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此情了无痕

作者:佚名


  如果爱一个人是注定要痛苦的话
  我宁愿自己没有爱
  可是要舍弃
  却是如此地不容易
  即使是一段没有开始的空白的爱情?
  
  1.
  
  你象往常一样,靠近我。我慌忙将身往里边避了避。
  
  “我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扫雷的一个技巧……”你边说边操纵着mouse,打开扫
雷。

  我悄悄咬了咬嘴唇,说"我没兴趣知道。”你有点意外,然后还是说下去。
“你看,按住这个键,时间计算器就不会动了,想多快就有多快。是不是很好玩
啊?”

  我耸了耸肩,“so what?有什么意义?”你看了我一眼,眼中有不解,“我
只是想告诉你。”我毫无表情地说“我听完了."

  你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在我身边蹲了下来。"怎么了,又不高兴了?"

  我笑着,笑得有点难受,“没有啊,我有什么不高兴的。”之后,我专心看
我的小说,没打算再与你说话。你死心不熄地蹲在那里,“又是痞子蔡的文章?”
我不吭声,你不甘心地再问“是不是啊?”

  “我没注意啵。”

  你终于没趣地起身走了。
  
  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眼里骤然热热的。
  
  我知道我没法抗拒你。那种心痛让我窒息。然而。我知道并且清楚自己一定
得硬起心肠。我一定要与你保持距离。这一次。我一定要咬住牙关坚持到底。
  
  安打来电话,“怎么样了?你?"
  
  “放心,我会挺得住的。我一定会硬起心肠。”我闭着眼睛说。每一触动,
我都觉得眼睛热热的。这种感觉让我自己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脆弱和对你的死
心踏地。
  
  “如果觉得挺不住,你就想想你昨晚约他,他却不出来。”安继续说。
  
  “嗯。”
  我觉得自己的心揪得紧紧的,很热很热。
  
  “我憎死自己,憎死那种感觉。"一想到昨晚打给他的电话,我就恨不得自己
死了。
  
  2.

  我实在无法明白你的想法,无法了解你的感情。
  
  当我昨晚一个人毫无目的,瞎逛于闹市时,我觉得自己是如此地悲痛与无奈。

  
  如果你对我没感情的话,为什么你要频频接近我?每日里,你何苦老呆在我
这里不肯离去?如果你只想与我保持同事的距离,为什么你要用那种类似情人的语
气哄我?或许你真的只是在哄我?哄我陪你玩游戏。可是我不喜欢游戏。
  
  你知道上一次我为什么要生气吗?其实我不是真的生气,只是想藉着生气与
你保持距离。每天晚上,我都觉得自己近乎虚脱。每日里我们在一起相对,然而,
下班后,我却觉得无奈。这样的一种似有似无的感情,若近若远的距离,我实在
无法承担。我努力想藉着发脾气,与你从此保持一般同事的距离。不再有亲昵的
举止,不再终日相守在一起。然而那种违心坚持让我度日如年。如果你不来哄,
我想我会坚持下去。因为我知道,与你之间不会有结果,似乎我们都有种共通的
感觉,知道我们之间只能仅限于这种距离,没法再前过一步。我们似乎都清楚却
无法舍弃这样的一种距离。
  
  如果你不那样的哀求,我真的可以坚持下去的。真的。
  
  我痛恨自己抵挡不了你的温声祈求。你蹲在我身边,拉住我手,象一个小孩
一样,苦苦哀求我与你和好,我知道我又逃不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要
和好?和好了又怎么样?
  
  难道你满足的就是我俩之间若有若无的距离?你哀求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更
象情侣斗嘴后的纠缠?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死胡同。无法抽身。
  
  我终于还是拗不过你的纠缠,答应与你和好。
  
  那一天,我们都好象闹过别扭的情侣一般,感觉彼此亲近了许多。而后的整
个下午,你都蹲在那里,和我说话,仿佛不知道脚会有感觉.你起身了几次,捶了
捶麻木了的右腿。然后又继续蹲在那里。我不忍心让你这样蹲着,却又不舍得开
口让你离开。
  
  下班后,你请我去吃饭。吃完饭后,你提议去打保龄球。
  
  一路上,你不再象以前一样自顾自地走路。你开始会细心我过马路,细心路
人对我的碰撞。不时小心的扶了扶我的手臂。
  
  我觉得自己象在恋爱了。
  
  打完球,我们一块坐车回去。其实平时我是不与你坐同一辆车的。但是,那
晚,我不舍得离开。想与你再多呆一段路。你也鼓励我同路,说“就走一段路,
当是减肥咯。”我心一软,就与你同乘一辆车了。
  
