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甜蜜的日子

作者:allan Chen

1
“哇,好香啊!什么牌子的?”樱子的眼睛闪着激动的目光注视着阿慧。
“不告诉你,这是我的新秘密武器!”阿慧颇具神秘感地将头偏向一边,嘴角微
微弯起,一副胜利者的样子。
“别这样嘛,看在咱们都两年同学的份上,看在咱们都是女性的份上,看在咱们
都是追香族的份上,就告诉我吧?”樱子的老把戏又使出来了,不过,样子实在
挺可爱的。可怜得没人爱。
“你就算是哭出来我也不说,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答应我永远不用这个牌子的香水。”
“什么跟什么嘛,那还不是一样,你还是别告诉我啦。小气吧拉的。”樱子气恼
地猛撅她的“樱花大嘴”,臀部一扭一扭地走出了宿舍。

季香女子大学的学生似乎都对香水情有独钟,每个学生都洒香水,以至于还没走
近大学校门,便可闻到阵阵清香。校长怕影响不好,早已通告全校,不管是教师
、校工还是学生,都不准用香水,可还是屡禁不止。那些无聊的男生---季州工业
大学,就在季香大学隔一个街区的地方---总爱跑到季香女子大学校门口,然后冲
着独自走出校门的女生叫“鸡相”。为什么只叫独自走的女生“鸡相”呢?是因
为有一回,一群女生走出来碰上两个男生,两个男生不知道利害关系,大嚷“鸡
相”,结果那个先嚷的遭到那群女生的围攻,一阵 #¥%#&^%$# 后,鼻青脸肿,
另一个男生早吓得跑回学校搬救兵了。

2
“樱子,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可乐啊?我们一起做功课好吗?”菲提个大纸袋,
里头全是书。也是啊,要写期末论文了嘛,谁手里没个几本大部头的字典外加几
大叠参考书什么的。
“樱子,怎么啦?”
“哎,别提了。”
“怎么了嘛,看上谁了?”
“哎,大一的新鲜人怎么知道大二生的烦恼呢?哎”
“说来听听嘛,让我这个新鲜人替你开脱开脱?”
“说出来吓你一跳,那阿慧又有新武器啦。”
“什么新武器?”
“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她两个星期换了三个牌子的香水耶!今天又带了种不知
什么牌子的,很香,明明是要同我作对嘛。我看我这天下第一香姐的招牌得给她
砸了。哎。。。。。。”
“别这么沮丧嘛,那种香水又不是停产了,你也去买一瓶不就是了。”
“姑娘有所不知,本小姐刚遇上经济危机,资金周转不灵,那个‘天下第一香’
的招牌已无力经营下去了,本小姐正申请破产。哎。。。。。。”
“好可怜哦。”
“加上阿慧那小子卖关子,不让我知道她的香水什么牌子,我是知己不知彼,输
定了!”
“好了啦,别不开心了,这样吧,我找个时候帮你问问看不就行了吗?”
“真的?哇,菲儿,知樱莫若菲,你真是我的好妹妹!”
“那我们做功课吧。”
3
季香女子大学的校庆是在11月15日。邻近的季州工业大学的校庆则是在11月23日,
于是两校的校长就决定将两校的校庆都改到11月20日来,一起庆祝。每一年的这
个时候,季香的学生们便穿上她们的校服,带上她们认为最好看的发饰。还有一
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每个女生都要洒香水,并接受第一个邀请她跳舞的男生,
与他共舞。
现在已经是11月初了,季香和季州的学生们早已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校庆准备。

“哎,忙了一天,总算可以休息了!"樱子躺在床上伸着懒腰,打着哈欠。
“是啊,虽然累,但一想到校庆就要来了,就好兴奋耶!!!”阿慧几乎是用嚷
的。
"菲儿,咱们仨去逛街吧,有好多东西要买呢。”
“我?我不去了,我想先回家。有一星期没回去了,我要去看我妈妈。”
"你妈的病怎么样了?”
“嗯。。。。。。我得先走了,要不又赶不上车了。。。。。。再见。”

