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心 意

作 者:

即使是郊外的夜空,也没有过去那样的灿灿星辰,更不用说都市的天空了。
我站在街边一角,看着自己呼出的白气,看着天空中屈指可数的星星,脚已
经冻麻了,脸上也早已失去了感觉,这该死的北方的冬天!
他还没有到,我唯一可做的事只是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是在赶着回家
呢还是赶着赴一场约会?
现在的我,真的嫉妒他的公事,一定是他的公事拖住了他。有时想想真觉得
好笑,在他面前,我经常像个小孩子,装出一副跟他的公事、朋友甚至电脑吃醋
的样子,而他也会非常配合地笑我孩子气。每当这时,我就会顺理成章地耍小孩
子脾气,好久没有那种被宠爱的感觉了,有一个了解并能容忍我的人真好!
在父母眼里,我是个孩子,但如果我真地耍脾气,他们又会说"人都这么大了,
还这样幼稚!"我长大了吗?在父母眼中,不是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小孩吗?怎么
我的父母这么"另类"?
朋友们说,我是一个懒散而且大大咧咧的人(这好像不是在夸我吧?),对
什么都满不在乎,也不对什么人或什么事特别重视。这样的人应该没有什么朋友
才对,可是我的损友偏偏很多,而且还是男性朋友居多。他们一见面不是损我就
是冲我嘿嘿傻笑,笑容里还总是带着点儿我看不懂的意思,我才懒得去猜!还经
常地变出小玩意儿来捉弄我,我可是个女孩子耶!他们到底有没有这个认知啊?
而他对我结交那一票朋友既不反对也不赞同(就是没什么感觉的意思啦),
有时旁观我和朋友们互相损来损去,他也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多想他能表现出一
点吃醋的意思,哪怕这一点儿小到只有芝麻那么小也好。可是,先生他不,neve
r。我真怀疑他是不是也把我当男孩子看待!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就真地……欲
哭无泪了!
他越是表现得漫不经心,我越想打破他脸上的面具,真想看看他到底是怎样
的一个人!有时,故意在他面前与朋友们制造某种暧昧的气氛,努力想惹出他的
怒气,可他还是那张扑克脸。反倒是我的那群本来嚣张得可以的朋友们看到他那
样,都乖乖地收敛了起来,剩下我一个人自然再也闹不起来了,气氛也霎时变得
诡异无比。后来问他们怎么那么"逊",他们却理直气壮地说:"Hey, Baby!你那'
老公'的脸具有冰镇效果!我们再闹下去,倒霉的是我们可不是你哦!"
我怎么不觉得?我真地不了解他!我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说是普通朋友
吧,好象又比这种关系深一些,说是男女朋友吧,好象又没到那个地步。定位问
题真是让人困惑啊。
我是一个酷爱自由的人,最恨有人绑着我,尤其痛恨藉着与我为友之名一天
到晚追着我问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人。
可自从遇到了他,我就再也不自由了。他并没有绑着我,也没有规定我去哪
儿都要跟他报备。没见他经常约我出去玩,也没见他经常CALL我。他只是偶而给
我打个电话,说他在开会的间歇,有点累,所以打电话给我,放松放松。
或者边开车边用手机打给我(他用耳机的,不会影响安全),而我舒舒服服
地坐在家里,天南地北地聊大天,我才不管他这个月会花多少手机费!最后,他
才会闲闲地提起这个周末有空,问我有没有时间出来聚一聚。而我这个缺根弦的,
因为聊得非常舒服,所以也就一口答应了,也没想起最不喜欢出去,尤其是人多
的地方,因为我懒嘛!他会提醒我一句"周末来接你。"然后就挂上电话。我这才
反应过来,怎么办?怎么办?周末要出去,不能在家睡懒觉、看小说、玩游戏了!
后悔也来不及了,我知道他是不会接受我说"不"的。
比如今天晚上,就是因为我一时迷糊落入了他的"陷阱",一起去吃冰淇淋。
真地太后悔了,这种冬天的夜晚,偏要去吃那种会冻死人的东西,他脑子里到底
在想什么啊?
"你到了?等很久了吧?"一只大手抚上我那本已被风吹得有些乱的短发。我
转过身,以习惯的角度微仰着脸,看到了一双细长的眼睛,是他,借着街边橱窗
里的灯光,我看到他的眼里有着歉意。还好,总算知道让我在这么寒冷的晚上枯
等太不"人道"了。
"不太久。"我心不在焉地说着,想着怎么才能免去待会儿的"酷刑"。
"那就走吧!"他自然地拉起我的手,向着街边那间贵得要死的冰淇淋店走去。
"别去了。太冷了。"我站在原地不肯走。
"你不是说你最喜欢吃那里的冰淇淋吗?"
"可也用不着在这么冷的天去吃啊?吃完我不就更'冻人'了?"说完,我还假
装打了一个喷嚏。
他的眼睛霎时充满了笑意。真是帅……呆了!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以前只不
过觉得他那细长的眼睛好看,其他的也就一般。今天晚上怎么会觉得他帅?我是
不是冻傻了?
"怎么忽然傻了?"他突地弯下腰凑过脸,戏虐地冲着我笑。
"没……没什么,别靠这么近嘛,小心把伤风传给你。"我简直是在胡言乱语,
谁伤风了?只是他没事靠这么近干嘛?害得我脸红心跳外加有头晕的症状。
他直起身,不看我,却牵起我的手,依然向着那间店走去。"伤风?你吗?我
才真地是伤风了呢?为爱伤风!为你感冒!"
"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爱呀、你的,我一定是感冒了,要不然怎么
又出现了重听的症状。我摇摇头,把涌上心头的古怪感觉驱逐出去。
他欲言又止,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回头无奈地看了我一眼。突然好象下了什
么决定似地,拉着我往回走。
"喂,不去了吗?"
"不去了!"
我坐在他的车里,暖风熏人欲睡,本来应该舒适的车厢里却笼罩着一股异样
的气息,迟钝如我也感觉到了,管他呢,先睡一觉再说。
"以后我们就搬到郊外住吧?"
惊天一笔让我立时从晕晕欲睡中醒来,"我们?郊外?"这是个什么说法?
"嗯,因为郊外能看到更多的星星呀!"
我摸摸自己的额头,没发烧,看来不是我发热听错了。
"为什么是我们?"
"你以为我这么用心追你是为了什么?"
"你什么时候用心追我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看不出来吗?你就像风一样讨厌别人的约束,如果我像别人一样追你,你
会立刻逃得远远地,怎么可能让我在你身边待这么长的时间呢?你这么特别,如
果我不使用特别的手段怎么能抓住你?"
"真狡滑!你太狡滑了。"我喃喃地说道。
你慢慢地让我习惯你的存在,习惯你"偶而"的电话,习惯你的习惯,习惯接
受你的邀请,习惯你宠着我,并以为那是天经地义。再什么都不在乎的女子也应
该早已发现了吧?我却一直逃避着不去碰触,妄图躲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妄图
用"普通朋友"的关系阻隔你我。那是因为……我害怕。爱一个人爱到忘我是件很
可怕的事情,一旦被这种名为爱的东西锁住,就再也不会获得自由。我怎么会蠢
到爱上一个男人呢?可是,我忘记了,我被他牢牢地吸引住,我的心已不再自由,
身体的自由对现在的我来说又有何用呢?
他专注地看着我的脸。我的脸慢慢地红了,一定是车厢的暖气开得太大了我
才脸红的,一定是这样。忽然,他俯过身来,在我的唇上轻轻一吻,又立即离开,
看着我微微地笑了。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