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谯国夫人威振南疆


谯国夫人是岭南地区洗氏的女儿,南朝梁武帝时,成为高凉太守冯宝的妻子。在南 北朝时候,中原丧乱,兵祸连结,而岭甫地区始终未曾受到战火的波及,首先也许是因 为岭南尚属化外之地,而后却确实是有赖洗夫人的筹谋划策,抚慰部众,德威广被,肆 应得宜,于是当地老百姓都称她为“圣母”,到隋朝时,隋文帝便册封她为“宋康郡夫 人”,后又册封她为“谯国夫人”,赐食汤沐邑一千五百户,死后更追封她为“诚敬夫 人”。 岭南洗氏原是拥有十几万户的部族首领,跨据广东恩平、阳江一带山区。洗夫人幼 年时叫洗百合,自幼追随父兄逞勇斗狠,经历过几次部族之间的械斗,颇有男儿气概, 稍长更得异人传授武艺及韬略,不但能够挽弓执刀与敌人拼斗,而且深诸行军布阵之法, 因此。深得同族的器重和信赖,甚至海南儋耳诸部落民族也望风归附。 先是北燕苗裔冯业率众浮海南来,定居新会,历任牧守,三传至冯融,被梁武帝任 命为罗州刺史,为了壮大自己的声势,也着实欣赏洗百合的才识,于是降尊纤贵地为儿 子冯宝向尚系蛮族的洗氏求亲,冯宝新任高凉太守,生得一表人材,又是官宦世家,洗 氏部族自然是欢天喜地答应了这门亲事,洗百合于是成了太守夫人。 梁武帝太清二年八月,侯景在寿阳反叛,梁朝按照羊侃的计划应该是在采石矾坚拒 叛军渡江,另以一支精锐的部队袭取寿阳,使侯景进既不能,退又失去了巢穴,乌合之 众,自然瓦解。可惜朝廷不用他的计谋,却以与侯景有勾结的临贺王萧正德为平北将军。 都督京师诸军事,他表面忙于备战,暗地里却以大船数十艘资敌,于是侯景顺利渡江, 把梁武帝围在小小的台城。” 这时广州都督萧勃征兵火速赴援,高州刺史李迁仕久蓄异志,伪称有病,迟迟不肯 应命,并派人急召高凉太守冯宝。洗氏夫人考虑,刺史托缠拒都督之命,而却积极整 屯兵马,显然有谋叛之意。因而对丈夫说:“今刺史突然召你前往,必然是逼你同反, 君若前往,不啻是羊入虎口,不妨稍加等待,以观其变。” 没有几天,李迁仕果然反叛。派遣杜平虏率兵迳往湖石,以便与侯景呼应。洗氏夫 人自忖,杜平虏尽率精兵出城,留下李迁仕守着一座空城,自然无所作为,于是与丈夫 计议,卑辞厚礼,徒步担物,明为轮将,暗乃突袭,一举攻下李迁仕的老巢。 这个计划具体由洗氏夫人执行,李迁仕远远地望见千余人众,背扛肩挑而来,果然 中计,以为是轮送军需品的队伍,丝毫不加防范,立即命人拔栅开城。洗氏夫人率众涌 入,迅即从箩筐背囊中拿出刀剑,像秋风扫落叶般一下子占领高州城,进而与长城侯陈 霸先在湖石会师,击溃杜平虏的叛军。 接下去是新任始兴大守、长城侯陈霸先与王僧辩合力击溃侯景。湘东王萧绎在江陵 即位,但不久被北朝中的西魏政权打得粉碎,陈霸先乘机代梁而为陈武帝,这也是南朝 政权更替一个特点,总是大将夺权。 数年之中长江流域烽火漫天,岭南地区多赖洗夫人扶辑,安然无事。此时冯宝已殁, 陈霸先笃念昔日并肩作战的友谊,遣使拜洗夫人九岁的儿子冯仆为阳春郡太守。 不久,广州刺史欧阳纥起兵叛陈,天高皇帝远,陈霸先鞭长莫及,洗夫人就近连络 百越首长;合力攻打欧阳纥而数平叛乱,冯仆因母亲平叛有功被陈霸先封为信都侯,加 平越中郎将,转任石龙太守。洗夫人也被册封为“石龙太夫人”,权职待遇一律照比刺 史。 陈霸先即位之初,实力未允,对北朝采取和平邦交。三年后陈文帝嗣位,兵力日强, 接连攻下长沙、江郢、巴蜀等地,南朝江山逐渐恢复旧观,再传到宣帝,又乘北齐内乱 遣兵收江北各地,可惜到他儿子陈波宝手中,也就是陈后主,终日炕缅酒色,怠于政事, 于是被隋文帝杨坚所灭。 