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情郎上错身
第七章
  
    “哎,黑兄,阴武兄,还在生气呀?”
    夕阳衔山,寒鸟归林,大地抹上了一笔忧郁的色彩,只有月光和星光泛着微弱的几
点光芒。
    阴武双目漾着怒芒,一路上任宝宝如何逗他也不开口。
    “大补鸡是黑兄自愿要吃的,怎能怪我呢?再说,我不过想证明别人吃补品时也是
愁眉苦脸的,回去好与大哥争论,谁知黑兄为了不使我如愿,居然将加了黄连粉的苦鸡
吃得眉开眼笑,啧啧有声。你老哥也太逞强、太不老实了!”
    阴武恍若不闻,不理不睬。
    “哼,神气!”宝宝也不再理他,自个儿又唱又笑。
    阴武始终不得清静,内心暗忖:“曾听师父说过他的调皮杰作,只道是顽童的小捣
蛋,没想到他连耍了我好几次,用计使人自愿入彀,哪像个十余岁的孩子?唉,他的一
举一动古怪透顶,没法防范他下一刻又会使出什么主意捉弄你,再不想个法子摆脱,我
阴武真会变成他拿在手中耍着玩的‘鹦鹉’。”
    在他自叹倒霉之际,宝宝指桑骂槐的唱道:
    “黑呀黑,飞呀飞,黑鬼是飞贼;度量小,耐性足,一气长城叹不如,不气死,没
气昏,可怜成哑子,哎呀呀,怎回事,呱呱乌鸦变成鸡?可怜黑兄台,且将心宽怀,听
余行一令:有水也是溪,无水也是奚,去了溪边水,添鸟变成鸡;得时猫儿雄似虎,褪
毛鸾凤不如鸡。”
    阴武听他愈说愈不象话,终于反击道:“有木也是棋,无木也是其,去了棋边木,
添欠变成欺;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嗤,原来黑兄喉咙无损,可喜可贺。”宝宝语音清脆悦耳,语意即十分尖酸刻薄:
“我想黑兄是大执法的独子,又是方自如的爱徒,名门风范定不会与一个小孩一般见识,
一路上所以沉寂不语,可能是大补鸡太油了蒙住喉头以致出不了声,我也大人大量的不
与黑兄计较,我们和好吧!”
    阴武自与宝宝碰面以来,由于不懂宝宝性子,加上年轻气盛不认输,被宝宝捉弄了
一次又一次,差点没气白了头发,如今听他拐弯抹角的损人一顿,末了又故示大方和好,
不由怒道:“我拚得被我爹和师父责骂,也不愿和你扯上任何关系。”
    “你怕我?”
    “见你的大头鬼!我只是讨厌你爱捉弄人的个性。”
    “可惜呀可惜,少爷就是喜欢捉弄那些连乌鸦蛋和乌龟蛋都分不清的人。”
    “真会给你气死!”阴武怒道:“我们最好永远不要再碰面,就此分道扬镳,告辞!”
    他突然施展轻功向前路奔去,过了一刻钟,以为将宝宝拋得远了,放慢脚步,转头
向来路看去,差点惊叫出来,原来宝宝离他不及七步距离,顽皮的笑容,使他又惊又怒,
不想侠盗方自如的独门轻功竟无法将宝宝拋掉,而且在如此相近的距离,他居然感觉不
出有人靠近他,这小孩的轻功好得令人意外。
    少年心性使阴武发奋施展轻功,乃是方自如不轻易示人的绝技“飞马行空”,运足
十成功力非将宝宝甩掉不可。
    一声轻笑,宝宝稚嫩清脆悦耳的声音似在耳旁:“黑兄,加把劲,照这种程度可成
不了天下第一侠盗哦!”
