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网恋辛苦也糊涂

作者:老沙

  作者语:发生在网络上的故事,搅乱了我平静的生活。现在,我已从网络的
缠绕中挣扎出来,而许多许多的人正在走进网络这个奇妙的世界,我想我应该写
出下这个故事。

  1977年,我出生在杭州。我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女孩。没有高挑的身材,相貌
也一般,可能唯一让人喜欢的就是我爱笑,21岁的青春本来就是充满欢笑的。因
此,尽管我是那么的顽皮,还时常做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可我还是成了整个家
庭的宠儿。当然,我第一个带回来的男友己成了家庭聚会上最爱谈的话题。

  他叫彬,比我大两岁,是走进我少女生活的第一个男孩子。彬是外地人,在
本市上学,当我第一次把他带回家时,他的心里是那么忐忑不安。但品学兼优、
诚实可靠的彬还是得到了全家人的认可,这在我们这个特别排外的城市中是很难
得的。

  彬毕业的时候争取了留在本市工作的一个名额。于是,他便为了那张本市户
口拿了一年的每月700元的死工资,当时,我们的日子很艰苦,我时常会去做些散
工资助他,可那也是少得可怜的。况且,我的学业尚未完成,主要的时间和精力
必须要用在学业上。他为了不影响我,便每天下班再陪我一起去学校上自习。


  那是一段快乐的令人难忘的时光,我们在一起非常幸福。直到有一天,他突
然问我:“有一个出国的机会,你觉得好吗?”

  听到这句话,我又惊又喜,许多许多情感与矛盾一下涌上心头。沉默了许久,
他便说:“你不愿意吧?没关系的,我只是顺便提一下。不说这事了,好吗?”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出国深造对一向品学兼优、积极上进的彬来说是一个多
好的机会呀,他为了我,为了能拿到一个本市的户口,已经失去了一些很好的机
会,思前想后了好几天,我终于作出了自己的决定。

  一个星期之后,我从学校及各方面为他收集了许多有关出国的资料。当他拿
到那些学校地址情况介绍等等材料时,一把将我拥在怀里,激动他说:“阿玫,
你真好。我们结婚吧!”

  我的眼睛模糊了,不知道那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好像整个人在雾里在梦里一
样。我们一直互相拥抱着,许久许久……

  最后征求我父母的意见,他们觉得我们都太小,还是先订婚吧。

  就这样,我得到了一枚订婚戒指,虽然它并不昂贵,但它是彬的一颗爱我的
心,盈盈地充满了彬对我诚挚而深深的爱。

  他觉得很幸福,充满信心地对我说:“阿玫,我爱你,我们在一起一定很幸
福的。你一定要等我。各自给各自一年的时间去发展,好吗?”

  其实我多么想与他朝朝暮暮地长相厮守啊,可我还是含泪点了头。他为了能
给家里少负担,便去找了一份收入颇丰的工作。只是,这份工作在北京,彬出国
的预评估下来了,我们都为此松了一口气,彬就在那个周末离开了杭州。


  彬走的那天,我就在网上遇到了辉。

  辉神秘兮兮的样子,聊天说话也很慎重。一连几天,我都遇见他,一开始只
谈谈天气,因为当时我们这儿正在刮台风。后来,听他说起他曾在国外呆过很长
一段时间,我便想起了彬也将要出国留学,便极富兴趣地听他说一些关于国外的
事。

  辉似乎一直不相信我是一个女孩,因为常常有些捣蛋鬼起个女孩的名字到聊
天室来捉弄人……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便将自己的呼机号告诉了他,没想到才过
一会儿,我的呼机便响了一010......,是北京的,我心里想着,不会是彬吧.不
可能是他的,我都觉得自己好笑。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成熟男人的声音,是辉。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很动听,
我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辉证实了我是个女孩,很高兴,他说现在像我这样诚实
的女孩不多了。从此,北京的长途电话不时地出现在我的传呼上,我竟越来越盼
望见到这个声音动人的男人。

  我打工的公司老总安排我出差北京,我见到了久别的彬,他兴奋的忙碌着,
丝毫没有发现我心里的微妙变化。日程安排上的某个下午正好有段空余时间,不
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我便打电话和辉相约见面。或许,是出于一种想破解神
秘感的冲动?我从来没有和“网友”见过面,所谓网友只是在网络上聊天室外相
“见”,大家一起聊聊天,或者在BBS上相互贴一封贴子交流思想,有时相互写一
封E-mail......

