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第九章

    南十字星花在夜风中轻摇摆汤,披挂在花园灌木丛问的彩色泡灯,绿油油草坪上竖
立的照明灯,及沿着主屋往花园延伸的临时搭建帐蓬裹的中国灯笼灯光,将深粉红色的
花瓣与黄色的蕊心映照得对立分明,比白昼时的风华还要绚丽。
    今晚是宁纪和孟玮玲的结婚宴会。
    宁家在外双溪的华宅里请客。外烩人员自然是由宁纪的死党张博智的连锁餐厅供
应。采自助式,每一道料理都是货真价实、高档的美食。
    婚礼布置则由胡国良这位娱乐界的小开,和杨子逸家的建  公司合作。多亏由杨子
逸管束胡国良这匹野马,才没让婚礼现场布置得有如俗丽的舞台效果。
    闲闲没事的蔡耀庭就负责招待工作。来参加婚宴的多是商界人士,不是跟他家的银
行有来往,便是和蔡家名下的证券公司多少有交情,他练就生张熟魏的本车,将每位来
宾招待得有如自家般舒服。
    新郎新娘累了一天。一大早宁纪便带着迎亲人马到彰化迎娶玮玲,行过传统婚礼
後,两人小歇片刻,又得忙着应酬客人。
    也多亏有那片刻的小歇,不然再天生丽质的新娘,也得瑞着严重睡眠不足、惨澹的
花容来迎客。
    一场婚宴还得换上好几套衣服。
    开过舞後,玮玲上楼换了第二套衣服,以红底金丝织就的旗袍出场。她的身高接近
  一百七十公分,高挑窈窕的身段,在旗袍映称下更显得纤腰如束、雍容华贵,尤其是从
开岔部位露出来的那双侬纤合度的玉腿,更引起与会来宾惊  不已。
    宁纪牢牢握住玮玲的小蛮腰,不理会胡国良的狼号,带着玮玲周旋在宾客之间。
    脚上穿一双金色高跟鞋的玮玲实在是累坏了,央着宁纪让她休息一下。
    宁纪吩咐女傧相宁绮扶她回房间歇坐,玮玲乘机用了些餐点,才有体力…
    「大嫂,看你这麽累,我都不敢结婚了。」宁绮吐着香舌道。和负责替玮玲化妆的
美容师,帮忙她换上另一件上身是金葱色,为中国式肚兜款式,露出背部优美线条、无
瑕雪肌,下身是咖啡色玫瑰图案的曳地长礼服。
    「好漂亮。」宁绮惊叹。
    「看在这些漂亮衣服上,是不是又敢结婚了?」玮玲调侃她。
    「大嫂……」宁绮不依地撒娇。
    姑嫂两人笑呵呵地离开房间,当他们正打算下楼时,一道含怨的目光堵住她们。
    玮玲定睛一看,觉得眼前的女人似曾相识,好像是……
    「你是张容榕。」宁绮先她一步认出来,表情戒备。
    这女人纬玲的确不陌生。宁纪曾跟张容榕交往过一段时间,玮玲整理过宁纪迭她礼
物的帐单。
    「你想干嘛?」宁琦看过兄长和张容榕的绯闻,不禁急了起来。糟糕,张容榕什麽                     
时候不来,偏这时候来找喳,摆明是要破坏婚礼的。大哥应该不会蠢的发喜帖给她才对
呀。
    「我不过是来道恭喜而已。」容榕掀着被唇膏勾画得十分迷人的香唇道。
    她长的很漂亮、、很诱人。身上那套低胸的紧身礼服,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十分魔鬼。
丰胸细腰,好个尤物。
    「谢谢。」玮玲含笑点头。她早有心理准备。宁纪这些年交往过的女人至少有好几
打,社交圈就这麽小,她或早或晚都会碰到一些。
    玮玲从容自适的风度,令容榕恼怒。
