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心扉为你开
2
  
    叶怡馨在吴淑娟的千邀万请之下,答应到广告公司担任她的特别助理。美其名是助
理,实则是和她作伴,因为公司的老板是她哥哥,所以吴淑娟这个大小姐想用谁就用谁,
不须经人事室的甄选。
    这天晚上,叶怡馨加班后就到转角一家便利商店买些点心,步出商店大门,一阵晚
风吹来,将她手中的发票吹到地上。想起好国民不应乱丢垃圾,所以一箭步过去想把它
捡起,不意却和一个路过的行人撞个满怀,还把人家的东西也撞掉了。
    “对不起。”她赶快把那些东西捡起来。
    “没关系。”那人也蹲下身帮忙捡。
    好熟的声音,好似那时时萦绕心头、轻柔如春风般的嗓音。抬头看去,正好迎上他
的目光,果然是宋迦南!此时他戴着一副眼镜,更平添几许浓浓的书卷气。
    “叶小姐。”宋迦南点头微笑。
    叶怡馨回他一个迷人的微笑,待看见他低头捡拾东西,才想起错的人是她,赶快帮
忙把东西捡起。
    宋迦南将最后拾起的发票交还给他。
    “谢谢。”叶怡馨娇容轻泛酡红,收好发票。“你到这附近买东西吗?”她看了一
眼他手上的书,知道这附近有家书局,也许他是来买书的。
    宋迦南含笑摇头。“我今天加班,刚刚才下班。”
    “你上班的公司在哪?”
    宋迦南转头指着转角处一栋办公大楼。“那边的五楼。”
    叶怡馨一颗芳心雀跃不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两人相距
不过是一个转角的距离而已。
    “你也在附近工作吗?”宋迦南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到这边来玩的。
    “对呀!我是被淑娟找来当她的特别助理。”叶怡馨心念一转,才想起也许他已经
忘了吴淑娟是谁,正想开口加以解释:“淑娟就是……”
    宋迦南点头。“二号病床的那位吴小姐。”
    叶怡馨惊讶他的记忆力。相隔好些日子了,他竟然还记得!突然间地想起吴淑娟的
话,如果喜欢的话,何不采取主动?“那个……你家住在这附近吗?”
    “不算在附近,骑脚踏车大约要二十分钟的时间。”
    “你没有开车?”叶怡馨眼睛亮了起来。也许这是个机会,虽然想法、作法大胆了
点,可是,机会稍纵即逝,不把握不行。
    “我不会开车,骑车可以锻炼身体,你呢?”宋迦南看她刚才闪过一丝异色,不知
是否觉得无车阶级的男人是个异类。
    “我家还满远的,所以有一部小车子代步。”叶怡馨努力地鼓起勇气,想开口送他
一程。
    宋迦南眼角余光看见宋启政的蓝黑轿车已停在路旁,含笑道别:“对不起,我三弟
来接我了。天晚了,路上小心,再见。”
    “再见。”叶怡馨微笑挥手送走他,心中暗道可惜。转头看看那栋办公大楼,暗忖:
应该还有机会吧?突然间,她发觉自己的想法好可怕,怎么刚才一直都有种想钓凯子的
念头?该不会被吴淑娟给传染了吧?
          ※           ※         ※
    宋启政接了宋迦南回到家,踏进客厅就看见一幅只有在电视上方可能出现的画面,
一男二女正喝得酪酊大醉,还咿咿啊啊地唱着山歌。
    “幸好是在家里,不然你们三人这副德性实在……”宋启政以摇头代替未说完的话。
    宋美慧摇摇晃晃地到他面前,双手攀着他双肩。“哥哥,你回来了呀!怎么今天的
声音这么难听?我去拿特制的杨桃汁给你喝,这是我刚研究出来的新配方,保证比以前
那些好喝效果更好,等我一下哦!”话落转身就想走。
    宋启政伸手拉住她的后领。“等一下,我是三哥,哥哥在后面换鞋子。”
    宋美慧又转回身,睁大迷蒙的醉眼瞪视了好一会,才吃吃地一笑。“还真的是三哥
耶!难怪声音像乌鸦,我醉了,要去睡觉喽!哥哥的消夜在电饭锅里,麻烦一下。小黎,
睡觉了。”
    “好。”宋美黎步伐不稳地站起来,两姊妹就摇摇晃晃地上楼去了。
    宋启政目送她们上楼,看着小弟数落着:“你这个哥哥倒是带头做坏事嘛!”
    “这哪能怪我,是她们两个太差劲了!”宋启明拿起桌上的半瓶玫瑰红摇晃了一下。
“才半瓶就那副德性了。”
    宋启政摇头笑笑,走进饭厅。
    宋迦南在宋启明的斜对面坐下,笑问:“今天怎么会在家喝闷酒呢?”