  每一次和辉见面,我便“恶心”难改地搞了小小的恶作剧,躲在饭店大堂的
角落里边和他打电话边观察他,让他尴尬了好一阵。但是,外表严肃的他一下便
使我不再敢多说些什么。

  从塞特到天安门广场,我们一路上谈话都不多,在网上那样自然,我们都好
像在努力适应对方的外表给自己带来的影响。因为,在网上是只见其文字不见其
人面,双方往往会通过对方的文字表达来想象对方的长相,等到真的一见面,却
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从西单到东单,的士好像跑了很长的时间,刚到北京,
又走了一天路的我,也因为上午谈判心事重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地想睡,头不
知不觉地就靠到了辉的肩上,睡着了。辉没有叫醒我,只是到酒吧才将我轻轻摇
醒。

  那是我们第一次真正面对面的谈话,辉好像想把心中所有的事都在今夜全部
告诉我。

  我静静地听着。辉比我大13岁,是个很成熟事业上也有年成就的男人,我想
象着属于他的那个年代,人们都会遇到些什么,人们的思维方式又是怎样的。我
们似乎谈了许久,似乎有一种是相识了很久很久的老朋友的感觉。

  午夜的钟声响过了,我们似乎都不想各自回去。

  走在大街上,吹着风,也继续着我们的话题。时间是停滞的,没有年龄、经
历和地位上的差距,很自然地,我们牵了手。那是一双大而有力的手,紧紧的将
我握住。他真诚地说:“玫,我很喜欢你……”

  之后的几天里,我便一会儿赶到彬的身边,一会儿和辉通电话、见面。几种
乱乱的心情一下子交织缠绕在我心头。我似乎是愿意接受辉的,我想从辉那儿得
到一种安慰,一种男人给予女人的怜爱、关怀,一种让女人觉得自己是个女人的
那种温情的感觉,而这一切都是彬所不能给我的。在彬的面前,我是那么的独立,
不需要人照顾,担着那种全身心付出,任劳任怨的传统女性的角色。在我出差回
来时,辉却每天与我通电话,关心我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关心我的心情好不好,
累不累……我漫漫地习惯于午夜之后将电话放下,似乎听不到辉的声音就睡不着。


  一个月之后,彬突然回到了我的身边。是的,我很惊喜,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地傻笑,坐立不安。有一个念头始终萦绕在我心头,好象没有完成一件什么事……
我不愿去想它,我应该高兴才对呀,我不是一直盼着彬能早些回来吗?

  就在彬回来的两个星期前,辉来回坐了38个小时的火车,就为了来看我。虽
然只有短短的两天时间,辉和我几乎把一切都忘在了脑后,不停地说这说那,尽
情地享受着一种轻松愉快的两情相悦,我挽着辉的手在美丽的西湖边散步,迷人
的月光下,远处是江南独有的丝竹声……

  彬回来前两天的一个夜晚,辉准时打来电话,可我心里好乱好乱,我在电话
里对辉说:“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应该结束……”

  "不,你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你是爱我的,对吗?”

  "是的,噢,不,我也知道。我有未婚夫,而你有家庭,有孩子,而且……”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玫!我们相识也这么多日子了,你应该觉得出来的,你
应该知道的,我和她已经没有什么了?如果说曾经有爱,也早已经随风远逝了……
哎,我已经爱上你,你爱我吗?”“我……是的,我爱你。”泪水不争气地涌了
出来……

  彬把我领到他刚分来的新房。“这里可以放一个写字台,这里可以放床,这
里可以……噢,不好不好。玫,还是你来安排吧!”

  彬说了许多许多,可我几乎连一个字也没能听进去。我的耳边一次次回响起
辉那温柔的声音,“玫,嫁给我好吗?”

  彬回来的那几天,我一有空就给辉打电话,问问他是否好。他似乎很平静,
但我却是非常的难过。

  分别的就这么又过了两个月,我的实习期快结束了,我似乎也应该回到现实
中去了,我觉得我必须做出一种抉择。

  辉,一个比我大十几岁,有家庭的男性。他虽然有成功的事业,但却有着极
为脆弱的内心世界,在他的内心深处,似乎还有着一种与他的年龄、阅历不大相
称的浪漫幻想,他需要我来平衡这一切,他希望我能给他带来幸福和快乐。我愿
意使他幸福,这是我天生的善良。有时,我是那么地尊敬他,在他那儿似乎有我
永远也学不完的东西;有时,我是那么爱他,那使我觉得我们没有距离,我能理
解他,他也理解我,但是,我们俩却都不止一次地怀疑对方的爱,怀疑未来。我
们曾有过退却,但也都极有信心地往前走过。

  几乎整整11月份都在下雨,天气特别的阴冷。一天傍晚,我照常上了网。

  今天,会收到些什么E-Mail呢?想到辉,我却笑了,我隐隐地总能感觉到,
他的存在就是我的快乐。随着硬盘的转动声,我看到了……

  "玫:你好!”

