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心扉为你开
4
  
    这天下班,叶怡馨回到家将车子驶进车库,转头却看见宋迦南遗忘在后座的手提袋
和外套。拿过这个手工缝制的小巧手提袋,打开一看,里面是便当盒和一条深色手帕。
她欣喜不已地下车,他因一时疏忽,让她平白捡到一个表现的机会。
    她带着愉快的心情走进客厅,却见到一个最不想的人——罗震宇。
    “你回来了,我们一起去晚餐。”罗震宇一脸帅气迷人的笑容。
    叶怡馨不理不睬地转身就想上楼回房,罗震宇立刻过去拦在她身前。“你怎么了?
最近怎么都不理我?”
    “对不起,我要准备一些明天上班需要的资料,所以没空陪你去吃晚餐。”叶怡馨
想从他身边绕过去。
    罗震宇移身挡住她去路,看见她紧抱着一件男人的外套和一个男用手提带,霎时间
一股酸意涌上心头,语带霸气地问:“你手中的外套和袋子是谁的?”
    叶怡馨最讨厌他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和态度,好象她是他的禁脔一样。“是谁的干
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这样质问我?”话落,她紧抱着怀中的东西跑
上楼去。
    “怡馨,我……”罗震宇望着她上楼的身影。为什么她总对他冷冷淡淡的?他是那
么地喜欢她,也认为唯有他才能配得上她。
    叶父翻了一页报纸,态度闲散。“欲速则不达。你追怡馨追得太紧了,她不喜欢这
么紧迫盯人的方式。”
    罗震宇坐到他对面,眉头微皱。“世伯,我只是关心她而已。”
    “嗯!”叶父点点头。“关心还是要用对地方才好,怡馨好象不怎么喜欢你的样子。”
他尊重女儿的选择,所以并不想勉强她喜欢谁,虽然他对这个世侄的印象还不错。
    罗震宇呆了呆,急声辩解:“世伯,不是这样的。怡馨只是在生我的气罢了,因为
我最近太忙了,没有空陪她,以后我会多拨空陪她的。”
    “嗯!今天股票又下跌了。”叶父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他已经敲
了这个不懂女人心的世侄一下了,罗震宇还不懂的话,再敲下去就没意思了。
    这时,叶母由饭厅出来招呼他们用晚餐了,她转身上楼去叫女儿下来吃饭。
    “震宇,吃饭了。吃饭皇帝大,吃饱了才有力气追女孩子。”叶父放下报纸,边招
呼他,边往饭厅走。
    叶怡馨回到房间掩上房门,将手提袋挂在椅背上,宝贝地抱着那件衣服坐在床沿,
衣服上好象有一股淡淡的书香味;心念一转,干脆穿它一下。嗯!有点大又不会太大,
她抱膝坐在床上,闭着眼睛想象被他轻拥在怀中的感觉。片刻,她下床走到书桌前,翻
开一本杂志,拿起一张那天在海边吴淑娟帮他们拍的合照,看着看着,不自觉地面露微
笑……
    “我就说嘛!你怎么会有那种痴傻的笑容,原来如此!”叶母的声音突然传自她背
后。
    叶怡馨手忙脚乱地把照片藏起来,转身来面对母亲。“妈……妈,你什么时候进来
的?”
    叶母笑而不答,看着她身上的外套含笑问:“这件外套好象太大了点?”
    叶怡薯粉脸微现腼腆之色,连忙把外套脱下来。“这……这是朋友的衣服,他忘了
带回去了。”
    叶母含笑看着女儿慌乱的样子,伸手将她没藏好的照片拿起来观看。女儿一脸灿栏
的笑容,身旁还有一个长相俊俏、气质温文儒雅的男子。“他是你心仪的那个男子?”
    叶怡馨含羞带笑地点头承认:“妈,你觉得他怎么样?”
    叶母仔细地看看照片中的男子。“文质彬彬的,应该是个温柔的男人吧!你在哪里
认识的?”
    叶怡馨就把认识宋迦南的经过述说一遍。叶母笑着摇头,现在的女孩果然有自己的
主张,会主动追求所爱。“你看上人家得什么地方呢?”