“她是怎么了?最近怪怪的?”
“不知道。”
“哎,我们也走吧,学院路那儿刚开了间BAR,看看去?”
“好啊,可少了菲儿,有点怪耶。”
“好了啦,她又不是从地球上消失了,后天她不是还得回来嘛。”
“那好吧,走。”

4
菲的家在鱼花路28号,距离学校要转2路车。大概得45分钟的路。这天,由于在学
校忙,所以到家也就比较晚。

“妈,我回来了。”菲小心的说,她怕吵醒妈妈。
没有回音。
‘妈睡了吧。’她悄悄推开妈妈的房门。
从妈妈均匀的呼吸声中,阿菲判断出妈妈已经熟睡。她又悄悄关上门。
菲躺在客厅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又多了一本。’

菲是一个外向善良的女孩,来到大学快一年了,每天都很开心。她人长的漂亮,
笑容很美,有一种感染力,见到她的人不知不觉也跟这开心起来。她学习成绩也
好,大家都挺喜欢她,都叫她菲儿。可是今天,她好像不怎么开心。
菲在房里坐立不安,来到妈妈的梳妆台前。
‘不知妈妈有没有。应该没有吧,又没闻到妈妈有过香水味。’坐在梳妆台的椅
子上,菲用手托着下巴,嘴角微微撅起。呆了一会儿,她觉得无聊,随手打开梳
妆台的抽屉。
‘抽屉里都是些平常的化妆用品,不象有香水呀。’
就在菲要关上抽屉时,她瞥见抽屉的一角有个大拇指大小的盒子。
‘是香水瓶耶!’
这是一个纯黑色的盒子,上面烫着两个金字,“Christian Dior”。
菲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盒子。

6
菲从盒子里取出一个小瓶子,一个拇指大小的瓶子。瓶子是密封的,可以看出是
一瓶还未用过的香水。瓶子上又有两个单词,“Dolce Vita”。

‘这是什么香水呢?’
菲上下揣摩着香水瓶。当她的小拇指触到瓶底时,觉得瓶底挺粗糙的。翻过来一
看,瓶底好像有字。菲睁大了眼睛也看不清那些是什么字。
她拿来一个放大镜,仔细一看,瓶底的字是用刻的,因为不整齐,还有刻歪的痕
迹呢。应该说那是一排英文字母。

johnnyc@pvc.com
。。。。。。

7
“忙了那么多天了,什么都买了,还缺什么呢?”宿舍里的樱子自言自语道。
“应该没了吧,接下来就是幻想一下会有哪位青蛙王子来请我跳舞了!”
“菲儿,你瞧,阿慧又再做美梦了。”樱子小声地对菲说。
“你就让她去想吧,阿慧挺漂亮的,还真有可能遇上个菌男呢!”
“就她那个霉女?得了吧。”

其实啊,菲她们仨可都是中文系的系花呢。她们仨的关系非常好,总是一起行动。
可算是做到手牵手,心连心了。

“樱子,学校的电脑室今晚开放吗?”
“怎么了,菲儿,不会是想和某菌男通Email啊?”
“去你的!我是想到网上查点东西。”
“阿慧,别逗她了。菲儿,去吧,这是我的上网卡,你拿去用吧。”
“谢谢樱子姐姐!”
“别恶心我了。”

8

菲小心地在电脑上敲下几个英文字。

“Hello. This is Fei. You there? If so, can you tell me who you are?


菲怀着试试看的心理按下发送键。
‘嗯,不知谁会收到这封信呢?’菲又在屏幕前坐了一会儿,就回宿舍去了。

回到宿舍,菲拿出那瓶香水,指着上面的字“Dolce Vita”问阿慧和樱子。
“你们看,这是什么牌的香水呢?”
“我看看。”阿慧一把夺过香水瓶,就跟猫见老鼠一样。“Dolce Vita,好象不
是英文呢。没见过呀。哪儿买的?”
“是从我妈妈的梳妆台上看到的,我也不知道哪儿买的。”
“管它哪儿买的,是香水就行,能打开试试吗?”樱子看来也是等不及了。
“嗯,好吧。”

菲接过瓶子,小心翼翼地撕开缠在瓶盖和瓶体间的胶带。胶带取掉,旋开墨黑色
的瓶盖,菲将瓶子放到鼻下面晃了晃。

“什么味儿?”
“一种清香,说不上是什么。”
“我闻闻。”阿慧闻了老半天也没闻出个所以然来,只说了声:“好美的香啊!”

