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新嫁

作者:Faerie

  「小姐!小姐!」月儿急急忙忙跑进爱琳房里,像是发生了什麽不得了的事般大声
囔囔。

  「死丫头,吵什麽吵!」爱琳抬起头,放下手中的<论语>,皱眉轻声斥责月儿。

  「小姐,恭喜你了!」月儿边说边作了个揖。

  「没头没脑的,恭喜我什麽?」

  她站起来伸伸懒腰,顺手将窗子推开。窗外怒放的牡丹点缀着满园绿意,却让她更
觉得闷了。

  「真无聊。」爱琳轻叹了一声,又掩上了窗,省得那丛牡丹惹她心烦。

  「小姐,别叹了。刚才我听峨姊说,方家的人来提亲,老爷正和他们谈呢!」

  「方家?那个方家?」

  「还有那个方家,当然是过了桥那一头最大最漂亮的那一家罗!」

  月儿观察着爱琳的表情,故意清清喉咙又说:「小姐要是对那宅子没印象,总该记
得方家少爷吧。上回我们在溪边钓鱼,不就是方家少爷帮的忙,小姐才没掉进溪里去吗
?」

  这样一提醒,爱琳就想起了当时的事,脸一下红了起来。「是那个方家啊!」

  「小姐你说,是不是该恭喜你啊?」月儿做出促狭的表情。

  「臭丫头,敢取笑我。」爱琳瞟了她一眼,坐下来继续看书,月儿却还要往下说。

  「小姐,月儿怎麽敢取笑你呢,月儿是真心真意恭喜小姐的!那方家少爷生得一表
人才,风度翩翩,年轻又潇  ,和小姐真是天上一对、地上一双...」

  「够了,你的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说这麽一大串,还不就是想我带你过去作陪嫁
丫头!」

  「小姐,你真的要让月儿作陪嫁丫头吗?谢谢小姐!」

  「谢什麽,我还没答应要嫁呢!」

  爱琳虽然嘴上这麽说,心里却是掩不住的欣喜。自那天在溪边一见,她心中就一直
有方公子的影子。他人长的不仅俊俏,谈吐也不俗,又不像有些男孩子扭扭的,讲
什麽男女授受不亲,一点也不大方,只是爱琳没想到方家这麽快就来提亲。这阵子也不
知怎地,已经有叁、四个媒婆上门提亲了,爱琳都拒绝了。她可不想这麽早就嫁了,她
还想继续做女学生呢。但这次不同,来提亲的是方家,想到那个男孩子,爱琳就觉得自
己的心犹豫在爱情和坚持之间,无法下决定。

  晚饭时洪老爷显得相当高兴,特地让下人开了一瓶珍藏的酒,给每个人斟上一杯。

  「爸爸,有什麽喜事吗?」昱淳这麽问。他是洪家的小儿子,比爱琳小两岁。

  「不只是喜事,而是天大的喜事呢!今天方家来提亲了!」昱淳的母亲,也就是洪
家的叁太太,喜孜孜的说。

  「是桥那头的方家吗?姊姊,恭喜你!」

  「爱琳啊,这次你可不能再拒绝了。前几次来提亲的人都太远了些,所以你说不嫁
,我们也不勉强你。这次的方家就在桥那边而已,方少爷呢,我和你爸爸都见过的,是
个相当不错的年轻人。你也不小了,不要再那麽固执,到时候嫁不出去...」

  爱琳一直低着头扒着碗里的饭,叁太太那动个不停的嘴,让她想起在溪边钓起来的
鱼。

  「叁太太,我又没说不嫁,您就别操心了。」爱琳这句话,解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不必再听叁太太罗唆下去。

  「爱琳,你的意思是说你答应这门亲事了?」

  爱琳没理会那眉开眼笑的叁太太,只是看着洪老爷:「爸爸,如果您真的觉得这门
亲事不错,那我也没有什麽意见。」

  洪老爷望着他的宝贝女儿,笑着直点头:「爱琳,相信爸爸,爸爸这辈子看的人多
了,方少爷绝对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对象。」

  「对呀,你爸爸就你这一个女儿,不会随随便便把你嫁出去的。」

  「真烦,」爱琳在心里嘀咕着:「谁不知道你想早点把我赶出这个家。」她一向不
喜欢叁太太。从小爱琳就没喊过她一声「叁妈」,而是像其他人一样喊她「叁太太」。
不管洪老爷怎麽骂、怎麽劝,她就是只肯喊她叁太太。

