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情 断 兰 陵

作者:商心

~~邂逅~~

初至兰陵国境,他的内心就有股平和清新的感觉。人间最後的
乐土兰陵,当外界弥漫着暴乱和纷争的炽焰时,在这儿,你闻不到
一丝战乱带来的血腥,见不到一个因争斗而身心俱疲的人,这里仿佛就
是个世外桃源,与世隔绝的仙境,让人一踏入,便会自然而然的将所有
的负担释下,轻松地只想舒舒服服躺下来睡一觉。

他真的好想躺下来,好好睡他一觉。

他拍拍衣衫上的尘埃,起身往一间客店走去。刚到门口,突然有个
人匆匆忙忙由里头逃窜出来,正好撞了他满怀。

「快抓住他!白吃白喝的小贼!」

「谁白吃白喝啊!我是以物易物换来的!」

「喂.....」

「可恶的小鬼,讨了便宜还卖乖,老子 今天不揍死你才怪!」

「救命!掌柜要欺负客人!还有天理可言吗?救命啊!」

「喂,小哥,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体上起来?」他已让这个衣着光鲜
亮丽的小夥子呀了老半天, 再不抗议,只怕早晚给压死。

「啊,对不起,都是这掌柜害我的,对不起!」小夥子边道歉边扶起他。

他瞧小夥子 体型娇小瘦弱,实在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加上她容貌
清秀得挺似女孩,更加少了那份男子 该有的气概。

「哇....大哥,你好重...」

「我自己起来就行了。」他俐落地撑起身子。

小夥子 觉得有些讶异,眼前这人经这样摔了一跤,身上的一袭白衣
居然半点脏也没染上,真是教人不可思议。

「小贼,别以为找了帮手就可以没事,我连你的帮手一块打!」
掌柜随手抡起一根木棒,正欲朝两人挥去时,一只粗壮有力的手,倏地
擒住掌柜的肩胛,轻轻往後一扯,掌柜便像只龟一般翻身倒地。

「凌将军!!」

在场所有人的惊呼一声,立在场中的这个男子长得高大威猛,面容
俊美却又带着一股刚硬之气,他一出现就给人一种虎虎生风的感觉,令
人望而生畏。

「掌柜,你到底为了何事,要苦苦追逼这位小兄弟?」

掌柜的被摔得七荤八素,勉强由旁人搀起,才能回话。「禀.....
禀告凌将军,那小贼.....来我店里,先是要了两个馒头,等我送上给他,
他又说馒头吃起来淡而无味,要我帮他换一碗大卤面,换就换吧,反正
顾客至上,又替他换上面。谁知道他吃完面後,拍拍屁股就要走,我向
他要钱,他竟然说....」

「说什麽?」

「他说.....那碗面是用馒头换来的,所以他不付面钱,我一想也对,
就要他付馒头的钱。那晓得他却说馒头一口都没吃,为何须付钱,我......
我.....」

「他说的没错,馒头没吃,为什麽要给你钱?」

「可.....可是凌将军,他吃了大卤面.....」

「那是他用动都没动过的馒头换来的啊!」

「这.....这.....」连凌将军都这麽说,掌柜的顿时真不知该如何
是好。

「这位什麽大将军,我不知怎麽称呼你,但是你一番的义正辞严教
训了这个蛮不讲理的掌柜一顿,我对你真是钦佩的五体投地,肝脑涂地,
那麽我现在告辞了,後会有期!」

「慢着!」凌将军喝了一声,本欲拔腿开溜的小夥子当场被震住。

「不.....不是可以走了吗?」

「小兄弟,用你的那套理论是可以免付饭钱,但你大概不知道我们
兰陵国的客栈规矩,只要你进了店坐定,就要付五文钱,不管有没有吃
东西,这钱是定要给的。」

「什.....什麽.....」小伙子 没防到凌将军有这一招, 一时之间
居然一筹莫展。

凌将军微微一笑,他算准小伙子根本无法拿出钱来 。「小兄弟,
我看你似乎真的有难处,无妨,那五文钱将军帮你付了,但是....」

「你想怎样?」小伙子 有点害怕,「要是强迫我卖身或当下人,
我可不干!」

「你放心,本将军不是做那种无耻事的人。」凌将军负起双手,定
定地瞧着小伙子, 「你能想出那样不付钱的法子 ,可见你脑袋十分灵
光。这样,我出道提,你若能解,今天的事我全然当没有发生过,行吗?」