    “声音。”叶怡馨转身爬上床,将枕边一台小随身听拿过来。“他的声音很好听哦!
不信你听听看。”她按下播音键,宋迦南那轻柔的嗓音从喇叭里传出。片刻,叶怡馨按
下停止键,迫不及待地问:“很好听吧!”
    “果然有一副好嗓音。”叶母看着正在倒带的她。“他录给你的英文教学带吗?”
    叶怡馨不好意思低头笑答:“是淑娟偷录给我的。我们找了一篇专述论文叫他念给
我们听,顺便请他翻译,淑娟就在桌子底下偷偷录音。”
    “然后这卷带子就天天伴你入眠。”
    叶怡馨娇羞地低下头。“本人的声音更好听呢!”
    叶母看着女儿的娇态,看来这次她是真的恋爱了。“要不要下来吃饭?”
    叶怡馨放好随身听,回头把照片藏好。“不要!等震宇走了再叫我。”
    “好吧!震宇追你,你去追人家,这最后会是什么结局呢?”
    叶怡馨信心满满地回答:“震宇休想追到我,而我一定会追上他的。”
    “好,祝你马到成功!但你可不能在别人面前说是你在追求人家,万一追不上,妈
妈会觉得很丢脸的。”叶母半开玩笑地说。
    “不会让你丢脸的。”叶怡馨双手攀住母亲颈项,在她颊上亲了一口,她就是喜欢
母亲像朋友般的亲子关系。
          ※           ※         ※
    当天晚上,宋家兄妹围着圆桌共进晚餐。
    宋迦南心不在焉地夹菜配饭,暗忖着该怎么向妹妹解释外套和手提袋遗忘在叶怡馨
车上的事,不如撒个小谎,说放在公司忘了带回来。
    宋美慧扫视了众人一眼,扒了口饭,夹片红烧肉放进口中,边咀嚼边问:“哥哥,
刚才有个女孩打电话来,说她明天会帮你做便当,也会把外套洗干净。”话落,她投给
宋迦南一个暧昧的眼神。“那个女孩是谁呀?”
    此时,宋迦南正将一块鸡肉来回碗里,闻言心一慌、手一松,鸡肉落进蛋花汤中,
使得汤汁四溅,愕然不知所措地看着在座的弟妹。
    旁边的宋启政不动声色地帮他捞起鸡肉放回碗里,末了还给宋美慧一记“你少多嘴”
的警告眼色。
    宋美慧眨眨眼,故作不见。
    “她……她只是个朋友而已。”宋迦南俊面微现红晕,低头吃饭,生怕弟妹看出他
的心慌。
    宋美慧边扒饭,边看着眼神不善的三哥和小哥,稍稍收敛起好奇心。但片刻后,她
还是忍不住又问:“小哥和小黎都曾看到你在外面的路口搭一个女孩子的便车,那个女
孩是不是要帮你做便当的那个女孩子?还有,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她的话让正在喝汤的宋迦南立刻被汤汁呛得猛咳嗽。
    “哥哥,你不要紧吧?”宋美黎连忙离座过来替他拍背顺气。
    宋启政见状,立刻给这个多嘴的大妹一记严厉的眼神。对于宋迦南搭便车的事他也
知道,亦认为这是好事一件,更不想在事情尚未明朗化之前就贸然询问宋迦南,怕他们
的关心会让哥哥对爱情怯步。
    宋启明则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脚。
    “对不起,你们慢用。”宋迦南掩口轻咳,离开了饭厅。
    待他回房后,宋启明忍不住就开骂:“死丫头!这么多嘴做什么?”
    宋美慧嘟起小嘴,不服气地反问:“人家只是好奇想问问看嘛!有什么关系?”
    宋启明见她毫不在乎的样子,霎时勃然大怒斥责:“什么没关系?你想害哥哥不敢
交女朋友是不是?难道你忍心看哥哥这样一直下去?”
