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心扉为你开
1
  
    市立综合医院叶怡馨在五一二室病房内看顾因受伤住院的好友吴淑娟。吴淑娟是她
从国中时就在一起的死党,大学四年也同校不同系,所以两人的感情好得不得了。因为
吴淑娟的家人早已移民国外,唯一留在国内的哥哥又正巧到国外出差,所以叶怡馨就自
愿到医院照顾她。
    吴淑娟坐在床上吃着叶怡馨帮她买的便当。“你还真够朋友!不但来陪我,还买这
么好的便当给我吃。”
    叶怡馨陪着她吃便当。“以后要是我住院的话,你也要如此回报我哦!”
    吴淑娟立刻停止进食。“呸!呸!不要在医院乱说话!要不是那个‘膨肚短命’
    的小古,今天我也不用在这里活受罪!说什么他滑草的技术一流的,依我看啊,跟
本就是不入流!”
    “你就不要再诅咒他了,他不是向你道过歉,也负责你的医药费了吗?更何况,他
也受伤了呀!”
    这时,有条高大的人影从床尾经过,吴淑娟立刻抬头目送那条人影走到隔壁病床,
因为病床与病床间隔着深色不透光的布幔,所以只是惊鸿一瞥而已。
    吴淑娟看着那帘布幔嘀咕抱怨:“真讨厌!干嘛要隔着一层布幔呢?”
    叶怡馨不懂她的意思。若不隔着布幔,像这种三个病床同一室的病房,岂不是没有
隐私可言了?“隔着布幔不好吗?”
    吴淑娟压低声量:“当然不好喽!”伸手指指布幔后。“隔壁病人的家属个个是俊
男美女。”
    “真的吗?”叶怡馨半信半疑。隔壁床的病人好象是昨天深夜住进来的,那时她正
困得不得了,哪还会注意到住进来的人是圆还是扁呢:“你怎么知道的?”
    “看到的呀!那两个男的比以前你们系上的‘系草’小方还帅,那对姊妹花也是两
个小美人儿。”
    叶怡馨秀眉微皱。什么人不好比喻,竟然拿那个曾追求她这个“系花”的小方来比
较!那个小方在男人堆中,充其量不过是中上之姿而已,可是,谁明系上男生少得可怜,
所以小方才能称得上是“系草”。“比罗震宇如何?”
    吴淑娟偏头思索片刻。“在伯仲之间。”
    叶怡馨点点头。“那是不错了,只希望你不是在灯光昏暗下看走眼了。”
    “怎么会呢?我的视力可是一点五耶!”
    这时,隔壁传来一个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哥哥,好一点了吗?”
    一个轻柔的嗓音回答:“好多了。”
    低沉的嗓音再问:“小黎呢?”
    一个略带俏皮的女音回答:“她回去煮饭,等一下小哥接她一起过来。”
    “咳!咳!”几声轻微的咳嗽声传来。
    “哥,喝点酸梅杨桃汁,会让你喉咙舒服点。”女孩说,接着就是开罐倒水的声音。
    叶怡馨隔着布幔听他们对话,好象生病的人是他们的大哥。刚才那个大哥一声“好
多了”的声音,转来虽是有气无力,但语调轻轻柔柔的,感觉宛如春风拂过般的令人浑
身舒坦。
    吴淑娟放下便当拉拉叶怡馨,她立刻回过神来,正巧看见一男一女从床尾走过。
    男的英挺帅气,一身轻便的休闲装扮;女的温柔可人,有头披肩长发。果然如吴淑
娟所言,隔壁病床的家属可全是美女和帅哥。
    吴淑娟面露得意之色。“我的视力没问题吧?”
    叶怡馨点头。
    “哇!晚餐来了!”接着就是一阵拿碗递筷的声音。不一会,一阵香气从隔壁飘散
出来。“好棒!是小黎最拿手的八宝饭。”
    吴淑娟闻着香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隔壁的晚餐好象好好吃,不然把布幔拉开,
有‘秀色大餐’也是很下饭的。”
    叶怡馨忍俊不住地笑了出来。她这个死党就是这副德性,在她哥哥的广告公司任职,
平常没事就是喜欢欣赏帅哥美女,说什么帅高美女可以给她更多的灵感。
    “哥哥,多吃一点。”一个温柔的女声说。
    “对呀!等你出院后,我就煮一桌最拿手的……”
    两男一女接口:“药膳大餐。”
    “对!对!你们真了解。”俏皮女声带着笑意回答。
    吴淑娟看着布幔,努力不让口水流下来,忍不住抱怨:“真羡慕人家的手足和乐!
