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心扉为你开
3
  
    一个想要去试验所策画的追男人方法管不管用;一个是心仪于那位男子的好嗓音,
这样奇怪组合的两个女子,开着慢速车子远远地跟着前头骑脚踏车的男子,终于前行者
到达目的地,跟踪者也到了一个精神食粮的大宝库——市立图书馆。
    宋迦南放好车子走进图书馆,后头两个行踪鬼祟的女子也跟着进去。
    叶怡馨站在书架后面,伪装成找书的样子,实则透过书架的细缝专注地看着书架后
面一个正在专心找书的男子,一种偷窥的喜悦在心底升起。
    吴淑娟见她看得目不转睛、嘴角含笑,也就透过细缝将宋迦南看个清楚;不高不矮
的中等身材,身子似乎稍嫌单薄了点,但配上浓厚的书卷气息,给人一种饱读诗书的学
者气质,以及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淡泊恬静。
    叶怡馨看见宋迦南好似要绕到更后面的书架去,毫不迟疑地跟了上去。哪知,她才
想绕过书架,不意宋迦南却突然转过身来。糗大了!跟踪者竟然笨到和被跟踪者面对面
地碰个正着。
    宋迦南先是一愣,继而绽开一抹迷人的笑容。“叶小姐,你也来借书吗?”
    “我……”叶怡馨红着脸,吞吐了好半晌答不出话来。
    “怡馨,你找到那本书没有?”吴淑娟姗姗地来到她身边,待看见宋迦南时,立刻
换上惊讶的口吻和表情。“哎呀!这不是宋先生吗?好久不见了,好巧哦!你也来借书
吗?”
    叶怡馨感激她的急智解围,但那声“哎呀”听来,却像市场相遇的太太们寒喧的语
调。
    “吴小姐。”宋迦南点头打个招呼,从两人身边经过,到另一个书架找书。
    吴淑娟连忙将叶怡馨推到书架后面。“呆瓜!不要忘了这是公共场所,和他对上了,
只要假装巧遇的样子就付了,不要一脸蠢相等着他来识破你的心计。”她从架缝中伦愉
地看了宋迦南一眼。“不要忘了,这条鱼的饵线很难放的,只要拉扯,稍不注意就会断
线。等一下我们赶在离开前把他拦下来,我已经想到一个点子了,脸皮厚一点,尽量更
表现得热络一点,懂吗?”
    叶怡馨点头。吴淑娟见宋迦南已经在办借书登记,遂一偏头。“我们走了。”
    两人一声不响地跟在宋迦南后面,吴淑娟看见馆内的另一边有一个开放的阅读空间
叫:“宋先生。”
    宋迦南闻言回过头,看到她们就含笑问:“有事吗?”
    “如果你不急着回去,我们到那边坐一下,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
相识’。我们住院时就在同一病房,现在我们又再这边相遇,你说我们不是挺有缘的吗?”
吴淑娟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堆瞎话。
    “好啊!”宋迦南看她如此热切,也不好意思加以拒绝。
    于是,三个人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吴淑娟向叶怡馨使个眼色。“天气有点热,我去
买几罐饮料过来。”
    “饮料不……”
    “没关系啦!贩卖机就在那边而已。”吴淑娟转身就走,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宋迦南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使得他有点拙于应付。
    “宋先生,我们这样是不是给你造成很大的困扰?”叶怡馨小心翼翼地问,不希望
刚开始就给他留下个坏印象。
    “哪里!”宋迦南微笑摇头。
    叶怡馨看他没有露出不悦或不耐烦的神色,才壮着胆子开口:“你经常到这边来借
书吗?”
    “大概一、两个星期来借一次书。”
    叶怡馨瞄了眼他摆在旁边厚厚的五本书,还全是原文书呢:“是自己看?还是撰稿
时的参考?”
    “都有。”
    叶怡馨点头,然后呆视着他,因为她实在无话可说了,心里暗急吴淑娟怎么还不赶
快回来。
    “来,喝罐果汁消消暑吧!”吴淑娟看到她已经撑不下去了,所以赶快过来。
    “宋先生,叫你迦南没关系吧?”
    宋迦南呆了呆,片刻才微笑点头。“好啊!”
    “上次你那个可爱又活泼的大妹说要和我们交朋友,结果你出院后也没留下地址、
电话,我很想向她们请教那道香喷喷的八宝饭该如何料理,可不可以把她的电话和地址
给我,好让我联络她们请教做法?”吴淑娟一脸热情、真诚的笑容。
    叶怡馨心中暗叫,高明!
