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第四章

    「你天杀的是怎麽回事!」宁纪愤怒地丢开褪下的外套,扯松勒在额上的海洋色彩
领带,步步进逼不断倒退的玮玲。
    「我有这麽可怕吗?」他阴沉地摊出被她的态度刺伤的情绪,脸上的表情像被乌云
笼罩的天空黑的吓人,玮玲手上的文件咱的一声掉到地上。
    「一见我便躲得远远?叁天前把我打包送到新加坡,现在又像是见鬼似的!我比高
振凯可怕吗?你跟他有说有笑,对我却是这样。你到底在想什麽?」
    最後一句话几乎是贴着玮玲的耳朵大喊,她蹙着眉,不仅是噪音难以忍受,更对眼
前退无可退的情势束手无策。她夹在宁纪和他的大办公桌之间,只怪她脑後没长眼睛,
给自己寻了条死路。
    「有话好说……」她双手挤在两人间,隔开些许的距离。宁纪剧烈起伏的胸膛在她
掌心下充满力量。感受到他衬衫下肌肤的温热和弹性,玮玲有些晕沉。                               
    「你现在要说了?之前怎麽不给我机会说?」他冷哼一声,眼中的冰霜化去,被两
道炽焰所取代。「我讨厌你的眼镜!」                      
    他嫌恶地伸手替她摘去,玮玲睁着蒙陇的眼,徒劳无功地想夺回眼镜,反而使得自
己更加深陷宁纪的掌握。
    「我也讨厌你把头发弄成这样!」他得寸进尺地拆下她脑後的发髻,玮聆发出一声
惊呼,弄不明白他想干嘛!
    「嗯,这样才像话。」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般,宁纪愉悦地笑起来。任玮玲柔如                             
黑缎的发丝从他指间倾泻下来,那种触感令他全身亢奋。
    他双手插进她发里,固定在她脑後,鼻子埋进她发中深嗅。
    「好香,好柔……」
    如此深情温柔的拥抱,令玮玲有些失神,她可以应付得了他的蛮横,却承受不住这
样的眷宠温柔,她  在两人间的心墙缓缓倾颓。          
    「好美的你。玮玲,我好想你……」他嗅着她的芬芳,扩张的鼻翼贴着她脸烦闻着
她的味道。温暖的嘴唇拂过她莹洁如玉的肌肤,吻着她的眼睛、眉毛,她的鼻子、耳
朵,最後沿着她颈部的曲线到她尖尖的下巴,到她微散的粉嫣唇瓣。
    「玮玲……」他低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情意呼唤她的名字,眼裹的炽热光芒令玮玲
心神俱醉,情不白禁地臣服在他的男性魅力之下。
    宁纪悻掳丁他的红唇,热切地辗转深吻。数日来的相思、渴望达到最高点,唯一的
想法便是将怀襄的美女揉进体内,成为他的所有物。
    他再也忍受不了没有她了,他必须占有她,得到她……
    急切的渴望颠覆了宁纪所有的理智,他近乎粗暴地以牙齿咬着她柔嫩的肌肤,那又
疼艾麻的感觉,让玮玲不禁呻吟出声。但他还不满足,他动手扯着玮玲的衣物,焦灼的
欲望让他不顾一切……
    扰人的内线电话铃声,穿透情欲的迷雾,惊醒了两人。玮玲羞愤交加地推开他,宁
纪咬牙控制住体内焚烧的欲火,气愤地接起电话。
    「喂!」最好有紧急大事,否则他非得剥了玮玲的小助理!
