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心扉为你开
11
  
    叶家叶怡馨晚饭后出门去选了一条项练,坠子是一块上等玉石。她请刻字师父在上
面刻上“长命百岁”四个篆体字,虽然非常俗气,却是她的心愿。
    此刻,她坐在床上手抱膝,拿起那颗琥珀仔细端详。打从戴上这练子时,她就觉得
心口郁闷难受;尤其那两行词句更是让她感到不安,愈想就愈不妥,遂下床到书柜前拿
出一本诗词选辑找到这首诗。当她看完语译后,手一松,书本掉落地上。这是一首吟咏
别离的诗,为什么他要送她这两句词呢?
    一股莫名的不安逐渐在她心底扩大,只觉得胸臆间愈来愈郁闷。转身上床躺下,拉
起被子蒙头而睡,以摆脱这股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处在一个白雾弥漫的地方。正当她傍徨惊骇之际,眼前
白雾突然散开,而她所处的地方竟是上次与宋迦南同游的渔港码头。突然之间,她看到
海堤的尽头站着一个人,那是宋迦南。只见他俊美的脸庞挂着两行清源,眼中盛满了凄
楚。
    当她朝他飞奔而去,想问他为何伤心落泪时,宋迦南却转身纵身一跳跃入海中。
    待她追到尽头时,只见浪花朵朵,却早已没有他的身影。
    “迦南!”
    叶怡馨满头大汗从梦中惊醒,转首看桌上的心钟指着凌晨两点半。为什么会作这个
恶梦?一阵不祥的心悸逐渐袭上心头,想起梦中鲜明的景象,一刻不迟疑地下床换了衣
服,抓起车钥匙冲出房间;就算会被宋家兄妹讨厌,她也要去看看宋迦南是否在家安睡
着。
          ※           ※         ※
    宋家——
    宋启政突然从梦中惊醒,轻喘几口气,转首看床头边的小钟——凌晨三点。
    窗外传来浙沥沥约雨声,这场雨好象从十一点多就开始下了。突然,一阵刺耳的门
铃声传来,划破这黑夜的宁静。
    宋启政眉头一皱。是谁这么早就来按门铃?会不会有人恶作剧?下床披上外套走出
房间,下意识地朝宋迦南的房门看了一眼。
    打开屋外照明灯,走出屋外,看见门前一条娇小的身影拼命地按着门铃;那模样好
象是叶怡馨,不知她现在来做什么,过去替她开铁门。“有什么事?”
    叶怡馨泪眼迷蒙,声音哽咽:“我梦见迦南投海自尽,所以想来看看他。对不起,
请恕我冒失了!”话落,她直奔屋里。
    宋启政闻言,全身一僵,一阵不祥之感逐渐笼罩心头,不容多想,也立刻反身直奔
屋内。
    叶怡馨在宋迦南门外敲了几下门,不见响应,便伸手去旋门把,发现没上锁。
    推开门,房内没有宋迦南的踪影。叠得整齐的被褥明显没人睡过,书桌上抬灯未关,
过去一看,桌上一只素净的纸上写着: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今世情债来世偿付,盼一缕幽魂能与梦中会。
    叶怡馨看着那熟悉端正的字迹,颤着双唇后退一大步,无声的泪水泊泊而下。
    随后进来的宋启政,看过那张短笺后,脸色于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突然,叶怡馨想起梦中那个渔港码头,转身朝外奔去。
    宋启政见状也想跟着去,走出房间正好碰上由二楼下来,睡眼惺松的三人。
    “三更半夜的,谁来按门铃扰人清梦?”宋启明边问边打呵欠。
    “哥哥跑去寻短了!”宋启政声音哽咽低吼,疾步回房抓起钥匙冲了出去。看情形,
叶怡馨也许知道地点。
    宋启明因宋启政的话而咬到舌头,接着与两个妹妹相视一眼,亦快步地冲出去搭上
宋启政的车子尾随叶怡馨的车子而行。
    叶怡馨上车猛踩油门,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那个渔港,下车后快步地朝着那个海堤奔
去,随后而至的宋家兄妹也跟着她身后跑。
    十数分钟后,叶怡馨已跑到海堤的尽头。此时,雨已停,月亮偷偷地从云端露出半
张脸来。
    叶怡馨借着月亮看着海面上起伏的波澜,无声的泪水流成两行。难道她来晚了?
