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夜晚的我比较美丽吗?

作者:桃子

上篇

第一次见面,他顶着一头褐色的碎发,戴着酷酷的墨镜,嘴里叼着烟从我跟前招摇
而过,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良少年??!!”匆匆一瞥,来不及记下他的样子,只是
那种冷然的特别气质隐约地驻进了我的脑海里面……
之后,才知道,他原来是我的学长,而且教室就在我们的斜对面;
再然后,我又发现我们居然坐同一班公车,甚至于走同一条路;
然而,我和他终归是陌生人,不会因此而改变些什么……

学校的生活很是无聊,有人不介意为它添上一点佐料,没事咬一口青苹果,酸酸涩
涩的,或许也是一种轻松的方式。BUT,对于偶来说,绝对是只有自娱自乐的份!偏偏有
些事还真很难说,俺们这一届的三个天仙似的美人儿都叫我霸占了去,(嘿嘿~O~偷笑)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有了她们,我原本单调的生活顿时变得[精彩]起来:走在校园里,
特别是我们这一届的地盘,尤其要小心背后众“草”射来的冷箭,还要时刻准备着迎接
对面某位“帅”GG抛来的——卫生眼!托他们的福,偶年纪一小把的,就练就了一身的
好武艺,少年有成说的就是我啦!当然,最精彩的莫过于每天收到一大堆浓情蜜意
的LOVE LETTER——都是送错了人家的,谁叫那三个美女很“不巧”的就坐在我的三周呢?
身为S党的我,更要克尽职守地做好邮差工作。这不,眼前就有一封装桢精美的情书,素
色的封面上很郑重地写着我——同桌的名字。
“喂,陶陶,签收吧!”
“又有??!!”
“拜托~~~我也很困扰的,每次都这样!连梦中情人的具体方位坐标都不知道,还学
人家写情书?唉!我还真替他父母惋惜~~”
“??”
“白白糟蹋了他爹娘的血汗钱。”
“你帮我看吧!”
“多谢~免了!偶还想多活几年哪!”像这种搞不清楚状况的人最没水准了!一般来
说,这类信通常都是什么“我已倾慕你许久”“你那(请自行填写)就像(         )”……
高级一点的,就抄几句歌词,唼~~~~~还不如直接拿个录音机来放咧!在学校都是一帮子
吃干饭的家伙,白喝了这么多年墨水!
“桃子~~~~”
“啊?干嘛叫那么恶心!”
“嘿嘿~~~~麻烦亲爱的你一件事!”
“……”
“帮我跟振(注:陶陶之BF)说一声,晚上不用等我了。”
“你自己怎么不去?”
“哎呀~~~~人家这不是在忙着写作业的嘛!好啦~~就一次啊~”
“麻烦!”嘴里这么说,我还是起身走出教室。

