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第二章 小树作为坟墓

    文宓去了,宁三公子死了……
    沈休文感到纳闷,感到老是有点东西不对劲,晚饭后喝了几杯闷酒,独自跑了去一间著
名的“的士够格”。他平日最怕吵声,但是在纳闷时,却喜欢到“的士够格”,让震耳欲聋
的音乐充塞他的脑袋。
    “的士够格”照例有不少青年男女,沈休文感到自己有点超龄,虽然在律师群中,他算
是年青的一个。
    在邻桌坐着热闹的,是一群十八岁到二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有些很时髦,有些很秀美,
有些眼里膘着嗲气,有些眼里蓄着挑逗,沈休文看得出,这是一群同性恋者。这个不足为
奇,沈休文从不介意同性恋者,令他奇怪的,是混在这群同性恋者中的一位年轻小姐,看上
去廿三、四岁左右,正在无拘无束地跟那些男孩子熟络地聊天吃酒。
    细看,这女孩子的五官十分动人,一双飘呀飘呀的大眼睛,弯弯的嘴角象常含着笑,一
把长发摆来摆去,沈休文不明白这样的女孩子怎会没有男朋友在身边。
    不久,其中一位男孩子站起身来,那女孩子一把拉他到舞、池共舞。她那细长的腰扭动
着,舞得象株夜风里的垂杨,性感中透着潇洒,潇洒中透着飘选,她的舞姿是有控制的美
丽,不是没教养的女人那种失态的狂放。
    “好奇怪的一个女孩子!”沈休文边呷着酒边想。
    才跳了两只舞,那女孩子便跟那男孩子返回座中了!
    “阿弟,我给了你个机会表演舞姿,现在该少闷点了吧?”那女孩子对那男孩子说。
    “又没有人欣赏我,表演什么?”叫做阿弟的那男孩子颓丧地说。
    “那你老早跟我说不要跳好了,省得我白出一身汗!”那女孩子说:“人家失恋你失
恋,就没见过你这么天愁地惨的!”
    “宁三,你不明白的!”座中一个男孩子说;“我们找对象不如你们容易!”
    “宁三”这两个字象雷殛般打到沈休文耳朵里!
    “别灰心!人怎会没人要?”被唤作“宁三”的那女孩子说:“你看看街上,再丑再笨
的人也有人娶有人嫁!”
    “对啊!宁三公子万岁!”另外两个男孩子起哄地举着酒杯说。
    宁三公子?文宓不是说宁三公子已经死了?而且宁三公子又怎会是个女郎?’
    “对不起!”沈休文忍不住爬了半个身过去:“请恕我冒昧,不过,我觉得这位小姐的
名字叫做宁三公子很有趣……我只是想说,很特别,很好听。”
    “好!谢谢你!”叫做阿弟那男孩子保护式的代答了,其他几个温和地把沈休文半推半
送地按回原位,显然他们以为他是醉汉。
    沈休文有点后悔自己的莽掐,然而,今天让这位叫宁三公子子的女郎跑掉了,又不知何
时才可以再找到她,所以孤注一掷地大声嚷了两个字:
    “范斌!”
    这两个字显然生了效。那女郎问:
    “你是谁?”
    “我是沈休文律师。”沈休文忙递过名片。
    女郎接过了看,其他的男孩子都说:
    “别理他!”而叫做阿弟的那个却若有所思地默不作声。
    “不,不!”那女郎站起身来:“你们别担心,不要紧的。”
    说罢便走过沈休文那边坐下。
    “宁……宁小姐?”沈休文一时还未能接受宁三公子居然是个女郎。
    “是。”女郎点点头:“熟朋友都叫我宁三公子,或者宁三,不熟的才叫我名字。”
    “请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宁仪。”女郎说:“这名字只有在念书时老师叫的。爸妈自幼唤我做宁三,我小时又
顽皮,家里的老佣人拿我没法,说这个老三应该是男孩子投胎,我应是宁三公子,不是宁三
小姐,同学们听着好玩,便常叫我做宁三公子,于是这浑号便叫开了,我自己也喜欢!”
