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香水
作者:佚名

Deardear:

距离我们上次见面,也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本来是早就决定要把你忘记的,但是今
夜,我却忍不住提起笔来。究竟是为什麽呢?也许是因为风吧,或者是因为今夜的雨,下
的有些像我们分别的那个夜晚。

那一天,我在街上游荡,经过精品店时被造型精巧的香水吸引而走进店里。看店的女
孩还是个学生吧,或者因为我是店里唯一的的客人,所以她的态度实在非常殷勤。她托住
了我,一一为我解释香水的名称及制造方法。我怎麽会不清楚呢?每一瓶香水,我都比她
还熟悉,那些香气,就和当年的一模一样。但是我什麽也没说,只是随着她在那些香水中
转来转去。女孩看我始终没什麽表示,似乎也有些失望。最後,她从店里一个不起眼的角
落,拿出了一瓶香水。本来我是没多大的兴趣,但,那独特的香味,却吸引了我。

是一股复合的香味啊!有黑夜的清洌又有艳阳的明朗,互相排斥却又调和的两种香气,
在整个店里静静的飘散着。

女孩这样告诉我:「这是由雪原之花--蓝色婴粟和沙漠之花--曼陀罗制成的。所强调的
是女性对於爱情纤细和强韧的两种诠释。」我掏出了钱包,付了帐,匆匆走出了那家店。

深夜的街道,充斥着这矛盾的香味,我低声呐喊你的名字,哭了起来。

说说我们相遇的那段日子吧!

第一次注意到你是什麽时候呢?是从B君告诉我你喜欢班花的那一刻起。我笑着要B
君指给我看你是谁,顺着B君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伫立在窗边的你。

并不是什麽太特别的男生,很高大,很悠闲的感觉,就这样斜斜的靠在窗台上。夏日
午后的阳光,??了你一身,你的蓝衬衫,充满了夏天的味道,很雍容却是很忧郁的神采。

「他是个富家少爷吧!」我问B君。

「他啊,绝对比你想像的更有钱!」B君笑着回答我。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和B君聊起别的话题。但你的身影却在我心中烙下了
印子,在那个夏日的午后,深深触动了我的心房。

据我所知啊,大学时代的你,并不是很受好评。阿绿也曾这麽告诉我,她说你大学时
那种冷漠的作风,往往被误认为是因为家里太有钱而骄傲。但是你最好的朋友泽也却认为,
你只是不善表达情绪而已。

你的个性究竟是如何并不重要。总之,阿绿、泽也、B君、你和我,因为一些特殊的
机缘而在大学四年生活中成了死党。

我们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什麽都聊。星期五的下午,只要有太阳,五个人常常不顾一
切,坐上你的TOYOTA,直上阳明山采海芋。也曾经凌晨三点在海边点着火把说鬼故事。
喝醉了的泽也,抱着阿绿哭着说:「你将来一定要嫁给我。」说着说着,阿绿也哭了,两个人
抱在一块睡在沙滩上。


B君红着眼睛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心里明白他要说什麽,下意识的往你那里靠,缩在
你身後。你没有多说什麽,只是披了件外套在我身上。

那时,我心里埋怨着你不了解我的心情,但现在想起来,我却觉得,你甚至在我发觉
自己喜欢你之前,就已看出我的心意了。

尽管我是那麽喜欢你,但我从来也没逾矩过,一次也没有。

你还记得大叁那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吗?你、我、阿绿坐在学校附设的意式餐厅。吃着
面包加橄榄油,喝着香醇的卡布奇诺咖啡。餐厅里没几个人,大部份是准备期末考的医学
院学生。整个店里,只有刷刷的翻书声,手肘摩擦过桌面的沙沙声,原子笔碰触纸张的响
声,以及我们搅咖啡时汤匙撞击杯子清脆的声音。

我们胡乱的聊着,阿绿不晓得为什麽,一直在笑。

突然,门口的铃铛没有预警的胡乱的想了起来,我的心一阵狂跳,说不上是为什麽。
我往门口一看,蓦然明白了。

班花和她的一群好朋友,笑闹着走进来。经过我们桌边时,她们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阿绿站起来和她们寒暄一番,我想看你会有什麽反应,但你只是坐在那儿,玩弄着铺在脚
上的桌巾。