9
秋天的街道总是最暇逸的,街上人们从从容容地走着,欣赏着落叶纷飞的街景。
菲双手插在口袋里,右手揣着她的Dolce Vita。她来到西画路的一间香水专卖店。
“小姐,请问你知道这香水是什么牌子吗?”
“我看看,嗯。。。。。。Dolce Vita。没见过,我们这儿也没卖的。哎,郭经
理,您瞧瞧这香水什么牌子的?”
"嗯?我看看。”郭经理是西画路香水一条街上最有名望的香水老板了,今年57岁,
干香水这行已经三十几年了。
“Dolce Vita?这名字挺熟的。。。。。。让我想想。。。。。。有,我肯定有
卖过这种香水的,让我查一下。”他进到办公室,不一会儿,便捧着本电话黄页
般大小的书走了出来。
菲上前一看,那是本《香水年鉴》。
“有了,你瞧。这儿。。。。。。Dolce Vita,法国香水,Dolce Vita是意大利
语,意思是‘甜蜜的日子’。1979年被《法国香水杂志》评为年度最有品味香水。
没错,就是它,我记得当时我还特地腾出一个专柜来卖这种香水呢。”郭经理说
着说着摘下他的老花镜仔细地端详着眼前这位‘甜蜜的日子’拥有者。
“这位姑娘,你这香水哪儿买的呢?现在可不容易看见了哟。”
“哦,这是我妈妈的,我妈妈送我的。”
“哦,拿去吧,这瓶香水已经升值了。回去同你母亲商量一下,看是否可以转让
于我,我会给你个好价钱的。”
“嗯。”
菲嘴里应着,可心早已飞出了商店。她觉得更纳闷了。
出了商店,她急急地上回学校的巴士。

10
学校电脑室。
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怕漏了什么似的,紧盯着屏幕。
‘嘿,果然有封信呢!’
菲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打开她的MAIL。

‘1999/11/4
From: Johnny Chen
To: Fei
Subject:阿婉,是你吗?

阿婉,等了这么久,我终于等来了你的信。
我不是做梦吧,你如果是阿婉,请回信,我等你的信,就象这二十年来一样。

Johnny’

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怀疑这封电子邮件根本就不是给她的。于是为了
确认,她回了一封。
‘Johnny Chen,我不是阿婉,也不认识你,你是不是寄错地址了?’

菲敲下发送键后,她总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

‘二十年来一样?二十年。1979年。嗯?1979年?。。。。。。那不是那瓶‘甜
蜜的日子’获奖的那一年吗?那个EMAIL 地址也是从那瓶香水上得到的呀。这么
看来,那个自称Johnny的人并没有寄错信啦?’

想着想着,菲已经回到宿舍了。

‘先不去想它了啦,明天看他怎么说。’

11


晚餐之后,电脑室准时开门。菲早已在门口等待。

‘1999/11/5
From: Johnny Chen
To: Fei
Subject: Who r u?
你好,请问你是谁?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告诉我你EMAIL 地址是从哪儿得到的?
万分感谢!
Johnny'

‘嗯?还问我是谁,也不先介绍自己。’
菲觉得更是奇怪了,不过她还是回了封信给那个Johnny Chen.

‘1999/11/5
From: Fei
Subject: I am Fei.
你好。我是菲儿。我是从一个香水瓶上得到你的EMAIL地址的。那瓶香水是我妈妈
的。你又是谁呢?我很想知道香水瓶上为什么会有你的EMAIL地址。能告诉我吗?
Fei.'