    阴武感到如雷震耳,虽然童音轻柔好听,他却如闻鬼嚎而奔得更加快,功力运到极
限,过了半个时辰,他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如牛,回头一望,宝宝不远不近正离他七步,
使他安慰的是,宝宝也额头见汗,脸色不太好,心想再过不久应可将他拋掉,仗着年轻
力壮,有意和宝宝比长力,只因他认为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又瘦又小不会有多少力
气,过不了太久,自然会不敌而退。
    宝宝确实累了,一面掏药吃,一面心道:“这小子大概不知少爷最擅长的就是轻功,
居然想跟我比长力,太卑鄙了,你大我小,根本就不公平。”他人小气弱,比不过,不
得已,只有使点鬼计。
    扬起手,同时射出两枚金针,一针射中他右腿的血海穴,一针射中他左踝的商丘穴。
阴武顿时双腿一麻,跪了下去。
    “怎么搞的?我的脚……”
    宝宝超越至他前头,蹲在他面前,笑道:“阴武兄怎么向我下跪啦?我可不敢当。”
    听到他明显故意装出来的甜甜的、好心肠的嗓音,阴武的心脏不争气的鼓动加速,
一股火气跟着喷泻而出。
    “见你的大头鬼!这九成九又是你在搞鬼……”
    宝宝用两根食指堵住耳孔,看他一张嘴像青蛙似的一张一合,不必倾耳听也知道没
半句好话,三字经、江湖术语全部出笼。
    “说完了吗?会不会口渴?”
    阴武停下来直喘气,长这么大从不曾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你骂人的技术很差,也不挑好点的骂。像我的脑袋虽然大了点,但也没有大到像
个大头鬼,你骂我大头鬼可太冤枉了,我不爱听,只有把耳朵蒙起来。你瞧,你这不是
白骂了吗?下回学聪明点,骂些人家爱听的才不至于白费唾沫。”
    “骂人的话有好听的吗?你这鬼头鬼脑的大……小头鬼!”
    他还是不满意:“这话又不老实了,我的脑袋实在不算小。”
    阴武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师父说的对,遇上这小鬼不但要小心提防,最聪明的办法
便是转身溜走。唉!悔之已晚。
    “黑兄,我想你双腿跪得挺累了,要不要我帮你医治、医治。”
    阴武很有骨气的掉转头。“你这小鬼若是有良心也不会算计我了,不知又有什么害
死人不偿命的鬼计正在进行。”
    “你又冤枉我!除非真是遇上十恶不赦的坏蛋,否则要我动脑筋去害死人,我还懒
得很呢!你说,你是十恶不赦的坏蛋吗?”他大眼睛盯住阴武,阴武给他看得受不了,
便说:“当然不是。”宝宝一摊手,耸耸肩道:“这就对啦!既然你已承认我是好人……”
阴武嘴巴张了张,吞下一句“我没承认你是好人。”伶牙俐齿的宝宝已快嘴的接下去:
“好人当然只做好事,我用金针封你穴道,自有一番苦心在其中。第一,我怕你求胜心
太切,将筋疲力竭导至虚脱,于身体有害,是故以金针封穴使你休息一下;第二,我决
定跟你一同赴兰州‘黑蝎子帮’的地盘助令师一臂之力,偏生你在前头跑个不停,我在
后头追得挺累的,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阴武一脸怀疑。“你有这样好?”
    “哼,不信便算了。”宝宝随手取下他腿上的两根金针,站起身,以居高临下之势
冷笑道:“枉费我好心好意的请你吃十全大补鸡,虽说苦了一点,却是货真价实的大补
帖。你不觉得方才一阵劳累,如今休息一会,已经恢复精神。”
    阴武一听,身子呼的一跳,轻跃而起,果真感觉疲惫的肉体恢复精力较平日快些,
他这人也实在,对就对,错就错,马上抱拳致谢: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若能少去那点‘花招’,岂非更美。”
    宝宝差点爆笑出来,对他的好感大增。
    “好吧!瞧你是老实人,不再捉弄你便是。”
    “那可多谢你了。”怕他反悔,谢上一句,就此定案,以免日后防不胜防。“可是,
你为什么喜欢捉弄人呢?”
    “你为什么要学做小偷呢?”
    阴武的胸膛一挺。“我师父才不是小偷,是大名鼎鼎的侠盗,一生劫富济贫,得来
的钱财一分一毫全用于救灾恤贫,从不曾中饱私囊,我立志继承师父衣钵,也要做个劫
富济贫的侠盗。”
    “你真幸福。父母健在,又拜个好师父,年纪轻轻的已立定人生目标。”宝宝羡慕
之余,感叹道:“不像我,常常不明白自己追求什么。我爱爹爹,爹爹却等不及我长大
便撒手人寰;我爱大哥,大哥又迟早会被女妖精抢走;到最后,总是留我孤零零一个人,
所以能及时行乐时又等什么呢?搞点鬼,捉弄别人,只因我无聊啊!”