  最近一切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也没有什么可聊的,所有的一切正在渐渐成
为过去,也许我们的追求就是这样的结果。我已经没有失去的痛苦,因为我对你
的爱不再需要爱的回报……

  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爱过,将来也不会再有,使我忘记了我们的差距和社
会的目光。但每时每刻,你似乎都在提醒我着我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我总感觉
到措手不及,但最后还是感谢你的真诚和智慧。我不再怀疑你的感情就像我不再
怀疑我自己一样。

  在爱的激情中最终也发现,如此清醒和超脱的我是无法与你分享你所有的感
情的,我也无法与他人共同拥有你的心,除非我不再爱你,除非我不再有激情。

  不要说我不努力和不抗争,我只是觉得自己太孤单,太疲乏,甚至太荒唐。


  爱心依旧,激情不复在。如果说我没有失望,那我是在欺骗我自己;如果说
我没有悲伤,那是因为我无法再悲伤。

  多保重,玫!”

  我哭了,心里只有四个字“辉,我爱你。”

  事情发生得太快太快,太多太多,我开始变得非常不安。彬打电话来说,他
要回来了,我不顾一切地买了机票,我发疯般地想要见到辉。

  当我和辉牵着手,在圆明园的小径上散步时,我们彼此都觉得对方深爱着对
方,辉越来越有信心,他开始想解决自己的家庭问题……

  周末很快就结束了,我回到杭州,同事们说,我瘦了。

  彬也回到杭州,他轻声地叫我“小新娘”,幸福地看着我。而我多次想对他
说辉的事,却总是欲言又止。我应该告诉他的,因为爱是不该有欺骗。

  趁着彬出去的一小会儿时间,我往辉家打了电话。

  他说他对妻子说了,他已经在解决他们之间的事了。

  晚上,我终于对彬开口说出了真相:“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网友,他叫辉……”

  他看着我,有些忧郁地说:“玫,这都是我不好,是我做得不够。我爱你,
但你的幸福更重要,你自己决定吧。”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很激动“不,不,我爱你,彬。”彬为我擦去泪水,悄
然离去。我感到我的心裂成了两半。我无助地挣扎在两个爱我的男人之间,我真
的已经精疲力尽,疲惫不堪了。

  在思绪纷乱百般无奈的那些日子里,我把我的故事写了下来,贴到BBS上。网
友们发表意见,提出建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辉也发出了E-mail。

  "玫:

  看到一些网友回贴给你的贴子,看到了被同情的你,和照向我的一面镜子。

  我想,你是不会再怀疑我的真诚和善意的,我会去做很多很多来证明这一点。
但我扪心自问:在今天这样的社会里,我能够给你带来些什么实际的东西呢?我
真的能使你幸福吗?婚姻是一个人一生幸福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我一直觉得它
埋葬了而且还正在埋葬着很多爱情。我是唯善唯美的,充满了很多幻想,讨厌现
实中的庸俗……而实际上呢?我现在真正感到一无所有,工作和生活都在走下坡
路,我的信心没有任何现实的基础。我幻想那种脱离现实的爱和生活,我实际上
永远不成熟。

  我理解你的矛盾,理解你的迷茫,你需要时间去体会,去判断,因为你感觉
到了疯狂和疯狂的后果,你感觉到了压力和责任,感觉到选择和不选择的痛苦。
我是你朋友,我也会同样的去劝你,不要糊涂,你回到爱你的人身边去吧,如果
他还爱你,你还爱他。我会珍藏我的感情,我会在心里永远为你祈祷祝愿。让我
发自内心地向你说一声:对不起,玫。

  不要再痛苦,那是会过去的……”

  我流着泪请彬坐在电脑前,敲出辉的E-mail给他看。彬全神贯注地读完了信,
然后认真地问我:“玫,你还爱我吗?”

  我从手上取下那枚订婚戒指:“彬,现在最重要的是你介不介意,你还爱不
爱我?”

  彬一把夺过戒指,重新为我戴上,而后紧紧拥抱我,他用力地吻我,激动地
说:“玫,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爱你,像你这样诚实得透明的女孩现在已经不
多了呀!”

  走过一段曲折的感情之路,我又回到了彬的身边。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像现
在这样在乎彬,在乎我们之间的一切,我知道彬也在我们的爱情中成长,他已经
像辉一样有了兄长般的宽厚与仁爱。

------
转自《知音》杂志98年8期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