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温柔藏在傲情里
第一章
  
    热烘烘的景福大街上,寒冬的萧瑟被急欲赶办年货的如水人潮冲去不少,天桥上、
茶馆旁、酒褛里,冻得鼻头红通通的男女老幼仍是一脸欢乐气息。
    穿梭在一座座拱桥下的渔家仍撑着长竿子从这头徐徐划向那头,仿佛不问世事,也
不管桥上市井小民的欢欢喜喜,一钓竿、一竹篓,都是水乡渔家的清隐之风。
    比起街心的热络,东城门附近的一座空场子就显得寂寥多了。
    唐璨很不舒服,从大清早她一睁眼,就觉得好似被人扔进了火盆子里,浑身软弱无
力。偏偏今早一开场就是她的“扮天女”,这班子里就属她的身段练得最具火候,没有
旁人可以替代。
    “小璨!”
    她抬起头,懒懒无力地对来人招了招手。
    “班主要我知会你一声,等会儿听到小金一开锣,你就先出场。”
    “好。”临时想换戏码也没办法了,只好挺直腰杆,清清混浊沙哑的嗓子,她强装
着没事般进了后台换装。
    一声吆喝,三匹骏马远远地就扬着蹄花,从景福大街最远的彼端穿过城门奔来,一
踏上石板路,为防伤人,马速缓了下来;领头的大汉神情有种说不出的冷淡,而旁边众
人却不受影响,依然踩着同样的步屐和节奏,纷纷绕过高马而行。
    从一头撞进宫家门,连连几年下来,冯即安还是第一次这么轻松。
    “老大,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就留在这儿逛逛吧!”他露出一副迷人的笑容。怂
恿着前头一脸冷漠的大胡子男人。
    “这些玩意儿在江南还看得不够多吗?”另一名温文秀气的男子说道。对这玩心一
直很重的三弟,武天豪总难以理解。
    “看归看,你有没有想到咱们当差的人就算想玩也没那个心情!怎么样?老大!”
冯即安回了武天豪一句,转而问那领头的太汉。
    狄无尘搓搓胡子,忽然一阵响彻云霄的锣鼓声,在冷风阵阵中撞出了热烈的温度;
    他目光朝东城那已经聚集不少人的戏台子望去——
    “老大!”
    无尘闻声蓦地回神,浓胡上的一双眼睛清澈无比;他摇摇头。
    冯即安嘴一歪,那模样还真有被宣判流放疆场充军十年的绝望。此时真是无声胜有
声,连武天豪都不得不对他这位大哥佩服得五体投地。
    “经过那台子时倒是可以顺便望望。”狄无尘又补充道。
    听出有一丝希望,冯即安笑得跟什么似的,倏地一扬鞭,朝东域门驰得飞快。
    台上奏出了热闹的仙乐,随着风声送进每个人耳中。一名扎着垂髻、身着雪衣白裳、
肩披五色彩锦的少女出场后,提着盛满鲜花的篮子。边舞边跳。底下的人大多兴奋地纷
纷伸手去捡那散落的花瓣,期望能讨个吉祥,来年顺顺利利。
    大约是坐在马上高高观望之故,武天豪一眼就看出那名女孩的笑容很是勉强,虽然
脸上覆着一层淡雅的妆,但飞舞的脚步却是虚浮不稳的。
    那女孩一定是病了!他的心中蓦然滑过一阵不忍。天气这么冷,为了讨生活,她只
着一身单薄的白衣扮仙女,说飘逸是够飘逸了,但却足以冻死人。
    而后,台上白影一闪,那扮仙子的少女轻灵灵地朝梁上抛过一截彩带,小蛮腰一扭,
借着带子的力量,正清逸地要朝台中央的横梁飞去——
    所有的事发生在一瞬间,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武天豪只看到那女孩左脚一滑,眼看
就要摔下,想都没想。他随手自怀中摸出一锭金元宝,梗朝女孩脚下落点的柱子急速打
去。
    唐璨以为自己就要出糗了,但随即她在右脚下蹬住一枚足似稳住她的东西,事情的
发生来不及让她思考是谁帮了她,足下一点,她拼尽全身之力,空中一个翻滚,就像个