哪像我哥哥,工作第一、情人第二,妹妹旁边‘纳凉’!”
    叶怡馨笑笑。“我哥哥还不是一样,没什么好抱怨的。”
          ※           ※         ※
    宋迦南望着有点陈旧的白色天花板;不过是感冒并发轻微的支气管炎而已,弟妹们
就强拉硬拖地让他住院。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弟妹总算都已长大,再过几年,等妹妹完
成学业、嫁个好丈夫,他应该就可以放下肩上的重担了。
    “哥哥,你在想什么?”宋美慧削好一颗梨子正在去核。
    “想你常常请假,到时候不要毕不了业了。”
    “不会啦!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才,学校怎么舍得把我开除?况且有人比我请假更多,
要遭殃的话,还不会这么快就轮到我。”宋美慧把半颗梨子送到宋迦南手上。
    宋迦南含笑问:“你在学校也这么自大吗?”
    “当然!姊姊在学校,比现在够‘臭屁’千百倍呢!”宋美黎回去拿东西,来的时
候正好听见宋迦南的话。“她常常自称‘华陀再世’、宇宙第一天才啦!害我在学校都
不敢说那个自大狂是我姊姊。”
    “喂!不要胡说八道!我才不是这么说的,我是说将来想成为再世华陀,至于什么
宇宙第一天才,那是小黎自己捏造的。”宋美慧白了宋美黎一眼,反告状:“不知道是
谁夸口说要成为继南丁格尔之后最伟大、最温柔的白衣天使呢?”
    “那是姊姊乱说,我才没有这么说呢!”宋美黎红着脸,作势要打宋美慧。
    宋美慧站起来跑开,宋美黎追了上去,宋美意不暇思索就躲到充作隔间用的布幔后。
    正在看书的叶怡馨和听音乐的吴淑娟,双双被突然的闯入者吓了一大跳!吴淑娟看
来人拿着一把亮晃晃的水果刀,吓得尖叫一声;而叶怡馨则专心期待隔壁的男士能多说
几句话,因为他的嗓音真的好好听,因此没注意到隔壁姊妹俩的嬉闹。
    宋美慧反而被吴淑娟的尖叫声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吴淑娟指着宋美慧的刀子问:“你……你想做什么?”
    “怎么了?”宋迦南坐起拉开布幔,看到病床上的吴淑娟惊骇的表情,转眸又看见
大妹拿着水果刀发呆,立刻向吴淑娟道歉:“对不起,舍妹太胡闹了!”
    宋美黎赶快跑过去把宋美慧拉回去。“姊姊,你想吓死人呀!拿着刀子乱跑,不要
女华陀没当成,就被当成神经病关进笼子里了。”
    “都是你害的,还说!”宋美慧这才发现手上还有半颗梨子,把刀子交给宋美黎,
又跑到吴淑娟面前把半颗梨子递给她。“对不起,这个算是给你赔罪的。”
    “对不起。”宋迦南再次向她道歉,然后拉上布幔。
    吴淑娟呆呆地拿着梨子,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拉拉叶怡馨的衣服低语:“没想到‘美
声先生’是个超级美男子……可是,好象太文弱秀气了点。”
    叶怡馨看着布幔点头。不知怎么回事,她反而比较欣赏那类型的男子;也许从小到
大,围绕在身边的男子全是高头大马的类型,其实她真正想交往的对象,是文弱富学者
气息的男子,她好希望能和隔壁的男士多交谈几句。
    “你们两个明天就给我回学校上课,老是这样胡闹,小心功课进度跟不上大家!”
宋迦南低声责备两个妹妹。
    宋美慧一脸不在乎的神情。“你可以帮我们恶补呀!”
