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追梦的公主

唐衣  


  所有的爱情,都始於一个魔咒。


  八月的太阳热烈的燃烧着,玻璃窗外的人群浴在白花花的阳光里,彷佛是一幅曝光
过度的影片,人影淡得失去了真实感,好像随时都会随氤氲的热气蒸发掉。

  小秋趴在吧台上,睁开圆圆的眼睛,凝望窗外的街景。午後叁点,咖啡厅里没什麽
客人,只有角落一桌坐着叁个男学生个自抱着书本啃。这是每天最空闲的时段,她可以
把Billie Holiday的歌声开得好大,然後攀着那哀伤的慵懒嗓音掉进她的梦里。


  清秀甜美的Billie Holiday一生遇见了好几个王子,可是在还没来的及一起过着幸福快
乐的生活之前,王子又都变成了青蛙。她用酒精和毒品来麻醉悲伤,然後寂寞的死去。

  即使唱着最轻松快乐的歌,她的声音仍有着淡淡的忧伤。

  她终身只等待一个魔咒,好以甜美的嗓音交换凄美的爱情,但魔咒并未降临,她并
没有变成泡沫,只是化成一连串悲伤的音符。

  二十二岁又五个月大的小秋没有哀伤,更没有爱情。从大学法文系毕业後,直接躲
进大姊开的咖啡厅里。

  她是家里的老么,在父母的中年时期十分意外的诞生,从小便毫无压力的长大,读
书或工作都随着她的意思。她闲散惯了,外面世界匆匆忙忙的教步她根本跟不上,索性
窝在这咖啡厅里等待,并作着水晶的梦。
大学里总会在一些场合遇见向她示好的男孩,而她总是拒绝。朋友会劝她给他们一些机
会吧,她斩钉截铁的告诉朋友,「不是他们!」

  没有为什麽,她就是知道,他们不是她的王子。

  朋友笑她孩子气,她也不以为意,她有双圆圆的眼睛,加上圆圆的额头,尖尖的小
下巴,这样的脸总是让人觉得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到现在竟然还有人喊她「妹妹」。


  只有他,他是从来不喊人的,有次竟慎重地喊了她一声「小姐」,小秋找错了钱,
多给他五百块 !
他挑起眉毛笑着轻唤她,便把五百块递给小秋,没有再说第二句话。


  他是她的王子,第一眼小秋便明白。

  王子在每个礼拜六的夜晚,穿着卡其色的百幕达短裤,脚上趿着简化的罗马凉鞋走
进店里,从七点坐到十一点,这中间他会喝掉叁杯Espresso,抽掉十一根菸。


  王子有长长的睫毛,和漆黑幽深的眸子。
  他恍惚的眼神总让小秋想起Billie Holiday的歌声。他是个忧郁的王子。


  「嘿!你又在发呆。」

  小秋把目光调向声音的来源,眼睛仍迷迷忙忙的,但她知道来人是她一向能干的大
姊。

  大姊绕过吧台,拍了拍小秋的头,然後顺手把音乐的声量转小些。小秋的大姊在姊
夫的贸易公司帮忙,偶而才过来看一下店。

  「哇!外面热疯了,对了,Ann又要找你代礼拜六晚上的班,我叫她自己问你,
你别又答应她呦!」大姊喝了口水,又叽叽咕估的地交代她,「偶尔出去完完嘛,老是
窝在这里会变笨喔!看你连眼神都变得呆呆的。」

  大姊看小秋没啥反映,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笑一笑,「店里都没事吧?我走了,
还得帮你姊夫轧一张票子。」

  「嗯。」小秋头靠在手臂上点了点,「大姊,拜拜!」

  「拜!」大姊又像风一般旋了出去。

  小秋的视线跟着大姊的身影停在等绿灯的人群中,这时她只能看见大姊的白色窄裙
跟高跟鞋。绿灯一亮,大姊便快步的走在人群之前。

  她彷佛可以听见大姊的鞋子「喀答喀答!」她踩在人行道上。她忍不住笑起来,大
姊永远像个火车头冲来冲去的,然而即使如此,她的身影仍然会融进白茫茫的光线里,
消失在下一个人群中。

  在白蒙蒙的街景中突然出现一个亮点,是他!从对街走过来,小秋傻气的揉着眼睛
,真的是他,虽然穿上西装,长腿包在西装裤里,依然是他的王子。


  他和一个长发女孩走在一起,女孩自顾自的走着,而她频频回头看着女孩,小秋看
见他眼睛里的关注。
他们从咖啡店前经过,并没有走进来。

  小秋心里有些痛,但依然觉得安心。

  Billie Holiday这时正低声唱着 :