慵慵懒懒的散花仙子,不沾人间烟尘地稳稳坐上架在台子中央的横木,再盈盈下拜,灿
烂偷悦地笑着朝下方不住拍掌、吆喝、叫好的人堆娓娓道个万福。
    抬头她捏着横木,十根手指几乎要捏陷进横木中,那一波再度涌上的呕吐感让她几
乎坐不住。
    吸进一口冰凉的空气,唐璨努力睁大眼,扫过柱子上那枚金元宝,再强打着笑容转
向围观的群众,却只看到三匹马背着人群徐徐走了,坐骑上的男人始终没有回头,她无
从得知是谁帮了她。
    也不知哪生来的一点气力,她跃下粱木,不落痕迹地拔下那锭已嵌人一半的金元宝,
又从容不迫地挤着笑容走进后台。连戏腋都没换,她又从后台朝那三匹巨马奔去——
    一定是他们!她直觉认为,台下看戏的都是寻常百姓,没有一个人能出得起这种手
笔,这锭金元宝已够杨家班不愁吃喝地过上一年半载了。
    她可以当什么都不知道似地收下金元宝,但事关尊严,唐璨问来不欠任何人的情,
金钱债好还,人情债就难偿了,走江湖的生涯,以及过去的经历,让她有股连男人都及
不上的“傲”。
    听到后头脚步擦着尘沙的细碎声响,惟恐天下不乱的冯即安立即就想转身,狄无尘
却先他开口。
    “老三,没你的事就闪边站,谁招来的就该谁去解决。”
    当事人武天豪倒是一直没吭声,他睨着排行老三的冯即安,那爱生是非又爱讨骂的
毛躁个性总惹得他忍俊不禁。
    冯即实急欲张口辨白,带头的狄无尘早不耐烦,动手拉过他的缰索,只淡淡留下一
句。
    “老二,后头见。”
    唐璨喘吁吁赶了上来,另外那两个男人已经走了,就剩这匹马。平常这点路是难不
倒她的,但今天她真的不对劲,先是上柱出了意外,再来莫名其妙地受了陌生人的小惠,
她心里很恼,只想快快把这件事给了结。
    着到那男人转过来的脸,唐璨忽然连抱怨的心情都没有了。
    她的哑口无言是因为这男人生得太好看,那张气质温柔的年轻脸庞应该是属于读书
人的。
    暗藏在斗篷下的颀长身躯,也是一径青蓝的儒生打扮;但那棱角分明的下颚却说明
了他冷静顽固的脾气,他并不是个好掌握的柔弱书生。
    唐璨目光转向他戴着皮手套捉着缰绳的巨掌,这男人该有一双修长漂亮的手吧!想
到自己握着金元宝,既粗糙又布满粗茧和伤痕的小手,她忽然有股自惭形秽的悲哀——
跑江湖的人,是永远无法和终日锦衣玉食的子弟相提并论的。
    “谢谢公子的元宝。”把金元宝递给他,她刻意把手指上那些冻疮暴露出来,赤裸
裸的。她心里、眼里也看得分明,没有五彩缤纷、温暖舒服的梦;只有真实,这就是她
唐璨的人生——台上风光,台下寂寞,一辈子走江湖,卖艺、卖技、卖笑、卖青春的生
涯。
    其实她也有梦的,和拉胡琴的干爹一道儿在江湖走唱,虽然过得卑微,但她的梦却
支待她走过这些年的风霜雨雪。
    “不客气。”武天豪开口,以和气的语调,并出乎她意料之外地一跃下马,亲自接
下那锭金元宝。
    他没有趾高气扬,也没有顶着鼻孔看人;唐璨原本颤抖不已的纤瘦身子和心灵,竟
因为对方这小小动作而不觉驱走了冷意。
    他并不像她所熟悉的那些有钱公子,施恩一般的要她把金元宝收下好换取某些代价;
仿佛,他早看出了她藏在白衣下的那身傲骨。
    武天豪说不出自己的感觉,面对那双比寒夜清辉还明亮的秋水,既坚定的、又毫不
羞怯的;这女孩顶着寒风一路追来的紊乱呼吸,仿佛就在彼此眼眸交错间,传给了他。
    那扮仙女的红绫带里在她肘上,迎着风轻飘飘地吹拂着。
    这个唐璨是特殊的,武天豪就近瞧着她的脸想,五官虽然细眉细眼、小鼻小唇,但
衬上她落落大方的举止,让他无法以凡心待之,仿佛她刚才在台上的扮仙女并没有因那
些掌声而落幕;她的婷婷袅袅就在眼前,飞舞的绫带护持着她自天上逆着北风走来,自
成一型,有自己的媚,也有自己的味。
    “天冷了。”他轻叹,不懂自己是否为她的薄薄衣裳而怜惜?