    「董……事……长……」雯菁被他有如雷鸣的声音,吓的说不出话来。
    「什麽事?」他恼火的发现玮玲已经扣好衣服,冒火的眼瞪防备地瞪砚他、不禁有
些心虚,语气放缓了些。
    「有……位……嗯,」雯菁停了一下,像在跟什麽人说话。「杨子逸先生要见
您。」
    「子逸?」宁纪敛紧眉头,考虑了一下才回答:「请他在外头等一下。」
    他放下电话後转向肆玲,见她如惊弓之乌般的闪躲他,叹了口气。
    「我没计画这些,这是……情不自禁。」他颓丧地抓了抓头发。「或许是见到你和
高振凯有说有笑,那吝於赐给我的笑容,让我气坏了!」
    他在嫉妒吗?玮玲困惑地想从他脸上求证。
    「我希望我们能再找时间详谈。」他找到她的眼镜和夹子递给她。「我有朋友来,
晚上一起吃饭好吗?」
    「不。」她摇头,发现宁纪眼睛冒火,按着道:「如果还是这种谈法,没有谈下去
的必要。」
    他紧了紧拳头又放松。
    「我保证不会再这样了。」
    「你的保证对我不够安全。」她虚弱地一笑。「我们之间的谈话太私密了,不适合
在公共场合谈。在私人地方,又太过亲密,仍会造成危险……」
    「跟我在一起危险?难道我会伤害你吗?」宁纪不满地道。
    「你……心知肚明。」她红着脸,低下头。「如果你真想谈,时间地点由我选。」
    宁纪沉默了一会儿後,妥协。「好。」
    见他这麽乾脆,玮玲不好多说什麽。她转身打算离开,宁纪急忙阻止她,吓的她以
为他又想干嘛。
    「你这样于怎好出去见人?」他眼神无辜道。「到裹面的洗手间整理一下,把头发
梳上,眼镜也戴好。」
    噫?这家伙刚才不是还说讨厌她戴眼镜、盘起头发吗?她狐疑地看他一眼,转身走
进洗手间。
    整理好後,玮玲走出房间,宁纪不但将松开的领带重新系好,还将散落一地的文件
收抬整齐。他仔细检视她的装扮,直到找不出一丝流露女性娇柔的缺漏,才陪她走出办
公室。迎向在会客室等待的子逸。
    「子逸,让你久等了。」他热络地握住好友的手。
    「还好。」子逸微微一笑,眼光不经意地掠过宁纪,投向他身边的玮玲。
    他眨了一下眼,这年头还有人时兴这种打扮?他好奇起来,同时对流着拘谨发式,
戴着厚片眼镜,一身古板套装的玮玲感到似曾相识。
    他在哪里见过她?
    就在他想做进一步确认,宁纪粗鲁地抓着他的手,几乎说的上死拖活拉,扯着他走
进办公室。
    「我们到里面说话。」
    他急切的态度,以及眼襄的防备,引起了子逸的怀疑,不禁留心多看了玮玲一眼,
随即恍然大悟。
    她不正是那晚在PUB里跳舞的女舞者吗?

        *             *             *

    宁纪苦等了二天,玮玲终於和他约定时间地点碰面。
    下班後,两人来到一家日本料理店晚餐。这襄有日式纸门隔成的包厢,符合玮玲所
谓既有隐私空间,又算是公共场合,不至於让他何机会使坏的原则。
    「宁董,我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点完餐後,玮玲慎重其事地道。
    「你说什麽?」没想到等那麽多天,等到的却是这种气死人的话!宁纪的嗓门不由
提高了些。「玮玲,我以为整件事很明白了,你却当我是开玩笑吗?」
    「我没这意思。」玮玲示意他小声点。「我们不适合。上回我就跟你说过了,没必
要为了尹小姐结婚的事,急着结婚,这是完全不必要……」
    「这跟尹若薇有什麽关系?」他倍感挫折地爬梳着头发。「那天我那样说是冲动了
点,但事後我想过了,觉得跟你结婚是再棒不过的主意。你比任何人都了解我,没有人
比你更适合当我的妻子,况且你也不能否认我俩之间的吸引力……」
    「宁董……」玮玲急促地打断他的话,眉头微皱。宁纪炽热的凝视让她心跳错乱了
一拍,急急转开眼光。「如果非得这麽说才能满足你的男性自尊,我可以承认对我来
说,你是个很有魅力的男性,很容易让女人为之倾倒痴迷……」
    「既然如此……」
    「但是,男女之间的肉体吸引力,不足以做为他们非得结婚的要件。」她愤慨地
道,气他完全不能明白她的心情。「这种没有情感为基础的婚姻,恕我无法接受!」
    「我们之间当然有情感。」他醇厚充满柔情的声音,划亮了玮玲的希望,没想到他
接着却道:「我们相知相识叁年的宾主情谊,不是比任何不切实际的风花雪月还要牢固
吗?玮玲,嫁给我,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你能给我什麽?」玮玲觉得心碎了,咬着嘴唇控制体内翻腾的怒气,眼里结上一