小伙子 一听松了口气,如果说比其他的蛮力粗活他肯定不行,但说
到比头脑,他可是十足的有把握。「好,你说。」

凌将军点点头,吩咐左右迁了他的坐骑来,说到:「小兄弟,我现在
打算回府了,我不想骑马,也没有人能逼我骑马,你可有办法,不论怎麽
样都行,只要让我上马,我就让你走。」

「让你上马?」小伙子 张大了嘴,当然,以他古灵精怪的脑筋,寻常
难题他是不摆在眼里的,然而被凌将军突如其来的一问,他一下子 也没答
案可对。

「不错,只要让我上马即可。」

「我劝你你也不会听,打也打不过你,就算用逼的也没法子 逼你上
马啊!」

「我给你半个时辰,想不出来的话,可别怪本将军依法行事了。」

「这.....」小伙子开始苦恼起来,他虽自负聪明,但山外有山,人
外有人,遇上比他高强的人他也没辄。

就再小伙子绞尽脑汁想不出所以然时,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男子
忽然开口道:「敢问将军,可是人称能撼山岳的兰陵之虎凌雄大将军?」

凌雄本就一直注意着他,此人眉宇间隐隐溢着一股不凡之气,凌雄
阅人无数,却从不曾看过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年纪轻轻浑身就充满了
如此的令人备感压力的气势。

他直觉感到这年轻人绝非普通的黄口小子。

「正是本将军。」

「将军所出之题,的确难以解答,在下左思右想意寻不着答案,不过,
在下虽无请将军上马之策,却已有请将军下马之计。」

「喔?」凌雄双眼一亮,「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让我上马的方法,却有
令我下马的计策。」

「是的。」

凌雄仰天大笑,「上马和下马还不都是一样,好,本将军就坐上马去,
看你如何让本将军下来。」

凌雄说完话的同时,飞身一纵已跃上马去,他自信满满的想根本没人
能使他下马,怎知年轻人一见他上马,立刻拍拍小伙子的肩,说:「我们
走吧。」

「喂!你还没让我下马,怎麽.....」凌雄讲到此处,突然冷汗一冒,
「.....糟糕,我中计了!」

「开了将军一个玩笑,忘请将军恕罪。」年轻人朝凌雄深深作了个
揖,「在下只是觉得,这位小兄弟十分可怜,欲为其释罪,斗胆得罪将
军,请将军放这小兄弟一马。」

「兄台言重,可否告知姓名?」

「在下乃一届草民,贱明何足挂齿。」年轻人再拜了个揖,便和小
伙子一同离去。

「将军,你就这样放他们走吗?」一个副将凑上来问道。

「当然不是。」凌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那个高个子的年轻人气
宇非凡,看来绝非池中之物,你跟下去看看,他说不定和北边那些人有
关联。」

「是。」副将军领命而去。

凌雄扬鞭一挥,快马便朝府里奔驰,他的心中有着百般的计谋,只
为了成就他那隐藏已久的野心,他向来也一直自负着自己胸中有无数城
府,怎知今天遇着个轻易便让他中计的小鬼。

他决不允许这种比自己聪明的人存在。

他要他消失,永远消失!



~~情生意动~~


「你干嘛老跟着我?」

「没有啊,谁跟着你了,路是你开的吗?」

「小兄弟,我已说了,帮你的忙只不过是顺手之劳而已,我也没要
你回报什麽,挂缠粮食也分了你一半,你就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那你要去哪?」

「我不是告诉你,我只是出来到处看看走走,云游四方的吗?」

「哼!」

「你哼什麽?」

「我觉得你这人很小心眼。」

「我?」

「只顾自己有得玩,都不管别人。」

「我那是去玩.....」他一句话尚未说完,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转
为阴沉,接着就下起暴雨来,他赶忙拉着小伙子,快步冲向山腰间的一
个破亭子里,那亭子虽亦是风雨飘摇,但至少还稍微能抵挡雨势。

「真奇怪,为什麽说下就下呢?」小伙子一边抱怨,一边望着湿淋
淋的衣衫哀叹。

「都是你耽误到我,这场雨本就是申时下,子时停,若不是你跟着
我,我早可道山顶的山神庙,然後可在那儿打尖过夜。」

「哼哼,大哥,你别骗人了,我是敬重你帮过我才不扯破你的牛皮,
年纪轻轻就一副善观天象的模样,打死我也不相信。」小伙子一脸轻蔑的
态度。「对了,大哥,我们一起这麽久,还不晓得大哥姓啥名啥,敢问大
哥.....」

「你先说,」

「干嘛要我先说,是我先问你的。」

「好呀,那大家都别说。」

「你.....」小伙子又气又恨,却也无计可施,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说
道:「我姓辜,单名襄。」