    宋美慧嘴一抿就想反驳:“我只是……”
    宋启政看了她和宋美黎一眼。“不准你们过问哥哥交朋友的事!”话落,他顿了顿
语调低沉道:“哥哥已经没有多少青春再为我们磋跎下去了,我们已经耗掉他最宝贵的
十年时光,等一下去向哥哥道歉。”
    “是。”宋美慧低着头小声地应答。三哥是家中最有威严的人,小哥爱骂人,只有
二哥最温柔,也最有包容心。
    晚餐后,宋启政回房坐在书桌前冥思片刻,拉开抽屉拿出一张母亲与六兄妹的合照。
娴雅温柔的母亲,膝上坐着刚满两岁的小妹,身后站着纤弱俊美的二哥宋迦南;两人温
柔的笑容里,眼眸深处有着一抹难以察觉的坚毅。
    多年以来,他深信二哥是母亲生命的延续,为了他们而默默地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
          ※           ※         ※
    小工作室内,吴淑娟正在整理一堆照片,叶怡馨边打字边生闷气,只因刚才的一通
电话,破坏一整天愉悦的好心情。
    “不要生气了,我来替你挡掉罗大少不就成了,你就放松心情和迦南去好好地玩一
玩。”吴淑娟把俊男和美女的照片分开。
    叶怡馨用力地敲着键盘,愈想愈生气。今天好不容易和他相约到隔两条街的体育馆
前广场逛逛,因为今晚那里有许多展示民俗技艺的摊位。哪知,罗震宇却突然来电话,
说下班要来接她一起去晚餐。“怎么帮我挡?他六点半就要来接我了,拒绝他又不听。”
    “别慌、别慌!看我的!”吴淑娟看她一脸沮丧,过去拿起话筒拨个号码。
    “喂!迦南,我们提前在六点二十五分见面,因为我们中午只吃水果大餐,现在已
经有点饿了,所以我们先到那家日式小吃稍稍填饱肚子再去逛摊子,就这样了,再见。”
她放下电话,双手一摊,语气轻松:“这不是解决了吗?”
    “谢谢。”叶怡馨的好心情又回来了,恢复一脸愉悦的笑容。
    六点二十五分,宋迦南准时在便利商店前出现。叶怡馨走过转角就看到他的身影,
吴淑娟偶一回头,却看见一部豪华轿车正往这个方向开过来——那是罗震字的车子,她
伸手拉住叶怡馨。“糟糕!罗大少也提早到了。你带迦南走小巷道,我来拖住他,今天
我不当电灯泡了,加油!”
    “好。”叶怡馨这时也看见罗震字的轿车,顾不得矜持,快步过去拉着宋迦南就走。
“我们走,我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淑娟呢?”宋迦南边走边回头看仍在原地不动的吴淑娟。
    “她要等另一个同事,叫我们不用等她了。”
    罗震宇远远地就看见叶怡馨的身影,可是,她怎么和另一个男子快速离开了呢?
    他下车想去追赶,不意前面却有个女子突然挡住去路,他往旁边移步,想绕过她。
哪知,她却也往旁边移步挡住了他,这样移动了两次都被挡住,定眼一看,原来是吴淑
娟,心急之余,忍不住恶声怒斥:“你做什么挡住我的去路?”
    “鬼话!你才挡我的路,我都还没开骂,你倒恶人先告起状来了!”吴淑娟不甘示
弱地回骂他。
    罗震宇往前看去已不见叶怡馨身影,气恼之余,也顾不得什么风度,用力地将吴淑
娟推开追了过去。
    吴淑娟被他推得脚步踉跄差点跌倒,气得她俏脸通红,咬牙骂道:“死萝卜…
    你给我记住!淑女报仇三年不晚,哪一天你就不要犯在我手里,不然我就让你吃不
完兜着走,这笔帐先记下了!”
    罗震宇追到转角处,早已失去叶怡馨和那个男子的身影……呆站片刻,转身想回来
向吴淑娟道歉,顺便问问那个男子是谁,结果吴淑娟已不见了踪影,满心懊恼地回到车
上。那个男子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叶怡馨在一起?