层冰霜。「原来你所认同的夫妻关系,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群智财
团里有上千的女员工任你挑选,何必找我呢?我不过是个满脑不切实际风花雪月、兼不
识抬举的老处女,有何荣幸得到你宁董事长的青睐?」
    宁纪再迟钝也听出玮玲语气里的不满,等侍者送上餐点离开後,他倒了杯清酒饮
下,缓缓开口:「玮玲,你很清楚尽管我喜好女色,却从来不跟公司的女员工有过任何
牵扯,向来把私事和公事分的很清楚。在你之前的女秘书,只要有任何对我兴起不该有
的遐思,我就会把她们调职,你是唯一在这项职位待超过半年的人。」
    「那现在你是不是应该把你自己调走?」玮玲讽刺地一笑。这回动了不该有的遐思
的人可是他喔。
    宁纪脸上有些挂不住,无法确定玮玲真正的意思,是嘲讽他打破之前兔子不吃窝边
草的誓吉,还是在暗示什麽?前者可是令他很不开心。他懊恼地又倒了杯酒喝。
    「玮玲,你不一样,因为我打算娶你。」
    「为什麽一定要是我?」她伤心又气恼地瞪视他。「为什麽非得打乱我们的关系不
可?你有那麽多选择,何必来搅乱我一池春水?」
    「玮玲,你这话是什麽意思?」宁纪既气又困惑。多少女人巴望着宁夫人的宝座,
唯有玮玲弃如敞屣。「嫁给我就这麽令你难堪?」
    「不是这样。」玮玲摇了摇头,神情苦恼。她有自己的尊严,许多事不能说得太
白;可是说得不清不楚又让宁纪误会,使得两人更加地纠缠不清。
    「那到底怎样?」就算是泥人也有叁分火气,宁纪觉得自己的忍耐度已到了极限。
    「你说啊!」
    事情到了这地步,玮玲豁出去了。「你向来我行我素惯了,根本不管别人怎麽想。
你高兴怎样就怎样,有没有想过我?」
    「如果我没有考量到你,我今天提出来的就不是结婚,而是纳你为情妇!」他也口
不择言了。
    「你……」玮玲又气又羞。「你居然敢……」
    「我要你,玮玲。」他的眼光既冷又热。「你不是十几岁的少女,应该能感觉到我
们之间的欲望。我不会刻意否认这点。就因为尊重你,我才提出婚姻,你不要不识好
歹。」
    「对,我是不识好歹!」他以为她该因为他的这份「尊重」就感激涕零、跪下来叩
头谢恩吗?这个自大鬼!「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何不识好歹?因为这根本不是我想要
的!我不要你,不希罕宁夫人的宝座,你搞清楚了没有?」
    「你再说一次!」宁纪脸色发青,深夜似的眼窝覆上一层寒冰,看的玮玲全身发
抖。
    「我再说一百次也一样。」尽管害怕,她仍没有认输的意思。「我不要你!」
    斩钉截铁的四个字,似有冰冻的魔力,使得室内的温度一下子降到冰点。
    宁纪冷凝的眼光紧紧锁住她,血色自玮玲脸上褪下,她僵住不敢乱动。就在她觉得
自己快结成冰时,宁纪突然扑向她,将她整个身子按倒在榻榻米上,沉重的力量压在她
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你不要我?你敢说这种话?」他咬牙切齿地低吼,震怒的看进她惊怯的眸中。
    「把话收回去,收回去!」
    「你知道这不能改变什麽……」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不管你愿不愿意!」他威胁的语气,暴怒的眼
光,使他像一头受伤的豹子般狂野又危险。玮玲知道他真的敢这麽做,咬着失血的下
唇,怔在当场。
    「说你错了,说你要我,说你答应嫁给我!」似命令又似恳求的低吼,搅得玮玲心
情混乱。她再也理不清了,一方面想要顺从他,一方面却固执地抗拒……
    见她沉默无语,宁纪体内的怒气夹杂着庞大的欲望力量一涌而出。他不顾一切的抚
下唇吻她,埋在她颈间,解着她的钮扣。
    「宁纪,不要……」玮玲无助又慌乱地阻止他。「求求你不要……为什麽你不了
解,不是每个女人都能被收买!」
    「你胡说什麽?」宁纪僵了-下,抬起氤瘟着欲情的眼眸看进她眼里。「我根本没
这个意思。」
    「不,你有……」玮玲悲伤地控诉。「你总以为女人可以收买。高兴时,用钱和珠
宝宠她们;厌烦了,同样用钱和珠宝打发掉。你总是这样,而我……就是担任替你处理
这种事的人。我听尽她们的哭诉,看尽她们的贪婪,目睹了她们自以为是的幸运和最终
的不幸。你说之前的秘蔷是因为喜欢上你而被调职,那你知不知道早在面试时,我就喜
欢上你?可是经过半年,我的单恋结束了。因为我发现你根本不懂爱情,谁要是爱上了
你,谁就是天底下最可怜的笨蛋。」
    「你……说什麽?」宁纪显得既震惊又欣喜,还有着深深的不悦。爱上他就是最可
怜的笨蛋?