    “原来如此!”沈休文说:“我一直在找宁先生!”
    “为什么找我?”宁三问。
    “既然你认得我的名片,”沈休文说:“那你一定看过报上那段启事了?”
    “对。”宁三说。
    “你没有反应?”沈休文问。
    “有反应也不需要找你!”宁三说:“那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与律师楼无关!”
    “即使有人说你已经死了?”
    “什么?”
    “有人说你已经死了!”沈休文重复一次。
    “谁那么关心我,说我死了?”宁三俏皮地问。
    “这个我不能说。”
    “你不说我便不听罢了!”宁三毫不在乎地说:“反正我没有死!”
    沈休文觉得自己很笨,想知道文宓为什么说宁三公子死了的是他,而不是宁本人。沈休
文想了想,问道:
    “宁国起是你的什么人?”
    “宁国起?宁国起是我的大哥!”宁三答道:“你认识他吗?”
    “见过一次。”沈休文答;“是你的表姐文宓介绍的。”
    “文宓表姐?”宁三笑了笑:“那当然了!她看了启事,上过你的律师楼吧?”
    “这个……”沈休文不晓得说好还是不说好。
    “这个你又不能说,是吗?”宁三的大眼睛在沈休文脸上一溜:“不能说便别说了,老
实说,关我什么事?”
    “为什么你什么也不紧张,什么也不在乎?”沈休文奇怪地问:“范斌的启事显然与你
有关,你不上律师搂,人家说你死了,你又不在乎!”
    “你倒紧张了?”宁三那弯弯的嘴角,似乎在嘲笑沈休文:“一定是文宓说我死了啦!
是不是?我在乎什么?生气的是说我死了的人,不是我!”
    “你跟你表姐不和?”沈休文问。
    “谁跟她不和?我才没空跟她不和哩!”宁三摇摇她那把长发。
    “你的嘴巴比我还密,问了半天,我对你一无所知——除了你认为什么与你无关之
外。”沈休文先后见过范斌三个女人对看他亦悲亦愁,宁三倒是个意外!
    “我不是认为什么都与我无关,”宁三说:“而是,我只关心我喜欢的人、喜欢的事。”
    “你不喜欢范斌?”沈休文问。
    “不喜欢?”宁三微微地侧过头,凝视着沈休文:“沈律师,如果你是代范斌调查谁最
爱他的话,那就不必了。要是他到死时还不知道,我也无谓说了!”
    宁三唏嘘地垂下她的长发,长发遮住她半边侧脸,长长的睫毛依然翘在长发之外。
    “宁小姐,”沈休文说:“对不起,我不是想查问什么,范先生委托我代他办一点事,
劳烦你上律师楼一趟。”
    “我说过我不上!”宁三固执地说。
    “宁小姐,”沈休文诚恳地说:“我很为难,我不能不尽责任,有负范先生所托。”
    “他叫你找我做什么?”宁三问。
    “他要我交给你一百万!”沈休文说。
    “他有没有什么给小莉?”宁三问。一点也不关心她的一百万,
    “你是说,朱丽莉的女儿?”沈休文料不到宁三会提起小莉,
    “是。”
    宁三叹了口气:“他始终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小莉是他的骨肉!”
    “朱丽莉说小莉不是他的女儿。”
    “唉!丽莉姐,一生都在维护他!”宁三说:“这样吧,你把他给我那一百万元替小莉
做个信托金吧I那末她长大了,升学什么的都有个保障。”
    “你怎能肯定小莉是范先生的女儿?”沈休文说:“谁告诉你的?”
    “丽莉姐告诉我的,但是她不许我告诉范斌。你去问她好了!”宁三说:“沈律师,我
要走了,请你不要勉强我上律师楼,我没有事要交代,也不想知道什么!”