  如果没与你坐同一辆车,或许现在我们仍象以前一样。我仍会在这个死角里
沉迷下去。不舍得如此放手。
  
  我们坐在最后一排,你让我坐在里面,我说“你坐里面吧,我呆会先下车。”

  一会,有两个乘客上来。有一个乘客带了一个小孩,坐在另一边的里面,最
后上来的男人二话不说在坐我旁边。挨得紧紧。我皱了皱眉,然而又无可奈何。

  
  你也不高兴地说“都让你坐里边的啦。”
  我说“我怎么知道呢。”
  我让你往里再挤了挤。五个人坐在一排上,我与你挨得很近。感觉上很亲近。

  
  夜风不时吹着的长发,打在你的脸上。你伸手拨了拨我的头发。
  
  我有点迷惘。
  
  当你的手踏上我肩膀时,我还没反应过来。一时不觉心跳加速。
  
  “让他那么挨近不如让我搂着吧。”你似乎在解释着说。
  
  我不懂得如何是好。拒绝还是接受。其实无论你搂不搂着我,我与那个男的
还是挨得那么近。
  
  所以我低着头,不敢抬头面对你。我感觉初恋般地紧张。
  
  你若无其事地与我说着话,我都不敢望着他。只是轻声应着。风还是不时吹
动我的长发,飘打着你的脸。我有点生气你的若无其事。难道说,这样的亲近是
你对待一般朋友的方式。
  
  之后,挨着我的那个男的下车了。
  
  我打了打你搂着我肩膀的手。你笑了笑。却滑了下去。放在接近我腰部的地
方,就不肯离开了。
  
  这样,我们的距离反而更贴近了。
  
  我感到自己很脆弱。却又暗暗欢喜。我一直咬着嘴唇。
  
  这样,你与我说话是,我们的脸就几乎挨在一起了。虽然我的脸压得很低很
低。
  
  一路上,我觉得自己的心象浮在空气中,不知道如何呼吸。
  
  我以为从此我们的日子会有不同。我以为你会象其他男孩那样会再约会我。
可是你没有。上班后的日子,与往常没异。我们又再回到从前一样。你仍然会呆
在我这里,仍然会呆我的身边。只是你说话的语气开始有点温柔,喜欢望着我说
话。
  
  我觉得自己有所不同,却又无可奈何。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对你的
感情在无形中已经根深蒂固,让我无从防备。
  
  隔一天,下班的时候,你找我要硬币坐车。我找了找,说"有是有,不过我也
要用。"你说"如果不行,就一起坐啦。我有五元。大不了你走一段路咯。"
  我咬了咬,这算什么方式?
  
  "给你吧."
  我将硬币递给你。如果说这是你的方式,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接受。或许只是
我的一厢情愿,希望这是你的表达方式。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开始莫名地烦燥。对你的渴望由一开始就不应该。如果
不是你一再将我拉近,我早就决心斩断对你的这种无望的渴望。可是,我却一次
次地陷入这种无名的纠缠中。
  
  一个星期过去了。星期六的晚上。我变得坐立难安。
  
  快午夜两点的时候,我刚入睡。call机不设防地响了。一时间,不知道为什
么我有点激动。会不会是你呢?
  当我看到call机上的数字号码时,反而不知所措了。你要干什么。
  我有点不安地复机,却听到一片吵闹声。酒吧?
  
  你听不到我的说话,电话挂了。随后我再打过去时,你却关机了。
  
  我不知如何是好。有点痛恨你的行为。为什么要call我? call了我之后却关
机?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呆呆地在厅里站着,不知道是否该去睡。
  
  两点了,我不甘心地再打了一次你的电话,还是关机。
  
  我咬了咬牙,上床去睡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每一次睡觉前,我望着天花板,心里浮现你瘦削的身影,
泪影都会不争气地没法控制地涌了上来。可是,每一次,我都不让泪水滴下来。
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一定要挺住。我不能让自己这样让你操纵。
  
  然面,当我以为自己已经熟睡的时候,朦胧间却似乎又听到call机响。闭着
眼睛起床找call机,打开灯一看。真的,我又看到那一串不想看又渴望看到的号
码。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
  
  如果你喜欢我,为什么不直接找我?为什么?
  