    宝宝说完便背转身去,肩膀抽搐两下,似不胜心伤,其实正吐舌扮鬼脸,窃笑不已。
    这一刻,阴武对宝宝的观感全部改变。原本就觉得他外表可爱人又机灵,虽然讨厌
他的恶作剧,但那也是因为阴武从小到大没碰到会捉弄他的人,一时老羞成怒罢了!如
今他对宝宝真是充满了怜惜与同情,可怜他小不丁点的就失去双亲,大多数幸运的孩子
在这年龄都还被父母搂在怀里宝贝不已,而他却流落街头,难得又一腔正义感愿陪他赴
险境为师助阵。
    一股英雄感莫名拢上心头,阴武义不容辞的拍拍宝宝肩膀,大声道:“你还有我呢!
这一路上,我会好好照顾你。”
    “怎么照顾法?”宝宝眨着纯真的大眼睛。
    “我有钱,吃的、穿的、用的一概包在我身上,再买两匹好马代步,有时坐车也行。”
    “那就有劳阴武兄了。”
    “这不算什么,家父供职放大当家麾下,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宝宝顿时眉开眼笑。他离家出走时溜得匆忙,连价值不菲的珠帽都忘了带,卫紫衣
拨给他的零用金搁在总坛不便回去取出,算一算,身上除了二、三十两碎银,值钱的东
西只有圆“寿”字图金链子和一块他生日时收到的玉佩,金链子有特殊意义,不能变卖,
便将玉佩卖了,得银七十两。不想出门在外,钱还真不经用,他又不懂得节约,事先规
画每一分钱的用途,凭身上这点钱绝对到不了兰州。
    他也无意白占阴武便宜,回去只要同大哥说一声,卫紫衣自然会连本带利还他,他
等于卖了一个顺水人情给卫紫衣。
    总之,两人结伴同行,一路上有说有笑,排遣不少旅途寂寞。
    夜凉如水,露重星冷。
    卫紫衣一人坐在书房里,手上的书,看了整晚还停留在原先那一页,此心茫茫,所
思所想全是为了伊,为伊不眠,为伊风露立中宵。
    想到伊纯真之笑容,脸颊上两个逗人的小酒窝,令人舒坦的笑声,吐舌耍赖的撒娇
神态,嘟嘴翻白眼的可爱动作,一寸寸古灵精怪的捣蛋模样,历历如绘地呈现在他面前,
想到这些,他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宝宝,你究竟去了哪里?竟然不声不响的一溜了之,可知大哥有多担心?你这小
家伙,一旦被我找到,非将你禁足个把月不可。”
    一代霸主“金童阎罗”卫紫衣居然会为一个相处数月的小孩忧思百转、寝食难安,
说出去有几个人相信?
    因为宝宝实在太调皮了,闯祸有之,却不曾做过什么令人怀念的事。
    原本“金龙社”每月有例行大会一次,各地分社的舵主照例必须赶来参加,报告一
个月来分社所经营的生意,或请示卫紫衣决定新计画。秦宝宝知道这事后,便在会议前
一天夜晚潜入议事堂,在两列酸枝镶嵌云母石的太师椅垫下,左列每张放一只八爪螃蟹,
右列每张放四、五只昏迷的大蚱蜢。
    议事当日,众位分舵主虽察觉椅垫不服贴椅面,但没想到有人敢在议事堂动手脚,
只当用旧了,便纷纷落座,一时间,但见左列分舵主个个表情古怪,如坐针毡,右列分
舵主一坐下,椅下大蚱蜢被压死,传来哔哔剥剥的怪响,脸上尴尬不已。大厅尽头的中
央,坐在一张铺着黄斑虎皮的大圈椅的卫紫衣,察觉有异,命他们起身掀开座垫,这方
明白真相,纷纷苦笑。
    卫紫衣目睹此景,就猜到是谁在搞鬼,心中一动,猛地掀开虎皮,只见宝宝躲在椅
下用手捂住嘴,笑得全身打颤。卫紫衣气他公私不分,捉出来交由分舵主们处分,可是
没人敢动他,不是因为他是大当家的爱弟,而是宝宝说的话:
    “为什么生气呢?我是看你们进议事堂像进森罗殿,才想出这法子让你们轻松一下,
既然你们不喜欢,下次我不理你们便是,何必学大执法绷着一张阎王脸,真难看!”