    难道那个梦是他入梦来道别?伫足片刻!想回头仔细寻找,转身却见方形护栏边蜷
缩着一个身影,她立刻认出那是宋迦南的身影。此时,他双手抱膝,脸埋进双臂之间。
    “迦南!迦南!”叶怡馨跪坐到身前,轻声呼唤。
    好一会,宋迦南才缓缓地抬起脸来,眼中闪着疑惑的神芒,好似不相信会在此时此
地看到他挂念的人儿。是临死前所见的幻影吗?他不禁抬手轻拭那颗颗滑下的泪珠……
当指尖轻碰那温热的肌肤和泪水时,感觉竟是如此真实!
    “你怎么会来这里?”
    叶怡馨轻咬下唇,张臂抱住全身已湿透的他。“为什么想寻短?”
    宋迦南垂着头,如梦叹般:“我活得好累、好累!累得我想死,真的好想死!
    只要我死了,什么都解决了。父亲不会找我要钱,你不会被人耻笑爱上一个男妓,
更不会是弟妹择偶的绊脚石。我的存在就是你们心中的污点,我死了,一切污点都会消
失……都会消失了……”
    距两人不远处的宋家四兄妹,听了宋迦南的话忍不住都流下泪来,其中宋启明更是
气得脸色煞白、双拳紧握、全身颤抖,他知道哥哥口中择偶的绊脚石指的是谁。
    叶怡馨轻泣着:“不要胡说!我知道你不是,我知道你是清白的。你有颗舍己为人
的圣洁之心,我不在乎别人耻笑我,我只想爱你,好好地爱着你。”
    宋迦南抬起苍白憔悴的脸庞。“你好傻!”
    叶怡馨秀眉一皱,哽咽着反驳:“你才傻!”
    宋迦南痴痴一笑。“我傻吗?”话落,突然站起来。“我该走了。”
    “走?”叶怡馨也跟着站起来。“你想去哪里?”
    宋迦南转身面向大海,步履不稳地迈前一步。“另一个世界,妈妈和大哥等着我去
团圆。”
    叶怡馨惊骇万分,伸手用力拉他。“你不能去!”
    岂料,宋迦南被她这么一拉,身体往后一仰便倒了下去,宋启政一箭步冲上来,及
时接住他。
    叶怡馨惊愕过后,焦急地问:“他怎么了?”
    宋启政腾出一只手,按了按宋迦南的额头;果然不出所料,宋迦南发高烧了。
    当下不容多想,抱起他转身就走。“哥哥淋了一整夜的雨发高烧了,我们赶快送他
去医院。”
          ※           ※         ※
    翌日下午,宋迦南在昏睡近十二个钟头后终于醒了过来,他呆望着天花板搞不清目
前是什么情况。记得昨晚到码头想投海自尽,现在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好一会才转眸
移动视线,只见叶怡馨红着双眼,绷着俏脸抿着嘴,坐在床边直勾勾地瞪着他。
    两人四目交接,对看了片刻,宋迦南才嗫嚅着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怡馨不答反问:“你昨晚去哪里了?”
    “我……我……”宋迦南嗫嚅了老半天,就是不敢回答。
    “你是不是想投海自尽?”叶怡馨见他答不出来,就说出答案。若不是那恶梦引她
去找他,也许今天所面对的就是他冰冷的尸体,想到心悸处泪水霎时盈眶。“你为什么
想寻短?为什么要做傻事?”
    宋迦南将视线投向天花板。“不为什么,就是觉得活着只会给大家添麻烦而已。”
    “你……”叶怡馨既生气、又心疼。“是因为你对我说的那些事吗?”
    宋迦南慢慢撑起身子坐起,眼中有着迷惑:“我说了什么?”
    叶怡馨看他一脸的迷悯,迟疑了片刻才问:“你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
    宋迦南抬手按按额角,想了好一会。“不大清楚,只记得你突然出现叫我的名字,
其它的……我……我就不知道了。”
    叶怡馨秀眉微皱。果然如宋启政所言,宋迦南会倾诉心底的话,是因为当时高烧神
智不清,否则要他如此坦言心事,只怕比登天还难;心疼他如此压抑自己,将他轻拥入
怀,柔声细语:“答应我,以后不能再有寻短的念头了。”
    宋迦南轻靠她肩头默然不语,凝视着她肌质晶莹的颈项,没把握不会再萌生轻生念
头。
    叶怡馨见他默然不答,只得换个方式。“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往海里一跳,留下
我们该怎么办?”