  我还是复了机,你说你在车里,要回家了。“你还没睡啊?”
  我没好气地说“睡了也给你吵醒啦。”
  你说没什么事,说就看我睡了没有。你要下车了,不聊了。
  
  那一刻,我真的恨你。
  
  关了电话后,我呆站在阳台上。不懂得如何思维。
  
  我该怎么办?
  
  夜风有点凉,我却无法清醒。
  
  3.

  周日晚,我百无聊赖地在街上逛。只是很想知道到底自己该如何清醒过来。
如何面对这一段若有若无的感情。或许一开始,我就不该纵容自己。纵容自己给
你空间,纵容自己给自己留下余地,纵容你的一步步接近却无力抗拒。纵容自己
对你保留幻想。
  
  那个该死的扫雷!我实在不知道你是真的受了扫雷的诱惑,还是藉着扫雷接
近我。到现在为止,我仍然没法明白你频频到我这里玩扫雷的目的。如果说你只
是为了玩扫雷的话,你为什么非要到我这里来?而更该死的是,我没法抗拒自己对
你的依恋。每一次,我都希望可以与你保留距离。可是,当你坐在我身边的时候,
我觉得自己的内心涌起一股没法抑制的渴望,如此排山倒海地冲击着我。这一种
感觉,从一开始,到现在仍然没法减弱。每一次,我都被这种冲击打垮。不知如
何收拾自己的感情。
  
  我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觉得寂寞。
  
  打了个电话给安,约她出来坐坐。
  
  她看了看我.
  
  "又是他啊?"
  我不吭声。不知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有点压抑,想出来坐坐。”
  安没说什么,“你这样下去不行的。”
  “他昨晚三点多call我...”
  安二话不说,随即拿起我的电话,"打电话给他,现在就叫他出来。”
  我不肯,"不,我不知道对他说什么。我不想说。也不会说。我会没事的。
“

  “你一定要打。这样不行的。傻瓜。这样被动是不行。要不你就捅破它,要
不你就放弃它。你自己选择。你又不是没试过,你放弃得了吗?已经半年了,你
要是能放弃早放弃了。这样半死不活的,辛苦的只是你自己。或许人家根本没什
么,如果是,你早点死了那条心。如果他对你有意,那他也太儒弱了。要来干什
么。说明白了不要自己辛苦。傻瓜。” 安开始找他的号码。
  
  我还是不想打。我真的不想打。不想打。我知道他不会出来的。不知道为什
么我知道他是不会出来的。正如我知道我们之间不会有开始或结果。
  
  安一点也不留情,她真的要打电话。
  
  “他不会出来的。我知道。“
  “既然他可以三更半夜call你,为什么你不可以叫他出来坐坐,没什么大不
了的。如果他在家又没事不出来,那你就死心吧了。”
  安真的找到那个电话,开始拨打。我很紧张,我实在不想面对他。我只想自
己能够避过这一关。
  
  “没人听。”
  我似乎舒了口气。我猜到他会在哪里。
  
  “如果他呆会回电话,你一定要约他出来。就说你一个人在外喝东西,叫他
过来。”我不说话,我不知道。这样能行吗?叫他出来后呢?不知道为什么我很
害怕,害怕叫了他不来。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知道自己会受不了。
  
  他真的复电话,我看着电话的号码,不知怎么好。
  
  “是他吗?你一定要说。越早解决越好。”
  
  我终于听了那个电话。
  
  “你刚才打电话给我?”他问。
  
  “嗯.你在哪里?”
  “我在机楼打机。”我就知道他在机楼。
  
  “和朋友一起?”
  “是啊,你找我有事?”
  “没什么,出不出来喝东西?”
  “又喝!不啦。我昨晚喝了好多。”
  
  我真的觉得自己不行了。顿时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那就算了。”我几乎无声地说。没说再见就关机了。
  
  安看着我生气对说,"你为什么要问他和谁在一起,管他在哪里,你就强迫他
出来见你。”我感到绝望,如果他想见我的话,无论在哪,他都会来的。不是吗?

  我不是无法抗拒他的邀请吗,因为我渴望。可是他不是。
  
  我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我痛恨那个电话,我觉得自己好象被人脱去了面具,没法面对自己?
  
  一时间,我几乎失声痛哭。
  
  
  "傻瓜。既然如此,你一定要死了心。硬心点,挺一挺就过去了。
  
  不要再给他或自己机会,这样下去没结果的。辛苦的只有你自己。他可是一
点都不在乎。"或许他还觉得很有趣呢?我不管他怎么想,反正已经拖了这么久了,
无论是什么目的,总之你不要再给自己机会了。放弃他吧。”
  我开始喝啤酒,开始对自己说,就从明天开始。
  
  我要咬住牙关远离你。无论是你否有意,那都与我无关。
  
  喝酒后的我开始变得有点清醒。是的。我必需使自己远离你。无论如何,我
不能这样下去任由你操纵我的思维与感情。更何况是没有可能的感情。

  4.

