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一代女文豪班昭


班昭字惠班,又名姬,家学渊源,尤擅文采。她的父亲班彪是当代的大文豪,班昭 本人常被召入皇宫,教授皇后及诸贵人诵读经史,宫中尊之为师。 班昭十四岁嫁给同郡曹世叔为妻,所以人们又把班昭叫做“曹大家”。 以个性而论,曹世叔活泼外向,班昭则温柔细腻,夫妻两人颇能相互迁就,生活得 十分美满。 班昭的文采首先就表现在帮她的哥哥班固修前汉书,这部书是我国的第一部纪 传体断代史,是正史中写的较好的一部,人们称赞它言赅事备,与史记齐名,全书 分纪、传、表、志几类。还在班昭的父亲班彪的时候,就开始了这部书的写作工作,她 的父亲死后,她的哥哥班固继续完成这一工作。班固,字孟坚,九岁能作文,稍大一点, 博览众书,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不料就在他快要完成前汉书时,却因窦宪一案 的牵连,死在狱中,班昭痛定思痛,接过亡兄的工作继续前进。 好在班昭还在班固活着的时候就参予了全书的纂写工作,后来又得到汉和帝的恩准, 可以到东观藏书阁参考典籍,所以写起来得心应手。 前汉书出版以后,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学者争相传诵,前汉书中最棘手的 是第七表百官公卿表,第六志天文志,这两部分都是班昭在她兄长班固死后独 立完成的,但班昭都谦逊地仍然冠上她哥哥班固的名字。班昭的学问十分精深,当时的 大学者马融,为了请求班昭的指导,还跪在东观藏书阁外,聆听班昭的讲解呢! 班昭还有一个兄弟是班超,我们现在常用的两个成语“投笔从戎”和“不入虎穴焉 得虎子”就是他的口语演化而成的,反映出他的智勇过人,他出使西域,以功封定远侯, 拜西域都护,扬汉威直至中亚细亚三十年之久。 汉和帝永元十二年,班超派他的儿子班勇随安恩国入贡的使者回到洛阳,带回他给 皇帝的奏章:“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人玉门关。谨遣子勇,随安西献物入塞,及 臣生在,令其目见故土。”表达出一种浓郁的叶落归根的思想,然而奏章送上去之后, 三年后朝廷仍不加理会。班昭想到死去的哥哥班固,对年已七十,客居异乡的哥哥班超, 产生一股强烈的的依恋、怜悯心情,于是不顾一切地给皇帝上书: 妄同产兄西域都护,定远侯超,幸得以微功得蒙重赏,爵列通候,任二千石,天恩 殊绝,诚非小臣所当被蒙。超之始出,志捐躯命,冀立微功,以自陈效。会陈睦之变, 道路隔绝,超以一身,转侧绝域,晓譬诸国,固其兵众,每有攻战,辄为先登。身被金 夷,不避死亡,赖蒙陛下神灵,且得延命沙漠;至今积三十年,骨询生离,不复相识; 所与相随时人士众,皆已物故;超年最长,今且七十,衰老被病,头发无黑,两手不仁, 耳目不聪明,扶杖乃能行,虽欲竭其全力,以报答天恩,迫子岁暮,犬马齿索,为之奈 何? 蛮夷之性,悼逆侮老,丙超旦暮入地,久不见代,恐开好究之原,生逆乱之心。而 卿大夫感怀一切莫肯远虑,如有卒暴,超之气力,不能从心,便为上损国家累世之功, 下弃忠臣竭身之用,诚可痛也!故超万里归诚,自陈苦急,延颈踰望,三年于今,未蒙 省禄。 妾窃闻古者十五受兵,六十还之,亦有休息不任职也。缘陛下以至孝理天下,得万 国之欢心,不遗小国之臣,况超得备候伯之位,故敢触死为超求哀,乞超余年,一得生 还;复见阙庭,使国家永无劳远之虑,西域无仓猝之忧,超得长蒙文王葬骨之恩,子方 哀老之急。 班昭代兄上书,说得合情合理,丝丝人扣,汉和帝览奏,也为之戚然动容。特别是 文中的最后两句,引用周文王徐灵台,掘地得死人之骨,而更葬之。魏文侯之师田子方, 见君弃其老马,以为少尽其力,老而弃之,非仁也,于是收而养之。