「我姓葛,单名明。」

「葛大哥是吧?那小妹......不,我是说我还有一个跟我年龄相同的
孪生妹妹,改天介绍给葛大哥认识。」

「再说吧。」葛名望望灰蒙蒙的天。「申时末雨大概会停歇半个时
辰,我们加紧赶一赶,说不定能够到得了山神庙。」

「你又来了,大哥,你也别....」

「别说话!」葛明不待辜襄把话说完,伸指要他噤声。「有马蹄声,
至少有四匹,都朝这儿来了。」

辜襄一转头,果然看见大雨中倏地出现几抹黑影奔驰而来,为首的那
个人身形纤弱细致,待近看了才知是个女孩。

「辜襄,快往左走叁步!」葛明突然叫道,辜襄想也没想的就随他的
指挥行动。他刚挪叁步,女孩的坐骑便冲了进来,葛明一把揽住女孩,另
一手抓住辜襄,使劲向亭外横跳而出,跟在女孩後头那叁人不急拉辔停马,
一家伙全撞进亭内,停住惊不起这样的猛烈撞击,整个均塌陷下来,将叁人
重压底下。

「快抢他们的马!」葛明大声一喊,率先擒住两批马,分了一匹给辜
襄,自己也跃上马,和女孩叁人迅即策马速离,朝山神庙狂奔而去。

申酉交替时分,雨果真停了。辜襄终於对他信服,不过碍於那个来路
不明的女孩,一直抢着和葛明说话,自己只能负气在嘟嘴怨恨。

「葛大哥,多谢你的帮忙,不然.....不然我就惨遭敌人毒手了.....」

女孩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葛明见了心疼,拼命安慰她,辜襄瞧了
却愈觉火大。

「姑娘怎麽称呼?」

「我叫慕容凝,葛大哥不介意的话,可以换我凝儿。」

「凝儿?大家相识尚不到半天,就要人家唤你凝儿,真是好恶心。」

「辜襄,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没关系,葛大哥,你朋友既然不喜欢我,那我这就趁雨亭离开便是。」

「慕容姑娘,辜襄是在开玩笑,你别当真。」葛明急道。

「好好笑,谁是在开玩笑,我是在说真的。」

「辜襄!」

「我走好了,免得你们为了我争吵不休。」慕容凝站起来就要出庙门。

葛明连忙拉住她,好像十分舍不得的样子 。

辜襄看了一肚子气,天底下的男孩全一样,见了长得美的女孩,就像
苍蝇见了美食一般缠着不放,真讨厌。

「葛大哥,你就让她走好了,干嘛拦她?」

「这怎麽可以,外面风大雨急,又有恶人在追她,她一个人落单还得
了。」葛明此时的眼中,心中皆是如花似玉的慕容凝,那听得进辜襄的半
句话。「你先去那边烤火吧,我怕那些恶人循线追来,得想个办法避开他
们才行。」

看葛明这样处处为慕容凝着想,辜襄气都气饱了,乾脆包袱一提就跑
到庙後的小柴房去。

慕容凝见状,要葛明去安慰他,葛明却说他小孩子脾气不用理他。

可怜的辜襄,就这麽一个人躲在柴房里哭,他解下包袱,里面除了一
些换洗衣物外,还有一个锦绣的绒布。他打开绒布,里面呈放了一只雪白
光滑的羽扇,和一顶宝蓝剔透的纶巾〔注:古代的一种帽子〕,他一望见
这两件物事,原本已止的泪水又开始扑蔌簌地流个不停。

「好了,给你个饭团,别哭了。」

突如其来的柔声耳语,辜襄差点没吓着,原来葛明并不是真的对他冷
淡,只是不想引起两人间不必要的摩擦,才刻意这样对待他。

辜襄虽然也明了,然而一口气就是  不下去,便转头不睬葛明。

「好漂亮的羽扇纶巾,是你的吗?」

「关你什麽事?」

「真的生气啦?」

「当真不理我?」

「去关心你的凝儿妹妹吧。」

「好,那我走了,饭团你大概也不想吃,我一起带走好了。」

「喂!你真的走,我......我......」

「你怎麽样?」

辜襄一时委屈全涌上心,哇啦啦地像泉水般哭了出来。

葛明一辈子最怕见人落泪,急忙安抚道:「好了,好了,葛大哥跟你
道歉,别哭了好不好?」

「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人关心......爹爹为了实现他的理想,一天
到晚.....都在外奔波,到死.....到死却没能见他最後一面.....呜呜.....」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哭了。」葛明边哄边拍着辜襄的背,他第一
次这麽贴近辜襄,仔细看,辜襄还真像个女孩子,大又漂亮的眼眸,小巧
精致的鼻子,樱桃似红的小嘴,一个男孩子若长成这样,也未免太女性化
了一点.....想到此处,葛明心内幕然一惊,莫非.....莫非辜襄是.....