  我不断想着这大半年来与你的相处,与你之间的若有若无。我老是想弄明白
到底什么时候起,我的思维开始受你的控制。可是,却整理不出个前因后果。
  
  不记得一开始是在哪一个下午。只记得那一个下午,当你的手臂横放在我的
脸前操纵着电脑的时候。我与你挨得很近。霎那间,我的心里忽地涌起一种渴望。

  渴望靠着你那并不宽广的臂弯。我完全没法抑制,渴望是如此强烈,让我没
法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我坐在你的身边,完全受控。完全不知所以然。一时间,
只觉得很是仿佛。好久,我仍然没法从那种渴望中逃离出来。
  
  而从那个下午之后的日子。我开始变得不安和充满幻想。对你,开始变得被
动地纵容。纵容你在我身边,纵容自己与你相处。纵容自己对你的渴望和思念。

  而你我之间似乎也慢慢地有的不同。你开始会有意无意地捉住我的手。开始
有意无意地拍我的肩。我们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挨得很近。仿佛之间没有距离。
有时候嬉戏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彼此之间的感觉怪怪的。
  
  之后的日子,你在我这里坐着的时间越来越多。每一天,你都会到我这里来。
慢慢地,我变得有所期待。如果有哪一天,你没在我身边。我就会变得烦燥。听
一位同事说,织满100颗星星,就可以许一个愿望。于是,我就神差鬼使地织起了
星星。当我织完100颗星星时
,你问我许了个什么愿望,我不吭声。你说,“你是不是想有许多钱啊?”没有
人知道我许了个什么样的愿望,我的愿望很单纯,甚至有点可笑。我希望可以有
一个晚上,与你相处一起,可以让我靠着你的肩膀。就只要一个晚上,只要有一
个晚上就够了。
  
  我开始不喜欢你与别的女孩嬉笑。开始留意你和其他女孩聊天时举止。有时
候,我也想,你与其他女孩在聊天时,也有些小动作。你不是一个太介意这些小
节的人。你喜欢拍别人的肩头。或许是因为你太年轻的原故。你不觉得男女之间
的界限。什么话你都说。一点也不担心别的女孩介意与否。但是或许反而这样,
女同事们都喜欢与你玩笑,不当一回事。
  
  我开始在听到你与别的女孩聊天时会戴上耳机,因为我不喜欢。每每这时候,
我的心里就酸酸的。我知道自己有点没药可救了。却希望自己可以若无其事。
  
  我时候,我也想或许是自己自作多情,你与很多女孩都玩得来。
  可是,我们之间的亲昵,却让我往往觉得迷惘。是这样的吗?你开始会在意
我的生气,开始懂得哄我。
  
  有一次,我对你说,我想看“燃情岁月”,可是老找不到。第二天,你递给我
一张vcd,说“我刚好看到,就买了。”我没说话,也没问你为什么这么巧。
  
  在那个漫长的新年假期之后,当我决心斩断对你的那一种情怀的时候。你却
又让我重新燃起渴望。第一天上班,你拿来一包你为我留的你出外旅游买的粟米
粉,让我试试。当时其他女同事都笑你偏心,因为你给她们几个人就一包,却留了
一包给我一个人。我不说话,只说,“谁要吃啊,听说好难吃呢。”我放着没喝。

  
  后来那个下午,你一再追问我为什么不喝。然后你就动手为我冲了。你把我
的杯子拿出去洗了,然后帮我冲好了递给我。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又完了。你为
什么要对我这样呢?我没吭声,只是喝着说不出味道的粟米羹。我觉得自己的坚
持在崩溃。你有意无意地说“不如下班后,我们去打保龄球啊。” 我不知道你是
想与我单独去,还是大家一起去。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是,我还是说“你问问她们吧。”你去问别的女孩。之后,她们不想去,
我也就不吭声了。这件事就不了了之。我也想过到底你是想单独约我,还是无意。

  
  后来有一次,当我告诉你我终于打过一次保龄球时,你说“我叫你去打,你
就不去。”我说“没有啊。”不知为什么,我完全否认你邀请过我。“你是叫她
们,不是叫我。”
  你说“我叫你先的。”
  我坚持说“没有,不是的。”
  你就不再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甘心,你并没有专门邀请我。起码
我觉得如此。或许是你不敢吧。毕竟我们在这之前从没单独出去过。
  
  5.