          ※           ※         ※
    叶怡馨拉着宋迦南依吴淑娟指示走小巷道,边走边回头,生怕被罗震宇追及。
    宋迦南见她神色间透着紧张不安,还频频回首,遂问:“你怎么了?有人在跟踪我
们吗?”
    叶怡馨不放心地回头再望一眼,故作无事状地笑了笑。“没有啊!我只是看到有个
神色奇怪的男子,多看他几眼而已。”她猜想罗震宇已被吴淑娟挡驾了,遂绽出一抹放
心的微笑。“我们走快一点,晚到了,限量供应的东西就卖完了。”
    宋迦南微笑,任由她拉着走。自从在海边交谈过后,他真的已将她们两人当朋友看
待,只是吴淑娟总会在有意无意间开溜,留下他和叶怡馨独处。
    “今日公休”。
    叶怡馨直愣愣地看着日式小吃店挂在门上的公休牌子,真伤脑筋!早不公休晚不公
休,偏偏今天公休,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出变通的方法。
    宋迦南看她对着公休牌子发呆,转头四望,这附近没有另一家小餐馆。斜对街那边
有个小小的绿地小公园,几棵大树下有几张镂花铁条椅子,还有几盏晕黄的路灯。“我
们到那边坐一下,我袋子里有一些点心。”
    叶怡馨只得点头同意。
    宋迦南买了两罐饮料,带着她到一张较靠近路灯的椅子坐下,从手提袋内拿出一袋
小点心给她。
    叶怡馨接过小袋子,打开就看见一些造型可爱的动物小饼干,拿起一只小兔子饼干,
上面还有红红的眼睛,不禁赞美:“好可爱的饼干,在哪里买的?”
    宋迦南帮她打开饮料,放入吸管。“这是我妹妹她们做的,给我当点心的。”
    叶怡馨将它放入口中,有浓浓的苹果香味,再拿起一个小星星造型的饼干,是香蕉
的味道。“有新鲜的水果香味,一种造型一个味道吗?”
    宋迦南微笑点头。看她吃得高兴,心里也觉得高兴。“她们说把天然水果加进去,
好吃又有营养。”
    叶怡馨觉得他的妹妹们既聪慧、又灵巧,一连吃了几个后,才想起应该请他一起吃,
遂带着歉意的笑容道:“你也一起吃啊!”
    “我不饿,刚才同事庆生,请我吃了块蛋糕。”
    叶怡馨愈吃就愈觉得这些小饼干好吃,不知不觉就吃掉了三分之二,想把它吃完又
觉得不好意思,忍住欲望将它包好还给他。“谢谢你的点心,吃太多等一下逛摊位就没
办法吃别的东西了。”
    宋迦南含笑看着她,很少人抗拒得了宋美慧和宋美黎所烘制的小点心。看她强忍住
想多吃一口的模样,好可爱、好迷人。“给你带回去,如果喜欢的话,我明天再带一些
过来给你。”
    叶怡馨眼睛一亮,他要送她东西,真是太令人高兴了!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小饼干,
她毫不犹豫地笑着点头。“好。”待看到他含笑的眼神,立刻惊觉怎么像个贪吃鬼一样,
羞得双颊酡红、粉颈低垂。
    宋迦南看着她含羞带俏的娇态,是那么地令人怦然心动。他喜欢像她这样适度含蓄
的女孩,吴淑娟实在太外向了,有时候会令人招架不住;像宋美黎又太含蓄了,有时候
又弄不懂她真正的意思,可是,他真的该放开心怀来培养这分情爱吗?他没把握,只因
这是他第一次谈感情;他不敢想,只因那一段过去……
    “民俗活动应该开始了,我们过去吧!”叶怡馨看他在发呆,就招呼他。
    “好。”
          ※           ※         ※
    这天,宋迦南下班徒步到广告公司前,准备搭叶怡馨的便车回家。现在搭她的便车
已经成了习惯,而已连上班也开始搭她的便车过来,弟妹也赞成他的共乘行动。
    “迦南。”吴淑娟跑到他面前,一脸兴奋:“你妹的手艺真是太好了,那些小饼干
好好吃哦!可不可再带一点来给我们解馋?”