    还来不及答话,一阵狂风自她背后扑来,逆风把她脑后的那束长发及肩上红绫带打
得飞散,在她身上,在她小小的脸颊四周,一黑一红有如火光附着烧尽的木头,对比鲜
明地飞扬着。她的白衣裳飘飘然然,被风吹得紧的曲线虽不凸出却仍然诱人;武天豪蓦
然想起她在跳上横木那一飞,活脱脱真是不沽人间烟尘的仙女,那时远看她人是这样,
没想到近看也是这样。
    一如他想象的,随风飘过一股很清淡、很好闻的茉莉花味,混着脂粉香朝他扑鼻而
来。
    武天豪同时也注意到女孩颤抖得更厉害了。
    没有得到她允许,武天豪也不记得自己何时对女人变得这么莽撞,他轻轻握住她纤
细的手腕,就像怕唐突佳人般的战战兢兢,转个方向,让自己的背把她所受的凄冷全挡
过去。
    这番作为太诚恳,唐璨无法对他生气。
    男人的体贴对她来说陌生无比,她不曾在全无预警的情况下被男人握住手,但是看
着那对充满关怀又澄澈的男性眼眸,她忘了该说声谢谢。
    长年被她积压下来,只有在戏台上才会发挥出的女性娇柔特质,此时竟被这只温暖
的大手勾引了出来,在她的心灵中汹涌如潮水般,一波波、一层层地淹没了她。
    这一动以后,方才在台上蔓烧全身的热火一股脑儿袭向她,唐璨忽地觉得世界就在
她眼前炸开,连这张好看的男性脸庞也完全扭曲变形——
    还来不及思考,武天豪就抱住了她!看着她那红通通的脸颊,一股难解的怜惜之意
在他胸膛中凝聚,怀中佳人是这样一个怯生生的女孩啊,这样一来。……那淡淡飘飘的
茉莉香更嚣张了,几乎包围了他们。
    武天豪眼光瞥至一个街角,他展开斗篷,里住了她,扶着她朝隐僻处走去。
    身后的马安静地跟着主人行去。
    “你还好吗?”轻轻触着她发烫的小手,他离这张洁净无垢的脸更近了。几缕不听
话的发丝落在她粉腮上,教武天豪有股冲动想去拨开。
    偎在这男人的怀中,唐璨多希望这一刻能停止,可惜,她不是个梦想家。一等那股
晕眩过去,她可以睁开眼睛站直身子的时候,便静静地推开他。
    武天豪把身子移开了些,握着她的手却没放开。
    “很好。”她困难地吞吞口水,气恼自己的软弱。
    她不能任由这男人一直握着自己的手不放,很快地,唐璨把手缩回,然后对他微微
一笑,方才台上的笑是职业性的,这回却是真心的,虽然笑得挺虚弱的。她很少这样面
对个陌生人,反正,萍水相逢,她以后也不会再见着他了。
    那不矫揉、不做作的笑容令得武天豪全身起了一阵非寒冷所导致的颤抖。
    “珍重。”说完,她有些恻然,脚步却不停地绕过他,唐璨扶着墙,努力地、也小
心地一步步朝向人潮愈围愈多的戏台走去。
    再一次,武天豪自觉自己真的很糟糕,可是他真的忍不过,于是褪下厚厚的斗篷,
也不问过她同意,就罩在女孩肩上。
    唐璨背着他有些痴愣,同时也注意自己反常地还是没生气,回头想问他时,那男人
却已经跨上马鞍。
    “在下绝无他意,方才在台下听一位小哥说,唐姑娘是这杨家班里头的台柱,这几
日天候不佳,端请唐姑娘千万珍量身子,走江湖是很辛苦的路,姑娘保重。”
    马蹄扬起一阵尘沙,她默默地就看着他走远了。
    什么都没留下,除了肩上厚厚暖暖的斗篷;她甚至连他的姓名,都全然不晓。下意