  可是,我们之间到底算什么?
  
  我不知道。或许你根本不想弄清楚。你喜欢这种朦胧的感觉。或许,在你心
里,只是当我是一位好朋友,或是一位好姐姐。我比你大,这是事实。一直让我
耿耿于怀的也是这个事实。而对你的感觉,更让我觉得无地自容。我总是对安说
"我觉得自己不正常。喜欢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孩。你是不是觉得我变态?" 安总是
对我说,不关年龄的事。可是,我却没法将这种想法抛开。
  
  或许,他,也有这种顾虑。我想是。
  
  我与他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可能。其中一个原因,或许就是年龄的原故吧。
  
  我无法说服自己去爱一个比我小的人。
  
  可是,我却越陷越深。
  
  安打来电话的时候,问过这个问题:“他会否觉得自卑?”
  我不知道,也已经不想知道。我只想咬住牙根,挺过这一关。无论你是否喜
欢我,虽然我渴望知道,但是已经不重要了。无论你喜欢与否,我们都没有将来,
没有结果。我们都清楚如此。我们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即使现在可能相处
很好,可是几岁的年龄界限始终会造就某些隔膜。我无法说服自己,虽然我对你
的渴望无可救药地不曾停止过?

  记得有一次,我忍不住在网上将自己的情感说出来。文章贴出来后,回应的
文章不少。其中一个网友的有一句话完全将击倒。“试问你会找一个象你姐姐的
女朋友吗?”那一霎那,我无法抑制地想死掉。我觉得自己无法面对自己。希望
可以找一个无人的空间躲起来。虽然有许多人鼓励我,年龄不是问题,可是简单
的一句话却完全将我淹没。我知道自己无法跨越。
  
  或许应该多谢你的心不在意,你的漫不经心。你的若有若无。因为如果你再
迈进一步,恐怕我们要面对的问题会更多。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自己受伤。或
许应该多谢你到此为止。你比我更为清醒些,如果你对我也有着某一种特殊感情
的话。
  
  回到家里,酒精开始失去它的作用。不过,我的头脑也开始有点清醒了。
  
  我终于关掉手机,不再期待你的来电。我对自己说,明天是另外一天了。
  
  6.

  安开始每天给我打电话,鼓励我要坚持下去。我知道我必需战胜自己。虽然
我每次仍然眼里热热的。有某些东西在涌现。
  
  但是我会挺住的。我对安说,我会挺住的,本来就没发生过什么事。是我自
己想多了而已。安说,“忍一忍,过一个星期就好些了。”
  我知道。
  
  我会的。
  
  我真的会。
  
  或许我该考虑换一间公司。我记起其中一个网友对我说的话。
  
  我不介意当一回逃兵。
  
  我终于将床头那一小罐满天星收藏起来,锁进抽屉的深处。
  
  从此,我不会再织星星。
  
  我悠悠记起某一首歌,
  “那个悲伤的逃兵啊,怎么能够,实现我许过的愿……谁的眼泪在飞啊,是
不是流星的眼泪……”

————————————————————————————
  你伸手按了按我的心口

  问我胃痛不痛

  我说不痛

  可是,心的某一角落

  却莫名地隐痛起来伏在书桌上,胃一阵阵地纠痛。

  何苦呢?为何这样折磨自己?

  我不断想着这几天来的醉酒,我真希望自己可以真的醉了。

  可是,我却依然清醒如旧,唯一难受的却是那一个受灾受难的胃了。

  我的情绪从哪一天开始不对劲了。

  或许从大半年前就已经埋下了瘾患。只是一直没有发作而已。

  我不知道自己仍然会对你如此在意,不是说了此情了无痕了吗?

  不是要与你保持距离吗?

  可是,我却仍然如此软弱,仍然如此在意你的一举一动。

  当我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将你放下了的时候,我却不自觉地又一步步让你靠近。


  或者说我潜意识里仍然渴望与你接近。所以,才不经不觉让自己的情绪又再
让你操纵。

  前两天,当我一个劲地喝酒时,安说,“我就知道你这样下去不行,感情这
种东西是会反复的。你不能与他有任何身体接触,即使是拍肩。知道吗?”