    她原以为她和宁纪的绯闻闹开,尹若薇另嫁他人,很有机会成为宁夫人,没想到半
路杀出玮玲来。
    她见过玮玲戴厚镜片,穿着的像老处女的打扮,实在很难和眼前巧笑倩兮、美目盼
兮,娇容上洋溢着新嫁娘喜悦的美女联想在一块。
    突然,她觉得自己上当了,被玮玲的伪装所瞒骗,轻敌的结果便是今日的惨败。一
股愤怒排山倒海而来,她无法再忍受玮玲脸上的笑。
    「你以为你赢了吗?其实宁纪根本不爱你,他只是要个便利的婚姻而已!」
    「你胡说什麽?」宁绮护在玮玲身前叱道。「我大哥爱死玮玲了,你这个莫名其妙
的女人根本就不知道。」
    「我莫名其妙?」容榕变了脸色,语气充满恨意。「你等着看好了,她很快就会被
打人冷宫。宁纪真正喜欢的人是……」
    她语气顿了一下,眼角的馀光捕捉到楼下忽然冒出的一阵骚动,嘴角浮山一抹残酷
的笑意,玉手遥指一楼大厅的厅口。
    「……尹若薇!」
        *             *            *
    刺绣华丽的金色丝质礼服,烘托出尹若薇晶莹剔透的肌理,及颈肩虚的完美线条。
白金镶钻手  缠绕的一双欺霜赛雪的玉臂,在透明黑纱披肩下若隐若现。蓬松的发髻上
的钻石发夹,圆润可爱耳垂上的白钻耳环,加上那对秋水般清澈冷  的明昨,使得她整
个人有如天上的明星般璀璨耀眼。
    要命,难道若薇也是来找砸的?
    宁绮兴起这样的疑问。尹若薇  丽夺目的打扮,简且要凌驾过新娘的光彩了。又不
是她自己的婚礼,这麽盛装打扮分明是要来「踢馆」嘛!
    宁绮不由对若薇的作为生起气来。
    倒是玮玲只轻蹙了一下眉,立刻恢复优雅自若的仪态。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她轻
易发现众人的眼光都被若薇吸引去,这包括了她的新婚夫婿。
    其实,若薇身旁的男子更加的赏心悦目。
    一袭的黑色燕尾服,将其结实匀称的身材,衬托得高雅迷人,披肩的长发被黑色皮
质发圈整齐地缩在脑後,增添贵族般气势。他冷峻的眉眼里有着一抹轻嘲,侣傲的薄唇
擒着抹纵容的笑意。她觉得有趣,延着楼梯缓缓走下,担任男傧相的宁缙站在楼梯口迎
接她。
    玮玲朝他绽出一抹感激的浅笑,挽着他的臂膀朝大厅入口走去。周围的人群像海潮
般退开,让出一条路。
    「夏先生、夏夫人,欢迎两位光临。」尽管敏感的发觉夫婿和夏哗问的剑拔弩张气
氛,玮玲还是一贯的从容。
    她冷静自然的声调,像往常一样将宁纪的乖戾化去。他抬眼看向他的妻子,同时发
现护卫着她柔媚娇躯的人竟然是他的男傧相宁缙,这让他大大不舒服起来,按着又有见
她把带着金色手套的柔美递向夏哗。
    「宁夫人。」夏哗仲手握住她的小手,俯身在她的指尖上方虚应了一吻。这动作立
刻得到四道杀人似的眼光攻击。
    两道自然是发自宁纪,另两通居然是尹若薇,这让玮玲充满兴味地娇笑起来。
    「玮玲……」宁纪不悦地横跨一步,将娇妻拉进怀里,以结实的手臂把她跟夏哗、
宁缙分开。他不喜欢其他男人碰他的老婆。
    「阿纪,你别这麽不开心嘛!夏先生和他的夫人是专程来祝贺我们,笑一下。」她
伸手揉开他的眉头,淡雅的香气弥漫着宁纪的呼吸,令他陶然,情不自禁地凑向老婆的
香唇。
    「哎呀!」玮玲害羞地别开脸,只让他吻到颊面。「拜托,这麽多人。」
