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戏缢


邑人某年少无赖,偶游村外,见少妇乘马来,谓同游者曰:“我能令其一笑。”众不 信,约赌作筵。某遽奔去出马前,连声哗曰:“我要死!”因于墙头抽粱黠一本,横尺许, 解带挂其上,引颈作缢状。妇果过而哂之,众亦粲然。妇去既远,某犹不动,众益笑之。近 视则舌出目瞑,而气真绝矣。粱干自经,不亦奇哉?是可以为儇薄者戒。
前回 PC时代 文学书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