    “对不起。”宋迦南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悠悠地轻语:“也许我的人生比别人
坎坷,可是,你让我的情字这条路走得如此顺畅、甜蜜,因此不能让你为我背负莫名的
耻骂,请你原谅我的别无选择。”话落,他缓缓地垂下眼帘。
    “不!”叶怡馨紧拥着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没有错,错的是他们!是他们
太肤浅,看不到你最好的一面,你不要再将自己逼入死胡同了,好吗?”
    宋迦南沉默良久,声如蚊蚋地回答:“我会努力的。”
    叶怡馨闻言,宽心地抹去眼角的泪水。
    这时,门“碰”的一声被用力推开来,相拥的两人慌不迭地分开。
    黄丽玉满面怒气地走进来,一望即知她现在正气得火冒三丈,几乎喷出火花的美眸
直视着宋迦南,厉声责问:“我听说有个混蛋想把生日变成忌日!”
    宋迦南从没见过干妈如此盛怒的模样,不由心生惧意,下意识往叶怡馨身边偎靠过
去。“我……我……”
    宋怡馨见她此刻怒气膺胸的样子,与两人初次见面时慈祥和蔼判若两人。虽然心里
也略有惧意,但看到宋迦南惊惧的模样,就想替他求情:“伯母……”
    黄丽玉对她做个不要说话的手势,上前几步趋近床前,瞪着宋迦南恶狠狠地逼问:
“我不想不通知你们,给你们个惊喜。哪知,‘惊喜’没结成,却差点被你‘惊死’!
你说你那颗天才的脑袋瓜子,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我……”宋迦南答不出话来,双手不自觉地紧抓着叶怡馨左上臂。
    叶怡馨也慑于她威怒的气势,亦不由自主地抱着宋迦南,一双美眸闪着惊惧的神芒。
    黄丽玉看小两口被吓得抱成一团的模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想到差点发生的
憾事,旋即怒火中烧,厉声追问:“你说啊?”
    宋迦南此刻直想躲到叶怡馨背后,记忆中干妈从未如此疾言厉色地责问过他。
    “你这个不孝子!我都还没抱孙子,就想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黄丽玉愈说
愈激动,最后气得握紧拳头举在胸前。
    此时,站在房门两边朝内偷偷探头的宋美慧和宋美黎,看到黄丽玉似乎作势欲打宋
迦南,两姊妹立刻过来,双双挡在黄丽玉面前。
    “干妈,不要打哥哥。”宋美慧说。
    “要打,打我们好了。干妈,你不要打哥哥。”宋美黎世说。
    黄丽玉看着一双干女儿气笑不得。生气握紧拳头只是习惯,她怎么舍得打宋迦南?
今天有这么乖巧懂事的干儿子、女儿,身为长兄的他功不可没。
    黄丽玉放下拳头冷哼一声,丢下一句:“等你回家,我再来和你算这笔帐!”
    语毕,转身加重脚步出去。虽是怒气未消,但仍步伐沉稳优雅。
    宋美慧靠近床边,悄声要宋迦南安心:“哥哥,你放心。我会去向干妈多撒娇,要
她不要生你的气。”
    宋美黎也凑过头来。“哥哥,你放心,我们会代你向干妈求情的。”话落,拉着姊
姊快步追上去。
    待她们离开后,叶怡馨过去把门关上,呼出一口大气,想来黄丽玉的社会地位应该
不低吧!瞧她发飙时的气势,不遑多让须眉半分,回到床边见他额角都已泌出细细的汗
珠,抬手轻轻替他拭去。
    这会,宋迦南想起刚才的事,俊面轻泛起一抹绯红。“对不起,刚才失态了。
    因为,干妈从未对我发过那么大的脾气。”
    “你们有谁招惹过她生气吗?”