    「现在你又想用同样的方式对我……」
    「我是要跟你结婚,又不是……」
    「对,这次你不是用金钱,也不是用珠宝,而是用婚姻、宁夫人的身分买我!你以
为你可以收买我,你把我视为跟那些拜金女郎一样,这就是你所谓的尊重我?」
    她的质问让宁纪哑口无言,她顺势挣脱他的箝制起身。
    「你根本不懂我,不晓得我要什麽。」
    「你要什麽?要我怎麽做才肯答应嫁给我?」宁纪眼光随着她转,不肯放松。
    「我要什麽?」玮玲抖着嘴唇苦笑了起来,看向宁纪的眼睛格外清澈明亮。「我要
的东西用金钱无法衡量,我甚至不知道你有没有。」
    「说清楚点。」宁纪浮躁地追问。
    「我要你的心,你的爱。」她凄楚地道,清清如水的眼瞳直视向他的灵魂深处,发
现他的瑟缩,她的眼光暗淡了些。「我们都知道你给不起。」
    最後一句话格外让宁纪觉得苦闷。
    习惯了以金钱交易的肉体关系,习惯了一夜情後再无关系的男女游戏,心早不晓得
失落到哪里去,连宁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心可以给人,还有没有情可以付出,
剩下的只有感觉……
    空汤的心房,必须用无止尽的事业企图心,和更多的财富、名利填补。宁纪早忘了
爱情的神奇魔力,只剩下肉体的吸引。就连对若薇,也是兄妹之情更甚於男女之情,才
会订婚两年,迟迟不决定结婚。
    然而玮玲的每个字,却如流矢般穿人他的胸膛刺人他的心坎。根深蒂固的一些意念
摇摇欲坠,有些甚至想突破心墙而出,心惊之下,连忙用意志力控制住,却已揣揣不
安,流了些冷汗。
    他灌下一杯酒,下意识地知道他对玮玲并非无动於衷,除了肉欲之外,还有别的渴
望。只是想跨出那一步,对他仍是困难的。
    他闷闷喝酒,玮玲也没说话,食不知味地夹了些菜吃。这顿饭吃的宾主皆愁。好个
鸿门宴,玮玲情不自禁叹起气。
    看向宁纪,发现他拿酒猛灌。担心他喝醉,但想想喝醉也罢。他的酒量不算好,酒
品却不错,酒醉後不过是呼大睡。宁家的司机在外等候,到时不怕扛不动人。
    一壶酒还没喝完,心情不好的宁纪醉卧在榻榻米上,玮玲请侍者过来结账,打行动
电话通知司机把车开到门口,和侍者扶着宁纪走出餐厅,
    迭他上车时,天空开始下着毛毛雨,宁纪握着她的手不放。
    「玮玲,玮玲……」他醉眼惺松地呼唤她。
    「嘘,回家了。」她道。
    「玮玲,其实……」他看着她欲言又止,蒙陇的眼襄有两国火焰燃烧,心里有好多
话要说,但千头万绪,不晓得从何说起。
    「你醉了,明天再说吧。」
    头好昏,意识焕散,宁纪阖起沉重的眼皮,没再言语,慢慢放开了玮玲。
    「送他回家。」她对司机道。
    「孟小姐不一块上车?」
    「不了,这裹离我住的地方很近。」
    目送黑色的豪华房车离开,玮玲朝另一个方向走,湿冷的雨丝落在她发上、脸上,
凉凉的感觉很适合她此刻的心情。
    和宁杞把话挑明,心情没有更好,一种淡淡的凄凉逐渐扩散,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寒意内外交逼,从来没有过的沮丧包围住她。
    明天该怎麽面对他?