    宋迦南微笑点头。“好啊!家里还有两大罐。”
    吴淑娟闻言,咽了咽口水。“那多带一点过来。”转眸看见叶怡馨已把车子开出来。
“车来了,拜拜!”
    “再见。”宋迦南走向叶怡馨的车子开门上车。
    叶怡馨待他坐好后,踩下油门转动方向盘。“我们为了分吃那些小饼干,还差点大
打出手,最后是一人一半才解决问题。”
    “真有那么好吃吗?”宋迦南觉得那些小饼干,除了有新鲜水果的香甜味道外,其
它并无特别之处。
    “你常吃当然就不觉得它好吃,我们是第一次吃到那么特别的饼干,你没听过物以
稀为贵吗?”
    宋迦南微笑。“我大妹正在尝试把中药也混在材料中制成饼干,你想不想试试看它
的味道呢?”
    叶怡馨惊奇不已。“中药饼干?我第一次听到,如果研制出来,不要忘了带一些来
给我尝尝看。”
    宋迦南摇头苦笑。“我想起来就害怕。”
    此时,有一辆豪华轿车正隔着一部车尾随在他们后面,驾驶座上的罗震宇脸色阴睛
不定地看着叶怡馨的车子。那天明明说好要带她去晚餐,没想到她却和另一个男子先行
离去,于是,他今天就想在她下班时来接她;哪知,竟看到一个男子钻进她的车中。据
他所知,叶怡馨是不轻易让男人搭她的车,除非那个人是……他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突然,他看到她的车子在一个路口停下,那个男人下车还向她挥手再见,待叶怡馨
的车走后,他将车停在路口,看着那个男子的背影;中等身高瘦弱的身材,看起来是那
么的纤弱,这算是男人吗?不相信她会喜欢这样的男人。回头踩下油门,他非得去向她
问个清楚不可。
          ※           ※         ※
    叶怡馨将车子驶入车库,下车前习惯朝后座巡视一番。自从宋迦南上次忘了外套和
手提袋以后,希望他能再遗忘一次。突然,前座底下有一本袖珍的小笔记簿吸引了她的
目光,捡起来翻开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宋迦南那端正的字迹,前页写了个人基本资
料,他今年三十一岁,和她预测的差不多。
    看了片刻,随手往后,想看看里面究竟写些什么东西。天啊!密密麻麻的英文连写
字……她禁不住满心好奇,坐在车上努力地看其中一段写些什么,只是老早就把英文文
法还给老师了;再加上宋迦南的用字艰深难懂,根本看不懂文中真正的意思,费力看了
好久,还是不懂。
    往后翻到最后的通讯簿,里面是空白一片。她突发奇想,打开置物箱拿出笔,把自
己的名字、住址和电话记了上去,这样她就是他的唯一朋友了:再往后翻,两句短言却
令她心惊!
    吾之身躯将化为灰烬,魂魄随海波飘游四海。
    叶怡馨细细地体会一次又一次,纤指轻抚着字迹,终于明白宋迦南为何会说大海将
是他最后的归宿。原来他是希望死后家人能将其骨灰撒入大海,以完成有生之年无法达
成的愿望。
    “叩!叩!”有人敲她车窗。
    叶怡馨心头一惊,连忙将小册子收进皮包,转头看见罗震宇站在外面,伸手打开车
门下车,冷冷地问:“你来做什么?”
    罗震宇见她原本在看一本小册子,听见敲车窗的声音才急忙收进去,但他不是来追
究这件事的。“今天搭你车的那个男人是谁?”
    叶怡馨没想到竟被他跟踪。看到他一副想兴师问罪的神情,冷冷地回了句:
    “朋友。”
    罗震宇看她态度冷淡,就挡在她身前急声地追问:“我不记得男的朋友能轻易搭你
的车,告诉我实话。”
    “无可奉告。”叶怡馨最讨厌他的霸道,就算两人是交往中的男女朋友,难道连交
个异性朋友都不行吗?要是和他结了婚,岂不是连看别的男人一眼,都会被怀疑红杏出
墙了?况且她早已表明不喜欢他,为什么他还要纠缠不休呢?