  我不吭声。

  是的。是我太放纵自己了。

  我一再对自己说,要与你保持距离,可是却是如此渴望与你接近。

  我依然期待每日里你的到来,依然在意你的一言一语。

  我不断对自己说,不会的。我已经对你免疫了。所以,我纵容自己与你的亲
近。

  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有时候,我们坐在一起,彼此根本没有界限。甚至会
坐在同一张椅子上。

  安说,“你死掉那份心吧。口头上怎么说都不紧要,最重要的是,你要约束
自己,不要和他接近。这样对你不公平,他根本什么都不在意,而你呢?你问问
你自己,你可以如此平静下去吗?辛苦的只是你自己。不要再陷入去了,好不容
易你上回才拨出来。”我只是喝酒。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只是没法控制自己对你的渴望。如此而已。

  所以我自己辛苦。

  那几天到底喝了多少酒了,我也不知道。

  我只觉得整个胃在翻腾。伏在桌上,我不断想,怎么办?

  我怎么又让自己陷回这个死胡同了。

  就这样结束吗?我们所有的亲昵呢?那一天,你突然抱着我,在我的耳边亲
耳。我是如此的震惊莫名。

  这样的一种亲昵,你可曾想过,对我会否有影响?难道说,是我放任了你的
举止?

  我承认我渴望与你的接近,所以我没有拒绝你日常里的亲近。

  可是,这样的一种亲昵?难道对你来说只是一种平常的举止?从那一刻开始,
我的心就没法再平静下去。我知道自己又完了。

  难道你真的如此天真而不在意吗?

  我不知道,我甚至不敢问你,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喝酒后的我对安说,“我真的受不了,这样一种亲热后他的若无其事。真的
受不了。”安说,“我不想往坏里想他,但无论如何这样的一种亲昵不正常。你
不要自己吃亏,如果他这样以后可以若无其事,我怎么都不觉得正常。他绝对不
是天真。说得坏一点,他可能只是利用你的感情。”我继续喝酒。

  这样的一种想法让我无法面对。如果真的是的话,我宁愿不知道。

  胃继续痛。

  我想,就这样结束吧。

  真的就这样结束吗?

  仍而,你进来了。

  “你昨天不舒服啊?怎么没告诉我?”昨天?

  昨天下午我请假了。可是,不是不舒服,我只是觉得太累,不知道怎么收拾
自己的心情。

  “嗯。”我不想告诉你,我其实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你。

  “那你不继续休息?”你接着说,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虚弱得头都没抬。我是真的不舒服了。

  “你怎么会不舒服?”你弯下腰问我。“喝了点酒。”我闭着眼睛说。我不
想睁开眼睛,因为里面热热的。

  “喔。我前天也喝了呢,不过我没事。那你自己休息一下啦。”

  你出去了。我却依然没动。眼里的热浪随即涌了起来。这是怎么啦?

  到底怎么办?我要怎样才能抵挡得了你这样的一种温情?如何才能让这样感
觉变成一种平淡的心绪?

  伏在那里,我继续无望地想着怎么办。

  我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织星星许过的一个愿望。我想靠靠你。

  是的,我想靠靠你。

  就当是最后的一次放任自己吧。我这样对自己许诺说。

  我咬了咬牙,真的拿起电话。

  “咦,你做什么呀?”你一定看到电话上我的号码了。

  我一时反而不知道怎么说。

  “嗯。”“怎么?”你问。

  “不如,你进来陪陪我好不好。”我只好硬着头皮说了。

  “喔。好啊。”你一口答应了。

  我放下电话,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了。

  这一次,是我诱惑你。

  你进来了。我开始觉得不安。我还是埋着头。

  你在我身边蹲下来,手一下放在我的肩膀上。

  “很不舒服吗?"你细声说。

  “嗯。”我只能应着。其实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胃仍然在纠痛。我不知道怎么样收拾自己任性造成的这个局面。

  “要不请假去看医生好不好?嗯?”“我不。”我不想去看医生。

  “要不,再回去休息一天。”你又说。

  “不。”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自己有点昏昏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你和我靠得那么近。近得我开始迷茫。

  我想靠着你。

  我咬了咬牙,身体一滑,将头靠在你的肩上。

  我知道这一次,是我引诱你了。我不在乎。我只想靠靠你。

  你看了看我,没动。

  终于你说,“要不,我们过那边坐下好不好,我这样蹲着,蹲不了多久的。”
我觉得不好意思,反而不敢抬起头来。

  你拍了拍我的肩,说“好不好?”我只好将头抬起来,却不敢看你。

  我终于还是挨着你坐下了。只是没靠着你。

  我有点发呆,想着到底自己怎么了。这样的放任,会有什么结局?

