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刘无双陵园渡鹊桥


唐德宗建中年间,尚书租庸史刘震膝下有一个独生女儿,唤刘无双。无双这名,说 来还有一番原由,因为这姑娘天生丽质,从小生得秀美端庄,父母爱如至宝,认为普天 之下无人能与女儿的美貌相比,所以为她取名无双。刘震夫妇仅有这么一个女儿,自然 是看得比儿子还重,自幼为她请来名师,教授诗书琴画,因而刘无双不但容貌出色,才 识也相当出众,长安市上的世家子弟中传扬道:“刘家有女,才貌无双”,刘无双成了 他们渴慕的对象。 无奈名花有主,刘无双自小就定下了“娃娃亲”,白马王子就是她的表兄王仙客。 王仙客是刘无双姑姑的儿子,因王父早年客死扬州任上,王母便带着幼小的王仙客投靠 兄长刘震门下。刘王两家关系密切,两个轩女更是青梅竹马,一同玩耍、读书、长大, 形影不离,情同手足。两家父母看到他们年龄相仿,相貌相配,又情谊和洽,早就打下 了亲上加亲的主意,只等他们长大成人,就合为一家。 两小无猜的日子在嬉戏中转眼就过去了,刘无双已长大成一个婷婷玉立的少女,王 仙客也到了弱冠之年,长得高大英俊,形如玉树临风,真是天生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就在刘王两家长辈准备择吉日为他们完婚之际,不料风云突变,朝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 变乱,官拜尚书租庸史的刘震也被卷入这崇暴中,受其牵连,刘无双与王仙客一对眼 看就要同林的鸳鸯,却被打得两下分离。 大唐皇朝自从“安史之乱”以后,对安禄山和史思明手下的叛将一直采取安抚政策, 把他们分为各边镇的节度使;节度使在辖地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俨然就是各霸一方的 小国王。经过唐肃宗、唐代宗两朝二十多年的时间,节度使专权的情况不但没改善,反 而愈演愈烈,他们互相争夺地盘,扩充势力,擅自传位给子孙,丝毫不受朝廷的约束。 年轻气盛的唐德宗继位以后,决心对此加以整顿,由于势力不足和措施不当,不仅没有 收回权力,倒还引起了藩镇的不满,纷纷起兵叛乱,与朝廷抗衡。 当时朝中兵力不足,唐德宗只好借用各地方的军队平定叛乱,幸而乱兵距离京城尚 远,不至于很快威胁京城。万万没料到,藩镇的军队没攻到长安,倒是从甘肃径原东下 平乱的一批人马,因没有得到朝廷的赏赐而哗变,吵嚷着反扑京城。唐德宗措手不及, 逃往奉天,叛军顺利地进入长安,推举废居长安的朱泚为王,登基而为大秦皇帝。朱泚 是唐代宗大历年间因诛伐节度使卢龙有功,入朝受封为节度使衔而闲留京师的,虽然在 京城没有实权,但他为人豁达而轻财仗义,在长安广泛结交权贵,大有举足轻重之势。 刘震就是朱泚在京师中交往甚密的一位朝官,现在朱泚称帝,自然也就重用了刘震。 刘震心想:乱世中,在朱泚手下或可大有作为,此番先随着他打下江山,待大局有了眉 目之后,再为女儿及外甥风风光光地完婚也不为迟。于是刘无双与王仙客的婚事就这么 暂时搁置下来了,谁知这一搁就是数年。 逃到奉天的唐德宗,吸取教训,重振朝纲,擢用了贤臣陆赞为相,采用他的建议, 下诏免除各藩镇节度使的叛乱之罪,以大将李晟带兵收复了京师,从而平息了战乱。 兵败后,大秦皇帝朱泚率余部西逃,半路上被部下所杀。唐德宗班朝回京后,追查 附依朱泚的逆臣,刘震首当其冲,当即论罪处斩。府中刘夫人和王仙客之母王夫人,在 抄家时因受惊吓而死,按惯例,刘无双做为罪臣之女被收入宫中充当仆役;唯独王仙客 因当时离家在外,侥幸逃过一劫,只身逃出京城,流落到附近的小城富平,多亏古道热 肠的旧友古伦收留掩护,才使他保住了性命。 古伦在富平县衙担任押衙小吏,为人热情友善,他一面安慰王仙客“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一面多方托人打听刘无双的下落。数月之后,古伦终于探听到刘无双被 分派到皇家陵园执役的消息,于是他进一步设法接近陵园察看形势,琢磨着搭救刘无双 的方法,以便使一对有情人重露笑颜。 这边说刘无双被收入宫中后,想着自己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情郎又了无下落,终旧 以泪洗面,悲郁不振;宫中妃嫔们嫌她一副愁眉苦脸的落寞神色,又是叛臣之女,谁也 不愿留她在身边使役,于是就分派她到陵园从事清扫工作。陵园是历代帝王及皇后的墓 葬地,每逢年节祭日,朝廷中就来人祭拜祖先亡灵,平日里就是一些陵园守卫和杂役留 守在这里。陵园地处郊外山野中,面积很大,园中古柏苍松耸翠,阴森宁静,平时少有 人迹,使役们天天就与石人石马为伍。刘无双此时已心如死灰,倒是十分适合于这种枯 寂的生活。 虽然陵园地处偏僻,门禁护卫比宫中薄弱得多,但仅靠王仙客一介书生和古伦这个 小吏,硬闯进去救人是不可能的。古伦在围着陵园四周转了几天以后,终于想出了个智 取的计策。