12
1999/2/6
‘From: Johnny Chen
To: Fei
Subject:
你母亲的名字是崔晚娟吗?如果是的话,她现在好吗?’

‘1999/11/6
From: Fei
To: Johnny Chen
我妈妈是崔晚娟,能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1999/11/7
From: Johnny Chen
To: Fei
想不到她的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从你的EMAIL 地址上看出你是季香女子大学的学
生。
菲儿,我能叫你菲儿吗?
当年在你母亲还在念大学的时候,我记得她是念经济系吧,那时我和她同一个学
校,我是计算机系的。那是有一天,我在去系主任办公室的楼梯上,遇见了你母
亲。当她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的潜意识让我猛地转过头,看着你母亲。而她
也就自然而然地回了一下头。从那以后,她就在我脑海里有个深深的印象。
我时常留意她,但当时的我将要毕业了,正准备写毕业论文,所以也没有想追求
她的意识。
我在这里还是称呼你母亲晚娟吧,希望你不要介意。
直到有一天。。。。。。

"喂,起来啦。喂。”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图书馆理员。揉揉眼睛再一看,是晚娟。
“要关门了,快收一下。
“哦,对不起噢。”我忙着收拾书本。
“《毕业论文写作注意事项》,你写毕业论文呢。”
“哦,是的,明天是DEADLINE了,不赶不行了。”
“这些书可都不能带出去的。。。。。。不然这样吧,你就继续写好了,我晚点
关门就是了。”
“那你呢?”
“我在这儿陪你好了,图书馆总不能没人看吧?”

当时我们是寄宿生,图书馆是我们唯一的学习场所,也是我获得资料的唯一地方。
所以我很珍惜那晚的时间,花了三个小时总算完成了我的毕业论文。

“写完了,真谢谢你!”
“这没什么,举手之劳嘛。那我们快收拾吧。”
“嗯。”

"不知道该怎样谢谢你,不然这样吧,我请你吃消夜。”
“嗯,好啊。我也好饿了。可是去哪儿呢?学校食堂早关了。”
“没关系,去西画路的牛肉汤专门店,不是刚开一间吗?我还没去过呢,你呢?”
“我也没去过,去试试看吧。”

就这样我和晚娟来到西画路上。那时西画路离我们学校不远,学生都喜欢到那儿
逛街,那儿是闹市呢。

“我还不知道你还当图书馆管理员呢。”
“哦不,我是代替阿兰的,她也是我们宿舍的,今天她病了。”
“哦。”

牛肉店里,我们一人点了一碗牛肉面。到现在我也没能想起那碗面的味道来。因
为那时我很激动,也很紧张。

“味道怎么样?”
“噢,还好啦。”我不知道好不好,就答个中性词吧。

那晚上我很兴奋,兴奋得睡不着。
从那以后我就总有事没事往图书馆跑,为的是想多见她几眼。后来,晚娟还正式
当上了图书馆管理员,要知道,又当管理员,有想不落下功课,那可是不简单的
呢。

有一天,我借还书的机会,在书里夹了封信给晚娟,那是我的第一封给晚娟的信,
说不上是情书,因为我这个读计算机的,文学细胞不多的。

晚娟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有一天我请她去看电影,到中场的时候,她将头轻轻
地靠在我的肩上。

“晚娟,给你换个名字好吗?”
“说什么呢?多麻烦呀,还得改身份证什么的呢,哪有说改就改的?”
“很容易的,就我叫就行了,不会麻烦别人的。”
“讨厌。”
“叫你阿婉行吗?跟你的晚字也谐音的。”
“阿婉,真别扭。可别让人听见啊。”
“Money back guaranteed!!!"
"你有病啊?”

