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小梅
作者:SwordLea 时代书城
对于小梅,我几乎一无所知。

在互联网络迅速蔓延的今天,地球这个小小村落,早已被
“一网打尽”。可是,我们每个人,凭借一双茫然无助的眼睛,
又怎能透视这条纤细的电话线,看到那一端的“村民”,究竟
是老人还是青年、究竟是男还是女、究竟是一个人或是几个人
呢?
还好,自己算是个很看得开的男孩子,虽然终日流连mirc ,
但从来不去想电话线那一端的事情。mirc是一款足以让聊天虫
满意的chat工具,功能强,速度快,让人爱不释手。因为就算
是你拥有了“天纵” 56K的“猫”,在网络带宽瓶颈日渐成为
现代文明社会主要矛盾的今天,任何基于浏览器的聊天室都会
让你无法忍受,成为你心头挥之不去的淡淡哀愁。
那一天,随随便便地用了GG这个名字进入mirc,都是一些
老面孔,继续着往日的重复话题。小梅的出现最初并没有引起
我的注意,直到她唤我“哥哥”并主动与我打招呼。很好笑,
她的依据是别人戏称那个叫MM的为“美眉”,我这个GG就必定
是“哥哥”。看起来象是mirc新手,竟不知道网上id不过是虚
无飘渺的代号,与其使用者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必然联系。也许
是“哥哥”这个称呼带来的亲切感,她对我很坦白地公开了自
己的身份,原来是个逃课出来的在校生。不过,对于这种毫无
保留的坦白,我也持有着一份警惕,不肯轻易地相信谁。倒底
是个女孩子,她对我提到自己的男友,又问起我的女朋友,为
了增加她的安全感,也为了更好地树立“哥哥”形象,我想了
想,骗她说:“我的……女朋友很好啊。”其实,对于爱情,
又何尝不是看得很淡,至今也还是孤家寡人地走着自己的江湖
风雨路。笑问她芳龄,她宛然反问:“能不能换个别的问题?”
我愈发相信小梅是个女孩子了。于是,换了种方式,先问她读
几年级,她回答说是大二。算起来应该有20岁吧?我诧然道:
“那岂不是属马?”她不解地反问:“你怎么知道?”哈哈,
证明我的猜测无误。她也不笨,旋即露出了笑脸:“真是个细
心的好哥哥, :)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匆匆地,她要去
上课,小梅的名字消失了。
第二次见到小梅,她正在聊天室里和网友们交谈,漫无边
际,似乎是在等什么人。看到我的id在屏幕上跳出来,她显然
很高兴,迅速地打开了一个窗口,和我单独地聊起来。她说喜
欢宋词,我也说喜欢,又背诵了那阙“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
泪先流”。她竟说李易安这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婉约之作是那个
时代的颓废产物,相比之下,她倒更爱“但屈指西风几时来?
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的苏东坡。女孩子也会喜欢苏轼?我的
心头掠过一团疑云。
随后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小梅,以invisible mode(隐
身状态)躲在mirc幕后,每隔一会儿就用who 命令查看一下在
线人员名单,但总是没有她的身影。
那个下午天色阴沉,我独自在单位,依旧默默地等着她的
出现。一阵电话铃声扰乱我的思绪,拿起听筒,是往日的一个
朋友,目前在电信部门工作。他罗罗嗦嗦地告诫我,在网上一
定要诚实待人,因为用户拨号上网的动态IP、电话号码和访问
的资源,都是被监视记录的……电脑扬声器传来一阵吡啪声,
邀我聊天的竟然是多日不见的小梅!顾不得说“再见”就丢下
听筒,扑过去点下CHAT按钮,果然是她。
“你在哪里?”我急切地问。
“在……一个同学家,我……又逃课了。”可以想像到她
娇羞的样子。
“哦?你不可以经常逃课喔!:(”我撅起了嘴。
“……不逃课,就见不到哥哥呀。”她回答得楚楚可怜。
我黯然。
“哥哥,”她在唤我,“我来过几次,你怎么总也不在?
每次都是失望地离开……”
啊?原来是这样,我颇有几分自豪地答道:“哥哥隐身了,
不过,你想找我就用chat命令啊!”
她幽幽地自语:“如果这次不是偶然发现chat命令,也许
一辈子都找不到哥哥哦……”
“不要说一辈子,一辈子那样的久远,你我是等不到的。”
我劝慰她。
扔在一边的电话兀自发出“喂喂”的声音,一个念头在脑
海闪现,我记下小梅的IP地址,抓起话筒,悄声求朋友查看这
个IP用户的拨号电话。朋友有些为难,说查看用户情况是违反
规定的,但碍于情面,还是告诉了我,又说这部电话属于一家
金融机构,是XX银行。
受骗了?!我不敢相信。失魂落魄地回到电脑前,我对小
梅说:“妹妹,我想问你一件事。”
“哦……可是,我已经有了男朋友啊。”她的玩笑里隐约
带有一丝苦涩。
“呵,不是这件事。你为什么要骗哥哥呢?”我问。
“从来只有哥哥骗妹妹,哪有妹妹骗哥哥呢?”她以为我
在说笑。
“可是,你告诉我是在同学家里,而你使用的电话却并非
私人电话。”我的话语中流露出几分寒意。
她没相信,继续她的逻辑:“就算哥哥骗了妹妹,妹妹也
是不会骗哥哥的。”
我突然问她:“妹妹,你怎么会在XX银行?”
长时间的沉默,似乎预感到不祥的征兆,我有些不忍心地
追问:“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号码--你为什么要骗我?”
她过了好久才回答:“……我并没想骗你,前几次一直是
在同学家上网,这回她带我到这里来的,我只不过想为她也为
我保留一些,但是……”
我的心向下一沉,倒是我委屈了她。
小梅接着说:“同学不希望别人知道这部电话,你可不可
以忘记这个号码?”
我佯做同意。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我仿佛听到她在和她的同学争吵。终
于她又说:“哥哥,同学已经不会允许我到她这里上网了。你
知道,有时候,猜疑和好奇心会使一个人失去许多……”
我懵了,申辩道:“我只不过是无意中发现的这个号码,
我会努力忘记它的…… I will take back what I said 。”
  “一切都太晚了,”她说,“我不会再上网了,忘记这个
号码,也忘记我吧。”
“妹妹,不要啊!不要啊!!”我一连重复几行。
“我会怀念这里的一切。”她最后深情地说,“还记得那
阙‘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么?我终于理解了它……”
  就这样,小梅永远地走出了mirc,也走出了我的世界。

站在那晚的暮色里,这串电话号码象一句恶毒的咒语,刺
痛我破碎的心灵。路过电话亭,却没有去拨打这部电话,我已
经失去了小梅,不想再失去……我自己!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