  「哎呀,老爷,既然爱琳都同意了,那我们就早点准备准备,选个好日子吧。」

  这天晚上爱琳推说喝了酒头疼,早早上了床。她有点儿後悔,但是看爸爸那麽高兴
,她又说不出不想嫁人的话。虽然和方少爷不是恋爱结婚,但至少对他还满有好感的。
说不定方少爷也是对她一见钟情,才叫人来提亲的呢!这麽一想,她羞得把头也藏进被
窝里去了。

  好日子定了之後,整个洪家上上下下都忙了起来。唯有爱琳,老是是不关己似的晃
来晃去,她想再去溪边钓鱼,月儿却怎麽也不肯陪她去;她想上街逛,峨姊也老是将她
拦住,再叁说:「小姐,你已经定了亲了,不要再成天往街上跑,会丢亲家脸的。」爱
琳被念得烦了,乾脆整天关在房里读书,哪儿也不去了。

  订制的凤冠霞帔送来了,爱琳还不当一回事,吉日到了,月儿欢天喜地的替她着装
时,她也装着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当峨姊来说,方家的四人大轿已经到了门口时,爱琳
竟然有些慌了。拜别父母时,一向倔强的爱琳忍不住哭了。含着泪上了花轿。

  锣鼓震天,将新娘子迎进了方家,爱琳低着头,像个布娃娃般任人摆布。月儿也不
知道跑哪儿去了。等了半晌,爱琳心想没有人来理她,乾脆那下头上的累赘,好奇的打
量着这间新房。

  「倒是布置得满雅致的。」爱琳端详着墙上挂的那一幅好字,不住的点头。落款那
「方磊」二字,就显得这个人坦荡荡的胸怀。

  忽然传来的敲门声,让爱琳慌了手脚,她想拿起桌上的凤冠戴上,却手忙脚乱的戴
不好。当她听见门外月儿的声音,才松了一口气。

  「死月儿,吓了我一大跳。」爱琳又将凤冠放回桌上。

  「小姐...」月儿嗫嚅着,「姑爷他....」

  「姑爷?喔,他怎麽啦?」

  「姑爷他....」

  「怎麽了嘛,吞吞吐吐的。」

  「姑爷....跟他朋友出去了,说今晚不回来睡了。」

  「什麽?」爱琳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竟然有这种男人,新婚之夜就把刚过门的妻子
丢在一旁,连看都不看一眼!

  「而且...」

  「而且什麽?」

  「姑爷他是方家的大少爷。」月儿小心翼翼的说。「我们那天在溪边遇见的是二少
爷....」

  爱琳摇晃着身子,觉得自己要晕了。月儿赶紧扶住她,安慰她:「小姐,你别难过
,姑爷他长得可不比二少爷差呢,也是一表人才,俊俏得很....」

  爱琳在月儿的搀扶下躺上了床。他想这一切一定是场恶梦,现在她只想赶快入睡,
然後明天一早起来,发现什麽事都没有发生。

  然而第二天,爱琳在陌生的房间醒来,双人枕头上只有她睡过的痕迹,她彷佛已预
知自己的恶梦才刚开始。

  在方家的日子,爱琳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藏书房里。她只有在这个地方才感到自在
,不必看见那些同情她的眼光。有时她的小叔方节,也会到这儿来。爱琳十分喜欢和他
聊天,虽然他觉得方节的眼光也有些不自然,像是有什麽说不出口的话,但她总是装着
不知道,愉快的和他谈天说地。

  至於她的丈夫方磊,每夜不是不回家,就是睡在书房里;偶尔在藏书房遇见了,他
总是一言不发地别过头去,彷佛不认识爱琳一般。

  有一天月儿不知怎麽了,眼睛又红又肿,一句话也不说地坐在角落。爱琳问她,她
光是摇头不肯说,被爱琳骂了几句,她才满怀委屈的说:「小姐,你以後别跟二少爷那
麽亲近了,下人们都在传一些不好听的话。」

  「谁管他们说什麽!」爱琳忿忿地扔下手中的书卷。

  「小姐,月儿知道你很委屈,大少爷他不该这麽对你。我也知道其实你喜欢的是二
少爷。可是你已经嫁给大少爷了....」

  「所以我就该任命,不管方磊怎麽对我,我都要叁从四德的做他妻子,是吗?」

  「小姐....」

  「月儿,你不要说了。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都在想,我想
这一定是老天给我的惩罚。妈妈常说女孩子脾气别那麽坏,会嫁不到好丈夫;现在她的
话应验了,先是嫁错人,变成我喜欢的人的大嫂,然後我的丈夫又对我不理不睬的,根
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说到这儿,爱琳的眼泪不听话的流下来。她一哭,月儿
也跟着哭了。