两则故事明讽暗示, 汉和帝认为不再有所决定,实在愧对老臣,于是派遣戊己校尉任尚出任西域都护,接替 班超。 班昭以她的文采和才情使她的哥哥班超得以回朝。 任尚抵达任所,班超一一予以交代完毕,任尚对班超说:“任重虑浅,宜有以海之。” 希望班超对他治理西域一些忠告,班超语重心长地说:“塞外吏士,本非孝子顺孙,皆 以罪过徙补边屯;而蛮夷怀鸟兽之心,难养易败。今君性严急,水清无大鱼,察政不得 严苛,宜荡佚简易,宽小过,总大纲而已。”但班超走后,任尚私下对亲信说:“我以 班君当有奇策,今所言平平耳!”任尚不能借重班超的经验,竟以严急苛虐而失边和, 这是后话。 汉和帝永元十四年八月,班超回到洛阳,拜为射声校尉,他离开西域疏勒时本已有 病,来不及和妹妹好好地聊聊,加以旅途劳顿,回家一个月就病逝了,班昭无言以对。 班昭以她的文采,完成了哥哥班固的前汉书打动汉和帝的心,使哥哥班超回归 洛阳。班昭的文采还表现在她写的女戒七篇上。 七戒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章。本是用来教导 班家女儿的私家教课书,不料京城世家却争相传抄,不久之后便风行全国各地。 在“卑弱”篇中,班昭引用诗经·小雅中的说法:“生男曰弄漳,生女曰弄瓦。” 以为女性生来就不能与男性相提并论,必须“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和事,不辞剧 易。”才能克尽本份。 在“夫妇”篇中,认为丈夫比天还大,还须敬谨服侍,“妇不贤则无以事夫,妇不 事夫则义理坠废,若要维持义理之不坠,必须使女性明析义理。” 在“敬慎”篇中,主张“男子以刚强为贵,女子以柔弱为美,无论是非曲直,女子 应当无条件地顺从丈夫。”一刚一柔,才能并济,也才能永保夫妇之义。 在“妇行”篇中,订定了妇女四种行为标准:“贞静清闲,行己有耻:是为妇德; 不瞎说霸道,择辞而言,适时而止,是为妇言;穿戴齐整,身不垢辱,是为妇容;专心 纺织,不苟言笑,烹调美食,款待嘉宾,是为妇工。”妇女备此德、言、容、工四行, 方不致失礼。 在“专心”篇中,强调“贞女不嫁二夫”,丈夫可以再娶,妻子却绝对不可以再嫁, 在她的心目中下堂求去,简直是不可恩议的悖理行为,事夫要“专心正色,耳无淫声, 目不斜视。” 在“曲从”篇中,教导妇女要善事男方的父母,逆来顺受,一切以谦顺为主,凡事 应多加忍耐,以至于曲意顺从的地步。 在“叔妹”篇中,说明与丈夫兄弟姐妹相处之道,端在事事识人体、明大义,即是 受气蒙冤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万万不可一意孤行,而失去彼此之间的和睦气氛。 班昭主要生活在汉和帝时代,汉和帝在班超死后不久就驾崩了,皇子刘隆生下来才 一百天,就嗣位为孝帝,邓太后临朝听政,不到半年,帝又死,于是以清河王刘祜 嗣位为孝安帝,孝安帝才十三岁,邓太后仍然临朝听政。 东汉皇帝短命,只有开国的光武帝刘秀活过“花甲”,六十二岁时死,其次就是明 帝,四十八岁,再次是章帝三十一岁,其他多在二十岁以下,包括一大批娃娃皇帝,造 成外戚专权局面。 邓太后以女主执政,班昭以师傅之尊得以参予机要,竭尽心智地尽忠。邓坞以大将 军辅理军国,是太后的兄长,颇受倚重,后来母亲过世,上书乞归守制,太后犹豫不决, 问策于班昭,班昭认为:“大将军功成身退,此正其时;不然边祸再起,若稍有差迟, 累世英名,岂不尽付流水?”邓太后认为言之有理,批准了邓坞的请求。 班昭年逾古哮逝,皇太后为她素服举哀。 班昭是一位博学多才,品德俱优的中国古代女性,她是位史学家,也是位文学家, 还是位政治家。她在曹家有一个儿子,几个女儿,儿子曹成被封为关内侯。
前回主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