南北朝时对峙的局面虽然由隋文帝统一,但岭南地区尚未归附,为了维持地方安宁, 共推石龙大夫人洗氏出来领导,仍用陈朝封赠的仪仗及兵卫甲盾,每每前呼后拥巡视各 州,真个是威镇南疆,简直就是个小王国的女皇帝了。此时她已经是六十开外的人,儿 子冯仆已死,孙儿冯魂与冯暄随侍左右、大家都称她为“圣母”。 隋帝派遣韦洗前往岭南宣抚,并携带陈后主的亲笔书信,以及洗夫人先前呈献给陈 后主的“扶南犀杖”作为信物,洗夫人目睹犀杖,知道陈朝已经灭亡,于是率众归附隋 朝,长孙冯魂被破格提升为仪国三司,洗夫人被册封为“宋康郡夫人”。 韦洗仍旧滞留岭南,岭南人王仲宣连络各部族首领围袭隋朝派来的钦差大人,洗夫 人既然接受了隋朝的册封,自然有救助朝廷特使的责任,于是派孙儿冯暄率兵往援,结 果进兵不利,被俘下狱。洗夫人再派幼孙冯盎驰援,而且自己亲自披挂上阵以为后应, 很快就消平叛乱。从此南疆一片安谧,朝廷政令直达海隅,隋文帝对此大加赞赏,追赠 洗夫人的先夫为广州总管,追封他为谯国公,洗夫人被封为“谯国夫人”。谯国夫人虽 然不是什么官位,但却比照总管衙门,设置幕僚机构和属官,并颁予印信兵符,全权指 挥岭南六州兵马,且界予一项特殊权利,遇有紧急事故,可以不先奏报朝廷而便宜行事。 这是一项特殊的前所未有的荣耀,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夫人而言,总管岭南六州军政大 权,朝廷视之为南疆柱石及屏障,隋文帝赏赐有加,皇后也刻意笼络,信使不绝于途, 岭南各州风调雨顺,家给人足,形成有史以来最为富庶及安定的局面。 隋文帝定都大兴,也就是长安,勤谨节俭,减轻赋税,与民休养生息,岭南地区遵 照朝廷指示,成效尤为可观,隋文帝曾降敕书慰勉谯国夫人:“朕抚育众生,情均父母, 欲使率土清净,兆庶安乐。夫人情在奉国,深识正理,直训导子孙,敦崇礼教,遵奉朝 化,以副朕心。”殷殷之意,溢于言表。 隋朝开国以后,改广州为番州,除了倚重谯国夫人坐镇岭南地区以外,更由朝廷派 赵钠为番州总管,综辖地方政务,由于赵讷贪污不法,动辄苛虐番民各部族,使得怨声 四起,纷纷上书朝廷,指斥赵讷的种种不法情事,有的甚至叛离朝廷而自立。隋文帝下 诏谯国夫人就近惩治赵讷,并招抚诸部族。 谯国夫人此时已经年届古稀,犹自抖擞精神乘骑骏马,盛张锦伞,亲捧皇帝诏书逮 捕赵讷,然后审问、正法,并一一列举罪状及受贿财物,派遣专使奏报朝廷,又风尘仆 仆地巡行各州各郡宣达圣旨,所以岭南各地复归平静。 谯国夫人以边睡番族,明大体、识大义、安抚百姓、绥靖地方,岭南地安定繁荣达 半个世纪;她虽然历事三朝,实因环境使然,她始终忠于她的部族,忠于她的职守,对 一个女人而言,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隋文帝仁寿二年,独孤皇后崩逝,隋文帝好象突然从层层束缚中挣脱出来,于是开 始放荡,国事日益荒废。就在此时,威镇南疆的谯国夫人也油尽灯熄,享年七十五岁, 朝廷追赠她为“诚敬夫人”。 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客观情势使谯国夫人脱颖而出,而谯国夫人也在动荡的 社会中作出许多男子汉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