    宋迦南迟疑了片刻才点头。“好啊!”掏出随身携带的小笔记写下住址和电话,撕
下交给吴淑娟。“这是我家的电话和住址,还有舍妹的名字。”
    “谢谢。”吴淑娟满心欣喜地接过它。“还有上次住院时吃了你们不少东西,我一
直想找机会回请你。”
    “一点东西不必放在心上。”
    “这怎么可以呢?你没听过: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况且我们号称礼仪之邦,
理应礼尚往来、礼多人不怪嘛!所以明天我请你吃顿午饭。”吴淑娟见他一脸茫然,暗
喜诡计得逞,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又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十二点十分在转角
的便利商店前碰头。我们还有事要先走了,拜拜!”语毕,她拉着叶怡馨赶快走人。
    明天要和她们一起午餐?刚才他被吴淑娟那堆似是而非的话搞胡涂了,等他回过神
来时,她都已经订下明天的午餐之约了。想加以拒绝,她们却已离开了,无奈地叹口气,
抱起书本缓缓地走出图书馆。
    吴淑娟踩着得意的步伐和叶怡馨走出图书馆,上车后将那张纸交给叶怡馨。
    “给你。”吴淑娟吹了一声口哨,得意地笑着。“连拐带骗、轻松愉快地把他的电
话和住址弄到手,佩服吧?”
    “小女子佩服得五体投地。”叶怡馨接过那张纸,看着上面端正工整的字迹,内心
的欣喜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真迹你留着,翻抄一份给我,免得到时候穿帮。”
    “好。”叶怡馨将那张纸珍惜地收起来。“我们要回去了吗?”
    “不!”吴淑娟发动车子。“我们现在去找餐厅预约座位,既然都已经把饵放下去
了,你就要开始准备织网了,而且要愈密愈好。”
          ※           ※         ※
    翌日中午,宋迦南在便利商店前等候吴淑娟和叶怡馨。现在仔细回想起来,这个午
餐之约好象有种被设计的感觉。
    “迦南,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们走吧!”吴淑娟笑瞇瞇地过来招呼他。
    宋迦南看到只有她一人就问:“叶小姐呢?”
    “她在车上等我们。”吴淑娟才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伸手拉着他就走。只要把
他押上车,他就任凭她们宰割了。
    宋迦南被半拉半推地坐进一辆白色轿车内;驾驶座上坐着含笑点头的叶怡馨,吴淑
娟坐上后车座嚷着:“我们出发了。”
    叶怡馨俐落地将把车子开入车潮中,宋迦南看她开车的技术并不比两个弟弟差,也
许他也该考虑到驾训场报名学开车子。
    约莫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一家看来很温馨、很家庭式的小餐馆,里面的布置所呈
现的风貌,宛如在家里的饭厅一样舒适自然。
    侍者带他们到早已预约的座位,吴淑娟提议每个人点两道菜,她倒了三杯果汁举杯。
“从今以后,我们三个就是朋友了。”
    宋迦南只觉得这个女孩子有着不让须眉的豪爽气概。“吴小姐,我……”
    “哎呀!既然我们都已经是朋友了,当然要叫名字比较亲切啊!”吴淑娟连忙截住
他的话,丢给叶怡馨一个眼色。
    “对呀!所以大家就轻松点,不必太拘谨。”叶怡馨给他一个娇媚动人的微笑。
    宋迦南微笑点头。虽然这是第一次和两个年轻女子共进午餐,但两位女孩子都表现
得如此大方,他再忸忸怩怩的,就太差劲了。
    “我是怡馨,不!她才是怡馨,我是淑娟。”吴淑娟故意抬手敲敲额角。“瞧我胡
涂的!”话落,她指着叶怡馨问:“你记得她的名字吧?”
    “怡馨。”
    “我呢?”
    “淑娟。”
    “嗯!还是你比较聪明。”吴淑娟点头赞许着。
    叶怡馨憋着气、咬着牙,拼命忍住笑意;吴淑娟瞎扯和装疯卖傻的工夫是一流的。
    当菜肴送上桌来,三人开始进餐时,吴淑娟在桌下踢了叶怡馨的脚一下。叶怡馨看
看她,迟疑了好一会才问:“迦南,那个……你在杂志社工作多久了?”