    各个湖都明白这位小祖宗的真正意思,就是如果处罚他,下次再来开会,他会
再想法子使他们进议事堂如进游乐园,糗事不断,回想刚才的尴尬,谁敢动他?
    事后卫紫衣狠狠警告他一顿,他才没敢再胡闹。
    听说各分舵主私底下互相自我勉励一句:君子不与“小”人斗也!
    无奈也只有如此自我安慰了,不然有谁敢在小狐狸头上拔毛?不给他设计耍弄得去
当掉老婆才怪哩!
    这样的宝宝,却是卫紫衣心头上的一块肉。
    为伊痴立,几日寂寥思想后,一腔萧索又奈何,空换得叹息一声:“情到深处无怨
尤。”他深深感觉到宝宝与他已经无法分离了,命中注定要在一起似的,能够生死与共,
也可以为对方牺牲自己。
    他爱宝宝,还是因为他发觉宝宝是女儿身,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他还不曾将宝宝想
象成女的,从宝宝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女儿家的气息。他单纯的喜爱,由内心投射而出的
真情是那样感动人,怪不得宝宝怕他被女妖精抢走。
    在这虚浮奔波的人生中,他长年累月的在人海里打滚,励精图治于社务,终于“金
龙社”打下固若盘石的基础,如今,他偶尔可以偷得一日半日的清闲,在过去是颇为珍
惜向往的,谁知一旦得到反而有种无所事事的无聊,倒不如工作算了。一直到宝宝以谪
仙翩然降临之姿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他“拚命三郎”兼“工作狂”的生活形态才略有改
观,人生不再只是沉重的责任与负担,有了轻松,有了欢笑,有了更大的野心他父性的
爱,男性的爱,从此有了寄托的对象,为了所爱的人他更不能倒下去。
    过去,他的地位崇高,一呼百诺,却也常是孤孑寂寞的;然后,有一天,心里有着
微妙的悸动,缓缓觅去,那儿,有一位值得千辛万苦代价的小小人儿,以无心又君临一
切的姿态攻占了他的心!
    那小人儿生得蛾眉星目,肤如凝脂,齿若编贝,轻轻一笑,牵动一脸的灿然,娇憨
出身天成,嬉戏皆生风趣,锦心绣口,不似凡品。
    她像是初春的阳光,阳光下的泉水,教人恨不能立刻喝上一口。
    她心性诡谲花样多,生活之多彩一如灿丽之夏花。
    她抱持一颗纤细敏锐的灵心品鉴人世百态,所以可以毫不在意的胡闹恶作剧,自娱
且娱人,使人甘心承荷。
    “宝宝,我的宝宝。”卫紫衣从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多日的悒郁,少不得发出一
声低低的叹息。“你将永远属于我的吗?心属于我,身亦属于我,与我执手,与我偕老。”
淡淡的愁怀,罗网般的覆罩着他的心,倘怳迷离难拂。
    真个“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对情感的执着,古人与今人俱同。
    慢慢长夜将尽,远处传来早起鸟儿的啼鸣。
    卫紫衣与生俱来的责任感也跟着苏醒,走出书房,回到房里漱洗更衣,精神为之振
作了起来,便下楼用膳。
    祝香瑶亲手做了燕窝羹来给他补身子,一片好心的笑道:“席夫人给我送来几两燕
窝,我想大当家这几日为宝少爷担忧得人都瘦了,再不吃些好的,身子怎受得了?”
    卫紫衣不忍拂拒,态度上却增了几分疏淡!宝宝的出走,有一半为了她。
    祝香瑶也十分歉疚,低声道:“京师之行,宝少爷忽然不告而别,我扪心自问,是
不是我什么地方惹他不悦?还是有其它的原因?”
    她这般自责,不论有几分真实性,卫紫衣都无法再冷落她。
    “你多虑了!那孩子贪玩,玩累了自然回来,无论如何都怪不到姑娘头上。”
    她目泛异釆地道:“你真是这样想?”