识地,她拥紧了斗篷,那男人的气息把她对这世间的风寒冷意都驱走了,只留下说不出,
却值得玩味的稀世凄柔包围着她,温暖着她,唐璨忽然脸红了。
    直到那匹马消失在城楼一角,她才一步赖着一步,垂头含着笑意朝仍热滚滚的戏台
走去。
    “小璨!你跑哪儿去了?你爹在找你呢!”在班子里专门反串小生的一位姑娘粉着
一张脸,不太高兴地皱起眉头。
    “哦!”唐璨止住笑,觉得那股挥之不去的晕眩又开始涌得她想呕。
    “你的另一只珠子呢?”那姑娘问。
    “啊——”摸摸两旁的耳垂,唐璨这才发现镶在她左边耳朵底的那颗小珍珠不知何
时遗落了。
          ※           ※         ※
    坐落在关外的狄家堡是江湖中最具神秘色彩的。
    狄家最主要的任务,是负责供给朝廷最重要的资源;从御敌时所需的兵器原料到马
匹的提供,尤其狄家牧场所培育出的战马,是全国最优良的品种。
    以商业观点而言,这是个相当甜腻多汁的肥缺。江准一带,曾有不少野心勃勃的商
人想取代狄家堡的地位;然而多数人虽有那样的雄心,却没有狄家那样雄厚的资本和能
力。
    为此缘故,有关那个流传在世间人口中历久不衰的传言,说狄家堡在数十年间,能
够这么快速崛起,至今屹立不摇,全是因为拥有了一样举世无双的至宝——七采石。
    几乎知道狄家堡的人,都会先知道七采石。就是因为狄家太红,气势太盛;所以那
颗主宰狄家堡命运的七彩石,反而在众人心中失去能疗百毒、治百病的神效。
    因此有人曾经传闻,只要有法子拿到七采石,狄家堡将会不攻自破;而仅属这石子
里头那得天独厚的幸运,将传交给得手者;但是说归说,却从来没有人敢放胆潜进门禁
森严的狄家堡去偷取这件宝物。忌讳狄家第二代掌门狄无谦只是部分原因;而在城堡以
外的另一名人物,才是令那些觊觎者胆寒的主要理由。
    八月的草原,秋意冷得颤人,关外刮来的西风,飞卷得路人皆有刺骨之感。
    那三名男子一踏上狄家的地界,堡内就派了专人来接风冼尘。
    领首的男子有张一大半完全覆没在浓密卷胡下的脸、一双严肃冷淡的眼晴,让人远
远望之便生怯意。他对谦卑的奴仆虽无骄意,但也少有笑容;倒是座骑后方的两名男子,
频频有礼地对来人微笑称谢。
    狄家的另一号人物,就是这个在江湖上黑白两道都惹不起的一狄无尘。
    也不光狄无尘,还有无尘身边的两名结拜兄弟——武天豪和冯即安,他们就是人称
的“边城三侠”,经常在关内、关外,来无影去如风的。
    在过去,他们一直隶属于九边总都护府,职名虽是小小的护卫和捕快,但却没人敢
小看他们;因为他们为边防的清明治安所打下的金字招牌,连朝廷都得另眼相看。
    边城三侠,加上一直在堡内统领事务的狄无谦,这四人的名声无形中在狄家堡四周
筑上了一道难以攻下的墙。
    “大少爷,堡主等您许久了。”
    “不急,这回有的是时间,你下去忙吧!”狄无尘淡淡说着,挥手遣离了下人。
    “是!”狄家驿馆的总管恭敬地离开。
    饭后,等到服侍的仆人离开,在回程的这一路上,狄无尘第一次陷进了冥思。
    “大哥,有心事?”三人之中,武天豪的感情永远是最细腻的。
    “也没什么……”他摇摇头,“只是感觉很奇怪。”