  「小姐,我们回去吧。回去求老爷太太给你作主,他们要是知道方大少爷这麽对你
,一定不会不管你的。」

  「月儿,你以为我不想回家吗?你以为我不想向爸爸哭诉吗?可是人家说,嫁出去
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我怎麽好意思就这样回去?再说,我也不要回去让别人笑话我。
」爱琳把头昂得高高的,她就是不想让叁太太看笑话,才一直苦撑着在方家待下去。

  「小姐...」

  爱琳挥挥手,阻止月儿在说下去。「别说了,我头疼得要命。我到藏书房去,你告
诉大管家我今晚不吃饭了。」

  方家的老爷和老太太身体不好,长年在佛山静养,家里的事都交给这大管家去打理
。就连家里办喜事,他们也都没回来,让爱琳觉得很奇怪,每回要捎信去山上,都会要
爱琳也写几句话。爱琳总是写着她过得很快乐,想到山上看看老人家之类的违心话语,
就像她写回家的信一般,字字句句都让她觉得自己不争气。

  爱琳在架上挑了一本沈叁白的<浮生六记>,有一句没一句的读着。听方节说这屋
子里大部分的书都是他大哥买回来的。爱琳常坐在那儿,想着这些书的主人究竟是个怎
样的人,为什麽会对她这麽无情?

  她翻倒头一卷<闺房记乐>,脸上浮出一丝苦笑。

  「这倒好,连沈叁白都在讽刺我的婚姻。」

  世人皆感叹叁白和芸娘不能白头偕老,但是若要爱琳来选,她宁愿自己和芸娘一样
。虽然後半生坎坷困  ,却有心爱的丈夫陪在身边;而不要像现在这样锦衣玉食,却.
...爱琳用手绢按按湿润的眼角,急急想翻过叁白夫妇鹣鲽情深的这一章,掀动的书
页中却落下了一小章纸片。爱琳好奇的瞧着,画中这低着头捧着书的,分明就是她自己
嘛!

  「真厉害,把我那怨妇的神韵都画出来了。」爱琳觉得画这幅画的人一定很明白她
心中的苦,她想知道是谁绘了这幅小像。算算看,家里头能画的还有谁呢,不是方节,
就是方磊。

  「不可能是方磊!」

  爱琳想了想,决定将这幅画给裱起来,挂在自己房里,但不知怎的,每回望见那幅
画,她就会想起方磊来。有时她会在书里看见方磊的字迹,常常看得呆了,泪水就滴在
书页上。她怎麽也想不通,方磊对家里每个人都和和气气的,就连对下人也没说过一句
重话,唯独对她是瞧也不瞧一眼;爱琳觉得自己又不是丑的不能见人,还读过几年书,
就算脾气是倔了点,但也不至於要受到这种待遇吧?

  有些流言说方磊另外有女人,但她不相信。一方面是她的直觉告诉她方磊不是这种
人,一方面是她的自尊不容许有这样的女人存在。她越想越伤心,越想越不服气,每次
只要方磊在,她就故意笑得更大声,她对自己发誓,绝不让方磊瞧不起她。她不知道,
当她背转身去时,方磊脸上的表情是多麽  楚。

  这一天,在外地读书的方家小妹方翎回来了。爱琳和方磊结婚时,她匆匆赶回来,
第二天又匆匆回去了,也没和爱琳说上半句话,她读的是洋人办的学校,思想也很洋派
,所以这次回来,爱琳和她一见如故,十分合得来,再加上方翎和昱淳曾经同窗,她们
的话题就更多了。

  「原来你就是昱淳口中那个令他敬佩的大姊!对呀!我怎麽没想到,昱淳说过你很
喜欢钓鱼的!」

  「昱淳这麽说我吗?真是的,原来他在外头四处说我坏话!」

  聊了一会儿,方翎又说自己要上山去看看老人家,邀爱琳一起去。爱琳想也没想,
随口就答应了。没想到隔天早上起来,方翎就催她整理行李。

  「做什麽?」

  「不是说好了要上山去看爸爸妈妈吗?快点,我们下午就出发。」

  「今天下午?这麽快?」

  「是啊,大哥没告诉你吗?」

  「你大哥也要去?」

  「当然罗!」方翎皱皱眉,觉得爱琳问了个怪问题。

  吃过午饭,大管家就打发人送他们上山。坐上车,爱琳觉得浑身不自在,她从来没
有和方磊坐这麽近过,害她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一路上方翎不住说着他们兄妹
叁人小时候的趣事,连方磊都教她给逗笑了。