「我爹爹死後只留给我这羽扇,纶巾和他写的五部书,我.....我.....」
辜襄抽搐的哽咽道:「.....我干嘛要跟你说这些,你又不是我的谁.....」

「襄儿,别哭了。」

「你.....」辜襄楞了楞,「你叫我什麽?」

「我早该看出你是.....你的面相分明是女生之相,只怪我初学乍练
相术未精,未能一眼看出.....」

「对不起。」

「干嘛.....和我说对不起?」辜襄边说头垂得愈低。

「襄儿,希望你明白,慕容姑娘被人追杀走投无路,我才这麽帮她的。」

「我知道。」此时的辜襄心中柔情百转,她晓得自己喜欢上葛明,她只
要葛明陪在他身边就好,她不会计较太多,真的,她绝对不计较。」

「我刚刚已在门外布了一个迷阵,那些贼人如果来犯,那迷阵应可困他
们一两个时辰。」

「葛大哥,你年纪轻轻,怎麽会懂得这麽多奇门法术?」

「我小时後身子很弱,家父便将我交给一个道士托养,所以我多少也
学了点奇门之术。」

「原来如此。」辜襄点点头,「对了,葛大哥,我爹爹留下了几本书,
我都看不太懂,你要不要看看?」

「令尊写的书吗?」葛明接过书本,找到第一卷翻开,才看完第一行,
葛明豁然间想通了许多以往都想不通的事情。在读下去,愈加发现心中所有
问题均得以一一澄清,愈加发觉书中精髓而欲罢不能,等他一口气把五卷书
五万言尽皆观完时,天空已经微亮。

辜襄则含着泪水酣睡於他肩上,他看了心疼,伸手替她拭去眼角的泪。
易惊醒的她马上睁开了眼。

「对不起,吵醒你了。」

她摇摇头,无邪的双瞳深情凝望着葛明。

葛明是心思清明精细之人,对於这种含情脉脉的眼神岂有不知的道理,
他觉得应该是和辜襄讲清楚的时候了。

「襄儿。」

「唔?」

「知道我为什麽改口叫你襄儿吗?」

辜襄脸红的别过头。

葛明瞧她这样,内心又交战起来,告诉她一定会伤她极深,可是此刻
不说,一旦她全心投入,岂不害人更重?

「我.....」

「有什麽事,」辜襄柔柔淡淡地说:「你就说吧。」

「我....」葛明一咬唇,决定面对现实,「希望你当我最亲爱的妹妹,
好不好?」

辜襄的脸刹那间转为惨白。

「我.....」遇上感情之事,聪明如葛明也难以应对,「.....对不起,
我.....」

「是因为慕容凝吗?」

葛明不语。

「我了解了。」辜襄冷冷地道:「爹爹曾经告诉过我,这五卷书要送
给真正明白他此生理想的人,你看了以後,有什麽感想?」

「令尊知其不可为仍为之地不挠精神,以及他内心追求的太平理念,
实是平服此烽火乱世的最佳宝典。」

「好。爹爹还说过,这套羽扇纶巾要送给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你既然
.....你既然当我是妹妹,你就是我最重要的大哥,这套衣物自然该给你,
就当作是.....是我们结为兄妹之仪的信物吧!」

「这.....我......」

「你若不收,我会恨你一辈子的。」辜襄坚决地说道。

葛明不愿再伤辜襄的心,只好收下。

「葛大哥,我还有件事想劝告你,」辜襄噙着泪水,强忍着不让它流下
来,「我知道自己长得不漂亮,就算是女装出现在你面前,也不会是你喜欢
的那一型。」

「襄儿.....」

「让我说完,」辜襄摇着头,她已不想听任何安慰的话,「我.....我
只是希望葛大哥能听我一句话,每个男孩子都喜欢容貌美丽的女孩子,但是
美丽并不代表她就是好女孩,我.....我并不是嫉妒或讲气话,不管你是我
大哥,还是.....我希望你能记住我说的。」