    宋迦南停箸思索片刻。“大概两、三年了,正确的时间我也不太记得了。”
    叶怡馨问了这句后,就不知该怎么再接下去,她投给吴淑娟一个求救的眼神。
    吴淑娟朝她翻翻白眼,然后笑问:“迦南,你资历比我们深,知不知道咱们附近哪
家餐馆的手艺最好?”
    宋迦南立刻被她问倒。愣了好半晌,微现羞赧之色地笑笑。“很抱歉,我不知道。”
    吴淑娟继续问:“你都不吃午餐吗?”
    “因为我妹妹会帮我准备便当,所以我很少到外面吃午餐。”
    吴淑娟立刻摆出老马识途的姿态。“我知道我们后面那边有一家港式小餐馆,手艺
还挺不错的,下次我们三个再到那边一起用午餐。”
    宋迦南只是看着她不答:心想这个女孩未免太豪爽了吧!
    三人沉默地进食好一会,吴淑娟才以恍悟的口吻问:“哎呀!我忘记一件大事了!
我们邀你一起吃饭,若被你女朋友知道了,不知她会不会误会生气?”
    宋迦南看了两人一眼,含笑回答:“我还没有女朋友。”
    吴淑娟踢踢叶怡馨的脚,叶怡馨双颊浮上一抹酡红,芳心窃喜。
    “那你弟弟他们呢?”吴淑娟干脆来个一鱼两吃,把他们家男人的交友状况全打探
一下。
    “三弟有个相交多年的女友,小弟最近好象和女友分手了。”
    吴淑娟眼睛一亮,忘情地喊着:“把他保留给我!”
    “什么!?”宋迦南吓了一跳: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淑娟脑筋急转地指着那盘清蒸驴鱼,嘻嘻一笑。“我是说这个鱼肚很好吃,可以
留给我吗?”
    “好啊!”宋迦南见她一脸真诚的笑容,也不疑有它。刚才真有剎那的错觉,还以
为真要把宋启明保留给她。
    叶怡馨低头吃饭,生怕一个忍俊不禁笑了出来。这个吴淑娟转得还不是普通的快,
脸皮也不是普通的厚,只怕连大炮都打不穿了。一顿午饭下来,总算和他建立起浅薄的
友谊。
          ※           ※         ※
    吴淑娟努力将她贴在窗户上的海报清到别的地方,这样可以打开窗户让叶怡馨站在
窗前目送宋迦南下班。
    吴淑娟看着刚刚才经过的他,双手抱胸,脚尖轻点地板。“要不要狠一点,用车把
他的脚踏车撞坏,这样你就有机会用车送他上下班了?”
    叶怡馨探头目送他的身影转过街角直到看不见,才顺手将窗户关上转身。“万一把
他撞伤了,怎么办?”
    “这样不是更好吗?你就可以借口照顾他,去接近他呀!”
    “可是你不要忘了,他有两个念医的妹妹,我的机会可能不太大。”
    “倒也是。”吴淑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脚踩上一张合椅的椅背,将椅子踩得前
后摇晃。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
    “请进。”
    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女孩走了进来,将一张纸交到吴淑娟手上。“你要的东西。”
    “谢谢,你问得怎么样了?”吴淑娟看了那张纸一眼。
    “我男友说他那个前辈满奇怪的,人长得很俊秀而且气质高雅,有一副好嗓音却惜
言如金,很文静不多话。”女孩偏头思索片刻。“还有,他真的没有女朋友,好象也不
太愿意给人家机会。我男友说连他们社里的女孩子都不太有机会接近他,更遑论其它的
女孩子了。”她看了叶怡馨一眼,靠上去低声地问吴淑娟:“你对他有兴趣吗?”
    吴淑娟也学她压低音量回答:“你也知道我的兴趣嘛!”
    女孩点头微笑,表示明白。
    吴淑娟等她离开后才拿起那张纸仔细研究,叶怡馨走到她身边,吴淑娟指着纸上的
资料。“小贞的男友也在那家杂志社工作,所以我叫她透过男友查一下迦南的资料。看
到没?加班带两个便当,他妹妹是不打算让他交女朋友了吗?”
    吴淑娟仰头看着天花板一张她在街头猎取到的美女照片,好一会语带狠劲:
    “一不作、二不休,明天下班我就开车去撞他,由你去救他,你觉得如何?”