  「我还记得小时候,大哥总是带我们去溪边玩,玩的全身脏兮兮的才回家,奶妈总
是一边帮我们换衣服一边抱怨。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大少爷,你呀,最会读书的
是你,最调皮的也是你。」」方翎模仿这奶妈的语气,皱着眉,还用手在眼尾挤出几条
皱纹。

  「说真的,我们家叁个孩子中,最聪明、最有才气、最痴情、最会逗人开心的就是
大哥了;这阵子是怎麽了,老是看大哥扳着个脸,好像人人都对不起你似的!」

  爱琳心想,方翎一定还不知道她和方磊之间的事。她望了方磊一眼,正巧方磊也望
向她,四目相对,方磊那清亮的眼睛竟让爱琳赶紧移开视线,羞红了脸。

  大约傍晚的时候,他们到达了山腰上的一间小房子。爱琳觉得奇怪,老爷和老太太
为什麽放着大宅院不住,要住到山上这简陋的小房子来呢?进到屋里她才明白,原来老
爷中了风,整天只能躺在床上,连话都说不清楚;老太太则因为上了年纪,已经痴痴呆
呆的了。听说方老爷一生好强,中了风之後,自己决定搬到山上住,只留了两个人照顾
他。他中风的事,也不准人张扬出去。

  方老爷看见他们来了,很是欣喜,嘴里直咕哝着什麽,服侍他的下人说,老爷急着
抱孙子,害得爱琳低着头,什麽也不敢说。吃晚饭时,爱琳主动说要  方老爷吃饭;她
觉得方老爷和自己很像,为了面子,到老已经行动不方便了,还要住在山上,不能和儿
媳妇住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想到这儿,她又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也会这样孤零零的
老死。

  这天晚上爱琳怎麽也睡不着方磊跟她说声「早点睡」之後,就不知上那去了,她躺
了一会儿,决定起来走走。

  夜深了。爱琳将自己裹在厚重的冬衣中,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屋後的小房间还
亮着灯。爱琳好奇地从半掩的窗缝往屋里瞧,只见桌上摊着一张纸,有人正细细描绘一
幅仕女图。她想看清楚作画的人,无奈这窗缝太小了,怎麽也只能看见作画的那一双手
。爱琳看得痴了,浑然忘了那袭人的寒意。

  「哈啾!」她打了个喷嚏。房里的人听见了,推开窗来看个究竟。这一下,两个人
都愣住了。

  「爱琳...快进来!」

  但是爱琳并没有动。一方面是因为她面对方磊有些尴尬,另一方面则是她冻僵了的
躯体已经不听使唤了。方磊见她还愣愣的站着,赶忙走出来。地上结成的霜让他一个踉
跄,正好迎上已失去温度的爱琳,爱琳的脸啾贴在方磊的胸前,一股暖意流入她的心中
。

  「你好冷哦!」方磊的话中带着他的心疼。

  他扶爱琳进房,替她倒上一杯热茶。爱琳只是捧着杯子,闻着茶香,望着桌上那未
完成的画。

  「你在画画?为什麽这画中人的眼神如此哀怨?」

  方磊默默无言。

  「因为她的丈夫对她不理不睬?」爱琳半低着头,不想让方磊看出她在埋怨。

  「因为她和自己不爱的人成了亲。」

  「这有什麽,大部分的人不都是这样。」爱琳觉得自己变得认命了。事实上,在不
知不觉中,她的心中已经不再念着方节,而只有方磊的身影,就因为方磊是她的丈夫吗
?她不知道!

  「但是她早有了意中人,却不能和意中人  守。」

  爱琳大吃了一惊。她听不出方磊是在指责她,还是在为她抱不平,她不敢看方磊,
那  凉的眼神,让她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这一晚爱琳受了风寒,回房後就在床上躺了一天。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昏睡着,有时
稍稍醒来,便觉得头痛欲裂,她想喝口水,身子却软绵绵的连伸手的力气都没有。

  「大嫂,你醒了?来,喝点粥吧。」

  方翎扶爱琳坐起来。爱琳只觉得喉头乾的不得了,她想请方翎替她倒杯水,却一点
声音也发不出来。

  「怎麽了?你要喝水是吗?」方翎总算了解爱琳的手势,替她倒了杯水来。

  「大哥也真是的,明明担心的要命,却不肯进来照顾你,真不知道他在赌什麽气。
」

  爱琳喝了水,觉得舒服多了,她想问方磊上哪儿去了,却不好意思开口。

  「我在家里听到下人们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真是气死我了。大嫂,我不知道你和大
哥是不是有什麽误会,我只知道大哥他真的很爱你。打从他那一次在溪边教你钓鱼开始
,我就有预感他一定会娶你了。当然啦,他把这件事情当成秘密,却不知道瞒得了别人
,瞒不了我和大管家!要是我早知道你就是昱淳的大姊,也不用大管家花那麽多时间去
找你了....」