    “启明以前常常惹她生气而遭挨骂。”宋迦南垂下头低语:“现在我是第二个。”
    叶怡馨闻言,忍俊不禁轻笑起来。想到他回家后还有一顿骂,有点心疼,又觉得他
是该被骂。笑过一阵后,想起一件事就问:“你干妈经营什么事业?”
    宋迦南看了她一眼,才缓声道出黄丽玉惊人的成就:“干妈是一个跨国企业的总裁,
所以她在国内的时间不太多。”
    叶怡馨愣愣地看着他,原来在他们朴实平静的生活下所掩盖的是个令人咋舌的背景。
“可是,你们住的房子那么普通,还有你们的职业?”
    宋迦南浅浅地微笑。“那是干妈对我们的一片心意。她不想我们平静的生活受干扰,
所以她在国内的时间没有跟我们住在一块,只有周末、周日才过来住一、两天,做亲情
交流;至于职业,她说人各有志不想局限我们的自由,只有启政必须听从她的安排。”
    “干妈以前曾说过,只要我喜欢,她可以盖一座海洋生物馆给我,也说可以打造一
艘研究船给我,后来觉得太危险了,取消了研究船的事;另外允诺只要她做得到,不管
我要什么,她都给我。”
    叶怡馨想起黄丽玉曾说要弥补他的事,满心好奇地问:“弟妹也有这种待遇吗?”
    宋迦南摇头。“没有,只有我而已。”
    叶怡馨只是看着他。如果他想要的话,无疑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弟妹不会嫉妒你吗?”
    宋迦南看了她一眼,露出腼腆的笑容。“不会。小慧曾说过……哥哥那种无欲无求
的个性,绝不会有什么狮子大开口的事。”
    叶怡馨轻笑几声。“她可真了解你。”
    宋迦南看着她,双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忍了回去。
    叶怡馨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柔声轻问:“你想对我说什么尽量说,没关系。”
    宋迦南轻吸一口气,才说出心里的话:“你会不会觉得这种个性的我,太缺乏雄心
壮志了?”
    “怎么会?”叶怡馨一手轻搭他肩头,唇边绽开如花般娇嫩的微笑。“你不是个生
物学家吗?假如你没有中断学业的话,现在应该是个学者吧!我不认为一个学者应该把
心思放在雄心壮志上。不讳言地,我当初会对你一见倾心,是被你那温文尔雅、文质彬
彬的学者气质所吸引。”
    宋迦南释怀地一笑,心想她的想法真的好特别。
    “以前我常常想,其实‘平凡’也是一种幸福。有许多人拼命地追求不平凡,却因
此忽略了身边值得留心的平凡事物。”叶怡馨话落嘴一抿,语带无奈:“而且我也讨厌
被贴上骄纵富家女的卷标,你大概想不到那个口无遮栏、荤素不忌的淑娟,其实家世背
景都比我好。”
    “她也很特别。”宋迦南点头笑笑,还补了一句:“你们两个都很特别”
    叶怡馨含情脉脉地凝视他俊美、但略显苍白的脸庞。“在我的心目中,你才是最特
别、最值得我付出真心的男人。”
    宋迦南被她如此真情告白的话弄得双颊飞上淡淡的红云,在遍思不着该如何响应她
的深情时,只好以最简单又最有力的三字词汇表达心意:“我爱你。”
    叶怡馨等他这句话已经等好久了,偏偏他又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所以这句话让她比
得到什么礼物更令她兴奋。
    于是,两人四目交接,含笑凝视着彼此眼底深蕴的无限深情,真情爱恋尽在不言中……
          ※           ※         ※
    这天晚饭过后,黄丽玉在稍做休息后,决定展现一下母亲的威风,所以就把五个兄
弟全召到客厅一字排开坐好,准备听训。
    黄丽玉站在客厅中央,拿出平日训部属的威严,开始逐一点名训话:
    “迦南,你这次所做的事实在太荒唐了!有什么烦恼应该说出来寻求帮忙解决才对,
就算觉得启政帮不上忙,来就跟我说呀!难道我这个干妈是让你叫假的?下次不准动不
动就想跳海自杀结束一切,惹得我火起来就雇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你。还有启政,你平日
不是自认最了解哥哥的人吗?为什么还差点让憾事发生?启明你也一样,平常不是叫你
多用脑筋、少用脾气吗?启政平日工作忙碌,你该多注意家里的情况。还有你们两个丫
头,除了勤于帮你哥哥进补外,也应该想办法让他心情也开朗起来才对,不要以为哥哥
有了爱情,就不需要亲情了。”
    五兄妹全被她训得头低低的,黄丽玉满意地扫视他们一眼。
    “我说的话,你们全听清楚了吗?”