振的教室就在走廊的尽头,夕阳斜斜地从两旁的气窗照进来,除了我们和振所在的
两个A班,其他的班都放学了,空气中弥漫着诡密的平静……再过一个楼梯口就到了,我
放慢脚步,边走边看墙上的美术画。一阵低低的抽泣声从拐角处传来,诱惑着我走过去……
是他!那种气质,绝对没有错。而哭声是从他身前的一个女孩子口中发出的,
她背朝外站着,所以我只能看见她不停抽动的肩膀,而他却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眼神到处瞄啊瞄的,“真无情!”我小声嘀咕了句,也因此不幸暴露了目标,两双眼睛
同时盯住了我,“啊……那个……A2班怎么走?”
“直走就是……”女生带着浓重的哭腔。他则用一种我完全不懂的目光盯着我!我
该不会是坏了他的好事吧!
“谢谢!不好意思,打扰了,两位请继续!”还是道歉一下比较保险,虽然我不知
道自己哪里错了!不过这种情况下,趁早闪人!“BYEBYE。”
和振在走廊上说话的时候,听到一记清脆的巴掌声,还是从楼梯拐角的地方传过来
的,接着是女孩的哭声,零乱的脚步声,我已经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回教室时经过那
个拐角,不知为何,我特意地朝那儿望了望,他倚在墙上,双手环抱着,似乎早料到是
我,面无表情地就这么看着我,脸上还残留着未褪的红印。我吐了吐舌头,有种小偷被
逮到的感觉,立即低下头,快步向前走去。
接下来的时间,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无精打彩地看着窗玻璃上自己的那张脸发呆。
唉!!这就是那种掉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脸!三个S堂气质都不同,却都很漂亮,怎么
我一点都没感染到咧?还有刚留起来的头发,半长不短的,正够扎两个小辨儿。想当年,
我顶着一头的短发招摇过市,资生堂的小姐还笑容可掬地议论“这个男孩蛮酷的嘛!”
甚至有一次随老姐去聚会的时候,一个MM托人带话要倒拖我!??“老妈!!你当
初怎么就没把我给生成个男孩?肯定乱有魅力的!”我常跟妈妈抱怨。不知从什么时候
起,我居然听了老妈的话,留起长发来了;也许是已经厌倦了一成不变的短发,又或许
是因为老妈说留长发比较有女孩子气……
我的脑子里一团浆糊!!那一巴掌打掉了我一个下午的好心情。
“桃子,你怎么了?”
一回头,我看见三张脸部特写!哦!差点忘了我这三个铁杆损友!
“怎么了?你不太有精神哦!”
“啊……”“没……没什么啦!那个……我有点肚子饿……”
“讨厌——我就说你不该那么安静!”陶陶用力K了我一下!
“呵呵~果然被发现了!”我抓了抓头。
“没有精神就不像桃子你了哦!”
“对!对啊!呵呵~~~~”
我混混噩噩地上完了夜自习,在校门口与陶陶她们分了手。秋天的夜晚已经有了些
许的寒意,我拉了拉有些单薄的外衣,瑟缩了一下,低着头,独自一人朝车站走去。
没走几步,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对不起”我准备绕过去,可那人似乎没有让道的
意思,“麻烦让一下!”
“你就是桃子?”一个穿着很时髦的女生挡住了我。
“……”在心情极度低落的情况下,我懒得搭理她,转过身想往回走,结果发现我
被四个美(霉)女团团围住了。
“你很狂嘛!!”
“抱歉,我不认识你们。”
“我警告你,看好你那三个朋友!”
搞什么东东!“笑死人了,我又不是她们的保姆!”无聊!我从人缝间穿过去,准
备过马路。
“站住!”有人揪住我的衣服,迫使我不得不转过身,只看见一只手迅速朝我脸的
方向飞来,一瞬间,我想起了傍晚那一幕,两只手在我眼前重叠了……
“啪!”清脆的一声,回荡在静寂的夜空……我竟傻傻地挨了一巴掌。
“给你个教训,下次不要那么嚣张!!”她们扬长而去。
脸麻麻的,我无力地蹲下来,冰冷的手贴上滚烫的面颊,他当时肯定也像我这样吧。
我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老是想起些无关的人!“没有精神就不像桃子你了”“就不像
桃子你了……”“不像你了……”陶陶的话一遍又一遍重复着……
不像我自己吗……我到底是什么……我像什么呢……总是朝气勃勃……老是叽哩呱
啦地吵闹……好像没有什么烦恼的样子,每时每刻都在笑!——那就是我吗?完全的我
吗……?
……不是……——没有人会了解!我把头埋进手臂间。无止境的明朗,发泄不完的
朝气!那样的角色,今晚我已经无法扮演了!为什么会遇上这种事!
“你……没事吧?”头上传来低沉的声音,是他!我并不惊奇,因为他原本就走这
条路,“有点累!”我知道自己笑得很勉强,很丑!
“走吗?”他居高临下地低头俯视我,像是在捡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笨猫。我摇摇头,
为自己的看法感到可笑,“走了。”我起身拍拍衣服,“你的脸……”“没什么,被疯
狗咬了一下!”我不想对一个陌生人多说什么。我们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到车站,无声
地上了车。我坐得离他很远,几乎要隔开整个车厢,车上没有很多人,沉默延续着……
下雨了,我看着雨水打在行走的车窗上,划出一道一道的泪痕……