恰好这段时间,江南茅道士云游来到富平,借住在古伦家中,这茅道士身怀 奇技,能医治各种疑难杂症,尤其是有一种仙药,吃了能使人昏死二天,二天之后又可 还魂复活,古伦制定的营救计划,就是在茅道士仙药的启示下想出来的,计划中自然少 不了这种仙药。 一个阴云沉沉、黄叶纷飞的秋日午后,一辆装饰华丽的宫车驰向皇家陵园。大陵园 门口,官车被守卫拦住询问来由,车上一位官中使者打扮的人答道:“特奉旨来提叛党 余孽刘无双,送来皇上赐下的毒药令她自尽,以防其死灰复燃。”陵园守卫见是宫中来 使,自然尊旨照办,召来了刘无双,使者递过毒药,刘无双迫于无奈,含恨饮下,顿时 气绝身亡,使者命守卫将刘无双的尸体装上宫车,以便回朝复命,随即就驾车离开了。 谁知道,这宫车和使者都是假的,使者乃是刘家侍婢采春所扮,这采春曾在刘尚书 府中使役多年,经常见到宫中来刘府传旨的使者,因此对那一套程式和语句自然都相当 熟悉。刘家被抄后,采春流落街头,被古伦见到收下,以便一同完成搭救刘无双的计划。 采春对刘家忠心不二,也就答应冒死相助。宫车与宫廷服饰,则都是由古伦秘密制造, 他明知道冒充皇家使者是犯欺君杀头之罪的,但为了朋友,他也不惜冒此风险。 采春的车驶进一片茂密的松林中,王仙客和古伦都待在这里。一对鸳鸯终于重聚, 王仙客一见到昏死的刘无双,抑制不住地放声大哭起来,古伦连忙劝住他,几个人迅速 地把刘无双移到另上辆不起眼的马车上,然后把宫车和宫廷服饰尽数消毁埋掉,采春和 车夫都换上平民装束,又驾车急急地离开松林,回到富平城中。 过了两夭,在古伦家中,刘无双悠悠醒过来,睁眼竟看到王仙客守在身边,一时想 不清这是在人世还是阴间,王仙客见她睁开了眼,一把将她搂住,两人相对大哭一场。 待王仙客对她说明了前前后后的情况,采春也上来见过了小姐,主仆三人又抱头痛哭了 一番。 虽然营救计划完成得很顺利,但他们仍然提心时间长了露出破绽,所以在刘无双苏 醒的当天夜里,古伦便安排他们主仆三人悄悄离开富平,循山野小径,朝南方逃亡。他 们一路风餐露宿,历尽艰辛,行至汉水旁,然后乘小舟顺流而东,来到刘震的故里襄阳。 他们不敢住进城市,最后找到了一个山深林密的荒野地,架茅草为房,开荒垦地,过着 与世隔绝的生活。 经过这段家破人亡,生离死别的一番折腾,王仙客、刘无双与婢女采春仿佛是重获 新生,他们三人相依为命,结为一体,男耕女织,过着贫寒清寂但又宁静的山中生活。 “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春去秋来,刘无双与采春先后各生下一子,给他们 隐居生活增添了无数生机和乐趣,五个人组成了一个恩恩爱爱、和和睦睦的家庭。农闲 时,王仙客以树枝划地教两个儿子读书,两个孩子虽在与世隔绝的山中长大,对山外的 世界却知道得不少。 时移物换,朝中由唐德宗、唐顺宗而换成了唐宪宗,往旧的恩恩怨怨,已被时日冲 淡。元和年间,他们的长子王度富与次子王度平都已长大成人。王仙客估计此时山外不 会再有人追究他们家的罪责了,就同意让两个儿子出外经商,同时也带着寻找恩人古伦 的目的。 度富与度平带着山货出山,经过老河口、均州、郧阳、询阳、紫阳,直达陕南一带 贩卖。赚了些钱后,就奉父母之命,翻越秦岭前往富平,寻找旧日的恩人。 二十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人事全非,两兄弟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才找到过去认 识古伦的人,打听到古伦的消息。据说在二十多年前,当采春假扮宫中使者,把刘无双 救出陵园后不久,骗局就被拆穿了。虽然丢掉一个刘无双对朝廷并没有多大损失,但他 们不能纵容这种欺君盗名的行为,因此派人严加追查,眼看就要查得水落石出时,古伦 预先听到了风声,就逃离了富平,再往后的事就没人能说得准了,有人说他在逃亡路上 被官府所杀,有人说他受不了沉重的心理压力而自杀了,也有人说他已远走高飞,总之, 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谁知道结局怎样呢? 等到朝廷查出是古伦协谋完成诓救刘无双事件后,却已找不到古伦的踪影,抄了他 的家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度富、度平回山中把打听到的情况禀报了父母,王仙客他夫妻三人听了以后特意赶 到富平,但也没有能再得到有关古伦更确切的下落,只在古伦胞妹处找到了古伦遗下的 一帽一靴,于是隆重地将帽子靴子葬于南山之麓,以寄托对恩人追念。同时,他们还在 富平购置了田产,把度平留在了那里,改姓为古,算是过继为古伦的儿子,以延古家香 火。其实,当初两个儿子分别取名度富、度平,就是为了纪念在富平城中古伦帮他们度 过了险境。 王度富与古度平两兄弟分住襄阳与富平,彼此来往密切,互通有无,生意上互相协 作,都成为当地的巨富。他们的后代受先辈的影响,依然亲如一家,至今汉水流域及湖 北至陕西道上,沿途居住的王、古两家族仍然关系相当融洽,但却不通婚姻,就是因为 他们的祖先原是亲兄弟的缘故。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