    “被老板刮了一顿心情不好,小慧她们就自告奋勇地要陪我喝几杯,结果是中看不
中用。”
    “那等一下叫启政陪你喝几杯,我要去休息了。”
    宋启明伸手一把拉住想走开的他。“哥哥,你休想开溜,东西吃了再去休息。”
    宋迦南本想趁他微有酒意的时候开溜,哪知如意算盘似乎不如的,只好一脸无奈地
坐回沙发,等着每天必吃的大补消夜。
    一会,宋启政从饭厅端出一个中碗送到他面前。“哥哥,把这个吃了再去休息,不
要辜负小慧的美意。”
    宋迦南看着这碗热腾腾的鸡汤,上面还浮着几颗红艳的枸杞,暗叹一口气,取下眼
镜认命地把它喝下去。
    宋启政浅酌一口宋启明帮他倒的酒,看着专心喝鸡汤的宋迦南,心灵深处涌起一丝
莫名的疼惜,转眼却看见宋启明也正以同样的眼神看着宋迦南。突然,宋启明转眸与他
对视,两人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
    宋迦南喝完鸡汤,将碗推到宋启政面前。“这个给你,我要去休息了。”
    宋启明等宋迦南回房,看了一眼碗里的鸡肉。“挺不错的嘛!鸡翅膀。”
    宋启政看了他一眼反问:“不然你昨天吃到什么?”
    “鸡屁股。”
    宋启政笑了笑,把那块鸡肉拿来当下酒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可以说出来
了吧?”
    于是,宋启明就将今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你觉得我这样做对吗?”
    “你后悔了?”宋启政看了脸色微愠的他。
    “没有。”宋启明端起杯子,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干。“唯一让我后悔的事,是差点
害死哥哥的那件事,和说过无数伤害哥哥的话。”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现在我们已经有能力补偿哥哥为我们所吃的苦、所牺牲
的事,因此我们必须更努力才行。”
    “你说的对,现在是我们报答哥哥的时候了。”
    两人举杯立誓。
          ※           ※         ※
    一个小隔间的工作室,四边的墙上至贴满了俊男美女的海报,甚至连天花板都贴了
不少,唯一的空白处是进出的门和地板。
    “真的?”吴淑娟坐在工作抬边,回头来看着正在用计算机做图片放大处理的叶怡
馨。
    叶怡馨也回头给她一个肯定的微笑。
    吴淑娟瞪视着前方一张木村拓哉的海报,满面不可置信,彷若呢喃般自语着:
    “不太可能吧?美声先生就在一个转角之隔,这附近的上班族帅哥我全都了若指掌,
怎么可能就漏掉这个超级美男子呢?”
    “也许他是新进职员,所以还不在你的‘猎美’名单中。”叶怡馨在扫描机上放进
另一张图片,继续计算机扫描的工作。
    “或许吧!”吴淑娟咬着笔杆思索这个问题,片刻后她一脸兴奋:“小馨馨,你的
机会来嘎!”
    叶怡馨被她叫得全身鸡皮疙瘩直冒。“你不要这样叫好吗?怪恶心的!”
    吴淑娟将椅子滑到她的身边,附耳低语:“我们拿网子去把他网起来好吗?”
    “人家也许已经有爱人了,或许成家了也不一定。”叶怡馨语气中有着难掩的落寞。
昨晚她一路兴奋不已地回家,躺在床上还回忆着他轻柔的嗓音,结果不久就想到这个可
能性,然后一切希望化为乌有。
    “对哦!”吴淑娟仰头看着天花板上那盏日光灯,好一会才兴奋地嚷着:“他应该
还是单身贵族才对。”
    她的话让叶怡馨的一颗心又活了起来。“怎么说?”
    “你回想一下,他住院的期间,老婆和小孩没出现过,就连一个美女也没有来探望
过他,种种迹象都显示他还是名草未有主。”
    叶怡馨思索片刻。她的分析也颇有道理,一颗芳心不禁又跃动了起来。
    吴淑娟偷觑了她一眼。见她一副想吃又不好意思明说的模样,挤眉弄眼、语带暧昧:
“我们去把他网起来,好不好?”
    叶怡馨俏脸微染红晕,吶吶地问:“这样做好吗?会不会太大胆了点?”
    “大胆?”吴淑娟故作气恼貌:“你到底想不想要?”
    “想。”叶怡馨以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回答,说了又觉得自己好丢脸,好歹她也
算是个大家闺秀,竟然会生出这种想去倒追男人的念头!可是,那个宋迦南不论外貌、
气质。尤其是他那轻柔如春风般的嗓音,都深深打动她的芳心。
    “既然你想要,那我们就去追吧!”吴淑娟一副勇往直前、毫无所惧的神情。
    “你也想要他吗?”叶怡馨有点担心地看着她。要论勇气,她可是比不上她这个作
风颇为疯狂的好友。
    吴淑娟挥挥手,给她一个“我和你嗜好不同”的眼神。“放心、放心!他不对我的
胃口,我比较喜欢像他弟弟那一类型英俊高大的男人。”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会讨厌罗震宇呢?”