    “骗你何益,自然是真的。”
    “太好了,有大当家一句话,我也能安心入睡了。今晚,我要沐浴焚香,向上苍祈
求宝少爷早日平安归来。”
    他为之失笑。“宝宝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只是,他年纪幼小,一人孤身在外,
餐风宿露,不免受些活罪。”言下十分担心。
    在一旁的马泰心里可是十分不以为然:“吃苦受罪?哈!宝宝不去欺负别人,到处
惹是生非已是上上大吉,谁敢动他一根毫毛,不给他算计到涕泪纵横才怪!魁首因爱而
心乱,难免护短,其实那小鬼最会找‘替死鬼’来减轻自己的麻烦,餐风宿露?别开玩
笑了。祝姑娘心肠软,万万想不到世上有宝宝这号鬼灵精。”
    “马泰,”卫紫衣皱眉道:“你咬牙切齿的在念什么?”
    “没有。”马泰收慑精神,接到祝香瑶柔柔的盈盈目光,心头一暖,还是祝姑娘人
好心好,决定助她一臂之力。“我去找老战准备明日开会要用的帐册等等。”躬身退下,
不再扮演碍眼的烛光。
    卫紫衣用了膳,当然,一碗燕窝羹是填不饱肚子的。
    宝宝不在,祝香瑶也不再做糕饼点心,一来卫紫衣不受此道,二来她的厨艺虽然不
错,私心里并不爱在厨下忙粗了一双柔荑,如非必要,不肯轻易下厨,甚至已在期待早
日入主黑云楼,有一干仆佣前呼后拥的伺候着,日子过得不知有多舒服惬意。
    “大当家为何至今不婚?”
    “没有意中人。”
    她徐徐念道:“‘睫在眼前长不见,道非身外更何求?’”这是杜牧的两句诗,其
诗意和辛弃疾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诗句,话异而
意相似,也与夏元鼎的绝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二句雷同,意思是提
醒卫紫衣不要“尽日寻春不见春”,其实,春花已绽放他眼前,随时可以折花供瓶。
    卫紫衣一脸莫名所以的尴尬笑容。“卫某人一介粗鄙武夫,听不懂那文诌诌的诗句,
姑娘可否讲明白一点?”
    “这……我……”她是大家闺秀,求爱的话如何说得出口。
    “大概卫某人不堪受教,困扰姑娘了。我还有事忙,先走一步。”他突然想到宝宝
曾向他问及“黑蝎子帮”的事,如果宝宝吃祝香瑶的醋,极有可能往兰州而去。
    事不延迟,他非立即查明不可。
    留下祝香瑶一人微鼓香腮,跺着玉脚。“我早打听出你文修武治,虽不能及席吟诗,
历代文人的著作却看了不少,如此浅显的两句诗,杜牧又是有名的诗人,如何能难得住
你?说什么听不懂?分明装傻!”
    美人如玉,心高气傲,愈是难得到的愈觉得珍贵。
    “哼!只要大哥一日不现身,我便能长留此地,不怕你铁石心肠,终非拜倒在我的
石榴裙下不可。”女人的好胜心与意志力往往惊人的强韧、可怖。
    猎夫尚未成功,美人仍需努力。
    甘肃在古时是甘州、肃州,于元朝合并设治,统称甘肃。因为地处陇山之西,别名
又称为陇西。
    位于陇中的兰州,从唐代便是商人与僧侣去中亚及波斯等地的交通枢纽,丝绸的销
售最远达到大秦(即罗马),其繁荣可知。
    “黑蝎子帮”的总坛设于兰州,财势雄厚,其瓢把子“血手魔君”萧一霸是粗犷的
北方人,没有卫紫衣的文气,完全武夫作风,属下大多数是甘肃一带的人。
    “黑蝎子帮”的组织十分具规模,自瓢把子以下,有三位大把头,平日各有职司,
各负专责,在萧一霸的指挥下运作。大把头负责守卫总坛及各分坛人才的调度,有副把
头及二位头目协助;二把头专司营运,举凡总坛、分坛的各项事业,如赌场、妓院、银
庄、私盐、酒楼……等等明的暗的银钱周转,就由二把头负责,底下每一行事业各有一
名头目和副头目协助;三把头专门负责“阴性”的工作,也是消息最灵通的人,暗中派
人监视帮内有无反叛分子,打探江湖上的诡谲变动;还有一房专司赏罚,对谁都不宽贷。
    每一个帮派之所以能雄霸一方,自有它不可忽视的力量,卫紫衣从未想过往西发展,
不过一旦碰上,他也不含糊。