    “无谦想把堡主位置相让给大哥的决心还是不变?”武天豪问。
    “那是当然的,看看那些下人的态度,明眼人猜也猜得出来。”
    冯即安插进话。“老大,那本来就是你的位置,暂且不论出身,就谈能力、经历,
你都是狄家堡主的第一人选。想想,当年要不是大夫人说动了那些长老们全力阻拦,狄
伯父早就把狄家堡交给你了。”
    “那不是重点!”无尘吸了一口酒,“事情都过去了,我爹和大娘早去世多年;无
谦这些年来也把狄家堡经营得有声有色,我不想再有什么改变。抛掉身外那些虚名俗事,
在都护府,咱们三人不是都过得挺逍遥自在?”
    “说得好!”冯即安大笑,“老大,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烦的了。这回咱们三人
好不容易辞掉那呕人差事,倒不如就待在狄家,你顺便把终身大事办一办算了,也快三
十啦!再不定下来,可就真没人要了。你娘不是也烦这点吗?咦,如果我没记错,是不
是有位玉姑娘在堡里候着呢?”
    “受不了!”狄无尘咕哝一声,慢吞吞地起身。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冯即安那张聒噪
的嘴,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别装聋作哑的,老大!”冯即安不满地喷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娘一直想要早
点抱……”
    “闭嘴!”狄无尘背着他,朝后一摆手,走进房里休息去了。
          ※           ※         ※
    狄家堡内,一名瓜子脸、长得秀丽清稚的女孩撩着裙摆快步走进大厅来,一见到正
在跟狄无谦说话的男人,她先是有些错愕,之后掩嘴柔柔娇笑出声。
    “尘哥哥!”女孩欢喜地喊了一声,奔向狄无尘。
    闻言转过身,狄无尘被浓密胡子遮去的嘴顿时笑咧,一口白牙亮得照眼。
    “如霞,几年不见,你愈来愈漂亮了。”
    “要你夸——”名唤玉如霞的女孩在他身前两步之遥停住,想起自己的规矩,她羞
红了脸。
    “怎么啦?”
    “嗯,没什么,只是太久没见了,有些……对了!大娘和阿姨一定很高兴,我这就
差颖儿去告诉两位老人家!”
    “别忙,如霞。”狄无尘唤住她,“谦弟已经着人通知了,坐下来,跟尘哥哥好好
聊一聊。”
    “嗯!”
    再度重温手足之情的感觉真好,狄无谦望着同父异母的大哥,微微笑着。
    两年前母亲一死,他便把尘哥的亲生老母接回狄家安享晚年;当年母亲因为堡主的
继承间题,眼里容不下尘哥母子俩,为了不坏兄弟之情,尘哥搬出了狄家一这件事搁在
心头,他一直很歉疚。
    “嗯,对了!如霞,我跟你引见一下,尘哥哥这次带了两位朋友回来,这一位叫冯
即安,这人嘴巴顶坏的,看到他你可得闪远些,别给他的油嘴滑舌骗了。”
    “无尘,你这么说太过分了!”背着手正在浏览字画的冯即安回头,不满地皱起眉,
一见如霞,他漾开俊朗的笑容,“玉姑娘,幸会了,真是人如其名,美得像彩霞呢!”