    “怡馨。”罗震字追上前一步,拉住她右臂。“告诉我,他是不是我的情敌?”
    “放手!”叶怡馨用力挣脱他的手,杏目圆睁冷声回答:“是又怎么样?全世界的
男人都是你的情敌,这样你满意了吧?”语毕,她快步地走进客厅。
    罗震宇如泥塑木雕般杵在阶梯下。她已经明白地告诉他,刚才所见的那个男子果真
就是情敌。转身缓缓地步出叶家大门,不相信凭其社会地位、家世背景会败给那个百无
一用的文弱书生。
    叶母在花房浇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摇头。她心想,震宇这孩子太霸道、好强了
点,与女儿心目中理想的好伴侣——一个可以是依靠,也可以是朋友的男人差距太大了。
不知她看上的那个文弱书生,是否就是有这种特质的男人?不过,依她看来,女儿是迷
上那书生文质彬彬、超尘拔俗的气质。
          ※           ※         ※
    周末的海边游客依然如织,吴淑娟又使计半邀请、半强迫地把宋迦南带到上次的海
边。
    宋迦南站在一旁看着吴淑娟对海滩上戏潮的几个小帅哥猛按快门,难道这就是她所
说的风景照。
    吴淑娟拍着拍着,换个方位就朝他按下了快门。突然,她放下相机,嘴一抿朝宋迦
南挥挥手。“你们两个走开,站在那里会让其它的帅哥、美女黯然失色。怡馨,把他带
走。”她换了卷底片嘀咕:“害我浪费一张底片。”
    “我们到别的地方走一走,不要在这里妨碍她的乐趣。”叶怡馨笑着把宋迦南带开。
    宋迦南疑惑不解地问:“她究竟在拍什么?”
    “她的兴趣是收集帅哥、美女。”叶怡馨脱掉鞋子,光脚踩在发烫的细砂上。
    “我们来光脚走沙滩,怎么样?”
    宋迦南看着她光洁细嫩的脚丫子,微笑点头弯腰也脱下鞋袜。
    站在他身前的叶怡馨,一双美目不由自主地标向他白皙的脚丫子,看得她一颗心怦
怦直跳,待看见他饮直起腰来连忙把视线移开投向大海。
    宋迦南弯腰拿起她的鞋子,将两人的鞋子放在离水边较远的一颗大石上。
    叶怡馨看着他如此体贴入微的举动,一颗芳心甜蜜蜜的。两人顺着沙滩慢慢地向前
走,叶怡馨每走一步都用力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而宋迦南只留下浅浅的足迹,几乎是
不留痕迹地在沙滩上行走。她看了他一眼,绕到他身后在他留下的足迹中又深深地留下
她小小的脚印。
    宋迦南停步转身看着她顽皮的举动,笑问:“你在做什么?”
    叶怡馨不加思索脱口而出:“让你印中有我呀!”话落,才惊觉语意太明显了,霎
时间双颊轻泛酡红垂下头去。
    宋迦南看着她那令人心动的娇态。他又不是木头人,怎么会感受不到她的情意……
只是当她得知他的那段过去时,还能对他有情吗?他不禁低吟一句:“感君怜,此情须
问天。”吟毕,转身继续向前走。
    叶怡馨倏地抬头看着他背影,愣了半晌,小跑步追上去拦在他身前。“你知道我的
心意,为什么要说:此情须问天呢?告诉我原因,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
    宋迦南凝视着她,良久之后转首望向大海,语气淡然:“我也不知道,只是有感而
发而已。”
    叶怡馨缓步上前,仰望他俊秀的脸庞,柔声轻语:“让我们试试看,好吗?我不喜
欢尚未起步就被一条看不见的线给绊倒。你,是第一个令我心动的男人,给我们彼此一
个机会,可以吗?”