    吴淑娟不屑地冷哼一声:“他跟我哥哥都是一个样儿,看了就有气!人家宋家兄弟
可没有那种鼻孔朝天的傲气。”
    叶怡馨笑而不语;吴淑娟看人的眼光有特异的标准。
    “喂!我们看准了就赶快行动吧!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有我这个大师出马,包准马
到成功!”吴淑娟自负地拍拍胸脯。
    “怎么行动?”叶怡馨被她说得心动不已。
    吴淑娟站起来在小室内走了几回。她曾计画过一堆倒追男人的方法,现在总算有机
会拿出来试它一试了。“首先,我们先去制造几个‘巧遇’的机会,然后再趁机搭讪制
造熟络,再来邀他一起去吃饭,最后……”
    “等一下——”叶怡馨愈听愈感到不对劲:“怎么这些方法好象都是男人追求女人
的方法嘛!”
    “万流归宗啊!”吴淑娟赏她一个“你懂什么”的眼神。“天下求偶的方法都是一
样的,其余的就是技巧应用的不同而已。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所以我来
放饵,你慢慢织一张温柔的情网,等鱼儿上勾时就可以一网捞起,保证万无一失。”末
了她还仰首笑了几声,好象这件事已成功在望了。
    叶怡馨有点担心地看着她。这样做真的好吗?她好害怕网还没撒好,鱼儿就识破诡
计而吓跑了。
    吴淑娟笑了一阵后恢复正常。“首先,我们去侦察他的作息时间,这样才好制造机
会。”
    叶怡馨点头。既然吴淑娟愿意帮他,那就试它一试吧!
          ※           ※         ※
    翌日,在两条马路交叉的路口,一辆红色的小房车停在一栋办公大楼的对面,因为
车窗贴着不透光纸,所以由外面看不出里面是否有人。
    吴淑娟拿着相机将车窗摇下一点,正在调整焦距。叶怡馨则拿着一本小笔记簿,这
是吴淑娟叫她准备的,目的是记下宋迦南上班的时间,以及是否会在附近买早餐等等。
    “你拿相机做什么?”叶怡馨边注意路口边问她。
    吴淑娟边调相机边回答:“有任何猎艳的机会,我都不放过。”
    叶怡馨也拿她没辙,只好专心地注视着路口,看是否有宋迦南的身影。突然,有一
条深印她脑海的消瘦身影从斜对角的路口过来。“喂!好象是他来了。”
    “在哪儿?在哪儿?”吴淑娟看着路口来往的轿车和机车,没有哪辆车子想进那栋
大楼的停车场呀!
    “那个骑脚踏车、戴深色口罩眼镜的那一个。”
    “啊!”吴淑娟惨叫一声,她真的要去撞壁了。不是没见过美声大帅哥,而是觉得
这个骑脚踏车、戴口罩的先生是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没什么看头而忽略了。
    叶怡馨也不管她为何惨叫,拿笔赶快把时间记下,接着拿出望远镜把他看个清楚。
果然是宋迦南没错,她很高兴没有看错;看着宋迦南放好车子就进入大楼,没有在附近
买早餐,她也将这点记下,转头见吴淑娟还在发呆就问:“你拍到了没?”
    吴淑娟被她一问,才回过神来,一脸哭丧。“我们回去了。”话落发动车子,将它
开进停车场。
    十分钟后,她们已经在吴淑娟的小工作室内了。
    “我一世的英名全被他毁于一旦了!”吴淑娟用力地捶着桌面。
    叶怡馨有点担心地问:“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吴淑娟神情沮丧:“好久了,我可以告诉你,美声大帅哥至少已经在那家杂志社任
职半年以上了。”
    “你怎么知道?”叶怡馨一脸不可置信,难道她对这附近的上班族中几个帅哥、美
女不都了若指掌吗?
    吴淑娟将头埋进臂弯里,捶击两下桌面。“这半年来我已见过他无数次,可是,他
那样的装扮又骑着脚踏车,我以为他是……”
    “中年老男人。”叶怡馨太清楚好友对这类型男人的看法。
    吴淑娟点头承认。“我真是门缝里瞧人——把人瞧扁了!”