等她们坐定之後,阿绿转身向我们,轻声责怪我们的不懂礼貌,你却一付什麽也没听
见似的聊起别的话题。

「SAMSARA」那时你劈头就这麽说。

阿绿没听懂,要你再说一遍,你只笑而不答。

但我心里可清楚的很,你指的是班花身上的香水味,Gurlain Samsara。

我把头一昂,赌气的看着你,却接触到你满眼的笑意,穿过了我,凝视着她。

那时,我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冲上前去,紧紧抱住你,扰乱你那付闲适优雅
的姿态。在你耳边大声告诉你,我已扼抑不住我那倾泻而出的情意,我再也无法听你谈论
有关她的种种,我再也不想只做你的好朋友,我再也无法压抑了!我想在你怀里痛哭一场,
那怕只有一分钟都好。

但,我毕竟还是什麽也没说。如果那时我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了。但我毕竟也只是坐在那儿,面无表情的望着你,直到发现自己紧握的拳头已慢慢松开。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们的友情渐渐变淡了,五个人也很少在一
起。

到了大四,大伙更忙了,B君忙着赶论文,泽也和阿绿回南部老家准备婚事,而你,
早已名正言顺的和班花走在一起。只剩我一个,常常孤伶伶的在咖啡馆里涂鸦喝咖啡。

那一阵子,简直是无可奈何的寂寞!也曾经想过随便找个男朋友算了但是无论如何,
我就是不能对你死心,真是一段矛盾的日子啊!

以现在的角度来看,二十二岁自然是年轻的了,但那个时候的自己却觉得人生能活到
二十二岁,也算是到一个程度了!

毕业前夕,你和校花订了婚,请了全系同学,连续闹了三天三夜,大家喝醉了睡,睡
醒了再喝。

我收到了请帖,也接到了阿绿的电话,在典礼前二天内,她打了不下十次,千叮咛万嘱
咐,要我一定要去,说是你交代的。不过我还是没去我想,你一定知道我为什麽没去,但
是你什麽也没说。

毕业之後,我们各自迈向人生的旅程。阿绿和泽也结婚了,我在广告公司上班,和B
君成了同事。而你则在外国银行工作,能够以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升上经理的,大概也只
有你这种人了!

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後,我开始定期的收到一些包裹,每隔两三个礼拜就一次,每一次
都是由化妆品部门的小姐亲自送来,里面装着新上市价格昂贵的香水。

我问是谁送的,小姐们总是笑而不答。一开始,我还觉得奇怪,但仔细一想也就明白
了。除了你还会有谁呢?这样的出手,这样的作风,不会再有别人了。

每一次我都默默收下,没有多问,就算是满心疑惑,我也从不打电话给你一探究竟。

日子久了,香水渐渐不在令我兴奋。我毕竟还是得向现实低头,尽管我是如此深爱着
化身香水伴着我的你,但我明白,你是不可能做一辈子的香水情人,而我,也只是想找个
好男人嫁了,过平凡的日子。所以我答应了B君的求婚,决心将你忘记。

订婚的那个夜晚,B君送我回家之後,是凌晨了吧!突然一阵急促的煞车声,停在我
面前。从墨绿色BMW走下来的,是穿着亚曼尼西装的你。

你向我微微一笑,点了根烟,还是当年的Davidoff吧,在黑夜中留下些许星火。我看
呆了,以为是梦,你却向我招了招手,笑了起来。我慢慢走向前去,一步一步的走,不敢
多想,就这样到了你面前。

「好久不见了!」你笑着对我说。

我抬起头仔细的凝视。你眉宇之间的不确定只剩淡淡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自信的神
采,一种成熟男人特有的神韵。

「我来送最後一瓶香水。」你从口袋中掏出精美的CD香水盒,走到我面前,慢慢打开。

「Christian Dior的Dolce Vita」我说

你笑了起来。

「Dolce Vita是意大利文,中文是甜蜜的日子,恭禧你订婚了。」你又向我跨了一步。

我什麽也没说静静的看着你,你摸着我的头发说:「你长大了好多。」两个人就这样互
相对望,眼里满是哀愁。

你一昂头,又重新笑了起来说:「我教你正确的香水用法吧!」你从香水盒中拿出Dolce
Vita,「先擦在耳後。」你轻轻将香水抹在我的耳後,一股清爽的感觉油然而生。「再涂在颈
上和手上的静脉。」你向後退了一步,将香水洒在空中,向我张开双臂说:「最後是从香水
中走过。」

我满眼泪水,看着在香水雾中模糊的你,突然跑了过去,紧紧抱住你,哭着说:「你一
定要幸福,你一定要比任何人都幸福!」你轻轻的搂住我,低下头在我耳畔说:「再见了。」

dear,写到这里,也该是个段落了。明天我就要结婚了,嫁给爱着我的B君刚刚下着的
雨,好像已经停了,我心里激动难忍的情绪也以平复。将过去清清楚楚的写下来,心里舒
服多了!

我明白这是一封永远也寄不出去的信!

那么,再见了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