「我知道,」葛明轻握住辜襄因悲伤而颤抖的双手,「我知道。」

辜襄闭上眼,任泪水决堤泛滥,她觉得心好痛,好痛好痛。

「襄儿,有件事我不该再瞒你了,其实我本名叫」

话未说完,庙外突然传来一阵乱烘烘的吵杂声,他俩犹搞不清楚状况,
慕容凝已冲了进来,抓了他俩的手就往外窜。

「发生什麽事?」葛明边跑边问。

「追来的贼人已落入你的陷阱之中,」慕容凝望着葛明说,语气与眼神
里充满了爱慕和钦佩,一旁的辜襄看了只觉万念俱灰。

「我们趁现在快走吧!」

「要去什麽地方?」

「去找我义兄,他在这儿很有权势,找到他就不用怕了!」慕如凝催葛
明和辜襄上了马,自己则跃上葛明的身後,策马疾驰。

辜襄见状简直是痛不欲生,她只痴痴怔怔随着马匹剧烈晃动,心爱的葛
大哥和慕容凝如胶似漆的共乘一骑,可怜的自己只能孤零零的跟在後头。

悲从中来,难以遏止,她的泪水随风流转飘飞,换化作点点伤心的蝶,
遍舞在深蓝忧郁的空中。



~~梦断魂~~


「原来.....原来你的义兄是.....」

来到此处,葛明才恍然大悟,原来慕容凝是.....

「啊,两位,又见面了,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此处正是兰陵
国境内的第一将军府,而出来迎接他们的,正是前一天在市集上遇见
的凌雄。「凝儿说有位擅用谋略的高人救了她一命,原来这位高人便
是葛兄,真是拜服拜服。」

「好说,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慕容姑娘和凌大将军是义兄妹,
失敬失敬。」

「你们两个别尽说客套话好不好?」慕容凝笑吟吟的依着葛明,
那样子就好像两人已是登对的小情侣似的,「让葛大哥进去歇歇吧,
他赶了一天路累坏了。」

「对对对,快请进,快请进,若怠慢两位,我义妹可会恨我恨到
老。」

凌雄热络地招呼葛明,两人把酒畅谈天下大事,杯斛交错间也开
始互相赏识对方。慕容凝更是高兴,不断地想葛明献殷勤,叁人说得
异常投机,辜襄只能默默坐在一旁心伤。

酒宴过後,凌雄邀葛明後厢房继续谈笑,慕容凝也笑吟吟的要跟
着一起凑热闹。辜襄觉得一阵昏眩,差点站不稳,凌雄马上吩咐下人
将她扶进房休息。葛明关心她想探望一下,却被凌雄拉进去厢房。

直到下半夜,喝得醉醺醺的葛明才被送回房,他的房间恰好在辜
襄的隔壁。辜襄虽早已回房,但满心为情所苦的她那睡得着,她来到
葛明门口轻轻叩了几声,没人应,她大胆走了进去。葛明静静睡在床
上,脸上一副安详和悦的表情,辜襄凝视着他的脸半晌,眼泪不禁又
掉落下来。

「葛大哥,我要走了。」辜襄轻声对着熟睡中的葛明诉道:「原
谅我只能以这种不告而别的方式离开你,我喜欢你,可是你心中却只
有慕容凝,一点都容不下我,我知道,这样还苦恋着你是一件很笨的
事,可是.....可是我就是割舍不掉.....但是,我明白你永远只会把
我当妹妹,永远不会用对情人的态度来对我,所以.....所以我只能
选择离开,只有离开,我的伤心才能减至最低最低.....」

一滴泪由辜襄的脸颊滑落,在夜中化作一丝闪亮的线,断落地
面。

辜襄已打定主意悄悄离去,她收拾好包袱,轻声地走出房去,
此时,她突然听见有杂乱的脚步声朝这方逼来,她赶忙藏身於庭院
的假山之後,并探出头来偷看,只见有两个黑衣人蹑手蹑脚的潜入
葛明房中,不一会便揣着一包东西出来。辜襄紧紧跟在他们後面,
发现他们并未往府外逃,而是愈朝内室去.....难道他们不是外头来
的宵小,却是将军府的人?

