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楔子
  
    三位高挑美丽的佳人踩着几近一致的步伐行走在台北街头,吸引了无数过路行人的
目光。而这三位佳人的眼光则是不约而同被忠孝东路上的一家小商店吸引。“琉音、耕
竹,你们看!”管咏贤领着路耕竹和孔琉音在一间看起来异常别致的小店前驻足。“这
家店看起来有点诡异,要不要进去瞧瞧?”
    “好啊。”耕竹也觉得这家店怪有特色的。外表漆成紫抹抹的一片,却又喷上草绿
色的几何图形,颇有几分后现代味道。
    “那还犹豫什么?”咏贤向来是行动派的支持者,总是身先士卒。
    说也奇怪,咏贤的话才刚落下,门就自动打开了。三位大女生见怪不怪,三年的国
际刑警生涯早已练就了她们一身处变不惊的功夫。
    她们三人相互挑眉,很有默契的踩着相同的步伐,踏入这家气氛特殊的小店。
    这家店竟什么都没卖,四周空空荡荡的,活像电影里吸血鬼的房子。三个大女生彼
此对看了一眼,眼中升起警觉。糟了,她们该不会是中了某个犯罪组织的诡计了吧?!
    这时她们面前的幕帘突然自动拉开,只见一位蓄着长发的女子坐在一张圆桌后头,
前面还摆着一颗水晶球,好象电影里头的吉普赛女人。
    莫非她们闯进了某家电影公司的摄影棚?
    “请坐。”长得一张异国风情俏脸的女人,突然用英语同她们说话。她们三人吓了
一跳,更加确定这是敌人的陷阱。
    一、二、三,就连椅子也摆得刚刚好,不多也不少。原来她们早就被跟踪了。
    咏贤率先一屁股坐下来,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情形再说。
    耕竹和琉音也跟着坐下,心中却没咏贤那么大意,一双手也紧握着手中的皮包,准
备一有个不对头,拎起手枪就给对方苦头尝尝。
    “没想到你们三个竟能看到这家店,这表示我们有缘。”面似吉普赛人的女子仍以
英语发音,彷佛十分肯定她们三人一定听得懂。
    “我们不太了解你的意思,可否进一步说明?”耕竹也用英语回答吉普赛女人的话。
她从小就在英国生活,英语就像她的母语,对她来说,讲英语反而比讲中文容易。
    “你们三人近日内会有奇遇发生,而这奇遇将改变你们的一生。”吉普赛女人专注
地看着水晶球上快速流转的影像,边看边叹息。
    原来这是家替人算命的店,难怪店里头的气氛弄得这般诡异。
    “你们三人……只有一人能回来,其余的两人……必须遵守你们的命运,留在你们
该在的地方。”吉普赛女人边看边攒眉,不住地摇头。
    就算她们从不信怪力乱神这一套,那吉普赛女人的表情也够骇人。她该不会是在说,
她们三人之中有两人将死于非命,只有一人能活着回来吧?
    有这个可能!因为她们三人都是国际刑警,又必须在近期出任务。“你能不能再说
清楚一点?”脾气最火爆的咏贤不悦的站起来,有谁能在被告之死亡讯息还保持冷静的?
    耕竹和琉音也跟着站起来,她们跟咏贤的看法一致。
    “命运之神的安排,任谁都无法改变。你们只管柔顺接受它的安排,这一切都是命
数……”
    “Shit!”咏贤忍不住咒骂。什么命运的安排?她从不用那一套,命运安排她出生
在管家做大小姐,等着接收恒持集团总裁的位子,她还不是照跑不误,跟她老爸杠上,
硬是挑了个最危险的工作干?她生来就不懂“柔顺”这两个字该怎么写,要她认命?下
辈子吧。
    “你──”耕竹还来不及开口问下一个问题,倏然发现她们三人竟站在原来的走廊
上,在她们面前的小店也不见了,换成一间人声鼎沸的小餐馆。
    “这是怎么回事?”琉音代大伙儿说出心中的疑问。摆在眼前的事实,教她们不得
不信──她们不是撞见鬼就是遇见神,总之不管是鬼或神,那吉普赛女人的预言绝非好
事。
    “我……我才不信她的鬼话。”管咏贤撂下狠话,拒绝承认方才的奇遇。
    “Same with you!我也一样。”耕竹也一样难以消化刚刚的机缘。
    孔琉音反倒实际些。“承认事实吧,我们是撞到鬼了,一个会预测未来的鬼。”
    “才怪,没这回事。”咏贤一口否定。在这文明昌盛的今天,不会有这种鸟事发生,
这一定是她们的幻想。
    “咏贤说得对。”耕竹也不想承认有这种怪事。
    “那我们就忘了它吧。”琉音只得举双手投降,她们两人向来崇尚科学,像个道地
的现代人。只是说归说,做归做。到底那女人说的厄运会不会真的发生?三位佳人装出
淡然的神情,心照不宣各自沉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