    “不要啦!他会受伤的。”叶怡馨不自禁地替他说情。
    吴淑娟瞅了她一眼,语带调侃:“怎么啦?都还没让鱼吃到饵,就怕鱼钩弄伤他?”
    “不是这样的……”叶怡馨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这种莫名的不忍心情。“因为他给人
的感觉是如此的纤弱,万一拿捏不准出了意外,该怎么办?”
    吴淑娟低头想了好一会,突然心生另一计:“不然这样好了,我们去偷他的脚踏车,
这样你就机会了,我果然是天才!”语毕,她好似很得意自己的坏点子,仰头狂笑数声。
    叶怡馨瞄了一眼略有自大狂的她。“万一偷错了怎么办?”
    吴淑娟白了她一眼。“当然是看准了再下手呀!”
    翌日下班时间,两人准备去打探个清楚,顿使到对街的冰店吃碗红豆冰。当两人相
偕转过转角,正巧看见宋迦南下楼,看他进入停车场,然后在停车场内来回走个几回,
和管理员谈了几句就往外走。
    吴淑娟开口唤他:“迦南。”
    宋迦南看到她们,礼貌性地点头微笑。
    吴淑娟却像老朋友般与他寒暄:“下班啦!”
    宋迦南微笑点头。
    吴淑娟不见他推着脚踏车就问:“你的车子呢?”
    宋迦南回头望了大楼停车场一眼,含笑回答:“不知被谁骑走了,所以我要去搭公
车回家,两位再见。”
    吴淑娟闻言,以手肘撞撞叶怡馨,低声轻语:“天助你也,快去开车。”
    叶怡馨会意转身就走。
    吴淑娟上前一把拉住从身前走过的宋迦南。“等一下啦!走这么快做什么?”
    “有事吗?”宋迦南对她突来之举感到讶异。怎么这个女孩毫无预警地便伸手拉他,
好似并不在乎他人异样的眼光?“既然你要搭公车回去,不如让怡馨送你一程,反正也
顺路嘛!”吴淑娟转头看她把车子开出来了没。
    “不太好吧?”宋迦南从来没搭过别人的便车,更别说一个陌生女子的车。
    “有什么不好?政府现在不是正推行‘共乘’吗?你想想看,同样的路程坐一个人
和坐十个人,燃料费不都一样吗?当然超载也违规啦!因此做为一个好国民,应该要响
应政府的宣导计画,这才是爱国的表现。”吴淑娟看见叶怡馨已把车子开出来,不由分
说强拉硬拖地把宋迦南塞进车子,末了还猛向叶怡馨眨眼。“拜拜,明天见!”
    叶怡馨会意,等宋迦南上车就将车子驶上车道,不给他任何下车的机会。
    宋迦南还弄不清楚搭叶怡馨的便车和爱国有什么关系,他是要去搭乘大众交通工具,
又不是要自己开车;等他想通这点的时候,叶怡馨都已开了好一段路程了。
    叶怡馨偷觑一脸茫然的他,思忖:不知吴淑娟又讲了什么令人伤脑筋的话。
    过了好一会,宋迦南才回过神来,轻道一声:“对不起。”
    “为什么?反正我也要回家,顺路嘛!”叶怡馨表现得落落大方,现在吴淑娟不在
身边,一切只能靠自己,脸皮就要厚一点才有机会。“以前曾发生过车子被骑走的事吗?”
    “也发生过,只是几天后车子又回来了;我想这次大概也是有人急用,所以把它骑
走了。”
    叶怡馨好奇地问:“那上下班怎么办?”
    “上班我小弟会绕路送我过来,下班我自己搭公车回去。”
    叶怡馨点头。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她放大胆子鼓起勇气建议:“如果不嫌弃的话,
我可以顺路送你上下班,直到你的车子回来为止。”
    宋迦南先是一愣,继而俊面泛起一抹红晕。“那太麻烦你了,我……”
    “怎么会麻烦呢?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就是要互相帮忙,反正也顺路。”叶怡馨
转头给他一个迷人大方的甜笑。
    宋迦南看着她迷人的笑容,也许是该敞开心靡接纳所谓的“朋友”,也是该试着去
做的时候了,遂轻声道谢:“谢谢,那就麻烦你了。”
    他的回答让叶怡馨整颗心都飞扬了起来,她暗暗祈求着他的脚踏车永远都不要回来
了。
          ※           ※         ※
    经过数天的时间,宋迦南见脚踏车好象没有回来的迹象,而且老搭叶怡馨的便车,
也让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是,若想去搭公车,一定会遇到她们,结果必然被吴淑娟
抓去搭叶怡馨的便车,有时候他实在有点怀疑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巧,感觉好象她们每天
都等在便利商店前逮他似的。
    这天下班,宋迦南下楼来远远地望着转角处,不见两人的踪影,暗松了一口气。没
想到才走过转角,就看见叶怡馨的车子停在路边,吴淑娟站在车边和叶怡馨谈天,他停
下脚步,下意识反身往回走。
    “迦南。”吴淑娟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宋迦南慢慢地回身看见吴淑娟笑着向他招手,无奈地暗叹一口气,挤出笑容走过去。
    “你今天差点就搭不到便车,还不快点来。”吴淑娟过去把他押上车子。“明天是
周末,我们中午下班后去那家港式小餐馆午餐,下午去海边玩,你也一起去哦!”