    据阴武数日打听,“血手魔君”萧一霸为人十分自负,刚愎自用,且疑心病重,对
属下的建议常会充耳不闻,只任用亲信,有许多人和他貌合心不合,不似卫紫衣和属下
亲如兄弟,且处事公平,面面顾到。
    宝宝得知内情,不禁代卫紫衣雀跃。不过,阴武数日无功,始终找不到方自如或祝
文韬的行踪,不免令人气闷。
    “难道他们像一阵烟,吹向空中,不见了。”
    “不可能,除非发生意外。”阴武为师担足了心事。“可是,以师父‘第一侠盗’
的盛名,若是失手被擒,铁定是轰动江湖的大事,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探不出来。这其中,
必隐藏某种玄机,我心中有很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你师父可不能出事,你师父出事那表示祝文韬也死了,到时祝香瑶
岂非……”岂非无依无靠,她若死赖着不走,于情于理卫紫衣也拉不下脸请她下山,令
她流落街头。宝宝是一百个一千个希望祝文韬好好的尚在人间。
    “我看你这小子也不太可靠,不如我亲自出马,或许有惊人发现。”宝宝那双大眼
睛机伶而又有点嘲弄的啾着他看。阴武此时已知他“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性情,只要一
想到好玩主意,往往忘了考虑安危与否。
    “你想怎么做?”
    “听大哥说萧一霸有个独生儿子,我想干脆直接去找他好了,十七、八岁的少年不
似他爹那样老狐狸,应该很容易从他口中套出真相。”
    “你疯了!”
    “有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然你有更好的法子吗?”
    “没有。”阴武老实承认,这是他第一次出来走江湖。
    “既然别无良策,还是照我想出来的办法最可行。”
    阴武毕竟年长些,考虑得比他多,无法漠视深入虎穴的危险性。
    “那好吧,我来找机会接近萧傲云。”
    宝宝瞪他一眼。“你少呆了,自然是我去才有可能成功。你老哥教明眼人一看便知
是江湖人,萧傲云打从第一眼便会对你生出提防之心。反观我,文质彬彬,身上无一丝
江湖人色彩,而且,我还拥有一项大法宝呢!”
    “什么法宝?”
    “天机不可泄露,反正绝对教‘黑蝎子帮’上下都查不出我的底细,萧傲云那小子
更别提了,所以我去远比你去安全。”
    阴武少不得疑心重重,因为宝宝实在兴奋得奇怪了。
    宝宝可顾不得他,约定好联络方式,便一个人兴匆匆的走了。
    奇怪,他到底在兴奋什么呢?
    原来宝宝终于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一直想找个人试验自己穿女装的效果,
这个人必须不认得他,如此一来,即使露出不男不女的怪样,丑闻也不至传到大哥耳中。
所以阴武不适合,萧傲云倒是很适当的人选,山高皇帝远的就算闹笑话地无伤大雅,又
可借机打探祝文韬的下落,正是两全其美。
    于是,秦宝宝改换女妆,出现在大街上。
    她的模样可够惹人注目的,举止虽嫌爽利不够娇柔,带点男孩子气,然而,只要见
她露齿一笑,灵活顽皮的眼睛那么亮晶晶的一转动,任谁都不再觉得她奇怪,打心眼里
喜爱她,更何况她美得似天上玉女,灵秀如仙。
    时当正午,宝宝东张西望打算找个地方吃饭,顺便打听萧傲云可能出现的地方,这
时,突听得一阵金铃声,一匹骏马飞也似的驰至街心。
    这马儿通身漆黑,只有鼻尖一朵花形的白斑纹,昂首放蹄,神骏非常。马背上是一
名十七、八岁的少年英雄,高壮结实,称得上英俊好看,两只澄亮无比的眼睛,散发着
智能之光;马高人壮,显得勇猛非常,腰间悬着一柄镶宝石的宝刀,看他那装扮、那气
派,分明富室子弟,而且,还是会武的哥儿。
    一时路上行人皆闪避不迭,唯恐被马踹到,秦宝宝也被好心的老人拖到路边,看情
景,倒有点像皇帝出巡似的,那股子威风劲,宝宝可是初见,心想:“莫非他就是萧一
霸的独子萧傲云?!”