    玉如霞慌乱地、害羞地回他一笑,心想。以一个男人来说,他那对浓眉皱得还真好
看。
    “看看!说你油嘴滑舌,你还不承认!”很难得地狄无尘加人笑闹的阵容。
    冯即安想要抗议:“我哪有——”
    “大哥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另一个声音淡淡说道。
    玉如霞朝门外望去一一名长相儒雅,身着藏青衫子的高瘦男子走了进来。
    “你要是平日能多修点口德,大哥才不会这么说你。”
    冯即安舒开眉心,仰天丢个白眼,对那男人摆摆手,一副忙不迭要闪开的害怕神情。
    “得了!得了!这儿是狄家,你就休息一下,少训人成不成?”
    武天豪闻言一笑,笑中惧是无可奈何,接着他转身作揖道。
    “见过狄堡主、玉姑娘。”
    玉霞脸更红了,她慌慌地屈身回礼,要知道她还是个闺女,在狄家向来也鲜少见生
人的,更何况一下子碰上两位年轻汉子。
    狄无谦大笑,“天豪,干万别这么说,咱们兄弟一见如故,干万不要有什么上下之
分。如霞,这位就是武天豪。”
    一眼看去,大厅里最俊雅的就数这位武天豪,看起来最让人放心的也是他。冯即安
虽也是英气逼人,俊俏开朗,但性子却过于浮动;而狄无尘,满脸落腮胡,一张脸就此
隐去了大半,加上那眼神总是凶漠漠的,一见便让人望而却步,若不是打小就认识他,
如霞也会害怕的。
    只有武天豪笑起来和煦如风,虽不多话,但行为举止处处有“礼”字作陪。这两人
该互换一下名字的,文静的叫即安,好动的叫天豪,这才称得上是人如其名,玉如霞暗
暗想道。
    武天豪目不斜视,端端正正地坐上位子,见过玉如霞后,对她身分的印证总算有初
步了解。这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六,瓜子型脸蛋、柳叶小眉,脸上还挂着浅浅羞怯的笑容;
年纪虽小,言行举止却伊然已是个标准大家闰秀,看来教养她的人花了相当大的苦心。
她是狄家故堡主狄啸天生前最后一位侍妾所认的义女;他听无尘谈过,妾夫人——就是
那位小妾,一直有心撮合狄家兄弟和这位如霞小姐结为连理,好保障她在狄家的地位,
可惜……
    可惜!他想着,尽管这位姑娘性柔似水,相貌清雅秀美,无谦却娶了永家牧场的千
金。虽然那位狄夫人过门不过两年便因病去世,但无谦却没有再娶之心;而无尘更不用
说了,就算他没把如霞当妹子看待,也不可能把这么年轻稚嫩的女孩当成妻子。
    看来那位萎夫人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虽末曾谋面,但武天豪也不禁同情起那希望即将落空的可怜女人。
          ※           ※         ※
    在狄家,武天豪的生活是充实的,有别于缉恶追凶的亡命生涯,他得到的是一分宁
静。当冯即安和狄无尘驰骋在牧场上,他却独独对堡内的小孩付出了一分心。狄家堡内
林林总总算来,约有上百名仆人;而向来堡内有个传统,当年狄老爷子为了让仆役能更
专注于自己的分内工作,不为家累所分心,干脆在堡内四周划开一块规模颇大的居住处,
让他们能携家眷迁人,而这些人的孩子,理所当然也留在狄家。
    然而狄无谦打破过去不成丈的规定,并不硬性决定这些后代绝对要为狄家效命;甚