中篇

自那次之后,我便有意无意地躲着他,很“努力”地不在他‘视力’范围内出现,
最后竟发展成我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溜得比谁都快!唉,我着谁惹谁了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何处不相逢?”任凭我躲猫猫的功力再怎么高超,难免
也会发生那么一件“小小的”意外……

在光辉灿烂的十一月里,我们迎来了陶陶的十八岁“大寿”,一干人等决定在她家
搓一顿,一方面是节约能源,发扬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另一方面,也是避嫌。那天,
我顶着南下的寒流,抱了一只超大型的SNOOP,千辛万苦地赶到那里,三“对”人马正大
刺刺地坐在沙发上,柔情蜜意地对视着,显然对我视若无睹,我甚至看见了不时冒出来
的火花,啧啧,还是高压电!实在是受不了他们诶~~BUT,初中时老师有教,妨碍他人感
情交流是不道德的行为,好吧,我等!!
……
十分钟后,天!!还在放电!!彻底撅倒!!
一阵美妙的音乐传来,有人来了!我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六个人,自觉地跑去开门。
“请问……”
“啊——”我反射性地退了一大步,居居然是他!!“你……”
“你好!”他眼里一闪而逝的惊异“我找振。”
“哦!他在里面!”我讷讷地让他进屋。
“魏杰,你来啦!!”振看见他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陶陶她们也笑眯眯的站起
身:“你总算来了!咱们开饭吧!”
什么跟什么嘛!!差别待遇!唼~~~~我愤愤的甩上门……

餐桌前,呈三国鼎立之势:陶陶和振,小颖和明,珊珊和峰,那位魏杰老兄旁边仅
有的一个位置摆明了是我的。笨!!我早该想到的!!我尴尬地坐下,这还仅仅是个开
始,更呕的是,陶陶他们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在那边你侬我侬的,让我浑身乱“毛”
一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只好拼了命的埋头苦吃。
“拜托你们稍微收敛一下子,OK?”
“干嘛!你嫉妒啊,杰!”振头也没抬,示威性的又往陶陶碗里添了块鱼肉。
“去!!”魏杰嗤之以鼻,“刺激我?来,桃子,吃虾仁。”他“笑容可掬”地给
我碗里加料。
“……”“咳……咳……咳……”我吓了一跳,严重呛到!他以为他在干嘛??!!
他一脸的莫名其妙,“你没事吧?”
我心里猛地一震,愣愣的盯着他,上一次……他好像也是这么说的吧……
“桃子??”
“啊?”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佯装夹菜,慌忙避开他探究的眼神。陶陶神秘兮兮
地凑过来,“嘿嘿~~桃子啊,你的脸怎么红得跟烧猪似的?”“喝酒了?”
“是啊是啊!”我忙不迭地点头,生怕她不相信,我还豪气干云的端起眼前的啤酒,
装模作样地浅酌了一小口,噁~~~苦苦涩涩的,好难喝!!
“你行不行的啊?到时喝醉了,有人可要找我拼命哟!!”陶陶暧昧的撇了我旁边
那个人一眼。拷!关他什么事!我很不爽地转过头,打算送他一个火辣辣的——大白眼!
却“不巧”让我逮到他正在看我,不,确切来说是看我的手里。“有事吗?”他笑而不
语,我看看他,又看看端着的那杯几乎没怎么动过的啤酒……哦~~~~明白了!我顿时恍
然大悟。“喏,分点给你吧!”我很大度地递过杯子,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有谦让的精
神嘛!他阁下动都没动一下,只是笑着。
有病——我满头雾水,如坠云里雾里,这时,有个带笑的声音轻轻飘进我的耳朵
“你手里的杯子,是我的!”什……什……么……我盯着手里瞧了半天,然后像电影里
的慢镜头一样缓缓地抬起头,用手比了比他,“这……”e~~~~~我晕了!