    那条在两人之间壁垒分明的界线被逾越了,不管怎样玮玲的心情都无法恢复从前的
古井不生波。对宁纪的单恋真的结束了吗?有些事不管如何否认都没用,她仍然深爱宁
纪,才会因为他不爱她而痛苦难过。
    是该离开的时候了,玮玲对自己说。只有不再见他,暗潮起伏的心才能平静下来。
不会再有希望,也就不会再有失落,对他该彻彻底底死心了。
    眼角的泪水和着雨丝一片沁凉,她祈祷,这是她最後一次为他流泪。

       *               *                  *

    门铃声是那种小乌揪鸣的叫声。
    宁纪站在不锈钢的双气密门外等待。
    今早到公司时,从雯菁那里得知玮玲生病请假,害得他心神不宁。
    她向来是个健康宝宝,担任他叁年的  书,从来没请过一天病假。这次请假是因为
真的生病了,还是单纯地想躲开他?
    左思右想没有结果,乾脆亲自上门求证。玮玲如果只为了躲他才请假,他可不会善
罢干休。
    门裹有脚步声传来,双气密门的里门被打开,隔着外门,一道宁纪压根没想过会出
现在这里的人影冒了出来。
    「阿缙!」
    门里的人同他一样错愕,险些甩门躲起来。两人目不转睛地对视了一分钟。
    「你怎麽会在这里?」宁纪以眼角馀光扫了一眼门牌号码。没错,这是人事部交给
他的地址;阿缙在这里做什麽?
    「应该是我问你才是。」阿缙耸耸肩,静静打量许久不见的兄长,没有开门的意
思。
    两年前他从家里搬出来後,只打了几次电话回去,跟家人有两年没见了。
    「我来看玮玲。你跟她是什麽关系?」宁纪的眼光锐利起来,怪不得楼下的大褛管
理员看到他时,表情古怪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宁先生什麽时候出去的?难道是换了
套西装让我闪了神?孟小姐好点了没?」敢情是把他误认为宁缙了,真是个老花眼!
    不过话说回来,宁缙居然跟玮玲这麽熟,连管理员都认识他!
    宁纪心头燃起一把怒火,胸口压着某种沉重、让他无法顺畅呼吸的痛苦,那是一种
遭到最亲爱的人背叛的痛楚,揪的他全身发疼。
    「玮玲是我的朋友。」宁缙审慎地回答。
    「开门,我要见她。」
    宁缙迟疑了一下,最後还是打开门让他进来。
    进门後,宁纪迅速打量了一遍玄关和客厅的格局。屋里没有太过沉重的家具,浅色
的榉木地板。他在玄关处换穿脱鞋,跟着宁缙走进客厅。
    「玮玲在睡觉,早上我带她看过医生了。」
    「她真的感冒?」宁纪显得无法置信。
    「嗯。发烧到叁十九度。清晨五点多时,她打电话给我,说她人不舒服。我来的时
候,她只来得及帮我开门便昏过去。我带她到医院挂急诊,烧退了些才带她回来。」
    「为什麽不住院?」宁纪的口气有些不满。
    「没有病房。」
    宁纪蹙眉,这对宁家人而言根本不是藉口。
    「为什麽不打电话给我?这种事应该我来处理。」
    「我和玮玲都不想麻烦你。」
    这是什麽话?积压在宁纪胸口的火气百窜升到眼上。
    「你有什麽资格代替玮玲说话?她跟你说不想麻烦我吗?」
    「嘘,小声点。她在睡觉。」宁缙压低声音安抚他。「干嘛呀?你不过是她老板,
别用这种捍卫所有物的口气跟我说话。」
    「你……」见他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宁纪恨不得给他一拳。「你什麽意思?难道
玮玲是你的……」
    「……朋友!」宁绪没好气地补上一句。「别把你那套用在别人身上。我跟玮玲之
间的友谊,不像你想的那样。」
    「哦……」他刻意拉长声音,嘴唇讥讽地扭曲。「既然如此,你何不滚开一点,让
玮玲的正牌男友来照顾她?」
    「她男性朋友是不少,但没有正牌男友。」宁缙一本正经地回答,从那对清澈明朗