  「I'll never smilling again,until smilling at you ........」

  「我不会再微笑,除非是望着你!」小秋在心里笑着说。


  我向一千颗星星许愿  於是,我们将在人群中认出彼此。


  对小秋来说,今天真是个奇怪的一天,所有的事情都飞离的原有的轨道。


  快要十一点时,王子才带着一身酒味跌跌撞撞的走进来。
  到现在他杯子里的espresso除了温度,仍完好如初,他不停的点着菸却不太抽,常
给菸烫着了手指才猛然按熄,幽深的眼瞳一竟望向吧台後的她。然而小秋也搞不太清楚
,她茫然的眼神是看着他,还是看着她身後的某一点。

  小秋抚着唇,心想是  膏的关系吗?Ann今天也好好玩,小秋来接班的时候,她
一把抱住她,直嚷着她真好,然後又送给她一条  膏 。

  「这是许愿的  膏!每天涂叁次,擦的时候要一边许愿,愿望很快就会实现,很灵
的! 」Ann兴奋的向她解释。

  「让王子认出我吧!」这是小秋偷偷许下的心愿 。

  所以,是她的愿望实现了吗?

  小秋又望向他,一接触他的眼,心便失速的跳了起来。

  该打烊了,夜里只剩下他一个客人,他却几乎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小秋不得不走
向他。

  「先生 ,」她对着他微笑,「我们要打烊了。」

  他紧盯着她,半晌才点头,挣扎着着站起来,还撞到了桌上的水杯。


  小秋赶紧扶助他,因为承受着他的重量,她的身子也歪了一边。


  「对不起 。」他靠在她身上说。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不要,我不要回家。」他抓着小秋的手,无助得像个孩子。

  「好吧 !
」小秋只得将他扶出店外,让他靠在墙上,才回店里收拾东西。

  关上店门以後,小秋扶着他,一起坐在他们店外骑楼下的行人椅上。


  「我不是故意的..是她..她不要我,她怀..怀孕..」他扶靠在她身上,脸
偎在她胸前,好像是在对她的心说话。「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相信你。」小秋抚着他的发 ,「睡一下吧!」

  他抬起脸 ,幽黑的眸找到她的眼睛。「真的?」

  「嗯。」小秋其实听不懂他那些断断续续的话,但仍不由自主的点头笑着,「我相
信你。」

  「你真好!」他偎在她肩上,热热的鼻息骚得小秋的颈窝痒痒的,「我喜欢你
,鸭
鸭...」

  雅雅 ,还是鸭鸭 ? 是王子喜欢的女孩 ? 是那个长发的女孩吗 ?

  他把她错认成雅雅了,但即使被误认成另外一个人,能在她伤心的时候陪伴他,小
秋心里仍觉得幸福。

  这附近都是办公大楼,到了午夜便显得异常静谧,彷佛是个沉睡中的古堡,偶有疾
驶的车灯像流星一般掠过。

  小秋有种幻觉,此时此地天地失去了分野,阳光将不会再升起,真实和梦境混合在
一起。她坐在世界的尽头,和她的王子一起。

  他规律得吐纳着鼻息,已然睡去。小秋让他扶在她的腿上,目光跟着手指抚过他的
额,直挺的鼻,最後停在他的唇上,「王子...」小秋轻声唤他。


  他浓密的睫眨动了两下,忽然仅仅搂住她的手,梦呓着,「鸭鸭..」


  小秋的心揪痛了起来,夜风凉凉的拂在脸上,当她的另一手抚着脸,才知道自己正
流着泪。

  人鱼公主在这时候会怎麽做呢 ?

  即是化成海上的泡沫也不後悔的心情,小秋终於也感受到了。

  当黎明第一道曙光出现时,小秋会离开他,因为夜的魔咒一解除,她和王子将只是
人群中两个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微笑望着你,虽然,我的心唱着悲伤的歌。