  你也无言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胃一阵纠痛。我将手按着胃。皱了皱眉。

  你偎过来问我“怎么啦?哪里痛?”说着时,你的手放在我的肩上,也不知
是不是只是习惯动作。

  我的手仍按在胃上。

  你看了看,说,“我来帮你按。”说时,你的手已经按在我的胃上了。

  我没吭声。任由你的手放在我的心口下。将头靠在你的肩上。

  我是真的豁出去了。我决心放纵自己一次,只此一次。

  我紧紧地靠着你,你双手环着我。

  我们从未有如此亲近过。这样的距离到底算什么我已经不再去想。

  我只想,好好守住这一刻,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时候舍弃了。

  无论你如何想,即使是真的如安那么说,我也不在乎了。我只希望好好靠着
你一次。或许,是为了圆自己那个许过的愿望吧。

  “那个悲伤的逃兵,怎么能够,实现我许过的愿。。。”我又再想起那首歌,
想起我织星星时的心情。

  我想起了那罐给我锁进抽屉的满天星。那里藏着我的一个梦想。

  我们就这样依偎着。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得这样的亲近是否异样。

  我只是紧紧靠着你。你以为我胃痛,按了按我的心口。

  我默默接受你的亲昵。

  我知道这种亲近从此与我无缘。

  我们就这样一直靠着。我问你,肩痛不痛,你说不痛。

  我不时将头抬起来,怕你真的痛。可是,一会又舍不得,重新靠上去了。

  你总是,爱昵的拥了拥我。说,怎么会痛呢。

  我趴在你的心口听你的心跳。感觉如情侣般亲密。

  就这样靠在你的心口。只想,这样就好了。

  不要去理你到底如何想,不要去理以后会如何面对。

  我只想留住这样的每分每刻。

  可是最终,我还是忍不住。

  我靠在你的心口,想了想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嗯?”你懒懒地说。


  我停了停,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我将身子坐直起来,看着你,有点无奈。

  你闭着眼睛。似乎在睡。

  我还是说了,“你是不是和其他女孩也这样亲热?”然后,我就盯着你。我
知道我不应该问,这样的问话是没结果的。

  可是,我却死心不熄。

  你睁开眼睛,笑了笑。

  “也不全是。”之后,你又闭上眼睛了。

  我望着你。不再说话。

  这样的回答是否如我所想?我知道自己应该时候放弃了。

  这样的一种感情不是我可以承受的。正如安所说,不公平。

  我不知道公平与否,我只知道自己是如此地盲目这一段感情。如此地放纵自
己的渴望。

  我一直看着你。看着你的容颜。想着你哪一点吸引我了。

  你一直闭着眼,没再看我。

  我知道我不会得到什么答案。或许这样更好吧。真实的答案对于我也许不会
重要。

  这样算了吧。

  当我站起身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需要决断了。

  胃,还在痛。

  可是,我已经觉得不剧烈了。而某一个另外部位,却莫名地隐痛起来。

  回去的路上,我打开手机,将你的名字从电话簿中删除了。

  此情,是否真的可以从此无痕?

  我不知道原来有这么一种恋情

  可以没有开始,然后无言结束

  我更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没有遗忘

  如何在流泪的夜晚细暝你嘴角的温柔

  几乎是无声地,轻轻地咔嚓,伴随了十多年的长发,悄然落地。

  我紧紧闭着眼睛,心中有着莫名的思绪。

  悠然想起某一种说法,女孩子剪断飘洒的长发,是表示一断恋情的结束。

  恋情?

  那么我呢?

  我感觉一种无奈的悲痛无法抑止地浮现在心胸,慢慢扩散。

  睁开眼睛,眼前的面孔有点陌生,或者是少了那份长发的痴迷吧。

  我看到一对无奈而坚定的眼睛。

  而地上洒落的长发,无声地诉说一个没人知晓的故事的结束。

  恋情?