……

结果,一顿饭吃得我胃出血!!这还不只,还有人不顾手足之情,丢下一池子的锅
碗瓢盆,自个儿逍遥去了,真是没天良啊~~~~看着犹如经历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洗礼的厨
房,我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欲哭无泪!可是,虽说他们不仁,我可不能不义!捋
起袖子,我竟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风萧萧兮,雨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想象图)
在一场极其艰苦的战役之后,我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不期然地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眸,
魏杰倚着门,好以暇抑地看着我。
刹那,我升起了一种“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错觉,这是什么状况!!
我甩甩头,试图打破逐渐弥漫开来的奇怪气氛,“不和他们聊?”
他耸了耸肩,走进来,“我可不做飞利浦,这点常识我还有。”厨房间本来就不大,
他傲人的身高更是让我充满压迫感。
陶陶不知怎么溜了过来“哦喔~~~~进展蛮蛮快诶!!今晚去夜市玩,专程过来支会
一声,不打扰了,慢慢聊啊~~两位!!嘻~~”她笑得好像偷了腥的猫儿,话音刚落,人
就消失了,(神速!……留下我和魏杰在那边大眼瞪小眼……

晚上,星星堆满天,夜市比往常要热闹许多,陶陶那帮子有异性没人性,见色忘友
的家伙,不知闪哪儿快活去了,害我只好跟着魏杰到处瞎逛,眼下,我的腿已是不堪重
负,自动罢工了,相形之下,我不得不佩服前面这位老兄旺盛的精力和体力,走了这么
多路,他居然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喂~~~我不行了!哪儿有休息的地儿?”我的哀号淹
没在嘈杂的声浪里,老天保佑,我可没有力气再说第二遍!
“跟我来!”感谢上帝~~~
他带我来到一家冰店,叫了一杯咖啡,“你要什么?”随后又问我。
“水果刨冰。”我现在急需补充水份。
很快,一只冒着冷气的玻璃碗摆在了我面前,“那个……嗯……我吃了?”
他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那我不客气了”嘿嘿~~~开动了!!我一个人吃得不亦乐
呼。
“你还真有创意!”
“啊?”我低头只顾着吃,没在听他讲。
“大冷天的,吃刨冰?亏你想得出。”
“呵呵~~~多谢!我暂且把它当作你对我的赞美好了。”美食当前,我不禁有点飘飘
然了。剩下的几口刨冰被我三口两口就解决了。他还在悠哉悠哉地搅着快要变冷的咖啡。
“喂~~这个是用来喝不是用来搅的诶!”奇怪的人。
他笑着放下杯子,交叉起手,看着我:“第一,我不叫喂,魏杰才是我的名字;第
二,你觉得我像是在搅着玩么?”
“那你又不喝!!”
“你好像很想尝尝的样子!?”
“不是啦,我知识觉得暴餂天物慢可惜的。”我才不要喝这种苦得跟中药一样的东
东,好几十块就那么一小杯,而且在我印象中,好像只有失恋的女生和成熟的大人才会
去碰它!
“你怕苦?”
“干嘛!不可以啊!”
他轻轻地笑出了声,我就是很纳闷,怕苦又不是什么好笑的事,他是哪跟神经烧坏
了??!!
“你不会加糖啊!”
“拜托,与其这样,还不如喝糖水咧!”
“笨小孩!!”
“什么!……”我最忌讳人家说我笨了,再加上他那副好笑的标情,我就气不打一
处来!!“喝就喝,WHO怕WHO??”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喂—嗯杰,你……”
“我还没喝过!”
“那就好,那就好~~~”幸亏问一下,不然被间接KISS了去,我岂不是亏大了!!我
真是英明啊!哈哈哈~~~(作者“咻——”地扔过去一只臭鸡蛋,闭嘴!!你个自恋狂)
在魏杰他老人家的威逼利诱下,我喝了生平第一杯咖啡,苦得我猛灌糖水(可能是
魏杰买的吧),他却在一边幸灾乐祸地大笑。我恨得牙痒痒地,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朝
他猛翻白眼。
“晚上的你比较漂亮!”他没头没脑地丢过来一句话,炸得我两眼发花,脑子里一
片空白,他……他……怎么这样说话!!
“因为夜晚的你最真实!走吧,我送你回家。”我傻傻地跟在他后头,心还在为那
句莫名其妙的话而不能平静。他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得老长老长,我静静地走在后面,孩
子气地踩他的影子玩。之后,糊里糊涂地就和他SAY GOODBYE~~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和他一起,逛夜市,吃冰。那个下午,还有晦暗的一
晚,记忆中鲜活的一幕幕,与今晚的种种交织成一张无形的大网,在不经意间将我困了
进去……