    沈休文依着地址,到了朱丽莉家。那是铜锣湾一层五百多呎的小型单位。里面的陈设有
点凌乱,显然朱丽莉不是个十分着重收拾的人。
    “沈律师,对不起,地方太乱了!”朱丽莉手忙脚乱地在地上拾起一把头刷,在桌子上
捡起立口红,又把沙发上的垫子摆回原位,还拍了几下。
    “朱小姐。不要客气。”沈休文说:“小莉上学了吗?”
    “上学了!”丽莉说:“你要茶还是咖啡?汽水?还是要点汤?”
    “清茶好了,谢谢!”
    “真的不要点汤?”丽莉热心地说:“单身汉老是汤水不够的。”
    “不用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热一热就成了!”丽莉看见地上还躺着个洋娃娃,不好意思地忙捡起来:
“我对收拾地方不在行,烧菜我倒是顶拿手,我可以一个人烧出二十四人吃的十几道菜!”
    “朱小姐,清茶成了。”沈休文礼貌地说:“我有些事要跟你谈,小孩子不在时最好,
所以你别忙弄汤去了!”
    “什么事?”丽莉边说边坐下。
    “我见过了宁小姐……”
    “宁仪?”
    “是,你们认识吗?”
    “认识。范斌的女朋友中,只有她肯跟我说话。”丽莉摊开了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姿
势:“有些看不起我啦,有些吃醋啦!其实,有什么醋好吃?范斌只不过是我的老朋友,我
又不要争……”
    “宁小姐说小莉是范斌的骨肉。”沈休文截止了她的独白。
    丽莉沉默了一会。
    “她不是说谎吧?”沈休文问。
    “宁小姐不是个说谎的人,她是个好女孩!不象那自以为了不起的文宓!都是大富人家
的千金嘛!宁小姐可一点也没想到什么阶级不阶级的!”
    “朱小姐,别岔开话题,小莉是不是范斌的女儿?”
    “你不会说出去?”丽莉担心地问。
    “不会。”
    “不是为我自己,是为范斌!”丽莉强调地说。
    “范斌已经不在人世了!”
    “沈律师。”丽莉说:“范斌留给影迷的形象,是个白马王子式的人物,要是一下子揭
发他有个私生女,那便不好了。何况,正如你说,人已经死了,何必再翻历史?反正我会好
好抚养小莉的。”
    “为什么他生前你不告诉他7”
    “沈律师,范斌是个好人,要是他知道了,无论那对他有什么影响,无论他爱不爱我,
他都会跟我结婚的,那又何苦来呢?”
    “结婚有什么不妥?”
    “你不明白的,沈律师。”丽莉解释:“要是你象我一般,看着他从十四岁起做片场小
工,受尽凌辱吃尽苦头的才成为明星。你便会知道一切得来不易。小莉出生那年,他才廿三
岁,刚刚冒出头来,要是他跟我结了婚,还有个女儿,你说他怎会红得起来?观众要的是白
马王子,不是要个娶了个年纪比他大的肉弹、又有个女儿的小丈夫!……何况,我的名声又
不好……观众怎会了解?我没念过很多书,又没人教导,我要找生活,而且,年少时我并不
晓得,什么是好名声什么是不好,总之有锋头出,有得见报便以为很好了!”
    “你一直没告诉范斌女儿是他的?”
    “当然没有。我想他有点思疑,不过,我一晓得怀了孩于便马上嫁了个南洋商人了,小
莉是跟我那丈夫姓黄的。”
    “那位黄先生呢?”
    “我和他的婚姻只维持了一年,没感情嘛!”丽莉说:“我对他不起就是了!”
    “你是如此爱范斌?”
    “是爱、是同情、是习惯。”丽莉在想适合的形容词:“我和范斌的感情很奇怪,那是
段很美丽、很醇的感情。可是,就差那么一点点,我知道我不是他要找寻的妻子。”
    “你怎知道?”