的眼睛里看不出来任何玩笑意味。
    宁纪觉得快被他气死了!这个小弟从小就跟他不对盘。
    「我就是她男友,滚开!」
    「是吗?」宁缙根本不相信。「那她为什麽没打电话给你?」
    正中要害,宁纪心痛无比。
    「我……昨晚喝醉了,她一定是太体谅我了!」男性自尊不容人践踏,他粗鲁地推
开弟弟,相准一道半启的房门,猜测那应该是玮玲的房间,大步走进去。
    房间的布置很简洁,带着点浪漫色彩,但同客厅给人的感觉一样,宽松舒适,没有
太笨重的家具。
    白色天篷顶的单人床上,有隆起的身影。宁纪掩不住急躁的心情,快步来到床前审
视她。
    迥异於办公室里的古板严肃,与PUB舞池里的冶  ,昏睡中的玮玲娇柔清纯的似
十几岁的少女。
    绵密的睡羽遮住那对品灿的美眸,黑瀑似的长发披散在枕上,粉嫩的嘴唇微启,柔
滑的肌肤染上一层晕红,像洋娃娃一般可爱。
    宁纪情不自禁地仲手握住她露在被外的柔夷,手心里的微温,沉淀了他不安的心
    「我没骗你,她是在睡觉。」宁缙站在他身後,双手交横在胸前。
    「你不用上班吗?既然我来了,你可以走了。」宁纪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我已经请了一天假。再说,你根本不知道怎麽照顾病人,我不放心把玮玲留给
你。」
    「你……这是什麽话?」若不是怕吵醒玮玲,宁纪早就揪住弟弟干架了。「你这位
臼私自利的少爷又照顾过谁?」
    「你根本不懂我?」宁缙和他的怒气不分上下。「我早就不是你眼里什麽都不会的
那种寄生虫了!看看我的手!这是一双劳动者的手,再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了!」
    「这就是你这两年做的事?不在家里好好享福,跑去做苦工?你好歹是大学毕
业!」
    「那又如何?我受够了你们这些虚伪的……」
    「好吵!」也许是两人间的争执气氛扰的玮玲的睡眠不安宁,她慎怨地张开眼埋怨。
看到宁纪,显得很意外。
    「你在这里做什麽?」
    「我……我就不能来看你吗?」宁纪气苦。
    「啊?我没这意思。」玮玲微蹙眉头,她现在根本没体力跟人吵架。
    「那你是什麽意思?」
    「你……你来是吵架,还是探病?」宁缙不悦地道,转向玮玲探视时,声音轻柔温
和。「舒服点吗?我熬了些稀饭,饿不饿?」
    「嗯。」
    宁缙转身离开,玮玲才道:「你们兄弟见过面了。」
    「原来你知道宁缙和我的关系。」
    「前几天知道的。」说完这句话,两人间陷入沉默,一分钟後,宁缙从厨房回来,
手上端着餐盘。
    宁纪嫉妒地看了他一眼。
    「没想到你会煮稀饭。」
    「我会的事才多呢!」宁缙放下餐盘,越过他想扶玮玲起床。
    「我来。」宁纪当然不愿意他碰玮玲,抢先一步扶起她,还体贴地在她背後多塞了
个枕头。
    「我  你。」宁缙从餐盘上拿起碗,宁纪伸手去抢。
    「我来  。」
    「你没  过人,还是我来。」
    「这种小事根本不必学,我来。」
    「稀饭是我煮的,该当我来。」
    「玮玲是我的秘书,还是我来。」
    「我是她朋友,这种事……」
    「我自己来!」一道女声突围而出,玮玲抿紧嘴,以女王般尊荣的气势道:「我只
是生病,没有缺手断脚到需人  食,两位让我自己吃吧。」
    「好。」宁缙忙不送地把碗和汤匙交给他。
    「你们两个先出去,让我吃饭。」在两人虎视耽耽下,玮玲吃不下。
    「好。厨房还有些稀饭,我们去吃吧。」宁缙拉着兄长离开,还玮玲一个安静的空
间。
    为什麽他会来?玮玲怔怔发着呆,许久之後幽幽叹息,原已纠缠不清的情绪,更加
结成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