    宁纪回神过来,清了清喉咙。
    「夏哗,我可不像你那麽没义气,结婚时只在报上登了启事,客也不请。之後又带
着若薇躲了叁个月,连让我们这群朋友恭喜的机会都不肯给。」
    他夹棒带棍的一番嘲讽,引来了一干好友的附和。
    「对呀,夏哗,你直是太不够意思了。」国良道。
    「是啊,只请了我的大厨,却忘了通知我。」张博智也有话说。
    「这麽多年的朋友是当假的吗?连开洞房的机会都不给。哎,至少也该让我们亲亲
新娘吧。」耀庭的贼目绕着若薇娇  的红唇转。
     「你现在想亲也可以。但就怕你会肿成叁天的猪头。」子逸玩笑地说。
    夏哗莞尔地转向他,子逸仍是最了解他的好朋友。
    「子逸,我听说你回来了,要不是我在欧洲有几笔生意需要亲自去洽谈,早回台湾
跟你碰面了。」
    「是吗?什麽时候回来的?」
    「前天晚上。你知道时差罗。我们接到宁纪的喜帖,所以就来了。」
    「其实礼到人不到也行。时差嘛,还是多休息几天。」宁纪不给面子地讥剌。
    夏哗扬扬眉,道:「那怎麽行?」眼光转向宁纪美丽的妻子,「睡迟了,怕会错过
一睹能擒获宁兄芳心的大美人真面目。玮玲,我真是太讶异了。没想到你摘下眼镜後,
会是这麽美丽。早知道……」
    最後叁个字让宁纪戒备了起来,在他怀襄的玮玲立刻感应到。她微笑地看进夏哗玩
世不恭的眼眸里。
    「夏哗,你还是像以前那麽会讲话,总是哄得人开心。说到美丽,你这位夫人才是
个大美人哩。瞧她那副粉状玉琢的样子,哎,把我这新娘都比下去了。」
    听了一群男人废话半天的若薇,见众人的注意力又重回她身上,绽出淡雅的笑容。
    她楚楚动人的眼光,若有所扮地停伫在宁纪身上,後者沉默地挽着他的新娘,领着
众人走向大厅中心。
    随处可见的餐台坐满人,大夥儿的眼光全绕着场中的两对俊男美女打转,大有看热
闹的意思。
    若薇不想找宁纪说话,可是两人都太显眼。正苦恼间,乐队奏起一首华尔滋。
    「宁纪,可以请我跳舞吗?」她冲动地当着丈夫和玮玲面前说道,宁纪显得很为
    「好呀。阿纪,你请若薇跳支舞,我也想领教夏哗冠绝一时的舞技。」玮玲落落大
方地伸手给夏哗,他立刻会意地挽着她进人舞池,配合着旋律踩着完美无误的舞步,有
如一对默契绝住的舞伴。
    宁纪没有选择地和若薇一起跳,眼光机敏地监视夏哗。
    若薇的心情很混乱,一方面想跟宁纪解释,一方面又放心不下夏哗和别人跳舞。
    「宁纪,我想跟你说我嫁给夏哗是不得已。」
    「嗯。」宁纪心不在焉地点头。
    若薇在脑子裹复习她准备了许久的稿子,这次她一定要感动宁纪,让他永远怀念她
的完美。夏哗说,对男人而言,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完美的,她要让宁纪一辈子忘不了
她。
    她眨了眨美眸,脸上是凄美欲绝兼哀怨的笑容,甜柔的嗓音充满感情。「其实我
……」
    她是千言万语在心头,红唇微散地吐露:「……真正爱的人是……呕!」
    脚尖传来的痛楚,令若薇的眼眸睁大,视线碰巧对上夏哗凝视玮玲的赞赏眼光,肉
体上的疼痛顿时加倍。
    「对不起,我踩伤你了!」宁纪懊恼万分。他从来没这麽拙劣过,都怪玮玲的笑声
令他分了神。夏哗到底说了什麽话让她开心成那个样于?