    “我怎知道?他不会为我而发狂。我只不过是个他喜爱而又珍惜的习惯。”
    “你只不过是什么?”丽莉突然咬文嚼字起来,沈休文反而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我说,我只不过是个他喜爱而又珍惜的习惯!”丽莉一个字一个字地在慢慢念。
    “哦……”沈休文在消化这句话的意思。
    “这句话是我从一本小说中看回来的,我觉得这恰巧就是范斌对我的感情,所以便记着
了。我平时是不大看书的,连‘读者文摘’’也看不下去,说起来也真丢人!”丽莉说。
    “宁小姐要将她那一百万给了小莉做个信托金,你意思怎样?”沈休文问。
    “宁小姐本身没有多少钱,却老是顾着我们母女!”丽莉叹道。
    “你又说她是大富人家的千金,她的哥哥是宁国起嘛!”沈休文不解地间:“怎么她没
有很多钱?”
    “宁小姐这么同情小莉,因为她自己也是私生女。她是宁老先生在外头生的,一岁多便
带回家里养,她根本不晓得母亲是谁。宁老先生虽然很疼她,但始始终和其他兄弟姐妹不
同,宁太太对她没什么,但总没有母亲那份关怀和细心。而且,她年纪轻,信用卡是装满了
皮包,她买什么都可以签卡,但她名下是没有财产的。也许宁先生去后会留给她一些什么,
不过两者还健在哩,我相信宁小姐从未有过一百万现款!”丽莉说。
    “她是个奇怪的女孩子,什么也不大在乎!”沈休文说。
    “范斌去后我没见过她,灵堂她也没有去。”丽莉想起当日的事,她守在灵堂,方璧君
白着脸孔来坐了一夜。什么也没有说。文宓和丈夫联名送了个花圈,人倒没有来,宁小姐却
是人不出现,花圈也没有。然而,丽莉最担心的便是她。
    “宁小姐是个有真性情的女孩子,她从不说心事,但是我知道,范斌的死对她打击很
大!”丽莉告诉沈休文:“这样吧,你问她好不好跟我见面,我也想跟她谈谈!”
    “可是。我没有她的电话地址。”沈休文说:“我只是在‘的土够格’碰见她。”
    “我有她的电活地址,不过五年来都没找到过她。”丽莉拿起电话旁的地址簿,”翻了
宁仪的地址出来给沈休文:“那是宁家的大屋,不过,范斌死时宁小姐还在念大学,她是放
假才从美国回来的,有时又不晓得有没有回来,所以很难找,你试试吧!代我问候她!”
    沈休文打了几次电话,都找不着宁三,不论那个时辰,都是说出去了。沈休文怀疑,宁
三在故意避他的电话。他不明白,宁三为什么要把所有和范斌有关的人和事,都避得那么远。
    “你那个怪任务,做完了没有?”曾律师问他。
    “除了朱丽莉和文宓都签收了一百万外,什么下文也没有!”沈休文说。
    这时,电话响了:
    “喂?”
    “沈律师,我是陈太……方璧君。”
    “呀!陈太,你打电话来最好了!”沈休文说。
    “我托你办的事办好了没有?”
    “我!我有点困难……”
    “好吧!我上来!”
    没隔多久,方璧君上来了,一件黑色无袖旗袍,衬得她的双臂象是冰雪雕出来的一样。
她没有文宓的华采风韵,但是沈休文开始觉得她很耐看,羊脂白玉似的一张脸,配上清秀的
长眉和粉红色的小唇,真有点却嫌脂粉污颜色的味道。
    “沈律师,我上来签收那一百万。”方璧君说。
    沈休文如释重负地叫会计部准备收条。
    方璧君平静地签收了,一点也没给沈休文麻烦。
    “我很高兴你改变了主意!”沈休文说。
    “我并没有改变主意!我还是要把这一百万送给石建国!”方璧君娇滴滴地一笑,然
而,沈休文觉得她的笑有点寒意。
    “你办不来,我办!”方璧君继续说:“石建国的汽水厂地址,谁都找得到!”