    “是,全听清楚了!”兄妹齐口同声地回答。
    黄丽玉眉头微皱。怎么好象少了一个最好听的嗓音?不禁狐疑地看着靠在宋启政身
上,头重得低低的宋迦南。从刚才开始训话时,他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依他的个性,
应该会向她解释这次的事件不该连弟妹一起挨骂才对,今天似乎有点反常。于是,一挑
眉问:“迦南,刚才的话你听到了没?”
    宋迦南垂着头没反应。
    黄丽玉一双弯细的柳眉扬得更高,音量也略为提高:“迦南!”
    垂着头的宋启政用眼角余光觑了宋迦南一眼,替哥哥暗叫不妙。
    其它垂着头的三人也斜眼想偷觑宋迦南,只可惜他的身影完全被高大的宋启政遮挡
住了。
    黄丽玉不见他响应,一双眉扬得老高,声量更是提高一倍:“迦南!”
    宋迦南依然垂着头,沉默如故。
    黄丽玉被他的反应惹得恼起,嘴抿得几成一条下垂的半弧线,似乎正在强忍满腔怒
火。
    这时,客厅正逐渐凝聚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兄妹全偷觑着干妈愈来愈难看的脸色,
为宋迦南涅了把冷汗。
    宋启政以察觉不出的动作偷偷推了宋迦南一把,见他没有反应,即深吸一口气,鼓
足勇气道:“干妈,那……那个……哥哥已经睡着了。”
    宋美黎和宋美慧相视一眼,宋美慧也小声地帮腔解释:“那是……因为方医生所开
治感冒的药方中有安眠的成分,所以哥哥吃了药后就会想睡觉。”
    黄丽玉闻言,紧抿的嘴角微微抽搐着,才正想显显母亲的威风而已,没想到这个干
儿子竟如此地不捧场,真是气煞她也!遂冷冷地问:“他睡多久了?”
    宋启政微侧过身扶着身体逐渐前倾的宋迦南,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大概从您开始
训话就睡着了。”
    黄丽玉恼他不得,只得冷冷地指示宋启政:“带他进去睡觉。”
    宋启政点头,轻轻抱起已睡得酣沉的宋迦南转进房间,将他平放在床上,拉开被子
替他盖好,坐在床沿俯视着他。
    这次是他太大意了,没注意到哥哥的心情,也没把驱走宋富义的事对他说清楚;再
加上他心情突然转好,让他错以为叶怡馨已抚慰他的心,所以这件事让他自责好久。还
好老天冥冥之中有保佑,否则他不知该如何向干妈和弟妹交代。
    客厅里的黄丽玉目送宋启政送宋迦南回房睡觉,骂人的兴头已没了,只得叹口气在
单人座沙发坐下。
    另二一人见状互视一眼,交换个眼神,立刻展开巴结行动。
    宋美黎走到她背后轻手帮她捶背,宋美慧则在身边蹲下帮她捏腿,宋启明则到饭厅
倒杯果汁;不一会,将冰凉的果汁送到她面前。“干妈,您喝了吧?喝杯果汁润润喉咙。”
    黄丽玉心底暗暗欣喜,表面却故作怒气未消貌,顺手接过果汁。“你们这群小鬼,
巴结的工夫好象愈来愈精湛了!”
    三兄妹互视一跟,乐得眉开眼笑。她的话转来虽是明贬,但实则暗褒。
    宋美黎语带撒娇:“我们才不是巴结呢!”
    “对呀!孝顺干妈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宋美慧甜甜一笑。
    宋启明走到她背后,替下宋美黎的工作,宋美黎则蹲在另一边捏着黄丽玉的腿。
    黄丽玉口里虽不说什么,但心里却快乐无比。他们虽不是亲生的,而且在已懂人事
后才收养他们,但他们仍将她视同亲生母亲般孝顺,他们有这分孝心,全得归功于宋迦
南的教导有方。
    宋启政走出房间,就看见黄丽玉身边围着三只摇头摆尾的哈巴狗,低头暗笑一声,
也过去加入他们,成为第四只哈巴狗。“干妈,您这次回来准备要待多久?”