  「喂!小秋!」

  小秋猛然转脸望向身边的大姊,嘟着嘴抱怨,「你干麻对着我的耳朵吼?」


  「我站在这里十分钟了,你都没有发现吗?」大姊单手叉腰,嗔笑地望着她。


  「没有!」小秋拿起抹布,小秋拿起抹布,没有意识的来回擦拭着吧台台面。


  「你愈来愈严重了,以前是听Billiy Holiday时发呆,最近随时随地都恍恍惚惚的。
」大姊身手探向她的头,「你是不是得了梦游症?」

  「大姊!」她抗议着躲掉大姊的手。

  「你认识那男人?」大姊抢走她手上的抹布,冲她笑得贼兮兮的,「他为什麽一直
盯着你看?」

  小秋又把抹布抢回来。「不知道。」不用抬头,她也知道大姊说的是他,那夜之後
,她的王子一整个礼
拜都没有再出现。

  今天他忽地出现,和那天一样,一口咖啡也没喝,只是抽着菸看她,唯一不同的是
,他没有喝酒,他灼灼的目光精准地落在她脸上。

  「喂,小秋!
他走过来了耶。」大姊凑在她耳边低喊,手肘猛撞她。

  小秋猛地抬起脸,心慌慌地跳着。慌什麽呢?
他不会认得你的。然而,即使拼命这
样告诉自己,当他停在她面前时,心仍失控地撞击着胸膛。

  「你明天有空吗?」笑意自他的唇角漾开。

  「啊!」抹布应声落地,小秋惊愕地看着他。

  「有空,当然有空。」大姊忙笑着帮她回答。

  她横了大姊一眼,「对不起,我明天有事。」

  「啊!」这回是大姊瞪大了眼。

  「後天呢?」他的笑漫上了眼,幽黑的眸更深远了。

  「对不起,後天也有事」小秋想都没想便回答了。

  「那...改天你有时间打这个电话给我好不好?」他顺手抽了一张吧台上的纸巾
,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和「韦皓」两个字。

  韦皓..小秋在心理反覆念着,原来她的王子有个名字——韦皓。


  迎着他企盼的目光,小秋乖乖地点头。

  「喂喂!」大姊在一旁终於忍不住了,「不用改天了,小秋现在就有空。」


  「大姊!」

  面对两双诧异的目光,大姊  起腰,「我是老板,命令你现在放假,你们两个去谈
谈吧!最好把话说清楚。」

  最後一句是冲着小秋说的。

  「可是..」

  「别可是了。」她扯下小秋的围裙,把小秋推出吧台外,「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搞
定了,必要的时候会早点打烊的,去吧!」

  她朝小秋暧昧的眨眨眼,小秋为难地看着大姊又看看他,後者脸上堆满了诚挚和期
盼的神情,小秋只得移步走向店外,她听见身後的他说:「谢谢大姊。」然後是他跟上
的脚步声。

  「她是你真的姊姊吗?」韦皓的话里有兴奋的笑意。

  「我妈四十岁时才生我,她大了我十六岁,所以她是我第二个妈妈。」


  「真好!我是独子,从小一直希望有兄弟姊妹..想去哪里?」


  他的脸俯向她,小秋突然发现,忧郁王子笑的时候,颊上有着迷人的酒窝。


  他们正巧转过一个街口,小秋朝一栋银行的大楼一指,率先往大楼前的阶梯走去,
直接坐在楼梯上。

  夜风扑在脸上,已有些秋的味道了,小秋抱着腿,把下巴搁在膝上,虽然她很想知
道他为什麽找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不论他如何,他依然是她的王子。


  「那天晚上,」韦皓突然打破静默,「真的谢谢你。」

  「你怎麽知道?」小秋差点跳起来。

  「当然是你,因为我梦..」他看见小秋瞪大的眼,不禁失笑,「为什麽这样看我
?好像我是怪兽。」

  被诅咒的王子当然是怪兽。

  「你说什麽?」

  「啊!」小秋忙住口,她竟不小心说出心理的话。「没什麽。」


  「我想请你帮个忙。」这句话他似乎鼓足了才说出来的,小秋听他吁了一大口气,
「这要求不太合情理,但只有你可以帮我的忙。」

  她望着他的眼睛 ,不由自主的点着头。

  他好不容易的才从小秋的脸上移开目光,注视夜色的眼神墓地黯然,「我喝醉的那
天,我的未婚妻和我解除了婚约。」

  「你很伤心?」小秋的心顿时下沉,是因为他的悲伤。

  韦皓缓缓点头,「但不是因为她,而是我妈和我过世的父亲。我一直当她是妹妹,
我们的婚约是上一代的承诺,我父亲去世前唯一的遗憾是未能目睹我们的婚礼,很俗烂
的情节吧?没想到它就在我的身上上演着。」他自嘲的笑着,映着街灯,他黑黝黝的眸
像月光下一潭深不见底的潮水。

  「为什麽解除婚约?因为你爱上了雅..」小秋猛然吞下了下面的话,「呃,爱上
另一个女孩?」

  他回眸紧盯着她,小秋几乎要以为他眼里的深情是因为她。「不是,是因为她爱上
另一个男人,而且怀了他的孩子,她希望解除婚约,但她怕她的父亲不谅解,所以要求
我和她一起提出。」