    沈休文不好说什么,只好目送她离去。
    祖祖把一些文件拿进来,望望沈休文桌上的日历,好几天没有照了,祖祖轻轻地替他翻
好日子。
    “八月十日!”沈休文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几乎忘了!”
    八月十日,是范斌叫他开第二个信封的日子。

沈律师:

    八月十七是宁三公子的生辰,请替我买一颗十五毫米直径左右的南洋珠坠子给她。

							  范斌

    沈休文对珠宝一窍不通。幸而拍挡黄律师的太太对珠宝一向有研究。
    “十五毫米直径的南洋珠7不是要便马上有的,代你我找吧!”黄太太说。
    找了几天,终于有间名珠宝店找来了颗光滑无暇的。黄太大又买了条简单的白金项链,
把珠坠子吊着。
    “范斌不肯让任何女人忘记他!”黄太太说:“要是我,也忘不掉呀!这么浪漫,这么
情深款款!哎!老黄有他十份一情趣便好了!”
    沈休文在想着刚才开保险箱时看见的一叠信封,上面都有不同的日子,沈休文怀疑也许
还有叫他代购生日礼物的。
    “你还得自己送去哩,小沈!”黄太大说:“那位小姐,不知会哭得怎么了,你应付得
来吧?”
    “我祈祷她不要哭!女人一哭,我便手足无措!”沈休文说。
    然而,电话永远找不着宁三,沈休文只好送封信去,说范斌有份生日礼物送给她,请她
八月十七日早上十时见面。
    八月十七日晨,沈休文在办公室紧张地等,不晓得宁三会不会出现,因为她根本没有回
复。九时多,祖祖走进来说:
    “有位宁小姐说十时正在楼下等你,请你不要迟到,她驾着车!”
    沈休文九时四十五分便拿着珠坠子下去等,一面等一面担心宁三不来。
    十时正,一辆小型吉普车在他面前停住,一位长发少女招手叫他上车。一看,那是宁
三,她穿了件宽宽大大的麻质白恤衫,腰带束着细细的腰,一条麻包袋颜色的长裤勾划出她
那双潇洒的长腿,腿旁有束花。
    “我还担心你不来!”沈休文上了车说。
    “我说过来便来,不来便不来!”宁三说。
    “我还以为女人善变,老是拿不定主意的!”沈休文笑着说。
    “我不善变。”宁三说。
    “我们到哪儿去?”沈休文问。
    “到一个我喜欢到的地方。”宁三说。
    “你要不要先看礼物!”
    “到了才看吧!”宁三说。
    驾了近一小时车,宁三没作声,沈休文亦不敢跟她说什么。
    车子在个偏僻的郊区路口停下,沈休文跟着宁三走了一段曲曲折折的下坡路,到了个小
沙滩。
    宁三把手中那束花,放在沙滩一角的一棵小树下,默默地坐着,双眼蓄着哀伤,沈休文
不晓得她在想什么。
    “呀,我忘了说,生辰快乐!”沈体文尴尴尬尬地说:“这是范先生送给你的礼物。”
    宁三把盒子打开,把珠坠子握在手中一会,然后把它戴上,望着海。
    “对不起,我忘了说,麻烦你了!”宁三在静默了半响后说。
    “宁小姐,这是什么地方?”沈休文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来这个不起眼的小海滩。
    “这是……”宁三自嘲地说:“这是范斌的墓——我的傻主意。”
    沈休文望着她。
    “当然,范斌不葬在这里。”宁三抚摸着那棵小树:“五年前,我种下了这槐树,就当
这是他的坟墓。……从前我们常来这里的。我想,他会在这儿,多过在他现在的坟墓里,你
说是不是呢?”
    看见沈休文答不上什么话来,宁三笑笑说:“幽灵也会常到他喜欢的地方,而不会躺在
那可怕的棺材里,对不对?”