    黄丽玉偏头看了他一眼。“本来想回来帮你哥哥过生日,顺便计画等小慧、小黎学
校放寒假,带你们兄妹一起到夏威夷来个亲子七日游;哪知,你哥哥竟差点做出会让人
心跳停摆的事!”
    宋美慧和宋美黎听了她的话都兴奋不已,宋美慧以撒娇的口吻道:“干妈,不要再
生哥哥的气了,我们很乐意陪您去夏威夷。”
    “对呀!我们计画下个月才帮哥哥过农历的生日,所以您就多待几天嘛!每次都来
去匆匆的,害我们都不能跟您多聚聚。”宋美黎嘟嘴,神情间净是小女儿的娇态。
    “好!好!干妈就多留几天陪你们。”
    “太好了!”美慧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先说好哦!您白天去上班,晚上要回来住
这里,因为,我又研发了不少药膳,可以做给您尝尝。哥哥还夸张地说他吃了那么多草
药,恐怕都像武侠小说里的人一样,具有避百毒的能力了。”
    黄丽玉忍俊不禁笑了出来,想必宋迦南是吃怕她所调煮的补品,才会说出这些话来。
当初宋美慧也是为了改善他虚弱的体质,才会下工夫研究药膳食补,没想到竟愈来愈有
心得了。
    宋美黎也不让姊姊专美于前。“干妈,我最近也学了很多新的点心,我每一种都做
给您尝尝看。”
    “好!好!”黄丽玉高兴地直点头。
    站在背后帮她捶背的宋启政和宋启明相视一眼,宋启明低头在她右耳边轻语:
    “干妈,要不要我先去‘焰死你’帮您报名减肥?”
    宋启政也低头在她右耳边轻语:“干妈,我觉得‘游泳班’的减肥效果较好。”
    黄丽玉笑容倏敛,转眸左右瞟了一眼,故作正经八百貌:“我看两者皆需要,明天
就去帮我报名吧!”
    她的话和表情惹得兄妹四人哈哈大笑。
          ※           ※         ※
    隔日是周末,宋启明下班回家,正巧碰上前来探望宋迦南的吴淑娟。
    “吴小姐。”
    正想进去饭厅找宋美慧姊妹间有没有什么点心可打打牙祭的吴淑娟,听到他的叫唤,
一个半旋身优雅地回头看他。“什么事?”
    “那个……”宋启明左顾右盼,确定客厅没有其它人,才上前几步,有点赧于启齿:
“你以前不是说过要帮我介绍女朋友吗?可不可以请你……”
    吴淑娟明了地点头,心想,这个帅哥终于凡心大动了!瞧他俊帅的脸上轻泛红潮,
模样还挺可爱的,当下摆出一副“既然答应过你,那还有什么问题”的表情。“没问题,
马上介绍给你!”
    “马上?”宋启明愕然地看着她。
    吴淑娟口出惊人之语:“没错!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本人——我。”
    宋启明直愣愣地呆视她五秒钟之久,才反应过来:“你……你的意思是想当我的女
朋友?”
    “不好吗?”吴淑娟给他一个娇媚迷人的微笑。“我自认姿色还不坏,你正好也是
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就向你毛遂自荐,不知你意下如何呢?”
    “我……”宋启明作梦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一时之间倒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吴淑娟一双水汪汪大眼眨了眨,为自己加把劲。“迦南也觉得我很不错哦!”
    宋启明愣了好半晌。既然哥哥都觉得她不错,那应该很不错吧!再者,她也为哥哥
和叶怡馨的事出了不少力;可是,她实在太活泼了,不知自己是否爱得住?