    「没……没关系。」若薇被这麽一踩,再没心绪倾吐下去。
    死夏哗,嘴里说的好听,说什麽带她来会旧情人,其实是他想勾搭人家的老婆!想
到这里,若薇的心疼的更厉害。是不是宁纪踩的那脚太重,那股痛才会椎心地缠绕着
她,久久不去?
    看着场中有如一双蝴蝶般,舞姿曼妙,配合得天衣无缝的男女,若薇和宁纪都没有
叙旧的情绪,各怀心事地监视自己的另一半,对他们的笑、他们的舞耿耿於怀。
    到底有什麽好开心的?
    其实玮玲和夏哗聊的话题是他们的另一半。
    玮玲对夏哗说:「你带若薇来,到底是向宁纪示威的,还是给两人旧情复燃的机
会?」
    「两人从来没有相爱过,又怎会旧情复燃?」夏哗语带玄机地道。
    「哦?」玮玲配合着他的脚步转圈。「你这麽认为?」
    「难道不是吗?」他扯动唇角笑道。「若薇陷在自以为是的恋爱中,认不清楚她真
正所爱;至於宁纪,则根本没有爱过若薇,当她是小妹妹般宠爱。我想,宁纪唯一爱过
的人只有你,瞧他刚才那股占有欲,就从来没对另一个女人产生过。」
    「就像若薇唯一爱的人只有你一样。我想,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我只怕被射成
马蜂窝了。你知不知你老婆的眼光很可怕?」
    夏哗以眼角馀光偷瞄虎视眈眈监视他们的另一对,嘴巴冽的更开。「你老公的眼光
也不逊色。像你说的,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我现在定然被撕成碎片了。那两个家伙
虽然当不成夫妻,却绝对够格荣登情感迟顿的妒王妒后王座了。」
    玮玲被他的话逗的格格娇笑,银铃般的笑语清脆又撩人,加速了宁纪胸臆间的化学
反应,再也忍受不了喉头的苦涩酸辣,不等乐曲结束,拉着若薇挤到两人面前,将自己
的老婆抢了回来。
    「抱歉,我踩伤了若薇的脚。」他不怎麽诚意地道着歉,搂着老婆跳到另一边。
    「若薇,你的脚怎麽了?」
    面对夏哗眼里的关怀,若薇难以控制眼里的酸涩,晶莹的泪珠滚下了一颗。
    「你管我干什麽?就算我脚痛死了,你也不在意,只顾逗着别人的老婆开心,都不
管自己的老婆了!」
    她含悲带怨的一番指控,听的夏哗啼笑皆非。是谁主动提出要跟人跳舞的?他顺它
的心,她却又怪他。可是没办法,谁救他太爱若薇了,只好百般牵就。
    「别生气。我扶你找个位子坐下,让我看看你的脚。」
    尽管不怎麽情愿,若薇还是顺从地任夏哗扶持。待在老公温暖的怀抱,闻嗅着它的
味道,她遗忘了今晚来参加婚礼的目的,只是紧紧地攀附着夏哗,紧的就像两人是连体
婴般,根本不该分开。
            *                    *                 *
    繁华的宴会终於散去,累的人仰马翻的宁家人,各自回房歇息。
    宁纪穿了件丝质睡袍,手上拿着吹风机为坐在梳  台前的老婆吹乾头发。
    洗掉一头的黏腻,还有满身的疲累,玮玲舒服地靠在鹿皮绒的橘红色休闲椅上,享
受夫婿贴心的服务。
    反正他很喜欢玩她的头发,每次洗好澡後,便拿着吹风机替她整理,反覆地伸进去
把玩,体会发丝溜过手指问的感觉。
    她身前的梳  台是孟老太爷为她准备的嫁  之一,是清朝中期的叁屏式柏木镜台,