    “我想是吧!”沈休文从没想过那些事。
    宁三沉溺在自己的回忆里,根本没留心沈休文的答案。
    在得悉范斌死讯那天,宁三独个儿跑到范斌的居所,她有门匙。
    房子里没有人,范斌的佣人和司机都出了去忙着做一些主人死后的琐碎事。
    宁三梦游似的在屋子里走着,在范斌爱跟她一起挤着聊天的沙发上坐了片刻,在范斌的
床上躺了一会,拿走了一本他爱看的杂志,和一件他常穿的恤衫。
    回到家里,她把杂志和恤衫藏在箱子里,唯恐有人把那些东西抢了去。
    以后的几天,是一片空白。
    ……
    沈休文见她出神地坐着,不敢走开,也不敢动。
    宁三在追忆,她初次见到范斌那一天。那时她十七岁,刚念完中六,在放暑假,文宓表
姐对她说:
    “别让范斌知道我决定嫁给石建国!”
    那时,范斌来了,深邃的眼睛和方方的下唇,有慑人的魅力。
    然而,范斌只看着文宓,一点也没注意到文宓身夯那位十七岁的姑娘……
    “今天出海好吗?”范斌一把搂着文宓的腰肢,亲了亲文宓那头大波浪型的及肩柔发。
    文宓在他怀里挨了一下,“唔”地一声表示好。
    这时,范斌才发觉站在文宓身后几步有位十几岁的大女孩,头发短短直直的,撑着一双
长腿,出奇地在看他们。
    “呀!这是我的表妹宁三。”文宓突然省起宁三站在那儿:“宁三,这位是范斌先生。”
    宁三当然认得范斌,她初同学们都看过他的电影。宁三一脸的出奇,只因为她不明白,
为什么表姐刚决定了嫁给石建国,见了范斌却若无其事的亲热得扭在一块,
    “范先生,你好!”宁三跟范斌只握了握手。
    范斌朗着她的大眼睛笑了笑,问怀中的文宓:
    “你表妹叫做宁三?”
    “是。她姓宁。”文宓说。
    “一、二、三的三?”范斌奇怪地问。
    “是呀!她排行第三。”文宓说。
    “别告诉我她的姐姐叫宁二,妹妹叫宁四!”范斌依然不信:“你姨丈起名字,也太省
气力了!”
    “不!不!不!”文宓吃吃地笑了起来:“宁三是小名,她单名一个仪字。唉!每次介
绍她,我都得说故事!”
    “什么故事?”范斌问。
    宁三顽皮地笑着不作声。
    “这捣蛋呀,自小爱闯祸,男孩子也没她顽皮!”文宓边说边敲了宁三的头一下:“小
时她在家里找到梯子绳子,爬上了梯子,把大厅的水晶灯每盏缚上一根绳子,然后她便从这
根绳子荡过去另一根绳子扮泰山,结果灯给扯了下来,她也摔得头上起疙瘩!”
    “是大哥告诉我人猿泰山的故事的!”宁三说。
    “这些事层出不穷,男孩子也自叹不如,所以她家的佣人便说她是男孩子投错胎,叫她
做三公子了!总之,她从五、六岁起便被我们叫做宁三的了!宁仪这名字怎样象她!”文宓
边说边摇头,范斌听得直笑。宁三却有如听人朗诵自己的杰作一样,得意地站着。
    “你妈妈不打你吗?”范斌问。
    “不打,不骂,也不理!”宁三说,脸上的表情不大开心。
    文宓忙岔开话题:
    “别多说了,上船吧!把小顽童也带去好不好?”
    “好!好!”范斌说。
    “我不是小顽童!”宁三摇摇她那头乱乱的短发:“我中六都念完了!”
    “哦!会考了吗?”范斌对学校似乎很有兴趣。
    “去年考了,三优二良!”宁三耸耸肩头:“其他的科目没尾巴!”