    果然,听得百姓窃窃私语
    “萧大爷的公子好生勇猛,不愧是将门虎子。”
    “可不是,说起这位萧公子人挺好的,不会凭仗威势向我们老百姓作威作福,也没
有萧大爷那股子霸气。”
    “嘘你不要命了!这么大声批评萧大爷,要死啦?万一被他的徒众听见,焉有命在?
你嫌命长是你的事,我可不奉陪。”
    宝宝心里好生得意:“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由鼻孔里重重哼出一声,她洋洋洒洒的大声骂道:“这个萧傲云还不够霸道?在街
道上肆无忌惮的策马狂奔,让众人迎皇帝似的相迎,也不怕马儿突然发疯踹死人,还说
人挺好的?这样的名门风范,可真教人失望。”
    几乎像瘟疫突然蔓延,在她左右身边的人一下子撤离她周围六尺远,像要与她画清
界线,以免遭受牵连。
    就这么着,小不丁点的宝宝终于逮到机会“鹤立鸡群”。
    这下子,萧傲云不想看见她都不行了,只消一眼,毫无例外的马上被她吸引住,心
头为之大震:“好美的小姑娘!小小年纪已然艳夺明霞,宛若姑射冰雪,大有出尘之姿。
芷柔表妹是我们兰州第一美女,比起这小姑娘,竟要逊色三分。”
    宝宝见他停下马来,顽皮的对他吐舌吊眉做鬼脸,这可露了本性,萧傲云不由得大
感兴味,好奇的对宝宝招招手。宝宝哪有这样容易上勾,理也不理的转身离去。
    萧傲云怔了一怔,不由自主慢慢驰马跟上去,见她进入本地有名有格调的一间酒楼,
下马跟了进去,却见店小二拦着宝宝不使她进去。
    “我又不是穷叫化子,怕我白吃白拿,为何不让我进去?”
    店小二取笑道:“这里是给男人喝酒取乐的地方,从来没有姑娘家走进来的。我若
放你进去,可要笑掉人家大牙了。”
    宝宝很不服气,暗骂:“怎么男人来得,我却来不得?半个时辰前,我也是一名堂
堂男子汉。”这下子,可给她逮住当女人的坏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都是为男人而设,
女子止步,却不曾听闻有专为女人玩乐而辟建的所在。当女人太吃亏了嘛!
    店小二不耐烦的伸手推她:“快走吧!快走吧!要是被客人发现,拿你当窑姊或艺
妓硬拖了进去,我可不救你。”
    宝宝毫不抗拒的任由店小二推,这一推正好将她推向萧傲云的怀里,她大怒,一站
稳身子便冲过去重重踢了店小二一脚,店小二痛得怒叫一声,举起拳头便要和宝宝拚命,
萧傲云连忙出声叱喝道:
    “住手!不许你的脏手碰到这位姑娘。”
    店小二当然不敢反抗,本地大帮会、大财主的萧公子人人认得,今朝光临小店,感
到十分的荣幸,忙哈腰作揖直打恭。
    “萧公子大驾光临,小的马上为公子找一处最好的座头。”
    萧傲云望向宝宝,他倒不介意带她进去参观一次。
    “姑娘可有雅兴?”
    谁知宝宝还是看也不看他一眼,蹦蹦跳跳的出门而去,还一边哼唱着木兰诗:“雄
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语音清越,和着自编的曲调,
当真有说不出的好听。
    萧傲云被迷惑了,不知不觉为她所吸引。
    “此姝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第二人。”当这两句由他口中无心逸出,他的脸、他
的眼睛在闪耀出了光辉,一种难以描述的少男情怀使他整个洋溢着光彩。
    要知萧傲云自幼人人当他是“小皇帝”,谁也不敢违拗他半点,待他年纪愈长,更
是颐指气使,要怎地便怎地,没人敢在小太岁头上动土。如今有个人对他毫不理睬,对
他的殷勤善待好象理所当然一样,也不谢一声,可说无礼之极,可是他却半点也不生气,
反而更加喜欢那个不知姓名的小佳人了。
    当下想也不想,萧傲云牵了黑马,大步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