至,他还把这些为数不少的孩子集合在一起,为他们聘请了老师教授一些简单的课程。
    武天豪随着狄无尘进狄家的时候,那位老师正好以年迈之由离开了狄家,一时间人
选难觅;在都护府时,他总是全身散发着浓厚的书卷气息,加上有耐心,脾气又好,狄
无谦还没正式开口,他便义不容辞地接手这工作。
    教书的日子是美好无负担的,关外的小孩末曾涉世,所拥有的心灵和笑颜都是最天
真朴实的;只是偶尔,武天豪独处时仍会有一丝怅然,只为他无人理解,也无人能解的
寂寞情事——
    一年的时间不算短,他仍然难以忘怀那位曾偎在他怀里的佳人,不解相思怎会轻易
在心上扎了深根,再回头,他己百转干回,难以自拔了。
    或者,是日子太无牵挂了。在此之前风尘仆仆、与亡命之徒周旋的日子里,他不敢
奢求感情,是因为没想过自己也能过这般平凡、稳当的生活;而过了这几个月以来的安
逸日子……武天豪掏出怀里那颗唯一和记忆有所联系的东西——
    银白明润的色泽,很小巧细致。那一年在景福大街上离开那位翩翩佳人,他在夜里
投宿打尖时,才无意间发现这颗沾在外衣襟口上的珍珠耳环;此后他一直收藏得很好,
每每一掏出这颗珍珠,仿佛也像掏出全心一股,脑海里都是唐璨的温柔笑颜。
    沉沉叹了口气,武天蒙躺进有半个人高的草里,午后的阳光很慵懒,关外的初春有
些料峭,闻着淡淡的青草香,他把珍珠搁在胸口,闭上眼微微睡去。
    “课堂和房里都找不到你,就知道你一定一个人躲到这里来病相思了。”
    懒懒地睁开眼,武天豪看到冯即安似笑非笑的一张脸倒挂在马上对他眨眨眼。
    “没什么,不过偷得浮生半日闲罢了。”
    “还说没什么?”瞟了他胸口——眼,冯即安落在马鞍上的下半身动也不动,上半
身己稳稳地坐直了,“又拿那颗珍珠出来瞧啦?你要真这么介意人家,就天涯海角去找
喽!”
    “老三,别胡扯了!”他皱起眉。
    “你才又来了呢!嗯,活动活动筋骨吧!我带了一匹马来,想不想赛一程?”
    “大哥呢?”
    “在前头等着咱们呢!”
    武天豪无半点迟疑,一骨碌地起身,快速地把珍珠放进怀里,然后跳上马。见冯即
安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动作望,武天豪不自在地别过脸。
    “说走就走,还等什么?”
    “驾”地一声,他飞快地奔走了。
          ※           ※         ※
    日暮时分,三人回到玉如霞和姜夫人所居的朝霞阁。
    “妾姨娘,我来看看您。”狄无尘客套地笑了笑。
    姜幼玉还在面试一个新调来堡内帮忙的丫头,见到狄无尘难得地进门来,笑得合不
拢嘴。
    “凌儿,就带茗烟到牧场去候着。”急于挥开下人,她让自己能全力应付眼前的狄
无尘。
    左侧一身浅蓝衫子的妙龄使女凌儿红着险,偷偷瞄过一眼后头跟进来的冯即安和武
天豪。这两名男子不知风靡了堡内和牧场里多少丫头的心,就连在姜夫人管教下最严守
礼仪的玉姑娘,都不知在夜里为冯即安叹了几回气。难怪凌儿不太情愿地领着那名刚从
西侧牧场调来堡内,一直垂头不语的灰衣丫鬓李茗烟,一步赖着一步走出房。
    越过狄无尘等三人之时,武天豪忽然敛住平日恬静的神情——是错觉吗?他竟嗅出
一股清新的茉莉幽香!