    “这个……我……”
    善于察言观色的吴淑娟,看见他神色不定,似乎正处于犹豫不决的情况。
    “我对迦南为你们所做的一切相当敬服,而且我双亲都移民国外,我哥哥也管不了
那么多。”
    她的话霎时让宋启明想起前任女友的事,想起哥哥曾说过那句:弟妹择偶的绊脚石。
与其选一个随时都会伤害哥哥的女孩子,还不如另找一个能善体人心的女孩。虽然他仍
未完全忘却对前任女友的感情,但眼前的女孩,也许有更多未被发掘的优点。
    正当他委决不下时,身后突然冒出两个带着兴奋的声音。
    “小哥,好啦!好啦!淑娟姊很不错的,我很喜欢她。”宋美黎说。
    “小黎说的对,我也很喜欢淑娟姊,你们就交往看看嘛!”宋美慧也说。
    宋美黎见小哥还不答应,又催促:“好啦!小哥,姊姊说的对,你们就先交往看看
啊!”
    宋启明被她们吓了一跳!再听她们言辞中净是想撮合两人的意思,不得不感叹吴淑
娟不知何时竟已收买了家人的心。
    “我先说好,我们只是先交往,并不保证我一定得娶你。”
    “当然、当然!”吴淑娟忙不迭点头,一脸“这个道理我也懂”。“我也一样,不
保证一定非你不嫁。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
    宋启明被问得愣住了,一旁的宋美意代答:“从今天开始吧!”
    “淑娟姊,昨晚我做了泡芙,还有几个,我拿给你尝尝看。”宋美黎拉着吴淑娟就
往饭厅走。
    “干妈吃了也赞不绝口呢!”宋美慧也跟着往饭厅走。
    宋启明呆站原地,望着三人消失在门后的背影,怎么好象有种已被妹妹出卖的感觉?
    这时,宋迦南房门突然打开,看见呆立在客厅的宋启明就问:“怎么我好象听到淑
娟的声音?她还没回去吗?”不待宋启明回答:“其实我觉得她很不错,怡馨说她还没
有男朋友。如果你觉得她不错的话,可以试着和她交往看看,我可以请怡馨帮你们介绍。”
    宋启明转头看他,真怀疑哥哥刚才是不是躲在门后偷听;正想询问时,宋迦南突然
掩口轻咳了起来。
    “哥哥,我听到你的咳嗽声了。”宋美慧突然出现在饭厅门口,脸上净是一副“你
被我逮到了吧”的神情。
    “没有啊!我刚才是喝水不小心呛到,不是因为感冒引起的咳嗽。”宋迦南极力掩
饰事实,而且慢慢地往房内退去,对大妹所熬煮治咳嗽的苦味药汁感到害怕。
    宋美慧见他想退入房间,立刻过去双手顶住欲被他关上的房门,回头向饭厅呼喊着:
“小黎,把我放在桌上的那碗药汁端过来。”
    “好。”宋美黎应声端着一碗药汁出来,接着姊妹俩将宋迦南逼入房间。
    另听见房间里传来宋迦南略带惊慌的声音:“我真的没事,不用喝这个了!”
    “不行!你从昨晚就一直在咳嗽了,非把它喝下去不可。”宋美慧语气有着无可妥
协的强硬。
    “哥哥,把它喝了嘛!喝了就不会咳嗽了。”宋美黎软语轻哄。
    宋启明听着哥哥被妹妹软硬兼施地押着喝药汁,非常同情他此刻的处境。
    “其实这个任务应该交给怡馨来执行比较好。”吴淑娟突然在他身边冒出这句话。
    宋启明根本没察觉她是何时来到身边,不过却相当赞同她的话:“你说得有理。”
          ※           ※         ※
    翌日,叶怡馨一早就来到宋家。昨天因为大嫂带小侄子回来,所以抽不开身来陪宋
迦南,因此打算今天要好好地陪他。
    当她进到客厅时,正巧看见宋迦南房门半开,床前站着一个身着粉紫洋装的女孩,
女孩背对着门外,和半坐在床上的宋迦南谈笑风生。
    叶怡馨看着她短卷发的背影,心口不禁涌起阵阵酸意。宋迦南不是没有其它的女朋
友吗?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个女子呢?于是她放经脚步,想听他们究竟谈些什么。
    “当我听说你差点做出傻事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心里万分不相信你真会这么做。”
女孩有着甜美的嗓音。
    宋迦南微低下头腼腆地笑笑。“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只要你平安没事就好,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出去找小慧她们。”
    “谢谢你来看我。”宋迦南向她道谢时,转眸正好瞥见,在门外的叶怡馨,唇边立
刻绽开一抹迷人的笑容,朝她轻唤一声:“怡馨。”
    窃听者——叶怡馨,突然被逮个正着,来不及闪躲之下,只好微笑故作无事地走了
进去。
    女孩转过身来,是个清秀可人的女孩,脸上挂着甜美和善的笑容;虽没有花容玉貌,
但散发出一股娴雅温柔的气质。
    “这位是梅君,启政的女友。她是怡馨……”
    梅君立刻笑着点头。“迦南哥的女友,果然如启政所言般,是个温柔美丽的女孩。”
    她的话听得叶怡馨和宋迦南双双脸红,微现腼腆羞涩。
    梅君看了两人一眼。“那我先告退了。”话落,她走出房间,顺手将门带上。
    “你不要介意,因为我们已经很熟识了,所以感觉像一家人般自在。”
    叶怡馨含笑点头在床沿坐下,暗笑自己刚才竟会乱吃莫名醋。“你们认识多久了?”