    宋迦南断然拒绝:“你们的功课我不懂。”
    “骗人!三哥和小哥念大学时,你不是也帮他们恶补吗?”宋美黎戳破他的推托之
辞。
    “对呀!再困难的功课,你只要看过一次就可以帮我们恶补了,难道你要见死不救
吗?哥哥!”宋美慧拍他马屁。
    “好嘛!哥哥,我们再请一天假就好了。”宋美黎开始撒娇。
    “好吧!真拿你们没辙,只能再请一天假哦!”
    “哇塞!哥哥万岁!”
    宋美慧看着宋迦南俊俏的容貌,忍不住就俯身低头仔细瞧着他。
    宋迦南不知这个顽皮外向的大妹又想做什么,也就静静地回视她。
    宋美黎不知她在做什么,也站到身边一起看宋迦南。
    宋迦南被她们看得莫名其妙:“我怎么了?”
    “你觉不觉得哥哥如果是个女子,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宋美慧问一旁的
妹妹。
    “真的耶!那我长得像哥哥,不就是个绝世小美人了吗?”宋美黎捧着双颊,神情
带点自恋。
    “哈!天下最不要脸的女人就在此,竟敢自称是绝世小美人!依我看,应该是绝世
自大狂吧!呕,恶心!”宋美慧做个受不了想吐的动作。
    “讨厌!你竟敢取笑我!”宋美黎抡起粉拳,朝宋美慧打了过去。
    宋美慧也不甘示弱地回档,然后趁隙搔她的痒,两姊妹一来一往,玩得不亦乐乎。
宋迦南疼爱地看着她们;宋美黎哪是强悍姊姊的对手,不一会就开始求饶了。
    宋美慧见她求饶就放了她,转眸迎上宋迦南疼爱的目光,忽然想起隔壁床有两个漂
亮的大姊姊,过去从布幔后探出头,同正在看书的叶怡馨露出甜美俏皮的笑容。“两位
姊姊,我们把布幔拉开好不好?这样也比较热闹嘛!”
    叶怡馨都未置可否,吴淑娟就迫不及待地猛点头。“好啊!好啊!”她正求之不得
呢!
    宋美慧见她同意,就伸手把布幔拉开到最旁边。
    宋迦南见大妹突然把布幔拉开,就转头看这边。当他看到隔壁有另一个女孩陪着病
人,颇为讶异。刚才没细看,所以没看见叶怡馨;瞧她长得明眸皓齿、仙姿玉质,顾盼
间流露着娴雅的淑媛风韵。
    叶怡馨也趁机仔细打量宋迦南;美如冠王的俊俏外貌,略带病态的苍白脸色,在他
身上感受不到一般男人的阳刚之气,但眼波流转间,却不经意地流露着无形的坚毅。
    两人对望了好一会,宋美黎轻唤一声才让宋迦南回过神,对叶怡馨礼貌地浅浅一笑,
而后转过头去。
    叶怡馨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
    宋美慧嘴角一撇,白了宋美黎一眼,暗骂小妹叫得真不是时候!冰雪聪明的她才这
么一会工夫,就看出叶怡馨和哥哥似乎对彼此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心念一转,她有了别
的计谋,笑问:“请问两位姊姊叫什么名字?如果不嫌弃,我们可否交个朋友?”
    “我姓叶,叶怡馨。”
    “我姓吴,吴淑娟。”
    “我姓宋,宋美慧。”宋美慧转身指着宋美黎和宋迦南。“妹妹叫美黎,哥哥迦南,
还有三哥启政和小哥启明,他们晚上下班后也会过来。”
    叶怡馨看得出这个叫宋美慧的女孩个性较为活泼健谈,妹妹宋美黎就显得羞涩内向
多了;没多久,宋美慧就和吴淑娟谈笑风生起来,好象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晚上,她们如愿见到了宋家的另外两位帅哥——一个看来沉稳内敛,另一个就显得
急燥冲动了点。这件事真是乐坏了吴淑娟!虽然晚餐只是便当,但因为如愿见着了隔壁
一家子的帅哥美女,有了这道“秀色大餐”,就是叫她吃白饭也甘之如饴啊!