辜襄疑心一起,更加想追查下去,果然,当她随着那两名黑衣人
窜入内室的一间华房前,华房的门便倏地打开,里面走出一个身形高
大的威武男人,右手还环抱着一个裸身女子。

「禀将军,姓葛这小子的行囊内,只有这五本书比较像是将军要
的兵法策略。」

「拿来给我看看。」

凌雄接过书翻查,只见书内进士治国安民的论述,并未有一字一
句提到用兵运策的方法。他气得将书扔在地上,怒道:「可恶,难道
那小子真的是英才,不需要靠兵书,就能回答我问他的每一道刁钻问
题?」

「雄哥,你问了他些什麽?」女子白皙修长的两臂搂住凌雄的脖
子,还不断在他身边呵气挑弄他。

辜襄看她这样,不禁又忿又怒。

这个女子居然是如此水性杨花,玩弄感情。枉费葛大哥犹对她一
往情深。

「凝儿,你再哈我痒,我就在这里叫你乐上天了!」凌雄狠狠地
吻了慕容凝一记。他们这种毫不在意他人的举动,让跪在他们前面的
两个黑衣人不知如何是好。

「唔.....讨厌,雄哥,你到底问了葛明什麽问题?」

「你也知道,北方贼兵随时都有可能对我们发动攻势,我举了许
多攻守问题考他,他竟然能不加思索的就对答如流,此人若假以时
日,一定会成为名震天下的军师,你说,这种人的存在怎不会令我寝
食难安?」

「那还不简单,那小子对我痴迷得要命,我只要稍微对他施点媚
术,他一定肯留下来帮我们出主意对付北贼。待事成之後,我们再把
他给杀了,岂不是得了便宜又除了心头之患吗?」

「哈哈,凝儿,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心狠手辣的手段却丝毫不输
义兄。」

「长得漂亮就是要玩弄那些蠢男人的感情,这样才不枉上天赐给
我美貌,你说是不是,义兄?」

辜襄只感义愤填膺,她一定要劝醒葛大哥,不要再对这种蛇蝎心
肠的女孩用情。

主意既定,她立刻转身欲走,谁知不小心碰到了一盆花。凌雄暴
喝一声,抓了把戟便追了上来,辜襄拼死命地跑,跑出府外来到一处
断崖旁。她实在跑不动了,可是她一定要告诉葛明事实的真相,她绝
对不能让心爱的葛大哥受到伤害。

「我当是谁这麽大胆,原来是你这小妮子!」凌雄狞笑着一步一
步逼近辜襄。

「你.....别过来.....」

「你听到我那麽多的秘密,我怎麽可能让你活着?」凌雄说完话
的同时掌力一推,利戟便顺势飞出,辜襄那躲得及,当场被利戟贯穿
胸膛。

「葛.....大.....哥......」辜襄望着刺入胸口的戟,眼泪潸然
而下,她身子晃了晃,便往後栽倒,坠入无底的深渊。

「你安息吧!过几天,我会把你的葛大哥送来陪葬的,嘿嘿.....」


*  **

一大清早,兰陵国境的前哨兵便派了数十匹快马飞奔国内传讯,
说北方已派了二十万大军朝兰陵而来。凌雄接到战报,立刻召集全国
武将谋事於宫内开军议。

「凌将军,我们不能请圣上参加吗?」一个大臣问。

「那个无能的狗皇帝,早被我囚禁起来了!」

「什.....什麽?这.....这不是谋反吗?」

「住口!这哪叫谋反?在位者当有能者居之,狗皇帝只懂求和赔
款,图一夕之安,这样懦弱下去,兰陵国早晚灭亡,我们一定要战,
唯有战才能活!」

大臣的心理想说还不是你自己想当王,可是又不敢讲出来。只好
说:「可是.....我们兰陵国全部兵马动员起来也不到五万,如何应付
北方二十万大军.....」

「决战胜负的关键,并非取决於兵力之多寡,而是在於兵法之运
用。」

一个白衣飘飘的年轻人昂然步入大厅之中,众文臣武将皆怀疑地
望着他,说大话每个人都会,这小子想必是未见过世面,才能夸口凌
人。

「各位,这位小兄弟便是我常和各位提起的葛明,他年纪虽
轻,但才勇谋略均十分出众,这次对付北方大军的事,他早已有万
全的计划。」凌雄向众人介绍葛明十,用字遣句都故意表现出压低
他人的气势,这当然令在场之士都非常不满。刚好此时哨兵来报,
北军先锋两万已进入兰陵国境的葫芦岬。众大臣议论纷纷,有的人
要葛明出主意,乘机杀杀他的锐气。

