大家闺秀的模样。这时来给叙提亲的人也 络绎不绝,无奈她曾经沧海难为水,一番挣扎,已看破人生的悲欢离合,无心再次塑造 新的生活。 于是在一天夜里,谢叙将家事全部交托给远房亲戚,自己剪下秀发,换一身褐袍, 只身远赴牛头山,投到大士师尼门下,愿伴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第二天,谢叙受戒于泗州开元寺,以叙为法号,后又转往善义寺,拜大德尼为 师。有探知她情况的人纷纷往寺中进香,想借机一睹谢叙的风采,而叙闭目合十, 绝口不谈往事。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