这是个很特别的早晨——因为有雾。
抱着厚厚的文选,穿行在虚无缥缈的“云海”里,入冬后的第一场雾令我兴奋了许
久。正当我要转进楼里时,一辆载着两个人的脚踏车“刷”地一声快速经过我身边,又
“嘎”地一下在前方不远处刹住了。车上跳下一个人,我还来不及纳闷,他已经带着一
脸的笑意站定在我面前。
“嗨~”他的声音依旧迷人。
“……”“早!”我礼貌性地笑了笑。“有事吗?”
“刚刚经过这里,看见你,就下来打声招呼。”
“喔。”原来是“碰巧”。
“上次聚会之后就再没见过你,最近好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惊觉时光的飞逝,没想到那晚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日子还不这么过,念书,考试,……”期末考试迫在眉睫,是时候来个体内环保
大扫除,将日益壮大的懒惰驱逐出境了,虽说临时抱佛脚的风险极大,但我一直深信,
考前乖乖地抱抱佛脚,神明应该不会忍心弃我于不顾的。
“还有什么事么?我得走了”否则迟到又得挨批了!
“等一下!你有……”
我偏着头看他,
“你有交往的对象吗?”
“啊?”我一时间闷了。
“就算你有BF我也不在意,”他定定地看着我,“跟我交往吧。”就是这种认真专
注的神情让我手足无措,头一次面对突如其来的告白,竟是别扭至极。将书本抱在胸前,
安抚着蹦跳地厉害的心脏,“如果……做朋友的话……”过去,虽然有跟几个男生比较
熟,但他们还不能算是BF,BOYFRIEND毕竟比较特别,我希望可以慎重地选择,那个人能
对我最好,也能让我安心地喜欢上他……但,那绝对不会是他——魏杰!
“那放学后见!”
当他的身影渐渐隐去,我撇头望了望远处的操场,雾快散了……

其实连我自己都闹不明白,怎么会糊里糊涂地和他成了朋友。而且很奇怪,我们居
然还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托他老兄的福,让我有幸目睹了他无与伦比的“媚”力。看着一个个情窦初开的小
MM拜倒在他的休闲裤下,我不禁感慨万千: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8RGi
UbDjM76现在偶是什么状况都搞不清楚,只能在一旁浑水摸鱼。我承认自己不是死忠的篮
球迷,对篮球的一知半解也仅止于诸如一场比赛要打四十分钟、NBA的空中飞人叫做Mic
hileljOrdan……等小学程度的常识。虽然其他人兴奋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尽责的啦啦队,
但说穿了,我倒不真的关心状况,只是觉得有趣,跟着穷紧张罢了。打从裁判一吹哨,
就只能左一句“现在几比几?”,“现在谁领先?”,右一句“发生什么事了?”、
“这为什么算犯规?”,快把边上的好脾气“顾问”给烦死了。没有深度的问题到后来,
连自己也觉得丢脸,索性闭上了嘴。
魏杰在上场五人中,并非举足轻重的一个,但他的球技已足够令我连声赞叹。除了
他以外,另外还有几个大炮型球员,表现出绝佳的默契……当他们齐声欢呼,我知道,
他们赢了。我托着下巴,看他小跑步朝我靠近,他的身影逐渐清晰……
“谢谢你来看比赛!”他黑白分明的眼瞳里揉着欣喜,一头褐发虽因刚刚的剧烈运
动而稍显零乱,却分成很好看的层次。
“没什么啦!你表现得这么神勇,要是错过了岂不可惜!!”我心虚地朝着他一阵
傻笑。
这时,突然平地起了一阵风,我皱了皱眉头,瞅着他单薄的衣服说:“还不穿衣服??
当心着凉诶!!”语毕,不经意间,我瞧见他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他想说什么,
却被身后的队友打断,“喂~杰!!庆功喽!!快点,等你一个,别有了漂亮MM就忘了战
友啊”
可恶!!我又没惹他!!尴尬地望了他一眼,我马上故作镇定地拍了拍他的肩,用
一种S党的口吻说,“嗯,果然有一套!算我没看错你……赶紧去大吃一顿慰劳自己嘞!”
“那你……”他似乎有点犹豫。
“放心!我有手有脚,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难道你还怕我迷路不成?”
那几个男生又不甘寂寞地起哄,又叫又跳又吹口哨的!“我先闪啦!!BYEBYE~”
“BYE!”魏杰转过身去,却三步一回首,令我联想到梁祝十八里相送的情景。这种
感觉,着实滑稽。
他腿长,三两步便晃进人群簇拥的地方。渐行渐远的我终于又步上回家的路。今天,
天色顶好,心情也顶好……