谁晓得葛明面色丝毫不改,依然微笑道:「我前日去观察过,
葫芦岬乃天然甬道,我主意已定,两万先锋敌军瞬间可灭。」

众人揭露出不信之色,凌雄亦有些不敢置信,前日葛明的确和
他商借了五百将士,但做何用途却不告诉他,不过不管怎样,五百
对两万,简直是螳臂挡车,根本毫无胜算可言。

「凌将军,请和我一同前往葫芦岬顶饮酒观战吧!」

这种危急时刻还有心情饮酒?凌雄也开始忧心起来,毕竟这小
子从头到尾只是说得头头是道,却一点实战经验也无,到底该不该
信他,凌雄也开始矛盾了。

来到葫芦岬,葛明对远方掀起狂风巨沙而来的敌军视若无睹,
和衣就坐,斟酒吟诗。

「葛兄弟,你.....你当真胸有成竹吗?」

「将军稍安勿躁,待会自有好戏可看。」葛明替凌雄倒了一杯
酒。「对了,听凝儿说辜襄昨夜偷偷离开,她怎麽可以这样不告而
别?」

「喔.....是啊,她趁葛兄弟你醉酒时离去,还带走你那五本
书,真是令人难以理解。」

葛明眼中闪过一丝利光。

「报告将军,敌方先锋已完全进入葫芦岬了,该怎麽办?」一
名军事急急来报。

凌雄将目光移向好整以暇的葛明。

葛明慢慢啜完手中的酒,淡淡说道:「好了,该是我一展本事时
候了!」

他倏地站起了起来,右手举旗一扬,葫芦岬入口处的两边突然冒
出数百兵士,齐把许多巨石纷纷推落谷底,阻住出岬道路。

敌军受此遽变,军士马匹皆乱成一团。行军打仗最忌混乱,一乱
必败。

葛明看准了这一点,又挥起令一把色旗,岬顶四周又出现许多持
筒的兵士,他们把一筒筒茶褐色的油往岬底的兵士们身上倒,接着又
有持火箭的兵士朝岬抵乱箭齐射,敌军中箭着火。岬抵顿时一片火
海,哀声遍野,两万大军无路可退,又互相践踏推挤,北国先锋一
瞬间死伤殆尽。

凌雄此时方真正对葛明的神机妙算感到深深恐惧,他妒嫉心极
其强烈,怎容得比他强的人在他面前叱吒风云,不可一世!!

「禀告将军,北方大军因前锋失利,大军已撤退至五十哩外了!」
探子来报。

凌雄听了大悦,葫芦岬是进入兰陵国唯一路径,只要北国大军敢
再来犯,他故技重施即可,看北国军有几个两万人让他烧。

看来葛明也没有什麽利用价值了。

「对了,葛兄弟,凝儿已经备好酒宴,葛兄弟肯赏光一道去吧?」

「当然好。」葛明自负的一笑,殊不知自己已踏入死亡陷阱里。

凌雄领着葛明快马来到一处山间凉亭,慕容凝果然早已在亭内等
候,见到葛明,她马上迎上前。葛明毫无警戒地将她拥入怀中,却觉
得腹部一痛,他立即推开幕容凝,发觉肚子上插了一把匕首。

「你.....」葛明双眼瞠得老大,他难以相信,自己所爱的人,
居然......

「葛明,你这傻瓜,难道真以为我爱的人是你吗?」

「你.....」

「像你这种什麽都没有的穷小子,谁会喜欢你?」慕容凝走到凌
雄身旁,将头轻轻枕在他宽阔的肩膀上。「老实说,一开始就是义兄
为了让你替我们兰陵国出主意,才设计了一段坏人追杀我,而被你解
救的戏码,不然你以为,凭你能救得了我吗?」

「你们.....骗我.....」葛明呕出一大口鲜血。

「葛兄弟,怎麽说你都帮过我们兰陵击退北方大军,我就让你死
个痛快!」凌雄拿出长弓搭上箭,瞄准葛明的头部中央,「去黄泉陪
辜襄吧!」

就在他射出箭时,大地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凌雄和慕容凝掩面闭
眼,等台风过後,他们睁开眼,葛明已不知去向。

「义兄,他不见了!」慕容凝紧张地东张西望。

「无妨,他受了伤能逃到哪去,待会派禁卫军去找就行了!」凌
雄一点都不担心的大笑,「一个人在身心俱创的情况下,还能活得了
多久,哈哈.....」



~~龙吟之日~~


葛明缓缓张开眼,他只感觉自己躺在软绵绵的东西上,不像是
床,他说不出是什麽,放眼四周,是一片朦朦胧胧的处境,看不清
楚任何事物,奇怪的是却令他觉得很安全。

「葛大哥,你醒了?」

听到这个声音,葛明顿感热泪盈眶,是襄儿!是襄儿!