    那如梦似真、似曾相识的味道……武天豪再转头时,那两个女孩却走远了。
    “两位觉得这里怎么样?”姜夫人莲步轻移,出声问道,整个人意态阑珊,面对狄
无尘时的热络和眼前的冷淡,态度有如天壤之别。
    “很好,谢谢夫人。”转过身来,武天豪没忘自己的礼貌,从容不迫地回答。
    才跨出门槛的灰衣女孩,名唤李茗烟的,突地止住脚步,有些震动地抬起头,顷刻
间陷进了冥思之中——
    在前头娇娇摆着走着的凌儿回过头,好奇地回看停住脚步的她。
    “怎么啦?”李茗烟倏然回神,一张布满麻子的脸颊勉强笑笑。“没事!”她说,
垂首僵直地跨出第二步。
          ※           ※         ※
    把纱帐冼干净后,李茗烟挽着袖,提水走到屋外。
    一道颀长的影子横住她的视线,她没有抬头,只是稳稳地把脏水泼掉后,才抬起眼
——
    她惊讶莫名地望着来人,同时退了几步,技巧地在两人间拉出一段长距离。
    “武公子!”她不慌不忙地弯腰行礼。
    武天豪没有认错,的确是那股熟悉的茉莉清香。
    但眼前人儿的长相却没有一个地方符合他记忆中的模样,这位堡内新调来的丫头,
生得一副阔鼻麻脸的丑样,一点儿都不像那位清逸出尘的天女姑娘。
    要真强牵着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就是她们的举止都没有忸怩不安,都有一种只属自
己的尊严;当然不能忽略掉那股细细品味才能感受到的淡淡幽香。
    简直太不搭调了!他想着,下意识地把眉头皱得更紧。
    所有屋里、屋外的声浪都渐渐低去了,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净是这种怪异又莫名的
熟悉感。
    “你叫什么名字?”武天豪温和地问。
    “李茗烟。”她吞吞吐吐,仿佛不太情愿回答,之后本能闪躲他地又退了一步。
    该死!她又发出那迷人的香味了!武天豪微笑着,心里却愈来愈不解自己究竟发了
什么疯?这女孩的态度也令人匪夷所思,平常的他从来不会这么惹人讨厌的,尤其是女
人。在他和无尘、即安三人当中,除了无尘老冷着一张脸看人,加上一团骇人的胡子常
把女人吓得花容失色外,他和即安一直是人缘不错的;尤其是即安,那爱说笑、爱胡闹、
爱赞人的轻浮毛病,更是三人之中最受女人欢迎的。
    武天豪早就习惯众人对他所表示的倾慕和好感,恋慕是来自女人,好感则是来自男
人;或者是因为他的外表看来总是没有什么威协性。武天豪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当然
他也非刻意如此,但是大部分的女人对他还是轻易生出一分好印象。就拿在京城九王爷
府那里的长乐郡主来说,便是一例。
    对那名娇生惯养的皇家干金,他虽然不喜欢,但仍有办法在表面上维持一分和气的
反应和态度;而眼前的李茗烟,则是第一个他无法以三言两语打动其心的女人。
    她似乎用一种常人都无法理解的宿命观把自己防守得很紧,由她那坚定却干净无比
的眼睛便看得出来,她对任何事都看得很透彻。比起他先前所认识的女人,李茗烟是更
深沉难解的一道谜,即使他有心用迷人笑容和温柔态度对待,也没有把握能软化的女人。
    见鬼!他还没真正地与她谈过话,可是他就是知道李茗烟是那样子的人,就像他一
样。
    对!武天豪垂眼凝视她,仿佛面对着一面镜子,他看到另外一个自己。
    显然李客烟并没有在这场冗长的注视比赛中受到影响,她收回视线,再度弯身行礼。
    “奴婢告退。”抓起木桶,她从容地走了。
    那婷婷袅茑的背影在院子的一角消失后,武天豪自怀中掏出那一颗小巧的珍珠耳环。
    有谁能告诉他?为何他这思念的程度,在一见到李茗烟时便分外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