我总是听见阿婉提起她的愿望,一个小小的愿望吧。就是能有一天,在一望无垠
的草原上荡秋千。我们那所学校的所在地可是大城市,哪来的草原?
不过我还是让阿婉如愿了。

有一天晚上,是在认识她的一个月后吧,图书馆就剩我和她了。她在赶着复习,
明天就考试了。我在那儿陪她。
“哎呀,闷死了。考这有什么用呢?考完了还不是什么都得忘吗?”
“怎么,背不起来吗?”我问。
“不是啦,只是觉得好像在浪费时间。”
“那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嘛。”
“说得好听,不浪费时间明天就看着我死好啦。”
“我有办法让你不浪费时间也不死。”
“是吗?”
“你跟我来。”

我拉着阿婉一路小跑来到学校的后操场。

“哇!是一片草原耶!那是什么?是秋千吗?”
“是啊。”
“我要玩,我要玩!”
“我扶你上去。”

原来,那都是我安排的。我向校工老王借来400盆盆花,而且都是挑绿叶多的那些,
然后摆在操场的单杠周围,围得满满的,好像一片草原一样。然后我又买来两条
粗麻绳爬上单杠(大概有十米高),将两根绳子的一端都栓在单杠上并使之下垂。
在下垂的那两个端头我将刨好的木板扎实地绑了个牢。这就成了个秋千了!

“你真行,谢谢你!”

看到阿婉那兴奋的样子,我可能比她还要高兴呢。

“阿婉,我要毕业了,毕业后就会回南方工作了。”
“你要离开我了,是吗?”
“当然不是,我是说,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很多了。”
“你会想我吗?”
“嗯。”

其实我那时心里好想说“我爱你”三个字的,可是我觉得这样会更让她难过的。

“回去后,我等你毕业,好吗?”
“嗯。一定噢。”
“一定,拉钩。”
“拉钩。”

那天晚上,我们在草原上呆了很久。

过了不久,我便回南方了。

菲儿,听了这么多,你都明白了我和你母亲的关系了吧?

望速回信。’

13
1999/11/7
From: Fei
To: Johnny Chen
Subject:
那后来呢?应该还有故事吧,那瓶香水是怎么回事?和故事有关吧?
真诚地希望你能告诉我,让我了解我妈妈的过去。’

1999/11/8
From: Johnny Chen
To: Fei
Subject:
不错,香水是跟后来的事有关,只是。。。。。。
人家都说好景不长,我说这话是真灵了。
我回南方后常和阿婉通信联系,直到有一天收到封信。。。。。。

‘Johnny,
别等我了,我对不起你。我是他的人了。对不起。
阿婉。’

。。。。。。。

我都不知道那阵我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上帝给有我生的权利,也有给我痛苦的
权利。

那时候阿婉快毕业了,我不想使她难做,只是想再见她一面。于是我回到学校去
找她。
路经西画路,我看到一间香水专卖店,我觉得应该送点什么给阿婉,就走了进去。

那天我只觉得选一瓶香水不是什么难事,因为选择似乎就一种,那儿有个专柜,
整个柜子就卖一种香水。老板说那是那年获奖的香水,叫‘Dolce Vita’,中文
意思是‘甜蜜的日子’。

我眼前浮现出同阿婉在一起的短短一个多月,我觉得那段时间就象这瓶香水一样,
很美。

‘阿婉一定会喜欢的。’

我就买下了那瓶香水。出了店门,我掏出随身带的小刀,坐在路旁一块石头上,
在香水瓶上刻下那个EMAIL 地址。那是我专门为阿婉注册的,注册它只为收阿婉
的信。因为我想,只要我等,总有一天我会收到她的信的。

“阿婉,我走了。我会等你,不管在哪里,不管过多久,我都等。”
“Johnny, 你别傻了,我负了你,你也就不用再折磨自己了,你走吧,天下的好
女子很多的。”

从那以后,我们便没再联系过。当时送她的那瓶香水是为了让她想起我们曾经有
过的一段甜蜜的日子。留的EMAIL地址是希望她有一天能回来,回到我身边。

菲儿,你也许很想问我后来有没有结婚?