    “可是,我……”
    “我们上次不是说好了吗?不准爽约,再见!”吴淑娟不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
    叶怡馨发动车子驶入车道,宋迦南面带惊慌地转身回头,只见吴淑娟站在路旁向他
挥手的身影愈来愈小。回身直视着两旁飞逝的街景,他不记得曾答应过再次一起午餐,
也没有说过要和她们一起去海边玩呀!
    叶怡馨偷觑了他一眼,有点担心吴淑娟的计谋会适得其反地得到反效果。不过,现
在还是不要开口较好,免得让他有拒绝的机会。
    翌日,中午下班三人一起用过午餐后,三人两部车来到一处海边。周末的海边游客
人潮如织,绵长的滨海公路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子,海滩上戏潮的人们,随着潮涨潮
退而追逐着海水。
    吴淑娟戴上遮阳帽、背着相机过来。“我要去拍些风景照,大约两个钟头后,我们
在‘相思海’碰头。”
    “好。”叶怡馨看着她朝人多的地方走去,当然明白她是要去猎艳,哪是去拍什么
风景照,回头正好迎上宋迦南不解的目光。
    两人凝眸对视了好一会,宋迦南收回目光,淡然一笑。“我们沿着沙滩散散步吧!”
    叶怡馨好高兴,因为这是宋迦南第一次主动开口邀她。
    两人沿着沙滩走向人较少的一边,带着咸味的清凉海风吹来,轻拂着她长发和裙角,
两人默默地走了一段距离。
    叶怡馨低着头踢一颗小石头。“你喜欢海吗?”
    “喜欢。它曾是我的梦想,也将是我最后的归宿。”宋迦南停步转身望着波涛起伏
的海面。
    梦想?归宿?叶怡馨也停步看着他瘦削的背影。
    宋迦南伫足了好一会才继续往前走。“我曾梦想当个海洋生物学家,乘坐研究船到
各大洋去探索神秘的海洋世界,去研究各类的海洋生物。”回过头来微笑着问:“你的
梦想呢?”
    叶怡馨双颊酡红,唇边绽开一抹娇媚动人的笑容。“我的梦想是成为我心爱之人的
好妻子,将来成为孩子的好母亲。”
    “你的思想好传统,像你这样的好女孩已经很少了。”宋迦南笑了笑。“不像我妹
妹,一个常常夸口要成为‘再世华陀’,一个说要成为‘南丁格尔第二’。”
    叶怡馨首次听到他的赞美之辞,心里甜蜜蜜的,随后听到他提及两个妹妹,又觉得
有趣。“人类因梦想而伟大,也许她们可以达成目标。”
    “梦想太远大了,我看是有点难。”
    叶怡馨跟着他慢慢地走。从相识到今天,也谈了很多次了,她忍不住就问:
    “你的声音……”
    宋迦南回头笑问:“不像男人的声音吧!”他也明白自己的嗓音太细嫩了,但这正
与生俱来,纵使不喜欢,他也无力改变。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倒觉得你的声音满好听的,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嗓音。”
叶怡馨终于说出藏在心底的话,说完倏觉双颊发烫,粉颈低垂,不敢抬头看他。
    “谢谢。”宋迦南继续往前走。“你和淑娟的个性有点像我妹妹,一个活泼外向,
一个温柔内向。”
    叶怡馨闻言觉得好失落。她不是为了要当他妹妹才想尽办法来接近他的,她衷心地
希望是能和他交往。
    “可是,感觉还是不同的。她们举止言行都像小孩子,而你们都已是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