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狼行成双

作者:乖乖小兔

  他们在风雪中慢慢走着。他和她,他们是两中狼,他的个子很大,很结实,
目光有神,牙爪坚硬有力。她则完全不一样,她个子小巧,鼻头黑黑的,眼睛始
终潮润着,有一种小南风般朦胧的雾气。他的风格是山的样子,她的风格则是水
的样子。
  刚才因为她故意捣乱,有只兔子在他们的面前眼巴巴地跑掉了。
  他是在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就征服了她。然后他们在一起相依为命,共同生活
了整整9年。
  他总是伤痕累累,疲于应战。而她呢,却像个不安分的惹事包,老是在天敌
之外不断地给他增添更多的麻烦。他怒气冲天,一次又一次深入绝境,把她从厄
运之中拯救出来。他在那个时候科就像一个风凛凛的战神,没有任何对手可以扼
制住他。他的成功和荣誉也差不多全是由她创造出来的。没有她的任性,他只会
是一只普通的狼。
  天渐渐地黑下去,他决定尽快地为她也为自己弄到果腹的食物。
  天很黑,风雪又大,他们在这种善下朝着灯火依稀可辩的村子走去,自然就
无法发现那口井了。
  她那时正在看雪地里的一处旋风,轰的一声闷响从脚下的什么地方传来。她
这才发现他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了。她奔到井边。他有一刻是昏厥过去了。但是他
很快醒了过来,并且立刻弄清楚了自己的处境。他发现他只不过是掉进了一口枯
井里,他想这算不得什么。
  他要她站开一些,以免他跃出井口时撞伤了她。她听见井底传出他信心十足
的一声深呼吸,然后听见由近及远的两道尖锐的刮挠声,随即是什么东西重重跌
落的声音。
  他刚才那一跃,跃出了两丈来高,但是离井口还差着老大一截呢。她趴在井
沿上,先啜泣,后来止不住,放声出来。她说,呜呜,都怪我,我不该放走那只
兔子。他在井底,反倒笑了。他是被她的眼泪给逗笑的……
  她有时候离开井台,然后她再踅回到井台边来。她总觉得在她离开的这段时
间里,奇迹更容易发生。她在那里张望着,企盼着她回到井台边的时候,他已经
大汗淋漓地站在那里,喘着粗气傻乎乎地朝着她笑了。但是没有。天亮的时候,
她再度离开井台,消失在森林里。
  天黑的时候,她疲惫不堪地回到了井台边。整整一天时间,她只捉到了只还
没有长大的松鼠。她看到他还在那里忙碌着,忙得大汗淋漓。他在把井壁上的冻
土,一爪一爪地抠下来,把它们收集起来,垫在脚下,把它们踩实。他肯定干了
很长一段时间了。他的十只爪子已经完全劈开了,不断地淌出鲜血来。
  她让他先一边歇着,她来接着干。天亮时分,他们停了下来。他们对工作很
满意。但是村子里的两个少年发现了他们。
  他们发现了躺在井底心怀憧憬的他。然后朝井里的他放了一枪。他一下子就
跌倒了,再也站不起来。
  她是在太阳落山之后回到这里的。但是她没有走近井台。她在晴朗的夜空下
听见了他的嗥叫。他在警告她,要她返回森林,远远离开他,他流了太多的血。
无法再站起来。她听到了他的嗥叫,她昂起头颅,朝着井台这边嗥叫。她在询问
出了什么事。他没有正面回答她,他叫她别管,他叫她赶快离开,离开井台,离
开他,进入森林的深处去。
  两个少年弄不明白,那两只狼嗥叫着,只有声音,怎么就见不到影子?但是
他们的疑惑没有延续多久,她就出现了。两个少年是被她的美丽惊呆的。他们先
是愣着的,后来其中一个醒悟过来。枪声很闷,她像一阵干净的轻风,消失在森
林之中。枪响的时候他在枯井里发出长长的一声嗥叫。这是愤怒的嗥叫,撕心裂
肺的嗥叫。
  天亮的时候,两个少年熬不住,打了一个盹。与此同时,她接近了井台,他
躺在那里,不能动弹。她爬在井台上,尖声地呜咽着,要他坚持住,只要他还有
一口气,她就会把他从这口该死的井里救出来。
  两个少年后来醒了。在接下去的两天时间里,她一直在与他们周旋着。两个
少年一共朝她射击了7次, 都没能射中她。在那两天的时间里,他一直在井里嗥
叫着。
  但是第三天的早上,他们的嗥叫声突然消失了。两个少年,探头朝井下看。
那头受了伤的公狼已经死在那里了。他是撞死的,头歪在井壁上,头颅粉碎,脑
浆四溅。
  那两只狼,他们一直试图重返森林。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他们后来陷进了
一场灾难。先是他,然后是她,其实他们一直是共同的。现在他们当中的一个死
去了。他死去了,另一个就不会再出现了,他的死不就是为着这个么?
  两个少年,回村子拿绳子。但是他们没有走出多远就站住了。她站在那里,
全身披着银灰色的皮毛,皮毛伤痕累累,满是血痂。她是精疲力竭的样子,身心
俱毁的样子,因为皮毛被风儿吹动了,就给人一种飘动的感觉,仿佛是森林里最
具古典性的幽灵。她微微地仰着她的下颌,似乎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她
朝井台这边轻快地奔来。
  两个少年几乎看呆了,直到最后一刻,他们其中的一个才匆忙地举起了枪。
  枪响的时候,停歇了两天两夜的雪又开始飘落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