不,我没有,我一直在等,我无时不刻不想着阿婉,连做梦都想。她总在我的梦
里荡着秋千。
我一开始的时候,一入睡就会梦见她,那可是很痛苦的事啊。于是我每晚熬夜,
凌晨一、二点才睡,这样就可以减少痛苦的时间了。

给你说一个小故事。有个犯人被关着,他每次违反狱规都得受惩罚---电击。每次
电击他都好痛苦。可日子久了,他麻木了,不觉得痛苦了,反倒觉得是一种刺激。
于是他就老是故意违反狱规,来得到惩罚,得到刺激的感觉。

后来的我便是这样,每当想起她我都觉得很安慰,很。。。。。。我也不知怎么
说。反正就是特别想想她。

二十年来,一直保持这种状态。

也不知这是对还是错。

看到这里,你都明白了吧。’

14
1999/11/8
From: Fei
To: Johnny Chen
Subject:
我明白了。
Johnny叔叔,那你怪我妈妈吗?’

1999/11/8
From: Johnny Chen
To: Fei
Subject:
我不怪阿婉,我从来都没认为那是她的错。
因为我爱她。’

1999/11/9
From: Fei
To: Johnny Chen
Subject:
你还爱着她吗?’

1999/11/9
From: Johnny Chen
To: Fei
Subject:
我还爱着她,她现在好吗?’

15
离校庆只剩下十天了,校园里洋溢着兴奋激动的心情。
可是此时的菲却是近乎泪流满面地在键盘上敲下一行字:

“ Johnny 叔叔,你来看看我妈妈吧,她快不行了!”

16
“医生,你们得再想想,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哪怕就让她再多活几天。”
“这位先生,您夫人的病已是晚期了,她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你,你还是快去陪陪
她吧。。。。。。”

17
“Johnny, 你走吧,将我最好看的样子留在心里吧。”
“不,你别再说了,我都等了你二十年了,我不再等。你病好后,我们就结婚,
好吗?”
“Johnny, 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他是四年前离开我和菲儿的,那时医生诊断我得的是绝症。我好想你,可是我一
直觉得我对不起你,我好内疚的。”
“阿娩,你不要再说了好吗?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的。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还象以前一样爱着你。”

“Johnny,我好想。。。。。。好想。。。。。。做你的新娘。你不是说过要让我
穿旗袍吗?你有带吗?我现在好想穿的。”
“有,有,你等等,我拿给你。”
“远吗?远就不要拿了。我要你陪我。”
“好,我不走,我陪你。”

Johnny让护士开车到全市最大的旗袍店买了一件最贵的旗袍,并让她替晚娟给换
上了。

“Johnny,再陪我跳一曲‘想和你在一起’好吗?记得我们常在学校舞会上跳的就
是这曲子。你还说你不喜欢这首歌,你说我们都在一起了,还什么‘想和你在一
起’。记得吗?”

“我记得,我什么都记得的。”

伴着一曲动听的歌,两个人再一次跳起了熟悉的舞步。。。。。。

昏暗的病房里,Johnny跪在地上,怀里抱着婉娟。。。。。。

“阿婉,你怎么啦?你感觉怎么样?”
“医生!!!医生快来啊!!!!”

“Johnny, 认识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而我今生
却无缘。。。。。。做。。。。。。你的新娘。。。。。。我。。。。。。好累
啊。
Johnny, 我答应你。。。。。。阿婉来世一定做你的新娘。。。。。。”

。。。。。。
。。。。。。
。。。。。。

“阿婉,你不要走。。。。。。阿婉,阿婉。。。。。。”

。。。。。。

18
“菲儿,这是‘甜蜜的日子’,你妈妈希望你永远过着甜蜜的日子。我来教你抹。”
Johnny从香水盒中拿出Dolce Vita,
“先擦在耳後。”Johnny轻轻将香水抹在菲的耳後,菲感觉到一股清爽的感觉。
“再涂在颈上和手上的静脉。”
Johnny向後退了一步,将香水洒在空中,向菲张开双臂说:
“最後是从香水中走过。”

“去吧,带着这瓶香水,去参加校庆。别忘了,笑给你妈妈看。”

回爱情小说首页