    “这顽童念书一向不错的!”文宓说:“放完暑假她便到美国升学了!”
    “我真羡慕你1”范斌说。
    “我倒羡慕你们不用再上学哩!”宁三说:“上学太有规律了!我喜欢一连三天不睡
觉。一连三天不起床!”
    范斌笑着,拉着文宓的手坐了跑车前面,宁三得横着身子缩在后边,
    在夫皇后码头途中,范斌只顾和文宓亲热地谈笑,文宓唔唔呀呀地发嗲,宁三觉得没有
人记得她在后面。
    到了皇后码头前,文宓仪态万千地下车,范斌却被一群影迷团团围住要签名,文宓站了
半天,影迷们也似乎没发觉范斌有女友在站着等,有些还打了她个包踭挤进去看范斌。文宓
厌恶地皱了眉头,拖着宁三先往码头走。范斌再签了一会名字,才摆脱了影迷赶上去找她们。
    上了范斌那只中型游船,文宓穿了件一件头泳衣,懒洋洋地在甲板上晒太阳,范斌轻轻
地替她抹日光油,雄伟的身躯,在太阳下显得更加伟岸。
    宁三在旅行袋里掏出两件泳衣,一件一件头,一件比基尼,她想了一会,穿上了比基
尼。她的皮肤早已晒成蜜糖色,宁三照照镜子,觉得自己也不错,在学校,有很多男同学追
求她,她亦换过很多男朋友,宁三认为自己经验老到,挥挥手男孩子便过来,想不到文宓表
姐一直把她当个顽皮的男童般介绍,而范斌又好象完全没有被她吸引,她好不服气[
    走上了甲板。范斌正俯首跟躺着的文宓喁喁私语,范斌那如罗马武士似的侧影,令宁三
的心扑扑地跳,然而范斌只顾用手指勾着文宓卷曲的青丝,仿佛世上除了文宓,便没有东西
值得他看。
    宁三穿着比基尼在两人面前打了个转,希望范斌看见她的长腿,和那令男朋友们看定了
眼睛的健美身材,只可惜范斌叫她不用客气,要是想滑水便叫艇童开快艇好了。宁三从未被
男性这么忽视过,文宓倒是从眼角膘到了小表妹那已经发育完全的体态,她故意当作看不
见,反而把一双手臂勾在范斌颈上。
    宁三扑通一声跳下水里,游了好一阵子。到了个小沙滩,抽起匍匐在沙上的野花,扯个
痛快!小滩石多,宁三跟来蹬去的乱走,一个不小心,让石块和贝壳刺破了脚底,血涔涔地
流出,宁三喃喃地骂:
    “死脚!死脚!”没好气地游回船上找纱布。
    “什么事了?”文逐看见她的样子,忙问她。
    “刺破脚底了!”范斌看见一些血:“快坐下,快坐下!”
    范斌很快地去拿了红药水和纱布来,扶宁三坐下,轻轻地拿着她那只受伤的脚,用湿了
清水的药棉揩洗。范斌的一双手是那么的温柔,宁三是第一次受到他的触摸,忍不住哇的一
声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范斌吓了一跳,还以为弄痛了她:“不过你得忍着点,不洗干
净,伤口会发炎的!”
    “很痛吧?宁三!”文宓关切地问。
    宁三答不出话,只在唏哩呼啦地哭。
    “好了!好了!”文宓教洲地说:“别四处乱跑了,躺下晒晒太阳吧!”
    宁三想起刚才范斌替文宓涂日光油的旖旎,心里又嫉妒又羡慕。这时,范斌随手递过一
瓶日光油:
    “日光油你拿去涂好了!”
    “不要!”宁三说。
    “不要?”范斌把日光油放在她旁边。
    “不涂!”宁三负气地把头理在臂中,俯卧在甲板上。
    “宁三!”文宓不高兴宁三的没礼貌。
    宁三不睬她,动也不动装睡。
    “别理她了!小孩子脾气!”文宓对范斌说。
    “我们开快艇去!”范斌拖着文宓的手向船尾走。
    宁三偷偷地露出一只眼睛,看他俩在快艇上,一时拥抱,一时欢笑,她一面羡慕文宓,
一面在想:“她什么时候才告诉范斌不要他?”