  「那..取得谅解了吗?」

  韦皓摇摇头,眉蹙的好紧,「两家人,叁位长辈完全无法接受,所以那天我喝醉了
,该死!在那天以前,我几乎是为了父亲的遗言而活的。」

  小秋握着他扯着头发的手,「别这样!」

  他反手握住她的手,紧紧的,「但我想通了,那天早上我在咖啡店前醒来时,恍然
明白,人生是我自己的,不能跟着父母错误的决定错一辈子。我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说
服了他们,我要我和她都能带着真正喜欢的人到父亲坟上祭拜,他们便会同意解除婚约
。」
  小秋忽然都明白了,那天他喝醉时说的话,还有——他要求的帮助,「所以你要我
..」

  韦皓十分慎重地点头,「希望你能陪我到父亲的坟上。」

  小秋霍地抽回手,思绪纷乱如麻,为什麽找她?雅雅呢?那个他喜欢的女孩..


  「只有你能帮我。」他认真的神情攫住了她的目光,黑眸定定的望着她。


  「只有我..」小秋呆呆的重复他的话。


       在啤酒的梦里,我们曾经相爱



  这场戏并不像小秋想像得那麽艰难,没有哭哭啼啼的难堪场面,也没有怒骂斥责的
失控情况。

  韦皓握着她的手一起走向停车场,因为他们尚未走出长辈们的视线范围。


  「你表现的很好。」他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在山上韦皓父亲的坟前,一直到刚才两家人一起吃饭的餐厅里,他几乎没有放开过
她的手,用餐时,他甚至会一面玩着她的手指,一面说着话。一切真实得不像一场戏。

  当韦皓立在父亲坟前,握着她的手说:「我是真心喜欢小秋,爸,希望你能祝福我
们。」小秋几乎要以为他们是站在上帝面前,许下了终身的承诺。

  如果这世上有魔咒,能让这一切变成真实的,她将不惜代价去换取,即使是她的生
命。

  人鱼公主也是这样想的吧,用生命唤一个真实的梦..

  「你怎麽了?」他关注地看着她。

  小秋才发现他们已经停在他的车子边,藉着低头,她偷偷抹掉颊边的泪,「没事,
你还没谢我呢!」她努力的笑着。

  「是该谢你,可是..」话说了一伴,韦皓蓦地打住,靠在车边,他躲掉她的眼睛
,望着自己的脚。

  「可是什麽?」小秋觉得他这样子好奇怪。

  「可是,如果你说的话是真的,我就不用谢你了。」

  「什麽话?」

  他静默了半晌,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转过脸来正视她,「你说你是真的爱我。
」

  「我..」小秋惊得慌了手脚,他都知道了吗?

  「你知道吗?我每次到咖啡厅去时心情都很复杂,我老是想去看你,可是我是个有
未婚妻的人,而且,那时我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看我?」小秋完全意会不过来。

  他笑得很无奈,「唉!你当然不会知道,我总是在镜子里偷看你。直到醉酒的那天
,我才明白我是真的喜欢你,喝醉的时候我不回家,竟拼命的想去看看你。」


  「喜欢..我?」彷佛重了魔咒一般,小秋半张着嘴,呆呆地用手指着自己。


  「你好可爱。」他忘情的俯向她,黑眸紧紧的盯着她。

  当他的唇就要触着她时,有个名字忽然撞进她脑中,小秋恍然醒悟,猛推开他,「
那雅雅呢?那天你说你好喜欢她的。」

  「雅雅?什麽雅雅?」他一头雾水。

  「你醉了的那天明明说了,你喜欢雅雅,你怎麽能同时喜欢两个女人?你怎麽能从
王子变成青蛙?」小秋急急地喊着,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雅雅?ㄚㄚ?」他重复念着,忽然明白,笑了起来,「喔!是鸭鸭,它不是女人
。」

  「不是女人?」小秋圆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是鸭子,我小时後养的一只鸭子。」韦皓疼惜地抚掉她眼角的泪,「你的眼睛和
它的好像,那天晚上我居然梦见了它。」

  「是鸭子?」

  他点点头,捧着她的脸,笑漫上他的黑眸,「鸭鸭,青蛙,王子,你好可爱,你的
脑袋里怎麽装了那麽多奇妙东西?」

  他的声音愈说愈低,最後的几个字已经含在他的吻里。

  当他放开她时,小秋竟喘着气地把手慢慢举到他们之间。

  他担心地蹙起眉,「你该不会又要推开我?」

  小秋微笑着缓缓摇头,朝他伸出食指,「再一次。」


        The End

Key In/IdleTears--http://members.xoom.com/pinepro
回首页,看更多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