          ※           ※         ※
    经过两天的相处,叶怡馨终于有机会和宋迦南简短地交谈几句。从交谈中得知他任
职杂志社撰写专刊,两个弟弟——一位是业务经理,一位是室内设计师;两个妹妹尚就
读医专——大妹念药剂,小妹念护理。
    这日下午,宋启政利用出差机会跷班到医院探望宋迦南,看见哥哥躺在床上,光线
不甚明亮,还阅读字体又密又小的原文书,忍不住上前一把将它拿起来。“哥哥,拜托
一下好吗?让你住院就是要你好好休息,如果还要虐待自己的眼睛,倒不如让你回家休
息。”
    “我成天躺在这里挺无聊的,看看书可以打发时间。”
    宋启政伸手取过搁在一旁的外套。“那我陪你到外面走一走。”
    “也好。”宋迦南起身下床。
    叶怡馨目送他们走出病房。以她的目测,宋迦南大约在一百七十多公分左右,已经
不算矮了,但比起身材高大魁梧的宋启政,还矮上大半个头;再加上他瘦弱的身形,因
此就更显得纤细了。
    “怡馨,那个病美男是你喜欢的类型耶!”吴淑娟注意到好友的眼光总是有意无意
就飘到他身上。
    叶怡馨含羞微笑,并不予否认。
    “他们那一家子挺奇怪的,他住院两三天以来,从不见他父母出现?还有他们的称
呼也挺奇怪的,哥哥下去是三哥,然后是小哥,搞不清楚那个迦南是排行老几?如果是
老大的话,为何中间会跳过一个?若是排行老二的话,那他上头那一个呢?”吴淑娟扳
着手指数给她听。
    叶怡馨秀眉微皱笑问:“那你爸妈怎么也没来看你呢?至于‘称谓’,每一家有每
一家的叫法,这干你什么事呢?”
    “你这样说有没错啦!可是,你注意到没有?他的弟妹好象非常呵护他这个哥哥,
不准他做这个、做那个的,好象他还是个小孩子一样,我看他倒也不像脑筋有问题的样
子。”
    “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你管这么多做什么?”叶怡馨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她的好奇心,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三姑六婆型的女子,喜欢到处打探别人的隐私。其实,她只是喜
欢思考,好奇心又重罢了!
    “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想帮你打探清楚。俗话说: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如果你对他有兴趣,当然就是要主动地采取一些行动才行,二十一世纪的女
子不能再任男人宰割了,如果看中目标,就要采取主动,如此才能网到一条好鱼。”吴
淑娟看着门口低语:“不一定要找大鱼啦,因为大鱼中看不中吃,就像那个罗震宇一样,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是什么论调呀?罗震宇虽然不讨我喜欢,但也没有你说的这么糟糕吧?”
    叶怡馨没想到仪表不凡、家世又好的罗震宇,竟会被她说得这么不堪。
    “反正他在我的眼中,就是跟我老哥那副死德性一样,老是自命不凡,以为全天下
的女人都该拜倒在他的皮鞋底下。哼!谁理他呀!”吴淑娟朝门口瞄了一眼。“如果像
病美男那型的,一定会是肉质香滑细嫩、入口即化的好鱼。”
    叶怡馨忍俊不住笑了出来,摇头。“你的言辞听起来怪可怕的!不知情的人,还以
为你是盘丝洞的蜿蛛精转世,专吃人肉的呢!”
    “说正格的,如果能嫁他那样的丈夫,其实优点也不少。”
    “有什么优点?”叶怡馨很想知道她对这类型的男人有何高明的见解。
    “第一,他的嗓音那么好转,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你想想看,要是夫妻吵架,
听他软语轻柔的骂人语调,也许是另一种享受;还有,依我判断,他的体力大概不怎么
样,所以想打老婆的时候还可以跑给他追,他还不一定追得上呢!说不定还可以和他对
打呢!”
    “歪理!”叶怡馨笑着摇头。
    吴淑娟突然神色一正。“说真的,你如果那么想要的话,何不采取主动?我看啊,
他对你印象也挺不错的。”
    “大概不太有机会,他明天就要出院了。从今以后天南地北的,再相遇的机会渺茫
喽!”叶怡馨神色间有股难掩的失落。
    “真的啊!好可惜哦!”吴淑娟也觉得有点可惜,心念一转,道:“那我们跟他要
住址和电话,这样就可以联络了。”
    “我不敢!你敢的话,帮我要。”
    吴淑娟一脸苦笑。“我也不敢……”
          ※           ※         ※
    品香楼——一家中式餐厅。整个餐厅外观采中国阁楼建筑,正厅大门挂着两个大红
灯笼,两个身材曲线玲珑的妙龄女郎,身着传统的翠绿色旗袍站在门口招呼客人,里头
的侍女则一律着粉红色改良式旗袍为客人服务;而餐厅的桌椅和摆设,也极富传统气息。
    宋启明和女友方慈芬挑了张四人坐的座位,侍女上前询问他们要点些什么。
    “对不起,我们等人,待会再点菜。”宋启明向侍女点头微笑。
    方慈芬看着他欲言又止,宋启明从刚才就发觉到她的异样。
    “有事吗?”