    船泊岸时,黄昏六时多了。看范斌和文宓的神情,大概是不想她跟着,所以宁三说:
    “不用送我回家了,我约了比利在‘嚤啰街’见。”
    “好,那我们在希尔顿放下你吧!”范斌说。
    宁三到了“嚤啰街”,打电话给比利,命令他马上来。比利遵命到了。
    “怎么昨天说没有空,现在又有了?”比利问。
    “我突然闷起来!”宁三说。
    “闷什么?”比利准备大献殷勤。
    宁三望了他一眼,不答他。
    “呀!你真的是心情不好了!”比利边说边在想如何逗她开心。
    “你不用代我心烦了!”宁三说:“你不明白的!”
    “什么事呀?没有大学收你吗?”比利问。
    “怎么没有?”宁三鼓起了嘴巴:“华沙、加省大学和史丹福都收了我,我还没决定去
哪一间!”
    “我多半去波士顿大学。”比利说:“你没申请那一间吗?”
    “没有。”宁三说:“开玩笑吗?姑母住在那儿,去了岂不让她日夜看管着?我要去个
断六亲的地方,没有人可以管我!”
    “跟我一块去嘛!有个伴儿!”比利求她。
    “我不要伴儿!”宁三说。
    “不过,我可以随时飞去你的学校看你的。”比利说:“假若你去华沙便远点,加州可
离波士顿远一些了!”
    “华沙是女子大学,我怕闷哩!”宁三说:“最好一年转一问,体会一下不同风味!”
    “一年转一间?我听见已经烦了!”比利说:“你不怕烦?”
    “有什么麻烦?”宁三说:“搬报屋报报书而已!”
    谈了一会升学,宁三突然问比利:
    “你猜我长长了头发会不会好看?”
    “我怎知道!”比利说。
    “男人是不是喜欢女人长头发的?”宁三脑中浮起范斌的手在文宓的长发中爱抚的画面。
    “你这样很好看呀!”比利看着宁三的短发说。
    “唉!”宁三叹了口气:“明知你什么也不懂的!”
    “别装老了!我比你大两年哩!”比利不服气地说:“我看这世界至少看多过你两年!”
    宁三不能说比利不对,不过,不知怎的,跟十几岁的男孩在一起,宁三开始感到无聊。
今天,范斌那种令人心向往之的魅力,那双手的温柔,令她不禁想了又想。
    想起范斌,宁三一并想起了文宓表姐在他面前的娇媚,她设法记住,文宓表姐令范斌神
魂颠倒的表情。
    “我们去兜兜风好吗?”比利问。
    “唔?”宁三嗲嗲地从鼻孔中唔了一声,一个媚眼飘过去,不知不觉地用上了文宓的表
情。比利受宠苦惊地怔怔望住宁三,诧异她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变,刚才还在奚落他,忽
地却向他发起嗲来!
    “那我们去了?”比利陶醉地问。
    “去什么?”宁三的媚眼一试生效,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
    “去兜风呀!”
    “对不起,比利,不去了!”宁三带着歉意找借口:“我今天游泳刺破了脚底,我想回
家去了!”
    “噢!是吗?”比利口快快地说:“不回家行不行?你又不见得脚痛!”
    “我要回家行不行?”宁三不高兴地回敬他一句。心想这比利真不懂温柔,不象范斌那
双轻轻呵护她伤足的手……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宁三感到莫名的惆怅,跟小男朋友们风平浪静地约约会,拍拍
拖,一点新鲜也没有,大不了呕呕气,吵吵嘴,总没有范斌跟文宓那种浓浓的情调。她不明
白成年人为什么老说羡慕他们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