浮雕龙纹的屏风面贴着斗大的双喜字,弧形的镜托上原有的铜镜早已失落,孟老太爷另
外请人造了个四周镶金的水晶镜面放置。
    古雅的梳  台和新房里的装潢搭配得十分契合。酒红色的床罩在暖暖的灯光烘托下
呈现出新婚的喜气,宁纪心不在焉地瞄了一眼,放下吹风机,将可叁百六十度旋转的鹿
皮绒休闲椅转了半圈,弯身抱起昏昏欲睡的妻子。
    白色的透明长睡衣,自玮玲身上迄俪而下。当宁纪将她的娇躯放到床上,玮玲睁开
眼睛。
    「我以为你睡着了。」宁纪的双手撑在她两侧,低头俯视她。
    玮玲微微笑着,伸手勾住他颈子,宁纪顺势吻住她。
    很快地,这个吻就进行到十分肉欲的程度,宁纪咬着她的耳朵,吻着她修长的玉
颈,啃着她颈肩处的优美线条。火焰在身体裹燃烧,然而猜忌也同时在胸臆间咬噬着,
他蹙眉停顿了下来,不悦地揪着新婚妻子。
    「夏哗说了什麽,让你笑得那麽开心?」
    没预料到他会停下来说这种事的玮玲,呆了一下,在地为他身体发热、情欲沸腾
时,他却问起这种无聊事。
    「他说了什麽?」玮玲的脑子一片空白。
    「我怎麽知道?笑的人是你,我可没听见。」宁纪语气尖酸。
    「嗯,我想想。」玮玲绞尽脑汁,「好像是……嗯,可能是……」哎呀,不就是说
他老婆和我老公的事吗?她在心里暗叫糟糕,她要是老实讲,宁纪八成会恼羞成怒。
    「到底怎样?」他沉不住气地问。
    「一个笑话吧。」玮玲选择善意的欺骗。
    「什麽样的笑话?」
    「记不得了。」
    「记不得还会笑得那麽大声?」宁纪拧眉怒叱。
    只要想起夏哗的毛手居然放在他老婆的腰上,还有粉嫩诱人的裸背上,然後那双色
眼还对住玮玲丰满的胸口,便宜不晓得给他占去多少了,他就一肚子火气。
    「人家说笑话我不好意思不笑嘛。」
    「夏哗是我的死对头,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我看你分明是被那个痞子迷住!」
    「拜托。我要迷他不会现在才迷。宁纪,你存心找我麻烦吗?你晓不晓得我累坏
了,你要是打算用逼供的方式度过新婚夜,请恕我不奉陪,要睡觉了。」
    「不可以睡!」宁纪拉她坐起来,猛摇着她。「你说,把我硬塞给若薇跳舞是什麽
意思?是不是你想和夏哗成双入对?」
    见他眼里怒火高烧,嘴唇抿的紧紧,玮玲的睡意全消。宁纪在吃醋!
    这家伙真不会找时间地点啊。
    「拜托。」她柔媚地横了他一眼,双手放在他肩上安抚。「我是不想让你难做人。
你自己也听见了,若薇要你陪她跳舞。我想她一定有话要跟你说,才为你们制造机
会。」
    「你就这麽大方、体贴地把你老公出借给他的前任末婚妻?还贤慧地替我绊住夏
哗?不怕若薇勾引我?」
    瞧他说的多咬牙切齿啊,玮玲瑟缩了一下,随即睁圆无辜的眼眸驳斥:「若薇有勾
引你吗?拜托,在众目睽睽之下,就算她有心也无力啊。宁纪,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
    额上的青筋都暴跳出来了,玮玲思忖自己说错了什麽话,让他怒上加怒,非得在新
婚夜跟她吵架不可。看进他眼眸中,发现里头烧着两簇狂怒的火焰,好像地做了对不起
他的事!