    “好多年了,从他们还是大学同学就认识了。”
    叶怡馨柔美玉手轻轻放在他额头。“听说你昨晚又发烧了?”
    “没什么啦!是他们太大惊小怪了,只不过体温升高个零点五度而已,他们就把我
硬拉去医院,害我被方医生训了一顿,回来又被干妈叨念了好几分钟,其实只要吃点退
烧药就可以了。”宋迦南满心无奈地抱怨着。这几天以来,他已成了有兄长之名、无兄
长之实,每个人都把他当小孩般呵护。
    叶怡馨嫣然一笑,靠过去与他并肩齐坐。“他们是关心你呀!谁叫你莫名其妙地想
去投海自尽,弄得大家胆战心惊的。”
    宋迦南面露苦笑,不知该如何回答。而且因服药的关系,阵阵睡意逐渐袭上心头。
    叶怡馨眼波微转,知道他正想跟周公打交道,伸臂轻揽着他靠在自己肩上。
    “问你一件事,可以老实告诉我你心里的感受和看法吗?”
    宋迦南思忖片刻才回答:“你说说看吧!”
    “你怎么知道启明和女友分手的原因?”叶怡馨尽量以话家常的口吻问。这是宋启
明拜托她来套话的,好象他们四兄妹知道原因,也联合封锁内幕,原因是怕他伤心,也
怕他自责;可是,他那天所说的话,好象他老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宋迦南凝眸注视着她雪白的颈项,思索该不该说出这件事。良久后,他才缓声地问:
“答应我,不要把我所说的事传到第三人的耳里。”
    “嗯!”叶怡馨故意不说好,以便将来可以抵死不认帐。
    宋迦南以为她答应了,便道:“是慈芬的父亲打电话到杂志社给我,要我和启明断
绝兄弟关系,说我的过去会让启明难挤身一流设计师之林。”
    叶怡馨深吸一口气,尽量压抑逐渐升起的怒气:“那你当时怎么办?”
    宋迦南轻叹一口气,语气里有着深深的无奈:“我只能沉默以对。答应他,怕弟妹
追问我为何突然要如此做;不答应他,他们定然把我当成厚颜无耻之徒。所以最好的方
法就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叶怡馨紧拥着他,心疼他受如此大的委屈。秋波微转,见他眼皮已垂下一半,趁着
周公尚未召唤之际,再问:“你见过那个叫慈芬的女孩吗?她给你什么样的印象?”
    “启明带她回来几次,对我们还算客气,感觉有些许富家女的骄气。”宋迦南只觉
困意浓厚,在心思不设防的情况下,一古脑地说出心里的话:“也许是我太敏感、多疑
了,她的态度虽然客气,但总觉得每次看我时眼角带着一丝轻视,其实她很……”愈说
眼皮愈沉重,最后连“不错”两字都未出口,就伏在她胸前和周公打交道去也。
    “差劲!”叶怡馨顺口替他补下未出口的话。虽然明知他不是要说这两个字,但她
却打从心底讨厌那个叫慈芬的女孩。
    叶怡馨凝视着他恬静安详的睡容,轻轻拉过被子轻披在他身上,就让他这样睡一会
吧!望着窗外暖洋洋的阳光,感觉心里也暖烘烘的,既甜蜜、又舒服。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