    方慈芳看着他好一会才问:“你是真的爱我吗?”
    “你问什么傻话!不爱你的话,又怎么会答应和伯父、伯母见面呢?只要你们不嫌
弃我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就好了。”
    方慈芬低头细声回答:“他们对你应该会满意,可是……”
    “可是什么?”宋启明不明白向来还算大方的方慈芬,为何今天说话总是吞吞吐吐
的?
    “没什么。”方慈芬看见父母已在门口出现。“我爸妈来了。”
    宋启明闻言,连忙站了起来,等方慈芬去带她父母过来,才一起入座。
    方父和方母入座后,仔细地打量宋启明一番,然后彼此交换一个满意的眼神:
    而宋启明礼貌性地请他们点菜。
    稍后菜一道道地上,方慈芬无心地吃着饭,看着和父母相谈甚欢的宋启明,心里则
害怕等一下父母所提出的问题,宋启明无法接受。
    这时,方父突然开口:“启明,我和老伴对你很满意。如果你对我们慈芬还满意的
话,那你们就可以开始商量订婚事谊了。”
    宋启明满心欣喜地看着方慈芬,而方慈芬也面泛桃红娇羞地看着他。
    “可是……”方父给他一个含有深意的微笑。
    方母见状,会意地接下去:“可是我们方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我们的意思是……
如果你想娶我们慈芬,我们希望你和令兄断绝兄弟关系自立门户。”
    宋启明大惑不解地问:“为什么?”
    “因为令兄的工作会辱没了我们方家。”
    “我哥哥的工作?”
    方父和方母对看了一眼,方母含笑:“我们不是指你三哥,是……”
    宋启明马上明了她的意思。“我哥哥上班的杂志社是正派经营的公司。”
    “我们的意思是指他以前曾在酒店上班,轰动一时的那件事。为了方家,也为了你
的前途,因此我们希望你最好和令兄断绝关系。”方母虽是满面笑容,但眼中闪着不容
否决的光芒。
    宋启明看着方父和方母,又转头问方慈芬:“你也觉得我应该和我哥哥断绝兄弟关
系?”
    方慈芬听他不带丝毫情感的问话语气,不敢直视地低下头去。“我也觉得这样对你
比较好,毕竟那件事是那么地轰动。”
    宋启明点点头,突然起身拿过帐单。“对不起,我还有事先告退了。”语毕转身走
向柜抬。
    方父和方母被他突然的举动愣住了,目送他英挺的背影走向柜台;而方慈芬见他已
走出餐厅大门,立刻起身追了出去。
    “启明、启明!等一下!”
    前行的宋启明停步,待她迫近才转过身来。
    方慈芬却被他此刻的表情吓得后退一大步,因为此时他额上青筋浮起,脸上满布怒
气,惊得她轻抚着胸口轻声细语相劝:“启明,你不要生气,我们都是为你好啊!”
    “为我好?”宋启明冷笑数声,语气冷然:“对不起,方大小姐!我的家世不够清
白,所以高攀不起你们高贵的方家。”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方慈芬为他的话感到害怕。“我并没有看不起你呀!”
    “可是你们却看不起我哥哥,看不起他曾从事过那样的工作。告诉你,你可以说我
怎么样,但我绝不容许任何人用卑劣的言辞侮蔑我哥哥!当初若不是他的牺牲,就没有
现在的我们。”
    方慈芬伸手拉住欲转身离去的他,不明了事情为何会变得如此难预料。
    “那……那我们的将来呢?”
    “我们没有将来了。”宋启明冷冷地丢下这句话,挣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快步离
去。
    方慈芬伫立街头,怔怔地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无声的泪水沿腮而下……她无法
相信两人就这样结束了,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