  是的,我的莫名恋结。我知道这个结,始终没有解开。

  我知道即使多年以后,这一段无言的情结,仍会象地上的长发,零乱而没有
头绪,纠缠不清。

  那么就让它给丢弃好了。

  我依然必需与你相处如旧。

  我无奈地每日里与你相对。可是,我的心,冷淡如水。

  我不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热情或涌动。

  我的心,要如阳光下的湖面,不起一圈水纹。

  你惊讶也好,不在意也罢。都不再是我关心的范畴。

  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对,不再是我侧耳倾听的内容。

  我锁起自己的双耳,闭上双眼,不再对你侧视或聆听。

  我封锁自己所有的悲欢哀痛。紧闭对你的每一扇门窗。

  你或许后悔,或许遗憾。我不再猜测。

  你的心情,你的心思,全不再是我思考的问题。

  我慢慢拾起日子,慢慢打扫自己的心情。细细翻阅给自己遗忘已久的角落,
捡拾每一片失落的绿色记忆。

  我慢慢地,一寸一寸地关起对你的门窗。一步一步地远离你的视线。我在你
我之间,建立可望而不可及的距离。

  这样就好。

  你与我,不再有耳语,不再有暧昧的微笑。

  你与我,熟悉而不亲近,相对而无言。

  这样就好。

  让这段没有开始的情缘无言结束。

  让重复的日子慢慢洗白所有的心情,干枯所有流过的泪水。

  我的语言越来越简短,如果可以,我干脆缄默无语。你是否也因为如此而变
得开始沉默?

  你慢慢不再对我柔声试探,不再对我带着既往的微笑。

  你开始说话的时候,只是双手插在衣袋里,没有丝毫表情。

  你不再试图与我相处,似是配合我的无言拒绝。

  这样就好。

  你我都保持分寸的距离。

  无声的夜晚,我会想起某一首诗词。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记。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你我之间,是否也曾经互放过光亮?

  流泪的夜晚,我却忍不住细数给我深藏起来的那一百颗星星。

  而那遥远如星星般的愿望,是否早已失落在某一阙星空?

  剪断了长发却剪不断对你的思绪说好了彼此再无任何拖欠却依然在想你的时
候默默流泪

  我最终还是无奈地做了逃兵,逃离自己无法面对的伤痛。

  我打电话告诉安,我辞职了。

  "真没用!“安开口就骂,一点也不留情。

  我任由安在电话里撒野,不发一句话。

  骂完了,安倒是也乐了。

  “好!一了百了。我今晚陪你庆祝。

  找不到工作也不用怕,我现在开始蓄钱支持你。”我笑了。

  感激安对我的体贴和情谊。

  我以为剪断了长发,封锁与你的一切接触,我就可以慢慢将你淡忘。

  然而每日里,远远望见你的身影,我无法抑制地伤痛。

  我以为可以将对你思绪,一同与那个满天星的愿望,锁进抽屉的深处。

  然而与你偶尔的擦身而过,那一种陌生与冷漠,刺痛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我知道自己无法抹掉对你的情愫。

  同事们都问我为什么要走。在公司已经做了三年了。一切似乎都经已在掌握
中。

  一旦离职,我得从头开始。现在辞职,还正逢公司加薪。同事们都很不解地
问,“很不划算喔。”我只笑了笑,说自己觉得太累了,想回家。

  我是真的累了。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坚持辞职。

  没有人会知道我是为了逃离你,逃离对你的情愫。

  曾经,我也暗地里希望你会突然走近我,象上次那样哄我和你和好。

  可是,我们之间,走得越来越远。

  多少次,我幻想着你如何试控着问我,什么时候不生你的气了。

  可是,我只是看到你越来越冷的眼神。

  我们之间,真的再没有任何只言片语。即使是公事。你也不愿与我有任何的
接触。

  我慢慢感到绝望。

  我知道一切都没办法回头了。

  我将自己赶进了死胡同,再无任何退路。

  我知道我们之间从此有着没法跨越的横墙。

  慢慢收拾这三年来的所有痕迹,我却不知道如何收拾自己的心情。

  打开曾经为你所写的字句,我仍然无法控制地泪流。

  我清扫所有没用的杂物。

  却挥不去心中的伤痛。有时候,我会不顾一切地想与你说明一切。想你亲口
对我说出答案。

  难道你真的不曾在意?难道说所有的亲昵都是我的虚幻?

  可是,我没有胆量知道事实。

  我也知道,你不会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就这样走了,甚至没有一声再见?

  就这样走吧。

  起码,我还可以保留对你的那一份幻想和美好。

  伤口,终有愈合的时候。

  而回忆,或许越来越清晰。

  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我仍然相信,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一些美丽的情愫。

  而在多年以后的某一天,让我可以以平静的心境,打扫那一个深锁的抽屉。

  翻阅这一些破碎的片段,以温柔的心情忆起你仍然渴望的容颜。

  我伸手摸了摸虽然剪短但仍然及肩的头发,才发现自己一直没法舍弃对你的
依恋。

  剪断了长发,我却无法剪断对你的思绪。

  找来一个发夹,我将一直披肩的头发挽了起来。

  顺手,收藏起对你情结。

  与我一起远离。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