……
转眼间,躲也躲不掉的期末考如期而至,解决了午饭,我安分的坐回教室,下午还
有一场考试,毕竟我还没傻到跟成绩单过不去。于是打算再埋头钻进书堆里。这时,一
个不明飞行物闪进我眼里,在窗外一上一下地“跳”动,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灰色的
手套,我一脸的好笑,又是那个家伙,遂打开窗,探出头去,果然没错!他就在楼下。
“考完了吗?”手里的书被他当成了传声筒。
“下午还有一场!”
“加油吧!放学我等你!”
我不语,笑着朝他挥了挥手,缩回头,准备在有限的时间内,把书再狠K一遍……
放学后,他照例在车站等我,我无“试”一身轻,心情出奇地好,拉了他又去到那
家COFFEESHOP。
淡淡的咖啡香催促我赶快坐下,点了份刨冰来犒赏自己几个月的辛苦,这回,他仍
要了杯咖啡。店里的暖气阻绝了凛冽的寒风,嚼着嘴里的冰,我享受地靠在藤椅上。
“这附近到了除夕就会放焰火。”他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一下没一下地搅
着咖啡,关于他的这个习惯,我已经见怪不怪了。相处久了,发现他跟其他的男生不同,
跟他在一起,有些刺激,有些有趣,不过,如果陷下去的话似乎不太好,因为他是最不
适合当男朋友的类型。
“你喜欢焰火吗?”他转过头问我。
“嗯……还好。”
“焰火很漂亮!像焰火般的人生才精彩。”
“啊~我才不要哪!虽然漂亮,可是一下就没了!真伤感。”
“就是因为短暂才好!”他还是坚持他的论调。
“不要跟你说了。”我索性低下头不理他。
“下次一起去看焰火吧?”
“……”
“桃子?”
“……”
“看这边,快看,看呀!”他一个劲儿地逗我。
我忍不住好奇地抬头,只见他用那个小小的勺子把刨冰里的樱桃连梗挑了起来,晃
啊晃的,像是在表演杂耍。鲜红的樱桃不安分的动着,摇摇欲坠,他还在那边得意个半
死,“嘿嘿~”
“小心!”眼看着那么大一颗樱桃掉进满满的一杯咖啡里,我失声叫了出来。
结果,他躲闪不及,高高跃起的咖啡不偏不倚的溅在他的滑雪衫上,绽开一朵褐色
的“花”。
“看吧!!报应!!耍什么宝啊,你!”我拿起手边的湿手巾。
他却一脸的无辜。
我倾身过去,小心翼翼地擦着他衣服上的咖啡渍……
半晌,我拍了拍他的肩“好了,总算没那么明显了。”
“你说朋友……是什么意思?”他突然幽幽地开口。
我一楞,没反应过来。
“一男一女,做什么朋友啊!和我交往吧。”
我有点哭笑不得,“你说什么啊!”
“这不是在开玩笑!”他蓦地?住我的肩,望进我的眼里。然后,慢慢,慢慢
地贴近过来……
“不要!”我突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一把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落慌而逃。
他没有追上来……