  爱琳听得迷迷糊糊的。钓鱼?她皱着眉一再回想,第一次在溪边钓鱼的回忆就突然
鲜明起来了。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那天爱琳被叁太太念了几句,心情很差,一个
人跑到溪边扔石子。正巧一个男孩子在钓鱼,爱琳觉得十分有趣,和他聊了起来;这麽
一想,那个男孩子果然就是方磊!那天的方磊是那麽开朗,那麽温柔,让爱琳禁不住对
他吐露自己的心事。她想去学校念书,但她爸爸和叁太太都不赞成,若不是当时方磊鼓
励她、支持她,她不可能再回去求爸爸,不可能体会到上学的乐趣的。

  傍晚,方磊回来了,虽然他刻意避着爱琳,爱琳还是决定把一切弄清楚。她丢掉自
尊,开门见山问方磊为什麽娶了她,却对她不闻不问。

  「我知道你和方节的事。那天在溪边,我看见你们。我知道方节非常喜欢你,而你
也....」

  「而你还是娶了我。」

  「我和方节都反对这件婚事,但是你爸爸和大管家完全不听我们的。」

  「你....」爱琳觉得很讶异。她从来没有想到,方磊那样待她,会是为了要成
全她和方节。

  「我知道你的脾气,受到这种待遇,你不会忍气吞声的。不过似乎是我想错了。」
方磊苦笑着。

  「不,你没有错。只是你没想到我宁愿在你们家受气,也不想回家让叁太太对我冷
嘲热讽的。」不知怎地,爱琳觉得心头不再纠结成一团了。

  现在她只剩下一个疑惑。

  「我一直想知道,你为什麽对我那麽冷漠?我总是看着你的字、你的画、你的人,
我希望你能够多看我一眼。我承认我喜欢过方节,但是渐渐的,我发现我在乎的,就只
有你一个人。今天方翎告诉我,你心里一直挂念着一个女孩子,在溪边认识的那个女孩
子,你喜欢她是吗?」

  方磊低着头,呼了一口气。

  「我是很喜欢她。」这是他的真心话,他一直望着有那麽一天,爱琳会记起他来。
日复一日,他越来越喜爱爱琳,他的希望却也越来越渺茫;他望着爱琳,心想着:骄傲
的、倔强的、孔雀一般的爱琳,要是你有那麽一点喜欢我的话....

  「那你为什麽要这样折磨她?」爱琳说到这儿,眼泪已经忍不住落了下来。「你知
不知道那一天在溪边,你说的话对她有多大的影响,你知不知道她那麽爱往溪边跑,是
因为她想要再见倒你,向你道谢。」

  方磊看着泣不成声的爱琳,想要安慰她,却不知该怎麽做。她的泪水,早已经让方
磊心中的防线瓦解崩溃了,最後还是爱琳先眨眨眼,擦去了脸上的泪痕。

  「我好傻,竟然到今天才知道那个人就是你,谢谢你。」

  她微笑着走到方磊面前,方磊看着她,似乎在犹豫该不该伸出手拥抱她。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如果你真的不要我,我也可以死心回家去了。」

  方磊压根没想到她会这麽说,急得一把搂住了她。「对不起,爱琳,我一直以为你
和方节....」

  爱琳想起月儿说的那些流言,後悔自己当初实在太任性了。她想告诉方磊她真正的
心意。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她看着方磊,坚定的直视他的眼睛。虽然她觉得这样做太
过大胆,但她还是轻轻将头靠在方磊胸前,正巧方翎推门进来,惊呼一声,吓得他俩赶
紧松开手,往两旁站。

  「爸爸要我来看看嫂子的身子好一点没?我看是完全好了,赶明年就可以让他抱孙
子了!」方翎取笑完他们两个,就一溜烟地跑了。爱琳这会儿脸红心跳的,只想找个地
方躲起来。

  「走吧,去给爸爸请安。」方磊淡淡地说了一声,拿起爱琳的外衣,在她身後为她
披上,双手顺势环绕着她。

  「我还以为这一天永远不会来了。爱琳,你是我的妻子,你哪儿也不许去,这辈子
我都不会再把你交给任何人了。」他在爱琳耳後轻轻地说,又执起她的手,在深情的凝
视中,给了她一个最美的承诺。
全篇完

回首页,看更多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