    宋迦南再次凝视她娇艳动人的娇容,那双澄澈明眸深处闪着炽热,深深地打动他的
心。他给她一个真情的微笑,牵起她的手慢慢地向前走。
    叶怡馨任他拉着手,一颗心已随拂面的海风飞扬起来。刚才他一句“此情须问天”,
差点让她失落得“无语问苍天”;幸好,情况并没有那么糟。她隐约感觉到他对感情似
乎有着太多的顾虑;不过,她坚信真情定然能打动他的心。
    当他们回到约定会合的“相思海”时,吴淑娟正借着喝鲜鱼汤的机会,猛向那位服
务的小帅哥要求拍照留念。那位小帅哥在强不过她之下,只好红着脸让她拍张照片。
    “我们坐旁边点,免得丢脸。”叶怡馨故作不认识她,拉着宋迦南坐到角落的一张
桌子,也叫了两碗鲜鱼汤。
    吴淑娟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又把一双美目投注在来往的行人身上。
          ※           ※         ※
    叶怡馨看着计算机屏幕,以鼠标执行彩色图片扫描工作。虽然她的模样像是专心工
作,但一颗心早飘到宋迦南身上了。因为昨晚两人相约去看了场电影,道别时宋迦南在
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吻别,但感觉却是如此甜蜜。
    吴淑娟背着她边写企画,边从口袋摸起“暗杠”的小饼干放进口中。自从知道宋迦
南的妹妹每天都会为他准备小点心后,她每隔两天就会向他要点心。如果是小饼干的话,
她就先抓一把放在口袋里,其余的再和叶怡馨平分。
    “怡馨,下次你去拿点心,我都跑得被误认是迦南的女朋友了。”等了片刻,都不
见叶怡馨的回答,遂转过椅子,没想到竟看见她正对着计算机发呆痴笑。“小馨馨,这
张图片已经重复扫描N次了,可以换张了吧?”
    叶怡馨立刻回过神来,神色慌乱地将扫描仪上的图片抽换掉。
    吴淑娟将椅子滑到她身边,把嘴凑到耳边轻声地问:“昨晚是不是有好事发生?”
    叶怡馨被问得双颊飞上两朵红云,心慌手乱地连下三个错误的指令。
    “他吻了你?”吴淑娟看到她如此慌乱的神态,心里已猜到七、八分了。
    叶怡馨含羞带笑地轻点头。
    “哪里?”
    叶怡馨声若蚊蚋地回答:“右脸颊。”
    吴淑娟挑挑秀眉。“什么?我还以为他会吻你的唇。看来他还不是普通的保守而已,
要不要我去给他一些暗示?”话落,注视着她樱唇片刻,摸着下巴语带怀疑。“还是你
的唇吸引力不够,下次试试涂成‘血盆大口’,也许会引起他的注意。”
    “讨厌!不要乱说。血盆大口?我怕会把他吓昏了。”
    “说的也是,说不定他被你的性感大嘴一吻,马上缺氧而昏倒。”吴淑娟一脸邪邪
的笑容,扬扬眉毛干笑两声。“嘿!嘿!到时候你就可以对他为所欲为了。”
    叶怡馨闻言,气得俏脸通红,顺手拿起一本小册子打她左上臂。“走开!不要把你
的邪恶思想传到我身上。”
    “哎呀!”吴淑娟运人带椅地往后退。“我又没说你会对他怎么样,是你要往那方
面想的,自己思想邪恶,还怪别人。”
    “你……”叶怡馨又羞又气,就是奈何不了她,一气之下,索性转身专心工作不理
她。
    吴淑娟忖度,也把她亏得差不多了,脸色一正。“好了,不要生气啦!是我思想邪
恶好不好?我向你道歉,对不起,都是我太多嘴了!”
    叶怡馨转过脸看她,好象还挺有诚意的。“好吧!我就原谅你,顺道告诉你一个好
消息,迦南邀我星期天到他家去吃午饭,你要不要跟?”她希望好友能跟去帮她壮胆。
    “我才不要”
    叶怡馨截住她的话,面露一丝神秘笑容。“他妹妹要做很丰盛的菜肴,他弟弟要作
陪哦!”末了还眨眨右眼,暗示有得吃、又有得看。
    吴淑娟听到有美味佳肴可吃,还有帅哥、美女可欣赏,立刻改口:“要!要!
    我要跟,顺便去让他那个女友缺货的小弟留个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