    可她没有啊,她只不过不嫉妒,一心为他着想。是这点惹火他吧?这家伙!以前还
时常跟她说他最讨厌有事没事乱嫉妒的女人哩。这下又为了她太过贤慧而胡乱生气。
    其实,该发火的人是她,根本轮不到宁纪。
    「是,你无理取闹!」她冷硬起来,逼视向他。「是谁一看到若薇,立刻两眼发
百,魂不守舍?」
    「我哪有……」他眼里的怒焰消了些。
    「你敢说你没有被她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吸引住?没有偷偷遗憾,今天跟你结
婚的人是我不是她?你没有为她魂萦梦系,悬念着她?」
    「我当然没有,我只是……」这一连串的逼问让宁纪招架不住。
    乍然见到若薇,他也像其他人一样,被她明  照人的打扮给吸引住。但这很正常
啊,是男人见到美女会有的反应,并没有什麽特别意义。
    「别说了,我知道你根本不爱我……」她悬然饮泣地掩住脸,从指缝间偷窥他。
    这种妒妇表现,该能满足它的男性自尊了吧?
    「张容榕就说,你娶我只是一场便利婚姻,你真正爱的是若薇……」
    「张容榕算什麽东西?你怎麽可以听信她胡说八道?」宁纪气急败坏地嚷道,伸手
抱住玮玲安慰。「我想什麽只有我自己清楚,你别听其他人的。」
    「你什麽都不说,我怎麽知道你的想法?人家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玮玲越说
越伤心,肩膀还一抖一抖的。「我只能从你的行为模式来推论你的想法。而你的行为正
告诉我你一点都不爱我,才会在新婚夜跟我胡乱发脾气!说不定你是因为娶不到若薇,
心里发问,才会故意找我喳。」
    「不是这样的!」
    「一定是的。」她摇着头。「到现在你还把若薇亲手为你烧制的陶杯留着,分明对
她馀情未了……」
    「那是因为……」他抓着头,绞尽脑汁想要辩白。「那只陶杯烧得太好了。我已经
用的习惯,你叫我……」
    「我就知道!」她猛烈吸着鼻子,弄假成真地伤心起来。「你也爱她习惯了,所以
根本……」
    「你别乱想。我对若薇是兄妹之情居多。我一直把她当成妹妹……」
    「当成妹妹你会跟她订婚?」
    「哎,那是双方父母的主意……」
    「可你也觉得不坏吧?」
    「当时没什麽意见……」见老婆眼冒凶光,宁纪忙陪笑脸。「现在想想真是要不
得。或许若薇也发现这点,才会嫁给夏哗。其实他们两人比较相配,夏哗爱若薇很久
了,他们结婚才是对的。」
    「那你现在对夏哗没有一丁点的嫉妒和不满罗?」
    「我嫉妒他干嘛?」宁纪自负地扬扬眉。「不满倒还是有的。谁教他一声不吭和若
薇结婚,一点都不给我面子。不会先说一声,让我和若薇解除婚约吗?」
    「如果他说了,你肯吗?」玮玲谨慎地问。
    「只要他请若薇跟我提出,我自然会答应。玮玲,我是很有骑士精押的。若薇又是
我宠惯的妹妹,她要解除婚约,我没理由反对。」
    「你有骑士精神?那为什麽我说不要时,你缠着我?」玮玲惊奇地看他,像是不明
白他从头到脚有哪裹藏着骑士精神了!
    「玮玲……」宁纪尴尬地胀红脸。「这件事我们讨论过许多次了。反正我就是要
你,没别的理由!」
    玮玲斜眼揪着他,红唇微嘟,语气有些悻悻然:「反正你对我就是没有骑士精神,
只有赖皮鬼精神。」
    「对啦,我就是赖皮鬼,就是要缠住你怎样?」他立刻发挥赖皮鬼的厚脸皮精神,
一把搂住她索吻。
    玮玲在他的唇下、手下喘息,之前的不愉快被两人抛到九霄云外。
    夜深深,只有细细的愉悦呻吟和着窗外的枫爽风声。嵌在天花板上的灯光投映出暧
暧柔辉均匀  在两道交缠的赤裸身影。当欲望得到舒解,两人仍紧紧搂抱在一块交颈而
眠。生理的火焰平息了,心灵却僚烧着一抹温情,静静地流涧在两人之间,让宁纪和玮
玲,即使在睡梦中仍舍不得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