之后,我果然,变得很不自然……明明不想去在意的,却又看到他好多次,那种事,
根本没什么好在意的,但我却惊慌地逃走了,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这样下去,我真
的可能会……头一次,有这么狼狈的感觉,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吧……陶陶递给
我一个信封,又是他写的,第几封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每一封都是同样的内容——“我
等你!杰。”
我不要再跟他见面了,再跟他在一起,我一定会完蛋!时间会解决这一切……会让
我淡忘这件事,一定会的……

除夕,通常都是很热闹的。
“桃子,看焰火去吗?”陶陶她们显得兴高采烈。
他……会不会去呢?呵~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好啊!我要去!”

焰火会上……
人潮把我和陶陶她们冲散了,我看见漫天的绚烂点燃了夜空。
“像焰火般的人生才精彩……”“焰火很漂亮……”“就是因为短暂才好……”
为什么……?我又想起他??一刹那,有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我的视线,杰?隔着
人群,他就这么静静地,静静地看着我,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我也看着他,其实那时候“……跟我交往吧……”我差一点就答应了——自从聚会
的那个晚上,我就喜欢他了……
他要走了……“杰!!”我奋力地拨开人群,想叫住他。可是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
夜色里,刚才仿佛是一场梦……
“一起看焰火吗?”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
“杰!”刺眼的烟花让我的眼前模糊起来……
“我听见你在叫我!”他紧紧地抱住了我,“带你去看焰火!”他拉着我跑起来……
跑了好久,两个人累得气喘吁吁,“到了!”
我发现自己站在很高的楼里,连焰火发射的地方都一览无余,“好壮观!真的好漂
亮……”火树银花,我不禁有些痴了……
“你知道吗?夜晚的你……”
“比较美丽……”我故意接过他的话,朝他做了个鬼脸,“才怪!!看焰火啦!!”
……
夜,又慢慢暗下来,人群开始散去,他牵着我,一步一步地走下楼。
不想回去……真希望楼梯能一直这么走下去,真希望焰火会永远不结束,就可以不
必回去了……“真希望,有永远不结束的焰火。”我黯然。
他停住了脚步,“焰火还没结束!跟我来!”他拉着我飞也似地跑去夜市上,几乎
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两大袋烟花,又跑回放焰火的地方。
他点燃了两支焰火,耀眼的珠弹冲上云霄,“欢迎欣赏午夜焰火秀!”他点燃了更
多的焰火,色彩斑斓的夜空里映出了他神采飞扬的脸……我拉着他又笑又跳,兴奋不已,
最后干脆自个儿上!
这可能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焰火了!我看着他手里最后一根燃烧着的焰火,看着
它越烧越短……
火花灭了,余烬掉落在我的脚边——
“哇,真的全部放完了。”他笑着对我说。
我站起来,“我……该回去了!”
他拖住了我的手“明天还能见面吧?”
“……”
“桃子?”对于我的无声,他愕然。
“我们……总有一天还是会结束的。”我背对着他,“不过,如果停留在回忆里,
就能永保美丽。”
“你在说什么?……”他放开手,
我深吸了口气,“所以……现在,我想让它结束。”
“WHY!”他用力箍住我的手臂,“告诉我!”
“对不起……”我还是没有看他。
“看着我!”“告诉我为什么!!”手臂开使隐隐发痛……
“我做不到……你不要逼我!不要……”盲乱的我拼命摇头,却掩饰不了自己
颤抖的声音。
终于,他颓然地放开我,话中有浓浓的疲倦,“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抚起我的
留海,他轻轻地,印下了他的吻,在我的额头……
忍了一夜的泪,滴在残留的焰火上,

那一晚,我独自登上回家的公车……


(全文完)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