「襄......儿......」

辜襄端着一碗药汤,笑吟吟地走到葛明面前,「来,葛大哥,喝
了汤,你的伤口就会好了。」

葛明满腔言语想和辜襄诉说,却不知怎麽地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葛大哥,我知道你要说什麽。」辜襄执起葛明的手,怜惜地抚
贴於自己的脸颊上,「我都知道,我不曾怪过你什麽,你别放在心
上。」

泪水已由葛明的双眼激涌而出。

「葛大哥,你知道吗?女孩子最美的,并不是外表,而是那一
颗一生只爱一个人的痴,那份痴心,就是最美最美的.....」

葛明好想起身抱住辜襄,好想大声向辜襄说自己的悔恨,说自
己的愚昧,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他醒过来,发觉自己置身於荒山野岭之中,不可思议的是,身
上的刀伤竟然已不见!而更令他惊讶的,是他发现辜襄的  体居然
躺卧在他的前面,  身上摆着与扇纶巾和那五部书。

葛明终於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 **


北方大军的主帅阵营,大将军夏侯易正对首战失利愁眉不展时,
突有军士来报道:「启禀元帅,外头有一谋士自称能助我军攻下兰
陵,是否接见。」

「唉,这种乱世,想要藉此谋得食禄的多如过江之鲫,我哪有时
间理他们?」夏侯易不耐烦地挥着手,「把他赶走,不见不见!」

「可是他说,元帅若未忘记叁年前,助你消灭十万黄金贼的那
个朋友,元帅就会见他了。」

夏侯易震了一震,忙不迭地冲出营帐之外。

阳光下,一个头戴宝蓝纶巾,一身白衣如雪的青年,轻摇着羽
扇望着夏侯易。

「果.....果然.....是你!」夏侯易激动地跪倒在地。令一旁的
将领们个个吃惊不已,堂堂一个元帅为何会向个年轻小子行此不太和
份的大礼?

「元帅,好久不见了。」

「是.....是.....」夏侯易拜伏道:「叁.....叁年前拜公子之
策,让在下由一个小小都尉跃升至将军,在下没齿难忘。」

「你不必这样,这次我要带给你一个更大的礼物。」

「唔?」夏侯易不解地望着他。

「叁日後,你只需带领两万兵马再入葫芦岬,兰陵国早晚归你。」

「啊.....这....」

「但我有个条件。」年轻人停止摇羽扇的动作,目光凌厉地看
着夏侯易,「你的敌人只有兰陵国大将军一人,千万不可误伤百姓。」

夏侯易唯唯允诺。

叁天之後,当凌雄发动全国五万兵士在胡芦岬顶四处布阵时,
突然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岬顶的土石本就容易松动,再加上
站了人的力量,垮得更为严重。兰陵国兵马当场死伤了将近叁分之
二。而在地震停後,兰陵士兵惊魂未定之际,北方两万精锐又趁乱
杀了进来,不到半个时辰,兰陵军败的败,降的降,凌雄也在筋疲
力尽之下被掳。

「你就是兰陵国大将军凌雄吗?」夏侯易审视着阶下囚凌雄。

「北方狗,你们怎麽会知道有地动的?」凌雄一向狂妄自大,
对自己的输阵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贱奴才,死到临头仍不知悔悟,你当真不清楚自己得罪了什
麽人吗?」

「我得罪过什麽人?」

「有个叫葛明的年轻人,你应该记得吧?」

凌雄恍然大悟。

「为了让你死得瞑目,我就告诉你他的真正名字吧,他叫做.....」

直到凌雄的首级被斩落的刹那,他被吓怔的表情依然没有恢复。

兰陵国终於也被收入北方版图,乱世中最後一片乐土仍是脱不
了沦亡的命运。但夏侯易毕竟是守信之人,果然没有伤害兰陵任何
一名百姓。

而在兰陵国境内的明山翠阳山上,葛明痴痴立在他亲手为辜襄
造的坟墓之前。

「襄儿,我已经替你报了仇,你安息吧。」

墓旁的柳树随风轻动,彷佛是襄儿在点头一般。

葛明强忍住泪,他发过誓,绝不再轻掉一滴泪。「襄儿,从今
天起,我终其一生都会带着纶巾持着羽扇,运用辜伯父留下的精妙
策论,整治天下,拨乱反之正。襄儿,你在天有灵,请保佑我早日
平息战乱,解救苍生。」

柳树轻拂,葛明双目微润,他朝凝儿的墓拜了叁拜,才摇起羽
扇,往山下茫茫纷扰的红尘世界走去。

此时夕阳西照,金黄色的馀光映在墓碑之上,把墓碑上的字衬
托得异常显眼


爱妻  辜襄长眠於此


夫   诸葛孔明


键入/IdleTears
回首页,看更多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