    叶怡馨自我检讨片刻,思忖:若不是那天的巧遇和他交谈过几句,恐怕她也同吴淑
娟一样把人瞧扁了。
    “不过,这样对我们太有利了。”吴淑娟这会又神气活现了起来:“我相信很多人
也跟我们一样,没有人发现名草就在身边。对!我们要先下手为强!”她转头看着叶怡
馨脸现一抹坚决,“我们中午提早出去,到那栋大楼对面的咖啡馆去看他何时出来吃午
餐,下班之前再把车子开到早上的地方,看他何时下班。”
    叶怡馨觉得她提出的行动计画好象在玩侦探游戏,感觉也挺刺激有趣的。
    于是,两个女孩在上午十一点就跑去泡咖啡馆,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多,他一直没有
下楼来,下午一直等到六点半也不见他下班。
    “我们先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吴淑娟望了一眼车上的电子表叫。六点五十
五分。仰望办公大楼,还有几个楼层灯火通明,第五层楼也是其中之一。
    叶怡馨仰望灯火通明的五楼:心想也许他正在加班。若是如此再等下去,也不是办
法。“好吧!”
    “我们去那家广式口味的小餐馆。”吴淑娟见叶怡馨没反对,就发动车子吃晚餐去
了。
    两人吃过晚餐返程回公司时,叶怡馨还是不由自主地望向那大楼入口,却在接近转
角的便利商店,隔着透明大玻璃窗看见他的身影。
    “等一下!”
    “怎么了?”吴淑娟紧急踩下煞车。
    “他在那里——”叶怡馨抬手比了比便利商店的大玻璃窗。
    吴淑娟看见他正站在书报架前翻阅书籍,转眸概看了下时间——七点五十分。
    她真的被打败了!这一带这个时间只有小猫两三只,这个大帅哥这会才现身,谁看
得见呀?就算是她,也不会选在这个时间出来“猎艳”。“把时间记下来。”
    “好。”叶怡馨立刻掏出小册子记下时间、地点。
    她们就坐在车内看他,直到他走出便利商店,才把车子开进广告公司大楼。
    吴淑娟回到小工作室,忍不住就抱怨了起来:“你看看,来上班时打扮成中年人,
骑脚踏车也就算了,偏偏还要戴个深色口罩;中午不出来吃饭,晚上也不出来吃晚餐,
买东西选人最少的时间。就算他是个世界第一帅哥,谁看得见啊?就算同栋大楼的女孩
看见了,像他那样足不出公司,谁有机会呀?”
    叶怡馨看她愈讲愈激动,讲到最后好象要大发雷霆的样子。不过,她却是芳心窃喜。
若依吴淑娟的分析,女孩想接近他,也真的不太容易。
    “不过,这样也好。”吴淑娟双手在胸前交握。“无形中竞争力降到最低点,只要
布好陷阱,一定可以手到擒来。好吧!从明天起,我们就拨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好好地观
察他的生活习性。”
    “一星期?我们不用工作吗?”
    “工作当然要做,有空再做。把急件丢到别的小组,我们挑慢件来做。”
    “这样好吗?”叶怡馨觉得领薪水不做事,有点对不起良心。
    “当然好啊!我每天在这里为我臭老哥打牌,他也不见得给我多少的好处。才溜他
个几天班,不会怎么样的!再者……”吴淑娟压低音量:“你不怕他被有心人士看上,
而被捷足先登了吗?”
    “我当然不希望这样。”叶怡馨立刻回答,但旋即想到要这么大费周章地去倒追男
人,颇觉得不好意思。
    吴淑娟见她回答得如此干脆,遂一击掌道:“好!既然目标已经确立,从现在起你
要每天在心里默念着:我是男人,现在要去钓个漂亮的马子。好,你现在默念三遍。”
    叶怡馨依言在心里默念三遍,每念一次,就觉得增加一分信心。
    接连的几天,两人就是重复着在相同的地点站岗。这天中午,她们在咖啡馆内检讨
查到的结果。
    “唉!我恐怕也玩不出花样了。”吴淑娟看着那张时间表,哀声叹气:“照这么看
来,想要制造巧遇的机会,实在难上加难。”
    叶怡馨秀眉微蹙:“怎么说?”
    “你看看嘛!没有买早点,不下来吃午餐、晚餐,不定期出来买东西,加班有人来
接,根据本大师的巧遇统计率等于零嘛!”
    叶怡馨看着那张她所统计的时间表,的确想在外面遇见他的机会微乎其微,因其行
动堪比神出鬼没的幽灵。她叹了一口气,恐怕是没什么希望了!偏偏自己又对他一见钟
情,钟情于他绝俗的风采、飘然出尘的气质。叹气之余,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向大楼入口,
突然眼睛一亮,他正推着脚踏车,好象要外出办事的样子。“淑娟,你看——”
    吴淑娟转头正看见他跨上脚踏车,一刻也不迟疑地拿起帐单。“你去付帐,顺便看
他往哪个方向去。我回去开车,我们去跟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